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十八章 夜战
    常州,吴越军再度猛攻城池,钱文奉投入了大量的兵力,常州城成为了绞肉机,每一天都有一两千人死在城下,至于受伤的,则不计其数。燃文小?说   w w?w?.?r?anwen`org

    眭匡符一边抵抗,一边派人向柴克宏求救,吴越军突然猛攻,显然有不对劲的地方,柴克宏接到消息,却没有出兵,而且派出了斥候,不断巡视,他觉得,吴越军突然进攻,一定有什么诡计,他决定一不变应万变。

    柴克宏没有支援,使得眭匡符显得势单力薄,钱文奉猛攻常州的同时,采取了骚扰的策略,整个大营里日夜擂鼓,并在常州城外设置了擂鼓的地方,每日鼓声隆隆,弄得很多人都休息不好。

    吴越军白日攻城,夜晚擂鼓,闹得鸡犬不宁,一连数日,都是如此。不仅唐军士兵两只眼睛带着青色,吴越军士兵也都休息不好,眼圈都黑了。

    “今夜,就是今夜。”钱文奉站在大营门口,看着明月。今夜的月亮格外的明,地上像铺了一层银沙,四周看得还算清楚。

    钱承礼在父亲身后,眯起了眼睛,打量着明月,道:“父亲,真的要走吗?”

    “走,不走怎么能成?杭州那边兵力空虚,唐军若是登岸,杭州、明州一带必然是惶恐万分,我一定要撤兵,不然杭州很有可能落入唐人之手。”钱文奉充满了忧虑,杭州兵力不足,一旦唐军围城,必然国势震荡。

    他必须要尽快赶往杭州,阻止唐军登岸,伺机收复舟山,所以他才会心急如焚,急于赶回杭州。这几日连续不断攻城,造成一种假象,他依然是以攻打常州为目标,但实际上,钱文奉是要以进为退,今夜夜色不错,士兵能够看清路,正是撤退的良机。

    为了避免士兵看不清路,钱文奉做出了安排,视力不错的士兵走在前方,后面的士兵抓住他的肩头,挨个儿排成一字。吴越军士兵肩膀都系着白布,方便识别。

    钱文奉知道,今夜溜走,事关重大,唐军或许会有所察觉。不管唐军有没有发现,钱文奉都会做两手准备,他让心腹大将带着为数不多的骑兵四处侦查,另外由次子钱承礼带着三千精锐战士断后。

    吴越军士兵扔掉了大量的粮草辎重,只带少量的金银细软,钱文奉看着堆积如山的粮食,叹息了一声,这些粮食带不走,如果烧掉也会引起唐军士兵的注意,他只能留给唐军了。

    夜色下,吴越军士兵一路向南急行军,至于吴越军大营依旧是鼓声隆隆,显得热闹非凡。

    “直娘贼,还让人睡觉不?”唐军大营,柴克宏翻身坐了起来,今夜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吴越军大营里的鼓声特别大,地面微微震动,根本让人睡不好。

    一名亲兵端了茶水进来,道:“将军,吴越人好像是疯了。”

    “哼!”柴克宏端起茶水,看着雾气在茶叶上回旋上升,抿着嘴思考着。吴越人不是好像疯了,而是已经疯了,天下人哪有这般作战的,晚上擂鼓他可以理解,可是这种擂鼓,只有骚扰敌人,哪有在自己大营擂鼓的?这不是让自己休息不好吗?

    柴克宏挠挠头,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喝了两口茶水,柴克宏站起身来,披着披风在大帐里踱步,冷风在外面呼呼地刮着,今年的冬天还不算太冷。柴克宏踱步了半响,突然,他感觉到了什么,忙道:“传令诸将到大帐来见我。”

    亲兵一愣,还是点点头,匆匆出去了。

    柴克宏穿上了皮甲,踱步想了想,又让亲兵去请友军周邺与姚凤,两人的大营离他不远,只有三里多的路程。部下诸将各都头先到了,看见柴克宏一脸凝重的模样,都不明白这是怎么了。

    柴克宏没有急着说话,而是在等待着,如果他的猜想是真的,他肯定会率兵追击,但他部下骑兵有限,周邺、姚凤有一定数量的骑兵,能给他很大的帮助,所以他需要等待。

    大晚上的,寒风吹得呼呼的,虽说常州位于长江以南,不算很冷,但这个时候,显然不是好时候,周邺倒是带着十几名亲兵赶来了,他知道这个时候,柴克宏派人相邀,必然是有事。至于姚凤则没有来。

