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五十六章 撤?留?
    来人正是齐王李景遂,齐王得到周宗战败的消息,便急匆匆地赶来了。?火然文???  w?w?w?.?ranwen`org

    周宗战败,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李景遂深深知道这一点,所以这才急忙赶来。李见他额头上挂着汗水,一副焦急的模样,心中便猜了个七七八八,示意高泽泡一壶温茶上来。

    “皇兄,事情是真的吗?”李景遂也不多言,直接问道。

    李脸色有些黯然,点点头,道:“消息没有错,周司徒的确已经战败,如今生死未卜,也不知他的安全如何?”

    李景遂倒吸了一口冷气,抿抿嘴,道:“皇兄,周宗战败,对整个战局影响太深,究其原因,还是常州粮食被烧了个一干二净,以至于周司徒缺粮。”

    说起这事,李就十分愤怒,常州刺史眭匡符办事不力,居然能让吴越人混入粮仓中,把粮食给烧了,实在是罪不可赦。然而后悔已经没有用,为今之计,是如何救周司徒,更进一步,是远在余杭的杨琏部该如何处理。

    李十分不甘心,这一次大唐蓄足了力气,就等着灭了吴越,逐步统一南方,周宗的战败使得这个可能变得微乎其微。周宗生死未卜,杨琏岌岌可危,李在想,究竟是不是该把杨琏撤回来?这个时候撤退,虽然不甘心,但损失还能接受,如果杨琏孤军在越州一带,大唐难以支援,弱势杨琏有什么三长两短,这个损失就更大了。

    “齐王,你的意思是如何?”李能猜到齐王的心思,却猜不到他是想要让杨琏撤回来,还是要他加强进攻。

    李景遂沉默了片刻,喘匀了气,这才道:“皇兄,大好局面突然变成这样,实在是让人心痛。如今杨琏远在余杭,可谓势单力薄。皇兄,是不是该派兵支援?”

    李叹息了一声,他不是不想支援,可是这一年来,大唐迈的步子太大了,北方与大周略有战事,如今虽然没有,但边境肯定是要驻扎重兵,其他地方,楚地消耗了大唐不少国力,原本以为占据了楚地,能够控制南平,甚至南下灭掉南汉,但实际上,依旧是空耗粮草。

    如今的大唐,国库空虚,如果不能从吴越国得到补给,这一战又是得不偿失。

    李苦涩的笑了笑,道:“齐王,朕能明白你的心思,只是如今的大唐,情况也很危急,根本无力南下支援杨琏,不如这样吧。就让杨琏先撤回来。”

    “皇兄,你决定要放弃了吗?”李景遂吃了一惊,这一战准备的太久,这样放弃,当真是舍不得啊。

    “不放弃又能怎样?战争再继续下去,恐怕整个国家都挺不住了。“李说道,当然如果是战胜,那自然是另一番情况。

    李景遂沉默了下来,这时,高泽端来了茶水,先后为两人斟满,然后束手而立,站在李身后。

    两人沉默了片刻,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时,又有臣子赶来求见。韩熙载、常梦锡以及宰相孙晟等人,得到周宗被生死未卜的消息,都纷纷赶来了。

    “陛下,老臣听说周司徒战败?”孙晟率先说话,希望能得到陛下的肯定。

    一人智短,二人智长,李点点头,便把事情说了出来,常梦锡、韩熙载等人与周宗较好,闻言都焦急了起来。

    “陛下,周司徒乃是国之柱石,一定要保住他的性命呀!”常梦锡开口。

    周宗是开国元老之一,李也知道不能不救他。可是怎么救?周宗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孙晟还算能稳住气,摆摆手,冲着常梦锡道:“不要急,先听陛下怎么说。”

    李景遂坐在一旁,心中不由冷哼了一声,对于他来说,周宗并不关心,他更在意杨琏的安危。

    李略略沉默,道:“周司徒战败的消息虽然传来,但他在何处,生死都不清楚。如今也只能静观其变。当然了,若是周司徒被擒,绝对不会放任不管。”

    常梦锡、韩熙载略略松了一口气,两人相视一眼,常梦锡硬着头皮,试探道:“陛下,如今周司徒战败,攻打吴越的,只有一支军队,杨节度虽然骁勇善战,但毕竟兵马不多,陛下是不是该把他撤回来?”

    李景遂闻言大喜,忙道:“皇兄,常舍人说的有理,不如趁着这个时候,吴越军尚未对余杭进行合围,先把杨琏撤回来。”

    “你们都是这样的想法吗?”李扫视了孙晟、韩熙载一眼。

    孙晟点点头,道:“陛下,如今的情况的确不容乐观,还是先撤回来安稳些。”

    李听见宰相如此说,反而犹豫了起来,沉默着的时候,急促的脚步声响了起来。

    “陛下,吴越急报!”

