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二十二章 斗智
    吴越信使吃了一惊,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却被身后的唐军士兵挡住了。r?a?  ? nw?en? w?w?w?.?r?a?n?w?e?n `o?r?g?

    “将军,我可是把消息都告诉将军了呀,将军可不能言而无信呀!”信使脸色大变,额头上汗水也滴了下来,他不想死。

    杨琏淡淡地打量着他,沉吟着,唐军士兵伸出手,按住了信使,就要把信使拖出去,信使大叫着,显然不甘心。

    “好了,回来吧。”杨琏摆摆手,示意士兵停下。

    信使松了一口气,垂下头,不敢去看杨琏。

    杨琏慢慢踱步,手里拿着那张信纸,走到信使面前,杨琏把书信塞到他的胸口上,道:“本节度不杀你,你可以回去。”

    信使嘴唇蠕动,道:“多谢杨将军。”说着,就要走了。

    “且慢!”杨琏摇摇头。

    两名唐兵伸出手去,挡住信使,信使十分郁闷地看了杨琏一眼,只见杨琏脸上带着笑意。

    “我虽然不杀你,但你身为吴越人,总要付出一些代价。”杨琏说道。

    信使一愣,不等他说话,杨琏一挥手,道:“拖下去,割了他的左耳。”

    信使被一名士兵死死按住,另一名士兵抽出了兵刃,一刀割下了信使的左耳,鲜血流淌在地上,信使惨叫着,很快就被拖了出去,连同掉落的左耳扔出了唐军大营。

    信使从冰冷的地上爬了起来,鲜血流淌,变得冰冷,他身子颤抖着,一把抓起了左耳,想要粘在头上,可是根本无济于事,信使脸色铁青地慢慢爬起来,用一块布把耳朵收藏了起来,看着在一旁的马匹,翻身上马,朝着明州城奔去。

    “将军,你可要为卑职报仇呀。”明州刺史府上,信使跪在地上,失声痛哭,耳边已经被包扎了起来,鲜血还在不停向外渗出来。

    潘审燔看着信使那副悲惨的模样,走上前去,扶起了信使,道:“你放心,杨琏欺人太甚,我一定会为你报仇。”

    信使点点头,掏出被鲜血染红的信纸,递给了潘审燔,道:“将军,杨琏已经看过书信了。”

    “很好!”潘审燔接过了书信,展开一看,忍不住点点头,拍了拍信使的肩头,道:“这一次委屈你了,杨琏看了书信,一定会上当,只要他上了当,就能把他杀死在明州,到时候本将允许你亲自砍下他的头颅!”

    “多谢将军。”信使满意地点头,笑了起来,却又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潘审燔道:“你先回去好好养伤!”

    “喏!”信使退了下去。

    潘审燔在书房里慢慢踱步,在书信里,潘审燔传达了一个信息,他告诉杭州方面,唐军已经北上,要越州做好御敌的准备,同时,他的打算,是放唐军绕过明州,只要越州方面守住城池,他就能截断唐军后退的路。

    潘审燔知道,杨琏的唐军是孤军,一旦被围堵在明州与越州之间宽阔的区域内,海上又被吴越水师死死守住的话,唐军水师无法登岸,这支唐军就像瓮中之鳖,早晚必败。

    潘审燔在信里再三叮嘱,越州一定要以死守为主,速战速决对于唐军来说,是有利的。而且如今是冬季,田地荒芜,唐军几乎得不到什么补给,只要坚壁清野,唐军最终就会被饿死。

    这封书信被杨琏得到之后,他会怎么做?不外有两个可能,一是趁着尚未深入,退到明州一线,这样还能依仗舟山这条补给线,慢慢徐图;另一个可能,便是拿下越州,一旦越州被拿下,唐军就能得到越州粮食的补给,至少三四个月内,不用担心粮食的问题,唐军水师也有足够的时间打通水路与越州的联系。

    这两个可能,潘审燔觉得前一个可能会大一些,因为这是最为稳妥的计划,就算立不下大功,也能保障一万多士兵的安全,一旦战事不利,可以从水路退回大唐。第二个可能则要小很多,不提越州是杭州门户,越州城池高大,城内河流纵横,陆军想要拿下,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潘审燔倾向于第一个可能,所以他依旧下令严守城池,任何人不得随意出入,除非握有他颁发的军令。

    就在潘审燔加强明州防守的时候,杨琏也在思考着,如今是战乱时期,越州的防备必然会十分严密,这一点杨琏早就有了准备,因此一点都不意外,潘审燔的办法虽然老土,但对于唐军来说,却是很致命的。

    影响杨琏决策的,还有苏常一带的战事,如果那边的唐军能够顺利夺下苏州,就能与杨琏合兵一处,围攻杭州,不过唐军拿下苏州的可能性很低,所以能绕道苏州南下,这是一个可能,但孤军深入,同样意味着粮食的缺乏,粮道暴露在吴越兵峰之下,这显然是极为不明智的。

