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一百章 愤怒的郭威
    高怀德、韩通在大营里商量着事情,粮食迟迟不到,三军只能勒紧了裤腰带吃饭,幸亏蜀军没有发动进攻,否则士兵们根本没有体力打仗。?火然文???  w?w?w?.?ranwen`net

    高保融也知道周军一旦缺粮会带来什么后果,所以他很积极的送了一批粮食过来,可对于高怀德来说,这样一点都不保险,没有自己的粮道,就等于小命被别人紧紧握在手中。而高保融又是一个反复无常的小人,高怀德对他的信任严重不足。

    南平国处于各个大国之中,不要说大周、蜀国、大唐,单拿出一个楚国,就足以灭掉南平区区三州之地,在夹缝中求生存,有奶就是娘,这是南平高氏一门的信条,所以他们才会在政权林立的这个时代,支撑了那么久的时间。

    高怀德很是清楚高保融的这种心态,所以让高保融提供粮食,只能是一时半会的应对之策,他需要的,是大周国内部粮道的畅通。可是,这一次押送粮食的速度比前几次都要慢。如果是一两天也就罢了,可是足足慢了七八天,要知道,战局瞬息万变,缺粮七八日是什么概念?这足以让已知雄师覆灭了。

    高保融提供的粮食足以供应大军食用一个月,如今差不多吃了三成粮食,但三皇子那边,依旧没有消息。高怀德和韩通想了半响,始终没有想明白,三皇子在路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按道理,周军驻地以北,是十分安全的,蜀军缺少战马,派出的斥候也被大周的斥候牢牢挡住了。

    这么看来,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年轻的三皇子太贪玩了。高怀德知道三皇子一向喜欢舞刀弄棒,但实际上没有什么水平。三皇子的个性也还不错,没有闹出太出格的事情,只是有时候太任性了一些。

    高怀德、韩通想要再派兵去襄阳催促粮食,这时,一名士兵匆匆走近了大帐,道:“韩将军、高将军,大事不妙了。”

    士兵的脸上带着惊慌之色,看来的确有很大的事情发生。

    韩通还算能沉住气,道:“不要急,慢慢说,是不是蜀军发兵来攻?”周军缺粮,蜀军来攻,十之**应该是这事。

    “将军,营寨外的确来了很多蜀军,他们还挑着一颗人头,说是三皇子的。”士兵说道。

    韩通先是一愣,旋即笑了起来,道:“这怎么可能。”韩通有他自信的理由,一则是他的对这些日子以来的防务相当放心,二则是李重进带了一千五百人,如此多的士兵,其中又有一千人是禁卫军的精锐,怎么可能会兵败?甚至就连三皇子也被杀了,这不可能,根本不可能嘛!

    高怀德抿着嘴,思考了一会,道:“韩将军,你我还是出去看看,蜀军究竟想要做什么?”

    “也罢,就出去看看!”韩通说道,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大营外,五十多名蜀军骑兵正在外大声叫喊着,他们坡口大骂,周狗之言层出不穷,周军守军一个个怒发冲冠,十分愤怒,蜀军太嚣张了。

    “周狗,胆敢出来一战!”蜀军骑兵左右横纵,在营寨外奔驰,灰尘被扬了起来,短短一顿饭的功夫,尘土飞扬,遮蔽了小半个天空。

    韩通、高怀德抵达营门的时候,几名都头、指挥使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说着,纷纷请战,蜀军才五十多人,居然敢如此嚣张,这让大周的勇士们十分愤怒,他们恨不得立刻出营,给蜀人教训。

    韩通摆摆手,与高怀德登上了哨楼,凝视着前方,一百多步外,在周军弓弩射程外,蜀军来回奔驰着,大声地叫喊着。

    好乖的皱皱眉,道:“三皇子在何处?”

    话音刚落,韩保正也发现了周军的动静,他一挥手,几名士兵哈哈大笑着,把一颗头颅扔在了地上,他们像踢蹴鞠一样,来回奔跑着。人头滚动,高怀德看不清楚人脸究竟长什么样。

    几名士兵越靠越近,人头也越来越近。一名周军都头紧张地问道:“将军,他们靠近了。”

    高怀德冷哼了一声,道:“区区几个人而已,有什么值得紧张的?”

