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七章 海战
    嵊泗列岛附近的海域上,海风呼啸,军旗招展,唐军水师沿着东西摆开,润州水师在东,广陵水师在西,金陵、静海军等水师在中压阵,海州水师战舰最少,因此落在了最后。? ? 火然? 文  w?w?w?.?r a?n?wen`org

    方进昭最终还是拗不过众人,尽管他贵为兵部尚书,但这些都是各地的桀骜牙将,尤其是朱琦,方进昭有些闹不明白他为何主动挑起出征一事。令其他各地的水师也都动了心思,想要攻入杭州,夺取功劳。

    方进昭站在船头上,凝视着远方,吴越军的战舰也都齐聚在海上。吴越军的水军将领叫过邵可迁,是舟山水师主将余安的麾下大将,此人善于水战,当年余安援助李弘义,冯延鲁让出沙滩,意图半渡而击,当时便是邵可迁一马当先,登上沙洲,进而大败唐军,改变了福州一战的局面,邵可迁因功被升为舟山水师统军。

    方进昭在观察着吴越军水师的时候,邵可迁同样也是如此,事实上吴越与大唐开战之后,舟山水师就一直在积极备战,一军从运河北上,抵达苏州,进入太湖,威逼常州,与唐军的太湖水军交战。

    常州之战虽然是以陆军为主要,但水师的力量仍然不容小视。尤其是两国的水师从杨吴时代便开始交手,比如的了解比较深,就水战而言,吴越国的水师胜多败少,是有心里优势的,不过这几年来,水师交战较少,如今大唐水师什么实力,谁也不清楚。

    吴越国的水师总共有大小战船五百多艘,楼船与艨艟是主力,约莫有一百五十艘,剩下的都是斗舰、走舸、游艇等大小不一的战船。当然了,舟山水师没有那么的战舰,楼船与艨艟这等大型的战舰五十多艘,占吴越国大型战船的三分之一,但实力已经不容小视。

    舟山水师有击败静海军的光荣历史,所以邵可迁在心里上没有什么压力,而且唐军的战舰虽然多,但楼船与艨艟战舰数量却较为稀少,让邵可迁对这一战充满了信心。

    在海上作战,必要要大船,船太小,海浪很容易把船只给掀翻,邵可迁作战经验丰富,自然知道这一点,所以他的信心很足,认为这一战吴越必胜。

    双方的战舰在海上起伏不停,谁也没有助攻发起进攻,而是在观察着彼此的实力,寻找着进攻的机会,海浪扑打着战舰,战舰轻轻摇晃着,邵可迁始终表现的非常沉稳,反而是方进昭有些按捺不住了。

    方进昭说是兵部尚书,却没有带兵打过仗,经验难免不足,这时,吴越军已经布好了阵,双翼微微后缩,中间突出,摆出一副要进攻的势态。不过吴越军却迟迟没有进攻,双方都在拼着耐性。

    方进昭身边的谋士终于忍不住了,他建议方进昭进攻,吴越国的战舰很多,但唐军的战舰更多,只要一鼓作气,就能拿下吴越国的水师。方进昭略作思考,也觉得唐军在数量占有的情况下,没有害怕的必要,而且三军作战的情绪很高昂,说不定能一战击溃这股敌人,趁势夺取嵊泗列岛呢?

    方进昭果断下令了,左翼的润州水师、右翼广陵水师率先从两头进攻,静海水师微微上前,但没有进攻,而是保护着金陵水师,以免方进昭受到伤害,如果主帅被擒,或者逃走,整个战场的局势就会发生改变,那就大大不妙了。

    唐军进攻,吴越国的水师却在邵可迁的率领下撤退,吴越军水师战船的速度出乎意料的快,唐军战舰鼓足了力气,居然追不上,吴越军的撤退没有引起唐军水师的注意,他们甚至觉得,在唐军兵力占优的情况下,吴越人的撤退是有道理的,润州、广陵水师就像离弦之箭,飞一般地追了上去,双方你追我赶,海面上显得十分热闹。

    朱琦站在远处,凝视着海面上的战斗,不由皱了皱眉,润州、广陵水师太过于冒进了,尤其是在速度并不占优的情况下,这种追击反而没有意义。他立刻让旗手挥动旗帜,建议在主舰上的方进昭下达命令,暂停进攻。

