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五十九章 谈心
    “如此,甚好。?燃文小说   w w?w?.?r?a?n?w?e?n?`o?r?g?”杨琏说道。

    周宗十分不明白杨琏有此一问,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道:“杨节度,你的意思是?”

    “周司徒,不瞒你说,当年查留守被留在福州,差一点被吴越人毒死,所以,杨某才有此一问。”杨琏面不改色地说道,实际上,由于杨琏及时的赶到,查文徽没有中毒,但在史上,查文徽是中了吴越人的慢性毒药而死。

    周宗一愣,想不到杨琏居然是这个意思,略作迟疑,道:“钱弘好歹是吴越王,当不至于作出这等下三滥的事情吧?”

    杨琏哈哈大笑了起来,良久,这才问道:“周司徒在杭州城内,可有什么感受?”

    周宗以为杨琏在奚落他,顿时眉毛一竖,拱拱手,寒声说道:“杨节度,周某虽说是战败,可也有战败的尊严,杨节度如此,是在讥讽周某吗?!”

    杨琏摇摇头,道:“周司徒多虑了,杨某的意思是,觉得吴越王钱弘如何?”

    “小肚鸡肠,睚眦必报!”周宗说道,几乎是咬牙切齿。显然他对钱弘的话踢骂他的事情耿耿于怀。

    杨琏点点头,道:“周司徒,杨某虽然与钱弘并不认识,但作为君王,自然不是好相与的。恕杨某冒昧,吴越王真的没有给周司徒说些什么吗?”

    周宗一愣,想起临行前钱弘给他说过的话来,不由迟疑了片刻。

    杨琏早就料到这一幕,走上几步,推开门,道:“周司徒,请里面说话。”

    周宗又是片刻迟疑,但看见杨琏戏讪的眼神,心想进去又能如何,难道杨琏真的敢杀了自己不成?当即挺着胸膛,迈步走了进去。屋子里点着桐油灯,有一股淡淡的香油味,周宗进去,左顾右盼,看了几眼,放下心来。

    这是一间不大的宅子,里面的陈设十分简单,不可能有伏兵,想到这里,周宗觉得自己多虑了,杨琏杀自己,哪里用得着伏兵?屋子中央摆着两个案几,案几上有着菜肴。杨琏进来之后,反手把门关上,摆摆手,道:“周司徒,请!”

    说着,杨琏走到其中一个案几前,盘膝坐下。

    周宗知道杨琏有话要说,也就坐在对面,静静地看着杨琏。

    “周司徒,一边吃一边说。”杨琏说道。

    周宗再生气也不会和肚子过不去,便点点头答应了。

    杨琏站起身来,先给周宗斟酒,这才道:“周司徒可以放心吃喝,这酒菜里,绝对没有毒药。”说着,杨琏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周宗苦笑了一声,也端起酒杯,一口喝尽了。

    “坦白说,杨某有几个问题,十分疑惑,还望周司徒解惑。”杨琏坐下,道:“杨某不过一介武夫,在乱世中,图的只是一份安宁,可是周司徒对杨某似乎很有敌意,敢问这种敌意,是为什么?”

    周宗闻言放下了酒杯,整理着思绪,他心中自然知道是为什么,但这话,他能说出来吗?如果说出来了,杨琏会不会真的动手,杀了自己?周宗犹豫着。

    杨琏淡淡笑了笑,道:“周司徒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在这余杭,绝对没有人敢动周司徒一根手指头,杨某一定会把周司徒顺利送回金陵。”

    这句话触动了周宗的心,他不想死,更不想抛弃妻儿,金陵,不仅是一个熟悉的名字,更是温暖的家,在这一刻,周宗的心活络了起来,但他仍然犹豫了一下,道:“当真?”

    杨琏点头,道:“杨某说的话,都是真的。苍天为证。只要周司徒以后不与杨琏为敌,日后杨琏也不会为难周司徒。”

    周宗抿着嘴,他虽然不喜杨琏,但也知道他是千金一诺的铮铮铁汉。想到此,他慢慢撑起了身子,道:“杨节度,你真的想听?”

