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一百零三章 将计就计
    这个时候,曾忆龄觉得没有隐瞒的必要,既然两人问起,便把这一次的事情说了出来。

    首先是朝会上的事情,杨琏当着大唐天子的面殴打大臣,是故意而为,这样,杨琏禁足,别人见不到他,他也见不到旁人,李还别有用心地派来了禁卫军,名曰是囚禁杨琏,实际上是变相的一种保护。

    随后的这场婚礼,依旧是为了掩人耳目,为了帝国,李不得不隐瞒实情,但在内心,他对齐王、怀柔公主充满了内疚,所以,在曾忆龄不知道的情况下,李才会对齐王说出那番话来。

    如今,有人刺杀米诗薇扮成的杨琏,虽说杨琏没有受伤,但怀柔公主呢?她是在哪里被人换掉的?怀柔公主不能出事,除了她是杨琏的妻子之外,曾忆龄与她,多多少少也有一些关系,符金盏也比较喜欢这个看起来十分霸道,内心却十分脆弱的女子。

    米诗薇打打杀杀还成,出谋划策就不成了,等曾忆龄说完之后,不由问道:“曾姐姐,如今该怎么办?”

    曾忆龄理了理秀发,道:“这事情事关重大,等我去拜见天子。”

    “这……”米诗薇犹豫着,曾忆龄的身份她是知道的,虽说天子曾经见过她,但尽量不让天子看见,暴露的机会就大大减少,如今曾忆龄要去拜见天子,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符金盏也能猜到一些,她也有些犹豫,不过这个时候,似乎也只有曾忆龄能够担当这个重任。符金盏不由抿着嘴,不能为杨琏分忧,让她充满了自责。

    张绮栎却道:“曾姐姐,我陪你去。”

    “不用!”曾忆龄摇摇头,拒绝了张绮栎的要求。她查看了刺客的身子之后,又吩咐了米诗薇几句,这才匆匆离去。

    很快,整个杨府变得灯火通明,四处充盈着捉刺客的声音,抓贼之声不绝于耳,杨府、齐王府的侍卫四处搜寻,紧接着,一辆马车从杨府奔了出来,消失在夜色中。

    “成了!”远处,一直担忧事情是否成功的李弘冀,忍不住大声说道。

    郭荣慢慢踱步走了过来,看着混乱的杨府,不由挑了挑眉毛,事情真的成了吗?郭荣觉得,如果这事情搁在他的身上,他应该会偃旗息鼓,不让别人发现自己受了伤。如今杨府这般,只能证明两个问题。

    一是杨琏昏迷不醒,他出事之后,整个府中没有主事的人,所以才会慌乱,至于符金盏虽然比较沉稳,但毕竟是一个女子。第二点,就是杨琏不在府中,没有他主持大事,所以杨府才会如此。

    郭荣相信是第一点的缘故,因为杨琏一直在禁足,今日迎娶怀柔公主,他也看见了杨琏,的的确确是他。

    “恭喜燕王,看来杨琏就算不死,至少也丢了半条命。”郭荣说道。

    李弘冀闻言,不由握紧了拳头,惊喜中带着担忧地问道:“郭大哥,杨琏真的会死吗?”

    “放心,匕首上的毒药,见血封喉,只要杨琏被擦破一点皮,他的小命就保不住!”郭荣很有信心地说道。

    马车一路疾奔,马蹄声踏碎了深夜的宁静,不少百姓纷纷探出头来,看一看究竟出了什么事情。马车沿着宽阔的大道前行,半个时辰后,马车抵达了皇城。

    皇城的城门已经紧闭,这个时候着实不晚了。城墙上,几名士兵正在巡逻着,听见急促的马蹄声,一名守夜的队正停下了脚步,借着火光凝视着城外,“什么人?”队正高声问道,同时招唿了几名袍泽过来。

    “我是杨府的人,杨府出了大事,还望打开城门,我要参见陛下。”曾忆龄高声说道。

    队正忍不住嗤笑了一声,这个女人莫不是疯婆子?半夜三更莫名其妙来了,说是什么杨府的人,杨府是谁的府邸?怎么没有听说过?队正正要说话,身边一名士兵过来提醒他,道:“莫不是吴侯的府上?”

    今日吴侯迎娶公主,事情闹得沸沸扬扬,那吴侯不就姓杨么?队正问道:“你可是吴侯府上的人?”