    韩通冷冷地看着前方,人头越来越近,一名蜀兵突然飞起一脚,人头高高飞起,居然越过了栅栏,落入了周军大营里,随后,几名蜀兵纷纷后退。

    高怀德努努嘴,一名周兵跳下哨楼,朝着人头的方向跑去,捡起了人头,拿在怀里。人头上布满了石灰,但眉眼仍然十分清晰,有了石灰的保护,这颗人头很是清晰。

    周兵不认识三皇子,不过当他把人头拿到高怀德、韩通面前的时候,两人都惊呆了。这颗人头保存的比较好,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正是三皇子!而且,在人头头发上,还系着一块玉佩,高怀德拿在手中,上面刻着的几个小字,证明了三皇子的身份。

    高怀德的手指一抖,玉佩差点落在地上。韩通在一边看见,也瞪大了眼睛,喃喃自语着,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两人的确弄不明白这是什么回事,蜀军怎么会杀死了三皇子?费云山不可能告诉他们真相,而知道真相的杨琏,出于各种目的,更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偷袭成功之后,杨琏率领兵马,迅速离开了驻地,临走前,他令人在山寨中作出种种迹象。

    杨琏撤退了两日之后,李重进派来巡查的士兵查到了这里,在这所刚刚被废弃山寨里,周兵发现了蜀军留下来的痕迹,军旗以及瓦罐等物,都带着蜀国的气息,甚至,他们还发现了没有燃烧殆尽的信笺,其中隐约看到足以证明他们是蜀国人字样。

    李重进十分犯难,三皇子是他护送的时候被蜀国人杀死的,这样的责任太过于重大,对于他来说,承受不起,即使李重进是大周天子的外甥。李重进想了很久,最终,他采纳了幕僚的意见,严令三军不得泄露此事。三军士兵也十分清楚,三皇子是在他们的护送下死的,如果天子真的要追究,恐怕所有人都逃不掉。

    甚至,如果天子大怒,指不定家中亲人也会受到连累,在李重进威逼利诱下,三军将士齐齐发誓,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吐露半个字,不然子女世代为奴,世代为娼。

    李重进为了掌握主动权,他写了一份折子,说在护送三皇子南下的路上,遇见了韩通来的使者,正是这个人,刺杀了三皇子。李重进不可能把事情完全推到韩通与高怀德的身上,所以他用了这种方式。这种方式有他的好处,因为韩通、高怀德的确派了很多使者过来,只不过这一次的使者,应该是蜀国人派来的。

    李重进派人快马把折子送到开封,而在这段时间里,杨琏已经撤退到了汉水边上,临时驻扎在连绵起伏的丘陵中。至于高怀德、韩通两人,在接到三皇子的死讯之后,两人一边派人把三皇子的人头送到开封,一边派人挑战蜀军,要为三皇子报仇。

    开封城,经过郭威的励精图治,往日的繁华已经恢复了五六分,可是这仍然远远不够,北方这几年改朝换代很是频仍,战事几乎年年都有。远的不说,自从郭威登基为帝之后,契丹、河东基本每年都要南下,边境地区惨遭蹂躏,农业生产破坏很是严重。

    农业被破坏带来的后果是严重的,百姓没有饭吃,他们就会造反,士兵没有饭吃,不仅不会剿匪,甚至还会与匪徒勾结在一起,令社会更加动荡;社会动荡,就会有更多的百姓没有饭吃,他们更加无心种地,山贼土匪也就更多,这样如此循环,朝廷岌岌可危,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其他节度使或者是其他势力颠覆。

    郭威是从普通士兵做起来的,他的出身让他对民间百姓的疾苦有很彻底的认识,所以登基之后,一直致力于恢复经济,他甚至还淘汰了一批年老体弱的士兵,发给他们农具、田地,鼓励他们种地。