    柴克宏踌躇了一番,周邺是骁将,而且与燕王走的比较近,柴克宏也与燕王有些交情,当年两人在宣州的时候就认识。柴克宏请了周邺上座,让人送上了清茶。

    “诸位,我反复思量,这几日吴越军的行动实在是反常,以我之见,吴越军这两日很有可能就要撤退。”柴克宏说道。

    “何以见得?”周邺喝了一口热茶,抽空问道,然后又继续喝茶。

    柴克宏笑了笑,道:“周将军,我得到燕王密报,钱文奉撤退,是有理由的。”

    周邺喝了好几口茶,身子稍微暖和了一些,他不动声色,问道:“燕王那边有什么消息?”

    柴克宏略微犹豫,如果姚凤在,这事情他肯定不会说出来,但既然是周邺再问,那就无妨了:“周将军,数日前,燕王得到了一个消息,杨琏出奇兵,以水师南下,一举占据了舟山,威胁吴越国明州、杭州等地。”

    此言一出,柴克宏的部下都吃了一惊,人人带着惊喜的神色,几乎同一时间,议论起来。唐军攻占了舟山,威胁吴越国腹地,虽说功劳被杨节度占了,但钱文奉这边,不可能没有反应,若是钱文奉撤退,十之**是要去支援杭州,苏州、秀州兵力空虚的可能性很大,若是能趁此机会追击,至少也能捞到一些功劳。

    周邺眯起了眼睛,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道:“所以柴将军认为吴越军会撤退?”

    “这有很大的可能。”柴克宏说道。

    周邺仔细想了想,道:“这的确很有可能,柴将军你想怎么办?”

    “追击,绝不能让吴越人从容撤退。”柴克宏说道。

    周邺眯起眼睛,仔细地想了想,道:“如此甚好,不过吴越军大营鼓声甚是响亮,还是先派人去看一看再说。”

    柴克宏应着,派了十几名斥候小心翼翼地靠近了吴越军大营,吴越军大营里,灯火通明,还能看见哨塔上有士兵站着巡视,唐军士兵观察了足足有半柱香的时间,发现吴越军大营里的士兵虽多,但却一动不动,当即有胆子大的士兵,慢慢靠近了,张弓搭箭,一箭射去,箭到人倒,而且不曾发出声音。

    几名唐军相视了一眼,壮着胆子上前,发现在风中,吴越军士卒居然在发抖,一名士兵突发奇想,大叫了一声,吴越军大营里的士兵根本没有反应。

    有诈!唐军士兵向前,仔细看着,发现吴越军士兵居然都是假人,这几名唐军士兵颇为大胆,奋力冲了进去,这才发现大营里都是假人,可是鼓声又是怎么回事?

    唐军士兵去寻找着,这才发现鼓声的来源,在大鼓被竖着放了起来,一只羊被捆绑着,后蹄不停的晃动,正好击中大鼓。几名唐军知道情况不妙,立刻奔出了大营,把这个消息禀告了柴克宏。

    柴克宏听了,一边派人去接管吴越军大营,他知道,吴越人撤退,粮草辎重无法带上,所以军营里一定有很多粮食和财物,另一边,他组织了一批骑兵,准备去追击。就要出发的时候,周邺也来了,此外还有姚凤。

    姚凤是被周邺叫醒的,既然有功可立,姚凤自然不会放弃,两人带来了两百多名骑兵,加上柴克宏部,接近三百人。三百人虽说不多,但用来追击,骚扰敌军,那足够了。

    三百骑兵翻身上马,柴克宏年轻气盛,亲自率兵追击,周邺、姚凤却留了下来,吩咐麾下骑兵都听柴克宏的命令。

    柴克宏率兵追击,一路上倒也小心,他知道,吴越军撤退不可能走运河,所以肯定是走官道,所以他直奔官道。骑兵的马蹄都用布裹上了,所以一路疾奔,马蹄声并不大。

    追了足足半个时辰,前方,柴克宏隐隐能看见有人在一动,毫无疑问,这是吴越国的士兵,这时候月亮有些黯淡了下来,柴克宏思考了一番之后,觉得钱文奉既然要撤退不可能不会有所预防,想了想,便带着骑兵绕道追击,攻击吴越国前方,眼前的这些人,应该是吴越军的斥候。