    “进来!”李简短地说出了两个字。

    信使进来,朝着李施礼之后,把手中的急报呈上。高泽紧走两步,取了书信,递给天子。

    李深深唿吸了一口气,吴越急报,有可能是关于周司徒的,也有可能是关系杨节度的,只是不知道,带来的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李的一双手,也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李景遂也激动地站了起来,他隐隐觉得,这封书信与杨琏有关。事实上,李景遂的感觉挺准,书信是方进昭写来的,但是下面还有杨琏的签名。

    两人在信里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大唐耗费了数以万计的粮食,死去上万名的士兵,如果还不能攻灭吴越国,实在是得不偿失,杨琏在书信里,表示要力战到底,不灭吴越终不还。杨琏能有这样的想法,李自然是高兴的,可是杨琏能拿下杭州吗?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啊。

    李把书信传给群臣给了,李景遂焦急万分,道:“皇兄,杨琏孤军深入,他愿意为国效力,心思自然是好的,可是这样的行为,根本不可能嘛。臣弟觉得,还是速速把杨琏召回金陵,要灭吴越,以后还有大把的机会。”

    孙晟看过了书信,不由得眯起了眼睛,还真是来的及时,能够得到杨琏的消息,孙晟仔细想了想,道:“陛下,老臣倒是觉得齐王之言,并不可取。”

    李景遂瞪了他一眼,道:“孙宰相,你这是什么意思?”

    “呵呵!”孙晟干笑了两声,道:“齐王,谁都知道杨节度是大唐能人,南征北战,立功不小。杨节度一向能以弱胜强,如今又主动要求留在余杭,自然是早有良策。答应杨琏的要求,自然是顺应天意。”

    这话一出,得到了常梦锡、韩熙载的支持。虽然两人不太明白孙宰相为何会忽然改变计划。

    李景遂沉声道:“皇兄,如今的局势复杂非常,杨琏年纪不大,恐怕难以负担起灭吴越的重任。”

    “这不是还有方尚书的支持嘛!”孙晟笑了笑。

    这么一说,李顿时有些犹豫了,他拿起方进昭的书信,仔细地看了又看,半响,道:“既然杨琏一心求战,那就让他在余杭多呆一些日子。”顿了一顿,李又看了看一脸担忧的齐王,道:“齐王,你也不用担心,如今吴越国的水师几乎覆灭,杨琏部下,还有大量的水师,一旦战况不利,就能通过海陆回转金陵。”

    李景遂脸色好了一些,但他仍然担忧,叹息了一声,站了起来。朝着李拱拱手,施礼走了出去。

    稍等了片刻之后,孙晟、韩熙载、常梦锡等人也走了出去,李负手而立,看着地图,不由叹息了一声,这一场,究竟还是梦吗?

    “孙宰相,为何还让杨琏继续留在余杭,给他立功的机会?”常梦锡问道。

    孙晟捋着胡须,笑了笑,道:“如今局势,显然对杨琏十分不利,齐王那份焦急模样,绝非装出来的,杨琏若是战败身死,对他影响最大,所以他宁愿不要杨琏立功,也想保住他的性命。”

    韩熙载说道:“这么说来,孙宰相并不看好杨琏?”

    “非也,不是老夫不看好杨琏,而是很多人都不看好杨琏,在这样的局势下,杨琏若是能灭了吴越国,老夫就把姓倒过来写!”孙晟哈哈一笑。

    忽然,前方出现了一个人影,孙晟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齐王李景遂。孙晟颇为有些尴尬地看着齐王,心中猜想,刚才的话他究竟有没有听见?

    李景遂十分愤怒地看着孙晟,快步走了上来,责问道:“孙宰相,你这是何意?”

    孙晟故作不知,惊讶地道:“齐王,你这是何意?”

    李景遂握紧了拳头,道:“孙宰相,今日的事情,本王记下了,他日杨琏若是有了危险,本王与你没完!”说着,李景遂怒气冲冲地走了。

    “哟,泥菩萨也会发火了。”常梦锡等李景遂走远了,讥讽了一声。

    韩熙载道:“毕竟是被逼急了,杨琏若是兵败身亡,他还能依靠谁?”

    孙晟森然笑了一声,道:“不碍事,杨琏若是死了,他的依仗就没了,能拿老夫怎么样?再说了,他要找,也要找上天啊。”孙晟指了指天空。

    常梦锡和韩熙载会意的一笑,知道孙宰相指的并不是真正的上天,而是大唐的主宰,毕竟这个决定,是天子做主的。日后就算杨琏死了,这笔账要找,也要找大唐的主宰,与他们何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