    曾忆龄回答了,队正不免心中嘀咕着,杨府怎么会派了一个女子过来?

    队正依然不敢让曾忆龄轻易进城,正要坚持的时候,后方齐王李景遂来了,他与皇兄聊了半响,心情得到舒缓,见时辰不早,便要打道回府。到了皇城门口,听见队正正在高声说话,不由一愣。

    李景遂摆摆手,与他同行的太监高泽紧走几步,喝道:“管事的,齐王要问话,快过来。”

    队正不敢怠慢,忙奔了过来,半跪下,道:“卑职见过齐王。”

    “无须多礼,城外发生了什么事情?”李景遂问道。

    队正朗声道:“启禀齐王,城外有一个女子,自称是杨府,也就是吴侯的家人,要面见陛下。”队正说完,忽然意识到,眼前的齐王,就是吴侯的岳父。

    李景遂听了,心中不免一惊,忙道:“杨府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这个,卑职就不知道了。”队正摇头。

    “让他们进来!”李景遂立刻下令。

    队正应诺了一声,齐王是皇太弟,在整个大唐,地位仅仅次于天子,齐王的命令,他怎么敢不听?队正忙吩咐士兵打开了城门,马车缓缓进来。

    队正高声喝道:“齐王在此,还不下马?”

    马车停下,曾忆龄揭开了门帘,弯腰走了出来,火光下,俊俏的脸上带着焦急。

    李景遂见过曾忆龄,他一直对曾忆龄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可是又想不起来。李景遂还以为曾忆龄是因为杨琏娶了怀柔为正妻,所以心中不忿,来到皇城闹事。他负手而立,冷冷地道:“曾姑娘,今日的事情已经无可挽回,你还是回去吧。”

    曾忆龄略作惊讶之态,道:“这么说来,齐王已经知道了?”

    李景遂嘴角微微翘起,不屑地摆摆手,道:“你要知道,以你的身份,在杨府做妾,已经是极大的恩赐,孤没有让杨琏赶走你,已经是格外开恩了,你不要得寸进尺!”

    曾忆龄摇摇头,尽管她对李景遂的话十分不屑,但这个时候,她不能有其他的表示,只得故作焦急地说道:“齐王,大事不妙了,吴侯遇刺了!”

    “什么?”李景遂像一只被踩住了尾巴的猫,跳了起来,杨琏是他的得力干将,他遇刺了,自己的损失不小,再说了,女儿嫁给了他,他遇刺了,女儿呢,有没有事情?

    曾忆龄神色凝重地点点头,道:“齐王,吴侯中了一刀,刀尖上抹有剧毒。”

    这还了得?李景遂顿时暴怒了起来,喝道:“究竟是什么人,敢下这样的毒手,毒害国家栋梁!”

    曾忆龄道:“齐王,刺中吴侯的,正是怀柔公主!”

    李景遂一愣,摆摆手,道:“这,怎么可能?”

    “齐王,是假的怀柔公主。”曾忆龄说道。

    李景遂被绕煳涂了,他张大了嘴巴,蠕动了几下,艰难地说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此事事关重大,还是在天子面前才能说明白。”曾忆龄说道。

    李景遂略作犹豫,一跺脚,道:“好,孤带你去!”说着,快步离开。

    忙碌了一天,李也觉得十分困乏了,今日给齐王说的那些话,也算是一个提醒,即使很是隐晦。李自然知道杨琏是假的,可是这样一来,就对不起齐王,对不起怀柔公主了。

    李有些忧虑的翻来覆去没有睡着,李那边还好说,他最担心的是怀柔公主,今日是洞房之夜,肯定就要露陷了,哎,这事情该怎么处理才好?那个叫什么曾忆龄的能不能说服怀柔公主?

    就在李思虑的时候,高泽的脚步声响起。

    “高泽,你回来了?”李问道,高泽的脚步声他太熟悉了。

    “陛下,出事情了。”高泽靠近了说道。

    李心想必然是怀柔公主的事情,忙翻身坐了起来,道:“出了什么事情?”

    “陛下,齐王、曾忆龄已经在外求见。”高泽说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他也不太清楚。

    “速速召见!”李吩咐,张开双手,一旁的太监忙走了过来,替李穿衣。

    为了节约时间,李就在这里召见了两人,齐王去而复返,一定是有极为重大的事情。

    齐王与曾忆龄一前一后进来,两人各自施礼。

    李摆摆手,神色凝重,问道:“是不是怀柔公主出事了?”