    钱文奉骑在战马上,神色凝重,今夜他用黄羊打鼓,希望能吸引唐军的注意,不过,万事都要有备无患,所以,他在后军留下了三千精锐战士,足以拦住赶来追击的唐军。吴越军一路急行,走了十几里路,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吴越军连续不断作战,体力消耗也很大,赶了半响的路,体力消耗更大,有受伤的士兵已经气喘吁吁,额头上大汗淋漓,有些支撑不住了。钱文奉激励着士兵,只有先回到苏州,士兵们才能安全。

    夜色下,吴越军就像一条长蛇,朝着南方行进。在最后面的钱承礼骑在战马上,不时有斥候赶来禀报,后方,没有唐人的消息,这让钱承礼逐渐放下了心。

    三军又走了一个时辰,已经是卯时了,正是人最困的时候,天色依旧阴沉,北风呼呼的刮着,士兵们不由拢紧了衣袖。忽然,还算寂静的夜里,钱承礼觉得有些不对劲,远处的鸟雀突然飞了起来,在半空盘旋着。

    大半夜的,鸟雀突然惊起,必然是有人经过,钱承礼觉得不妙,他这一路上行来,很少有这种情况发生,他当即率领着二十多名骑兵前去查看。

    这时,就在林子边上,五十多名唐军埋伏在边上,他们一路急行,绕道南下,柴克宏率两百名骑兵追击,留下一百名士兵截杀吴越军的后翼军队。

    这一百名骑兵又分成了两部分,五十名躲在了密林边上,伏击钱承礼。钱承礼慢悠悠的过来,十分警惕的模样引起了唐军士兵的注意,就在这时,只听弓弦声响,箭羽射了过来。这样的天色,钱承礼认为最好的方式是射箭,如果有人躲在暗处,必然会出来。

    听见弓弦声,埋伏的唐军再也忍受不住,纷纷呐喊着杀了出来,骑兵在夜色下冲锋,他们不断射出箭羽还击,黑暗中,彼此都看不清楚,只能胡乱的射着,不时有士兵发出惨叫声,倒下。

    “杀!”一声声的厉喝响彻在天际,很快,士兵们短兵相接起来,在这片靠近运河的地方厮杀起来。

    钱承礼也有骑兵,而且有一定准备,与唐军的厮杀可谓半斤八两,谁也没有占到太大的便宜。鏖战之际,钱承礼派了亲兵赶去通知父亲,禀报唐军来犯的消息。

    钱承礼并不知道,他派出去的亲兵都被唐军斥候截杀了,目的就是为了给柴克宏创造偷袭的条件。

    吴越军的中军与后军拉来的距离足足有五里,这样的距离放在平时可以互相救援,也能避免受到夹击。正是这一段距离给了柴克宏机会,他不打算寻找着机会,终于插入了空隙,两百骑兵放缓了速度,恢复马力,同时,柴克宏派出了斥候去追寻吴越中军的所在。

    一炷香后,柴克宏得到了消息,这时缓缓而行的战马也恢复了一定体力,他觉得是出击的时候了。被包裹了马蹄的战马一路急行,发出的声音并不大。等到马蹄声足以惊醒吴越军的时候,柴克宏离吴越军已经不足百步了。

    这些骑兵都是目光锐利之人,又靠近了五十多步,他们已经能看见吴越士兵有些慌乱了,显然,马蹄声让他们不明所以,这些人有雀儿病,虽然听见马蹄声,但却看不清四周的路,所以显得很是慌乱。

    “杀!”柴克宏一声厉喝,骑兵箭如雨下,躲避不急的吴越军顿时成了靶子,骑兵极大范围的攻击让吴越军很是狼狈。

    “不要乱,反击!”有都头大声的喊着,本来吴越军可以依靠声音来反击,但最后方的袍泽受袭之后,他们开始胡乱奔跑起来,冲乱了前方的袍泽,整个场面变得十分混乱起来。

    吴越军的混乱给了柴克宏非常好的机会,两百骑兵如同一把锋利的尖刀,插入了吴越军的心脏,战马一旦奔跑起来,没有准备的步卒根本无法阻抗,唐军每一次挥刀,吴越军士兵非死即伤,越来越多的人混乱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