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二十五章 进兵越州
    杭州,明州失守的消息已经传到了钱弘俶的耳中,这个消息令他大吃一惊,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潘审燔怎么会把明州城给丢弄的,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讨论明州城如何丢的时候,他需要面对的是明州失守后,唐军将会如何行动的问题。?  燃?文小? ?说  ? w?w w?.?r?a?n?w?e?n?`org

    唐军的行动无非是水陆并进,水师攻打杭州湾,陆军攻打越州,钱弘俶召集了群臣,有的人主张坚守,有人主张出击,毕竟唐军远来,兵力不足。群臣各有各的意见,为了此事争论不休,钱弘俶十分头疼,这样的争论显然没有什么结果,他挥挥手,示意退朝。

    回到王宫内,钱弘俶想了又想,叫来了吴程,换了一身衣裳,带着侍卫,出了王宫。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恐怕只有老臣胡进思才能给他一些意见。

    一行五十多人,骑着战马,朝着西湖边上奔去,足足走了一个时辰,众人在翁家山一带停下,山脚下,便是胡进思的家,一所大宅子,占地足有百亩,一名亲兵下马,叩响了门环。

    “邦邦邦!邦邦邦!”门环响了很久,差不多半顿饭的功夫,门被打开了,一个头上戴着白布,身上披着麻衣的男子出现在亲兵的面前。男子擦了擦眼里的泪水,道:“你们找谁?”

    “请问胡尚书可在府上?”亲兵得到叮嘱,十分恭敬地问道。

    男子叹息了一声,道:“祖父,他已经驾鹤西去了。”

    “啊?”亲兵大吃一惊,回头看了一眼站在二十多步外的吴越王,道:“大王今日来看胡尚书,想不到……”

    “大王来了吗?”男子吃了一惊,探头出去,果然看见在一群侍卫中,有一个个子中等,衣着却极为华丽的男子,身边的侍卫都对他噤若寒蝉,想来便是大王了。

    毕竟是一国之王,男子忙奔了过去,半跪下,道:“胡经见过大王。”

    钱弘俶见他披麻戴孝,不由愣了愣,道:“胡、胡尚书他……”

    “大王,就在昨夜,祖父已经仙逝了。”男子说着,擦了擦泪水。

    钱弘俶虽然有一定猜想,但闻言身子还是忍不住一抖,这对于他来说,是个非常不好的消息。不管怎样,胡进思曾经为吴越国效力,如今他死了,钱弘俶觉得有必要去看一看他,当即带着亲兵,进了胡府,死者为大,钱弘俶上了三炷香,好言安慰了一番,这才离开了胡府。

    胡进思死了,钱弘俶觉得没有人能给他出主意,是该出击还是死守,钱弘俶一时又没有了主意,想了想,只得带着侍卫先回王宫再说。

    明州方面,经过几日的准备,水师已经准备了足够的鱼鳔与石灰、此外还装载了许多泥土,杨琏令章文济、章文朝兄弟镇守明州,不时派骑兵骚扰其他州县,自己则去了望海镇,总的来说,明州有一万多兵马,目前以守为主,等到春暖花开,再进兵北上。

    杨琏去了望海镇,巡视了一番,战舰大多修葺完毕,由于缴获了吴越军的战舰,使得唐军战舰数量激增,这些战舰杨琏打算用来留守望海镇,福州章文莹带兵驻守,休息了一日,杨琏与林仁肇、章文益等人率兵北上。

    自从舟山一战击败赵承泰之后,舟山四周的大小岛屿都被唐军牢牢控制,水师战舰五十艘出了望海镇,朝着嵊泗列岛走去,这时大唐兵部尚书方进昭、海州水军指挥使朱琦都驻扎在嵊泗列岛,经过一番准备之后,嵊泗列岛的兵马足足有五千人,其中步卒只有一千,余下的都是水师士兵。这段时日,朱琦已经整顿了兵马,无论是润州军还是广陵、静海军,都暂时接受了杨琏的管辖,这其中有方进昭的功劳。

    方进昭想的很透彻,如今大唐已经占优,只有整合了这些士兵,拳头才能更硬,才能一举灭掉吴越国。听说杨琏与林仁肇率领水师赶来,方进昭亲自在码头相迎。远远地,看见了唐军的战舰驶来,方进昭忍不住点了点头。

    说起来,方进昭至今想不明白登州水师的战舰为什么如此坚硬,在与吴越军水师硬撼的时候,占据了很明显的优势。方进昭隐隐觉得,杨琏下辖的水师,恐怕大唐其他水师加起来也不是对手,有时候数量并不能代表什么,关键还是要看战斗力。

    方进昭想着的时候,杨琏的水师已经快速到了码头,士兵们放下舢板,杨琏走了下来,看见方进昭,笑道:“方尚书,天寒地冻,杨某惶恐。”