    李景遂点头,然后望着曾忆龄,事情的真相他也不知道。

    曾忆龄迟疑了一会,她担心的是,让不让齐王知道杨琏不在府中这事情,不过想想这事情已经瞒不住了,便把发生的事情说了。李景遂张大了嘴巴,杨琏不是真的杨琏,而是一个女子假扮的。更离谱的是,怀柔公主是在什么时候被人掉包的?如今她的生死如何?

    李一脸郁闷的听完,他站起身来,道:“如今最为重要的,便是寻找怀柔公主。齐王,吴侯的事情,稍后朕会给你一个交代。”

    曾忆龄道:“陛下,一路上防备十分森严,更有禁卫军、齐王、吴侯的家丁护送,怀柔公主不可能在这段时间出事。想来应该是在齐王府、杨府出的事情。”

    李景遂拱拱手,道:“皇兄,臣弟这就回府。”说着,不等李说话,自顾匆匆走了。

    李沉默了好一会,问道:“你就是杨琏指腹为婚的妻子吧。”

    曾忆龄心中苦笑了一声,暗骂杨琏不已,脸上却不能有任何表示,道:“正是。”

    “说起来,不管你的身份如何低微,究竟是吴侯指腹为婚的妻子,只是怀柔公主身份特殊,就不得不委屈你了。”李顿了一顿,突然问道:“今日的事情,你有什么看法?”

    “妾身不过一个女子,那能有什么主意。”曾忆龄摇摇头。

    李干笑了两声,道:“今日事情发生的时候,你毕竟是在杨府,那名刺客既然已经伏法,可曾发现些什么?”

    曾忆龄想了想,道:“陛下,妾身也曾派人搜寻,在刺客的身上,发现一个虎爪。”

    “什么?”李突然站起身来,整个人颤抖不已,虎爪,又是虎爪!别人可能不知道,他却是十分清楚的。李心中又是愤怒又是失望,他沉吟了好一会,这才问道:“刺客的尸体在何处?”

    “正在杨府。”曾忆龄回答。

    “好,朕立刻派人去杨府收殓尸体。”李说做就做,立刻吩咐士兵,把巡夜的将领陈可言找了回来。

    陈可言听说杨琏府上发生这样的大事,本来有些醉意朦胧,立刻也醒了,他点齐了一百五十名士兵,朝着杨府奔去。

    杨府上下,依旧一片通火通明,家丁搜寻了好久,依旧没有找到刺客,李弘冀揉了揉太阳穴,事情成了,他的心中充满了激动,睡意也被驱散了。

    “燕王,如今大事将成,接下来,就是对付齐王了。”郭荣说道。

    “嘿嘿!”李弘冀大笑了几声,伸出手去,一拍郭荣的肩头,道:“孤若是成功夺嫡,登上九五之尊,必定忘不了郭大哥。”

    郭荣笑着拱拱手,心中却有另外一番心思,只是这些心思,不足向外人表达。

    陈可言一路疾奔,到了杨府,禁卫军士兵分散开来,保护着杨府,陈可言快步走进了杨府,只见整个杨府内外,忙成一片,不少人十分慌乱。

    在曾忆龄的带领下,陈可言看见了刺客的尸体,他一摆手,让士兵搬动刺客尸体,准备回去交差。

    曾忆龄目光闪烁,叫住了他,低声叮嘱了几句。陈可言十分奇怪,当他知道是杨琏吩咐的时候,立刻答应了。

    送走了陈可言,曾忆龄想了想,立刻修书一封,派人送到江陵那边去,希望杨琏能接到这一封信。虽然刺客隐藏的极深,但她知道,这肯定是李弘冀派来的刺客。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虎爪乃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刺客的身上根本没有虎爪。

    如今既然李弘冀要刺杀杨琏,曾忆龄就不妨反击。曾忆龄相信,以米诗薇的能耐,即使是刚刻上去的虎爪,大部分的人肯定看不出来。李弘冀敢在这个时候动手,证明他已经憋不住了,接下来,李会如何处置,李弘冀又会采取什么措施,杨琏必须要知道,这样,她与杨琏才能及时作出应对的部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