    杨琏想了想,最终做出了决定,三军继续选择北上,这一日的行军路程稍远,约有二十五里,申时的时候,唐军士兵就停止了前进,趁着天亮,建造大营。

    越州、明州的吴越军通过探子都得到了消息,越州方面显得十分紧张,每一天,无数民夫搬运着礌石檑木上城,准备一场大战。

    唐军行动不快也不慢,每日拆除营寨、建立营寨,就要花费至少两个时辰的时间,行军只用了三个时辰,由于人数多,一天也就走二十来里的样子。唐军不紧不慢的行动让越州方面十分紧张,他们闹不明白唐军为什么速度这么慢,难不成有什么阴谋不成?

    走了几日,杨琏走到了明州与越州之间的地方,离两地都有百余里,杨琏在这里驻扎了下来,派人收购了一批黄羊,统统都杀了,犒赏三军。

    杭州,经过几日的准备,钱弘俶已经把衣锦军调回了,让这支吴越国的支柱守卫杭州城,钱弘俶很有信心守住杭州,不过,明州方面,他就没有太多的信心了。潘审燔虽然是老将,但部下都是新兵,战斗力不强,有必要支援明州。

    钱弘俶与兵部尚书吴程商量了很久,都认为既然唐军杀到了明州与越州之间,杨琏很有可能进攻越州,震慑吴越君臣,两人决定增兵越州,同时令水师将领邵可迁率领二十艘战舰,进驻越州,协助越州刺史守城。

    不过,两人都认为这个时候先不增援越州,若是杨琏看见越州兵马增多,以他的兵力必然是拿不下越州的,很有可能就会撤退,如今先要拖住杨琏,让他在越州城下损兵折将,杭州方面再派兵支援。能在越州击败杨琏最好,若是杨琏逃走,也只有可能走明州,从望海镇逃回舟山。那时候,明州兵马再杀出,唐军已经是溃兵,哪里会是潘审燔的对手呢?

    两人商议了半响,都觉得这个计划可行,吴程比较谨慎一些,他提出,把这个计划告诉胡进思,听一听他的意见。钱弘俶否决了,如今的情况十分明显,唐军虽然气势汹汹,但杨琏打了几次胜仗之后,已经膨胀到了极点,居然敢孤军深入,就意味着他的灭亡。

    次日一早,杭州城内就由数匹战马奔出,有的朝着杭州水师大营奔去,有的朝着越州奔去,带去了各自的消息。

    “杨节度,越州方面已经加强了戒备,初步估算,越州城内至少有三千兵马,这三千兵马都是老兵。”章文济禀告着,派去越州的探子经过一番探查后,把消息带了回来。

    杨琏点点头,三千兵马其实足以拱卫越州,因为越州是典型的江南水乡,城内河流纵横,护城河足以供战舰航行,攻打这样的城池,光有陆军是不够的。

    “传令下去,大军驻扎两日,好吃好喝,三日后再听军令。”杨琏说道。

    章文济和章文朝都是一愣,不明白杨节度为何如此。

    “唐军又停下了?”明州,潘审燔接到消息之后,不由一愣。

    “是啊,潘刺史,唐军的行动太奇怪了。”赶来的报信的斥候说道。

    潘审燔踱步走了一会,摇摇头,道:“杨琏的行动如此慢,应该不是有诡计,而是在等待。他在等待着水师的北上,这样,唐军才能水陆并进,攻打越州。”潘审燔是吴越人,自然对吴越的地理非常熟悉。

    斥候一听,觉得有些道理,忙道:“潘刺史,那我们该如何做呢?”

    “老样子,如今我军占优,静观其变就好。”潘审燔说着。

    这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明州县令王承走了进来,朝着潘审燔拱手施礼,道:“潘刺史,刚才百姓都到了县衙,说唐军已经撤退,远离明州,是否可以开城门?”

    “不可,明州城依旧紧闭,没有我的将令,不允许出城。”潘审燔摇头。

    “可是,潘刺史,经过这段时间的围困,城中百姓的柴薪已经告竭,若是不能外出砍柴,恐怕只能拆屋了。”王承说道。

    这倒是一个大问题,如今天气依旧寒冷,若是拆了屋,百姓居住在哪里?换句话说,百姓他可以不管,但刺史府也要吃饭,也要用到柴薪,没有柴薪,难道都喝西北风不成?

    潘审燔仔细想了想,柴是要砍的,但决不能因为砍柴误了大事,潘审燔眉头一皱,已经想出了一个办法,便叮嘱了王承几句,要他去好好办理此事,每一天出城砍柴的百姓都要发放木牌,以证明他的身份,回城的时候若是没有这个物件,绝对不允许他进入。

    王承得令,匆匆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