    方进昭收到消息,也有些狐疑,吴越军的行动太过于蹊跷,他立刻下令,停止追击,两军马上返回。军令下达的还算及时,不过这时候两军已经追红了眼,旗手虽然收到了方进昭的命令,但两军的主将却没有放在心上,继续选择了追击。

    就在唐军追击的时候,船快的吴越军却忽然转头,朝着唐军战舰撞了过来,吴越军出人意料的行动让唐军士兵没有反应过来,他们迅速靠近了唐军,箭羽射出,密密麻麻,唐军措不及防,士兵损失很大,与此同时,吴越军还使用铁爪,勾住了唐军的战舰,奋力拉过来,距离近了,吴越军的士兵跳了过来,手中举着兵刃,奋力砍杀。

    两军在战舰上厮杀着,更有装了撞角的吴越军战舰,狠狠地撞击着唐军战舰的船舷,船身一阵摇晃,不少战舰受损,摇摇欲坠,就要沉江了。

    方进昭看见了这一幕,顿时明白了吴越军的狡猾,他们先是示弱,然后突然反击,让觉得胜券在握的唐军中计。该怎么办?方进昭一时没有了注意,再继续投入兵力,把静海军、金陵水军再搭进去吗?

    方进昭抿着嘴思考,战场的变化瞬息万变,不等他想到办法,吴越军已经占据了上风,唐军的战舰或被夺,或沉没,或逃走,方进昭只是扫了一眼,便发现逃回来的战舰不足三分之一。这样的损失是极大的,而且吴越军开始趁势追击,进入了反攻阶段,他们的船快,仗着这个优势,一旦追上了唐军战舰,就甩出铁爪,牢牢抓住唐军战舰,密集的箭羽落下,唐军士兵躲无可躲,大部分都成了马蜂窝。

    逃走的唐军战舰,有五成被吴越军生擒,成了战利品。撑着石头,吴越军冲杀而来,静海军已经做出了准备,密集的箭羽射出,拍杆也发挥了作用,与吴越军厮杀在一起。双方一场大战之后,邵可迁选择了撤退,他押着唐军的战舰,缓缓退回了嵊泗列岛。

    尽管吴越军是主动撤退,但方进昭没有丝毫的开心,这一战损兵折将,润州水师、广陵水师损失过半,静海军、金陵水师的战舰也损失了一成,倒是作为后翼的海州水师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二十多艘战舰一点伤痕都没有。

    方进昭很是郁闷,他举行了一场小型的会议,对今日的战事进行了总结,吴越军的水师太强,唐军不是对手,他告诫众人,再也不能提出击,否则军法从事。

    之意战报,方进昭很是头疼,损失了这么多的战舰,让他如何想天子交代?

    舟山,林仁肇打扮成一个商人,在码头转悠,这几日,北上的战舰越来越多,他仔细打听了一番,这才知道唐军的水师南下,想要攻打嵊泗列岛,夺取进入杭州湾的通道。

    舟山水师的北上,意味着驻扎在舟山的水师势力进一步削弱。稍等了两日,吴越国静海节度使从温州发来急报,说福州查文徽水陆并进,陆军已经抵达福安,唐军数万兵马,正在猛攻城池,南方告急。

    静海节度使正在积极备战,水师布防在温州外侧,以防唐军北上。

    又等了一日,杭州方面传来消息,处州、台州两地的精锐兵马南下御敌,绝不能让查文徽夺取福安,打通北上的大门。

    林仁肇接到消息,心中更加笃定,他花费了不少钱财,购买了粮食、黄羊、美酒,朝着舟山水师驻地大营赶去。

    这时舟山水师还有十五艘楼船、艨艟战舰驻扎在这里,水军将士约有两千人,步卒五千人,只要应对得当,足以拱卫舟山。巡逻的士兵看见林仁肇带着大批的黄羊赶来,很是诧异,有人大声喝道:“你们是什么人?还不速速离开?”

    林仁肇呵呵一笑,高声说道:“这位军爷,我是本地商人,听闻唐军水师来犯,念着军爷辛苦,这才购买了粮食、黄羊、美酒等物,前来慰劳将士们!”