    “真的想听。”杨琏说道。

    周宗又慢慢盘坐起来,闭目思考了片刻,道:“既然杨节度想听,周某就说一说吧。”

    “杨节度,你自称是关中人氏,可是你的口音,带的关中腔调并不浓烈,窃以为,杨节度并非关中人氏,而是杨吴的后人,前朝的旧太子,杨琏。”周宗说着,目光紧紧地盯着杨琏的眼睛,仿佛要从他的眼中看出真假。

    杨琏毫不畏惧地与他对视着,片刻之后,哈哈笑了两声,道:“周司徒,关于前朝旧太子的事情,不仅周司徒提到过,就连当今齐王、孙宰相、燕王等人都提到过,甚至是当今天子,也曾经以这件事情试探过杨某,但很可惜,天子英明,辨出杨某并不是前朝的旧太子。”

    杨连这话含义多多,大唐天子已经承认了他的身份,如果周司徒还怀疑,那就是怀疑天子。周宗闻言果然一愣,这件事情他不太了解,燕王、孙宰相自然也不会给他说,因此自然是蒙在鼓里。此时听杨琏说的理直气壮,不由便是一愣。

    “此事当真?”周宗问道。

    杨琏慢慢端起酒水喝了一口,道:“周司徒若是不信,可以问天子,可以问齐王。”

    周宗陷入了沉默,这件事情他怎么好问?前朝旧太子死的不明不白,妻子永兴公主大骂一阵之后,也坐化而死,当时在金陵流传着很多说法。如今天子在那时还只是太子而已,天子与永兴公主交好,但为了前程,也只能闭口不言。

    这件事情,在天子的心中是禁忌,燕王就是一而再再而三挑战这事,才被天子冷落,周宗深深知道此事,哪里敢去主动询问?周宗之所以投靠燕王,暗中为他效力,只是因为杨琏的关系罢了。

    杨琏稍等了片刻,道:“周司徒,正是因为你认为杨某是前朝旧太子,所以你才对杨某怀有敌意?”

    周宗想了想,觉得这件事情还是挑明了说的好,便道:“这只是其中一个。”

    “那么另外一个呢?”杨琏问道。

    周宗闭口不言,这件事情好像有些不太好开口。

    杨琏却想到了,一笑,道:“杨某知道了,是因为周娥皇的事情?”

    周宗点头,算是默认了。

    杨琏哈哈大笑了起来,道:“娥皇才艺双全,杨某不过一个武夫,不敢高攀。”

    周宗反而苦笑了,杨琏这话说得,天子都把怀柔公主许配给了他,皇家都能看上杨琏,周宗不过是一个高管罢了,哪里能比得上皇室的高贵?杨琏这话,是在打他的脸呐。

    “杨节度这一次立下大功,回转金陵后,天子一定会把怀柔公主下嫁杨节度。”周宗说道,依旧是拐弯抹角的提醒。

    杨琏淡淡一笑,道:“周司徒,说起灭亡吴越,杨某倒是觉得,钱弘其心可诛。坦白说,钱弘真的没有给周司徒说什么吗?”

    “没有。”周宗摇头,这件事情,他怎么肯说?

    “既然周司徒不愿说,那么杨某就说了吧。”杨琏一边吃着,一边说道:“得知周司徒被擒,杨某特意写了一封书信给钱弘,力劝他杀死周司徒。这是杨某故意而为之。钱弘是吴越国主,自然对大唐内部的情况了如指掌。对于他而言,放走了周司徒,意在与杨某争权,如果你我二人争夺不休,想要攻克杭州,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关于这一点,周宗早有一定预感,便点点头,算是赞同。

    “所以,杨某打算送周司徒回京,一来,是适才的考虑,二来,是战场无言,若是周司徒出了事情,杨某可不好交代。第三,杨琏是想与周司徒和解,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当然了,朋友做不成,陌生人也是可以的,只要周司徒不在敌视杨某,不再让杨某为难,这就足够了。”杨琏说道。

    周宗沉默了半响,点头道:“周某带兵能力的确不足,如今杨节度既然有攻克杭州的办法,周某愿意回到金陵。”周宗十分无奈,可是他也知道,如今的这种情形,就算他不想回到金陵也不可能了。