    郭威的想法是好的,可是随着河东、契丹南下,使得边境地区的经济一直得不到恢复。只有中原地区、襄阳一带的经济恢复得还不错。可是中原靠近山、东各州县,而山、东各州县名义上属于刘承,实际上却被大唐所控制。

    表面上大唐与大周保持着和平,但如果大唐暗中支持刘承,从兖州、郓州等地出兵,郭威还真不能谴责大唐背信弃义。正是种种忧虑让郭威对大唐充满了敌意,尤其是大唐攻灭了吴越之后,这种敌意越来越明显了。

    所以,当蜀国攻打江陵,郭威毫不犹豫地派兵支援,蜀国与大唐关系颇为暧昧,据说还签订了军事盟约。郭威这一次出兵,还带着一丝试探。

    如果两国真的结盟,郭威至少希望保持着南平国的独立性,如果有可能,拿下江陵也是极好的,这样大周就能在江陵打造一支水师,日后顺流而下,直驱金陵。

    可是大周连连征战,士兵厌战,同时,也因为缺乏粮草,郭威不得不把战争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他之所以让郭信去江陵安抚士兵,也不过是做做样子,从他掌握的信息来看,蜀国战斗力不强,他们根本对郭信造不成威胁。

    郭威有一个想法,就是让亲生儿子掌权,所以二皇子、三皇子才是他的亲生儿子,大皇子郭荣的身份就晓得尴尬了。郭威知道这个养子是个人才,只有把亲生儿子培养起来,不然大周那些个骄兵悍将根本镇压不住,这也包括郭荣、李重进等与郭威有或远或近的亲戚关系的人。

    二皇子是未来的太子,所以他不能轻易出征,郭威就把带兵的希望放在三皇子的身上,他希望三皇子成为李世民式的人物,为大周开疆拓土,当然了,三皇子可以不上战场,他做一个儒将就够了,类似于裴行俭那样的儒将。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一心一意想要培养儿子成为儒将的郭威,怎么也想不到,短短的一个月之后,他就得到了三皇子被蜀军杀死的消息。

    这个消息狠狠地打击了郭威的内心.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次子怎么就会被蜀军杀死?李重进到底在做什么?

    郭威把李重进的折子仔细地看了一遍,把事情的详细这才理清楚了,按照李重进之言,高怀德、韩通有渎职的可能。这让郭威十分不解,为什么会这样?随后不久,高怀德那边则派人快马送来了郭信的头颅,并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郭威看着儿子那张被石灰敷满的头颅,那张脸已经不再清晰,肌肉已经僵硬,可是眉宇之间,还能辨出是谁。儿子临死前,他的脸上充满了恐惧,嘴巴张的大大的,眼睛突出,一看就是受尽了惊吓。

    郭威十分愤怒,蜀人竟然敢如此!不管儿子是怎么死的,蜀人拿儿子的头颅当蹴鞠踢,这让郭威难以容忍!

    郭威急忙召见了心腹大臣,商议出兵蜀国,为次子报仇.丧子之痛已经让郭威丧失了理智。在朝会上,有的大臣建议,如今大周刚刚从与契丹、河东的战事中恢复过来,急需时间来抚平创伤,这个时候,的确不宜动兵。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大周先要休养生息几年,积蓄了足够的实力之后,平定天下,不是难事。

    可是这个时候,郭威已经丧失了理智,见有大臣反对,怒不可遏的把这些反对立刻发动战争的臣子赶了出去,只留下几名主战的大臣,商议出兵一事。

    直到黄昏时分,郭威这才十分疲倦漆回到了后宫。后宫里,柴皇后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朝会上郭威殴打大臣的事情,她也已经知道了。柴皇后能理解郭威的这种丧子之痛,她对这两个孩子也十分有感情,也十分伤心郭信的死,可是理智告诉柴皇后,如今不是动兵的时候,大周需要休养生息,绝不能把战事进一步扩大,这样大周会越打越穷,柴皇后决定找一个时间,劝说天子,暂停动兵。

    但现在不行,天子正在气头上,哪怕是柴皇后也也没有足够的信心把天子说服,所以,她只能等,找个时机,好好劝说一番,大周绝对不能再打仗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