    方进昭呵呵一笑,道:“杨节度拿下明州,实在是可喜可贺。”

    杨琏笑了笑,走到了方进昭身边,两人一边走,一边聊着。

    方进昭听了杨琏的想法,微微一愣,他原本以为杨琏在夺取了明州之后,是要进攻越州,趁机扩大优势,但杨琏夺取了明州之后,却选择了固守。这让他有些不明白。

    到了大厅,杨琏与方进昭解释了一番,他虽然攻下了明州,但陆军兵力不足,还是要以水师为主,如果能歼灭了吴越国在杭州湾的水师,唐军就能控制钱塘江,进而利用水师封锁杭州,这个计划显然要可靠一些,因为海战的话,唐军的胜算比较高。

    方进昭深以为然,他知道吴越人有杀伤力很强的火油,若是攻城,唐军的消耗必然会很大,如今苏州城的战局不就说明了这一切吗?苏州的战况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激烈,双方都投入了大量的兵力,每一天至少有千人战死在沙场,至于受伤的人数,更是数不过来,辎重营里,躺满了受伤的士兵。

    方进昭把苏州的战况一说,杨琏顿时微微皱眉,周宗总揽苏州战事,在这样的天气猛攻钱氏父子经营多年的苏州城,根本是疯了,他如此悍不畏死的攻城,有很大可能是要抢先攻入杭州,拿下首功。

    这一点方进昭也觉得有可能,打仗固然要死人,但没有这种打法的,相比杨琏真真假假,暗中派人潜入明州城,伺机夺取,周宗的强攻,显得太笨拙了。

    苏州战事越来越激烈,死亡的人数越多,对大唐的损伤也就越大,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就算是最终拿下了苏州城,大唐没有七八年根本缓不过气来。

    杨琏摇摇头,对于周宗他的好感不多,或者说整个周府除了周娥皇之外,杨琏没有太大的好感。周宗想要抢功,那就任由他去抢,打仗,可不是光靠强攻才成。

    刚柔并济,奇正相辅,才能达到效果。

    唐军水师抵达嵊泗列岛后,杨琏派出了航行速度比较快的快艇在杭州湾外游弋,查看吴越军水师的情况,目前,吴越军水师守在杭州与越州,除了南方的温州还有数量不多的水师战舰之外,杭州湾的水师是吴越国最后的水师战力了。

    唐军水师在外探查,吴越国的水师便出来追赶,由于唐军快艇速度较快,吴越国水师追赶不上,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唐军水师逃走。这股唐军水师也不进攻,只是远远地观察,让水师将领邵可迁、赵承泰有些头疼。

    邵可迁与唐军水师交战过,在他看来,唐军水师的战斗力一般,即使杨琏率领的水师使用了诡计,但唐军水师的战舰坚固程度让他很是怀疑,邵可迁觉得,这很有可能是赵承泰兵败之辞。

    心中虽然怀疑,但邵可迁也知道,舟山一战后,双方水师力量发生了改变,他也只能选择隐忍。

    杨琏在得到吴越水师的情况之后,做出了部署,吴越水师主要守卫杭州,部署在杭州的战舰足足有三十多艘,而在越州的数量有二十多艘,这么多的战舰多半是楼船、艨艟,还有一战之力,若是吴越军集中兵力,胜负犹未可知。

    杨琏把诸将都请来了,包括兵部尚书方进昭,商议了一番之后,众人都认为,在如今局势下,先攻取越州水寨为上策,越州战舰数量较少,胜算比较大,可以从容部署,若是占领了越州水寨,便可直接威胁杭州。

    当然了,越州水寨被袭,杭州方面应该会做出反应,所以,杨琏会派一支舰队守在两地必经之处,这个重任,就交给了林仁肇,他率领精锐战舰二十艘,阻挡杭州水师。

    方进昭身为兵部尚书,便不用出击,他率领原润州、广陵、静海军的水师驻守在嵊泗列岛,以防吴越军的偷袭。

    杨琏则率领余下战舰,攻打越州水寨,争夺海上的控制权。事情议定,诸将都回去传达了军令,准备器械、粮食。登州、海州水师的士兵忙碌起来。

    次日,天气意外晴朗,东南风也吹了起来,这样的风向有利于杨琏进兵,水师战舰总计有六十艘,先后除了嵊泗列岛,朝着越州杀去。

    越州方面,在海面上巡逻的快艇发现了大量的唐军战舰,他们迅速把消息回报,越州方面顿时紧张了起来,他们一边积极备战,一边派人赶往杭州,把唐军水师来袭的情况传了回去。

    这时,钱弘俶还没有做出攻防的决定,接到唐军水师杀来的消息,他的一颗心就像石头一样,顿时沉入了水底,唐军水师数量不菲,若是水战失礼,吴越国就会把制海权彻底拱手相让,如果真的到了这一步,临海的杭州就十分危险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