    杨琏点头,事情办得差不多了,周宗以后如何想,杨琏也管不着,如果周宗还一意孤行,想要成为敌人,那时候杨琏绝对不会手软。说完了事情,两人吃吃喝喝,不知不觉,一个时辰就过去了,杨琏派人送周宗前去安歇。

    周宗也困乏了,洗漱之后,躺在松软的床上沉沉睡着了。次日一早,杨琏带在他余杭城转了一圈,眼前旧部禁卫军都被杨琏收服,一群人按照杨琏特有的方式进行操练,周宗更是充满了绝望,想要招揽旧部的机会彻底破灭了。

    周宗又呆了一日,杨琏安排船只送他回金陵。五日后,船只借着风势,迅速抵达了金陵,看着莺飞草长的金陵,周宗松了一口气,还活着,真好。

    周宗带着几名侍卫下船之后,进了城,直奔皇城,到了城门口,周宗表明了身份,拿出了他的印绶。守城的士兵放他入城的同时,不免窃窃私语,周司徒回来了?

    这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李正在后院散步,听高泽说周司徒回来了,当即大喜,令人把周司徒带到御书房。

    周宗先到的御书房,他在里面颇为有些踌躇,战败失利,数万大军一朝崩溃,至今还有不少士兵不知道去向,也不知道是躲藏起来了,还事真的为国捐躯。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周宗后退几步,看见是天子来了,忙跪倒在地,道:“罪臣周宗,见过陛下。”

    李打量了一番周宗,忙扶起他,道:“周司徒,起来吧。朕也知道你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周宗说道,心中十分惶恐,天子居然没有大怒,让他有些捉摸不透。

    李却是另外一番想法,周宗战败是不假,最初的时候他也很郁闷,恨不得杀了坏了大事的周宗,但后来想想,前因后果,是因为常州粮食被烧,周宗无粮,三军崩溃也就在情理之中,更何况周宗还支撑了这么久。

    关于这一点,周宗早有一定预感,便点点头,算是赞同。

    “所以,杨某打算送周司徒回京,一来,是适才的考虑,二来,是战场无言,若是周司徒出了事情,杨某可不好交代。第三,杨琏是想与周司徒和解,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当然了,朋友做不成,陌生人也是可以的,只要周司徒不在敌视杨某,不再让杨某为难,这就足够了。”杨琏说道。

    周宗沉默了半响,点头道:“周某带兵能力的确不足,如今杨节度既然有攻克杭州的办法,周某愿意回到金陵。”周宗十分无奈,可是他也知道,如今的这种情形,就算他不想回到金陵也不可能了。

    杨琏点头,事情办得差不多了,周宗以后如何想,杨琏也管不着,如果周宗还一意孤行,想要成为敌人,那时候杨琏绝对不会手软。说完了事情,两人吃吃喝喝,不知不觉,一个时辰就过去了,杨琏派人送周宗前去安歇。

    周宗也困乏了,洗漱之后,躺在松软的床上沉沉睡着了。次日一早,杨琏带在他余杭城转了一圈,眼前旧部禁卫军都被杨琏收服,一群人按照杨琏特有的方式进行操练,周宗更是充满了绝望,想要招揽旧部的机会彻底破灭了。

    周宗又呆了一日,杨琏安排船只送他回金陵。五日后,船只借着风势,迅速抵达了金陵,看着莺飞草长的金陵,周宗松了一口气,还活着,真好。

    周宗带着几名侍卫下船之后,进了城,直奔皇城,到了城门口,周宗表明了身份,拿出了他的印绶。守城的士兵放他入城的同时,不免窃窃私语,周司徒回来了?

    这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李正在后院散步,听高泽说周司徒回来了,当即大喜,令人把周司徒带到御书房。

    周宗先到的御书房,他在里面颇为有些踌躇,战败失利,数万大军一朝崩溃,至今还有不少士兵不知道去向,也不知道是躲藏起来了,还事真的为国捐躯。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周宗后退几步,看见是天子来了,忙跪倒在地,道:“罪臣周宗,见过陛下。”

    李打量了一番周宗,忙扶起他,道:“周司徒,起来吧。朕也知道你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周宗说道,心中十分惶恐,天子居然没有大怒,让他有些捉摸不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