    说起来自从钱氏主宰了两浙之后,便一心一意当起了土霸王,钱镠很清楚,他几次想要击败杨吴,却大败而归,吴越被死死地堵在了两浙之地,很难有所发展,所以他遵奉中原朝廷,只想做一个节度使,继任的吴越国王始终没有称帝,也是有这个原因。

    钱氏对吴越百姓剥削甚为严重,不过吴越国经商很有一套,因此百姓还算能承受,有的家庭也只是勉强度日而已。

    士兵听说有商人前来犒军,很是兴奋,但他不敢做主,便高声叫了一声,让林仁肇稍等,他匆匆跑回去禀告了。

    这时候余安接到邵可迁的报告,为了一举歼灭唐军水师,进而威胁唐军的长江口,甚至以水师杀奔金陵,给李璟压力,余安禀告了吴越国主之后,便率兵出击。留守在舟山的水师主将只是一个都头。

    都头名叫余庆,是余安的侄儿,此人听到消息,听说有美酒,顿时垂涎三尺,他十分好酒,又觉得唐军水师已经被击败,叔父已经率兵北上,舟山也有一定的防备力量,他还害怕什么?

    余庆做出决定之后,立刻蹦了起来,亲自到了门口,迎接林仁肇。

    两人寒暄了一会,林仁肇表示吴越的将士劳苦功高,他身为吴越百姓,能够生活安稳,是将士们拼死厮杀换来的,他愿意犒军。

    伸手不打笑脸人,余庆看见五十多头黄羊,顿时喜上眉梢,拉着林仁肇的手走进了大营,林仁肇一阵恶寒。

    余庆知道,林仁肇如此,一定还有原因,所以他很是机智地把林仁肇带到了一间屋子里,林仁肇知道余庆虽然代理舟山事务,但实际上还有好几个都头,所以他没有动其他心思。

    林仁肇从怀中掏出一块金饼,递给余庆,笑道:“余将军,这是小人的一点心意,还望笑纳。”

    余庆瞄了一眼黄灿灿金饼,就像看见美女一样,咽了咽口水,不动声色地收下之后,笑道:“如此大礼,必然有所求,你想要什么好处?”

    林仁肇叹息了一声,摇摇头,道:“将军英明,果然瞒不过将军呀。”

    余庆捋着下巴的短须,面有得意之色,心想纵然你是三头六臂,那点心思还不是被我看在眼中?

    林仁肇继续道:“将军,小人不过一个商人,如今两国交战,水师封锁了海面,商船一律不得出入,对于小人来说,这个损失太大呀。”

    “你想出海?”余庆猜到了林仁肇的要求。

    林仁肇点点头,道:“将军,小人已经购买了一批丝绸、瓷器,准备贩卖到倭国,可是如今战事一起,商船不得外出,这可是一大笔的损失呀,还望将军通融通融,小人感激不尽。”

    余庆抿抿嘴,身为吴越人,他自然知道与倭国通商的利润有多大,这个商人想要用区区一块金饼收买他,也太便宜了一些,他决定加码,便摇摇头,道:“唉,你也知道,如今与大唐的战事如火如荼,任何来往的船只都有可能是唐军的探子,不得不防呀。”

    “将军,小人只是外出贩卖货物,等到归来的时候,想来战事已经结束了,吴越一定能击败唐人!”林仁肇说道。

    “这个是自然,唐狗胆小如鼠,自然不足为虑!”余庆笑了笑。

    林仁肇陪着笑,希望余庆能答应。

    余庆眼珠一转,问道:“说说,你这一趟去倭国,能挣多少钱?”

    “这个嘛,物价也是起伏不定,挣多少也看要时情。”林仁肇回答。

    余庆笑了笑,这个商人很是狡猾嘛,一点风都不透,但他还是有办法,便道:“放你出去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将军请说,只要能做到,小人一定双手奉上!”林仁肇道。

    余庆踱了两步,道:“我也不要多,这一次你外出,所获得的收入,我要五成!”

    林仁肇吃了一惊,道:“将军,海运虽然获利不少,但人工的成本、船只的损害等等,也是不小的开销,将军要五成,恐怕小人入不敷出呀。”

    余庆愣了一愣,道:“那你说多少?”经商一事,他半点不懂。

    林仁肇很是犹豫,半响这才道:“将军,你看利润的五成如何?”

    余庆想了想,哈哈一笑,道:“行,这个使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