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一百零四章 回京
    看见尸体,李皱了皱眉头,光从外表来看,这具尸体已经发黑,由此可见预料,匕首上的毒药究竟有多么可怕。?ranwe?n? w?w?w?.?r?a?n?w?en`net李令高泽上去查看,果然,在女子的胳膊上,发现了虎爪。

    这个消息令李内心一阵愤怒,虎爪的来源他自然是清楚的,燕王如此死缠不休,让李非常失望,另外,让他觉得,齐王、燕王之争,想来短时间内是不会结束的了。

    燕王几次作出这种事情,证明燕王一直对储君的位置虎视眈眈,而在他身边的人,韩熙载、常梦锡,乃至于宰相孙晟,究竟是什么人在他身边出这种鬼主意?又或者说,甚至是燕王自己的想法?

    李转而又想起了郭荣,他知道郭荣与燕王关系比较密切,只是不知道两人究竟密切到何种地步?不能再任由燕王如此下去,不然,刚刚有声色的大唐,就会再度陷入内乱的局面。

    李当年驱除常梦锡、韩熙载等人,不让他们呆在京城,就是不想党争越演越烈,可是几年过去了,这番磨练还没有让两人吸取教训,依旧孜孜不倦地为燕王谋求储君之位,如此看来,两人并非如他们自己所说的那般淡泊名利。相反,他们试图扶持燕王上台,一旦登基,他们就是新朝的元老。

    李想到这里,不由冷笑了起来,韩熙载是他在东宫时的藩邸旧臣,李如此信赖两人,但两人依旧如此,屡教不改,令李十分不满。不过,这件事情李不打算声张,他想要在观察观察。

    思考了片刻之后,李吩咐了下去,他紧急派出了所谓的御医,赶往杨府,替并不存在的杨琏治疗伤势,与此同时,他暗中叫来了心腹,派人监视燕王府。燕王的行动太让他失望了。

    稍后,齐王在府邸中,发现了被藏在软榻下的怀柔公主。怀柔公主醒来之后,对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她只知道听见鞭炮声响,便让绿裳去查看情况,宫女那时突然有些内急,便匆匆离开了片刻时间,之后,怀柔公主就晕了过去。

    齐王一番盘查之后,发现府邸中,少了一个侍女,这个侍女是当年齐王府的管家从集市上买来的,侍女的父母因为交不起赋税,只得卖了女儿。这么多年过去了,侍女从一个十四岁的小丫头变成了十八岁的花季少女,谁又能知道,她会作出这种事情呢?

    而且,这个女子从哪里学来的这身武功?齐王查清楚了这件事情之后,顿时感觉到后背飕飕凉气,这太可怕了。

    李召见了齐王、怀柔公主,把事情经过说了,千叮万嘱,此事一定要保密,怀柔公主知道杨琏并不在金陵,而是远在千里外的江陵,不由目瞪口呆。

    江陵,费云山看着满地的狼藉,皱起眉头。

    自从他派韩保正拿着郭信的人头在周营前耀武扬威之后,就一直提防着周军随时可能的反扑。可是,士兵的执行力度不够,就在昨日,蜀军大营被偷袭,周营的攻击很突然,蜀军自己乱了起来,被周军杀死的人不多,但互相践踏而死的,足足是战死士兵的两倍。

    这样的军队,如何能打仗?随着吴越国的被灭,楚地的分裂,天下虽然还有不少的势力,但局势已经相当明显,天下的霸主就在大唐、大周与蜀国之间产生,大周胜在军队强,粮食却不足,所以郭威登基之后,一直处于防守阶段,甚至不惜派出义子郭荣为人质,目的就是争取时间休养生息。

    大唐呢,随着灭亡了吴越,证明他的军事能力不弱,虽然灭亡吴越一战打空了国库,但大唐治下的土地,多半肥沃,尤其是苏杭一带,已经成为鱼米之乡,两淮自从唐中期之后,与巴蜀齐名,是李唐王朝两个最为重要的赋税区。大唐的困境只能是暂时的,一旦恢复过来,繁华不下巴蜀。

    而巴蜀呢,号称天府之国,财富自然是不用说的,可是山河四塞,四周都是山脉,自古从来没有谁能占据巴蜀称雄天下,对于蜀国来说,尽快走出这片被群山环绕的土地,或北上关中,或顺流而下,攻打荆襄,才是上策。

    关中如今被大周占据,大周军队作战能力很强,蜀国直接与他争夺土地,蜀帝没有这个自信,所以转而欺负比自己更为弱小的南平,若是占据了南平,长江的出口被蜀国牢牢占据,日后就多了很多选择。可是,大周的及时应对,援军迅速抵达了江陵,虽说人数不多,却足以代表了大周的态度。

    蜀国一时半会拿不下江陵,就会陷入被动,费云山原本想要利用人头来激怒周军将领出战,最终却失败了,不,应该说成功了,昨夜周迅的偷袭就证明了这一点,只是可惜,周军始终是偷袭。

    如今这种局面该怎么办?费云山没有想好,不过,天子孟昶为他作出了决定。大周三皇子被蜀军杀死了,这个消息迅速传来,作为都监的赵崇韬极为兴奋,他立刻修书一封,令人送往成都。孟昶得到这个消息,自然是格外振奋,他一边令人准备了嘉奖的礼物,押送江陵,奖赏有关将士,一边再度起兵三万,赶赴前线,务必要一举夺取江陵。

    蜀国增兵的消息传来,高保融大为吃惊,他一连写了好几封求救的书信,令人快马送到开封。郭威接到消息,原本有些动摇的心再度坚定了下来,他在朝会上,宣布出兵江陵。于公于私,江陵都不能落入蜀国人之手,更何况蜀国人杀了他的儿子,这个仇岂能不报?

    蜀、周两国磨刀赫赫,一场大战即将开始,杨琏得到消息,这一次来到江陵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杨琏事先没有想到任务会完成的这么快,偏偏郭信的南下,给杨琏创造了条件。

    杨琏思考了一阵之后,决定带兵撤退,不过在撤退前,杨琏让士兵穿戴着周军的铠甲,在江陵一带掠夺了数日,这才悄声无息地离开了对于这股突然出现的周军,不仅费云山疑惑,高保融疑惑,就连高怀德、韩通是想不透这股周军是从哪里突然出现的,可是这些人打着为三皇子报仇的名头四处掠夺,让高怀德、韩通两人脱不了干系。

    杨琏率兵进入了鄂州,暂时驻扎了下来,他需要观察进一步的局势再说。这时,杨琏收到了来自于金陵的书信,曾忆龄在书信里,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杨琏。

    杨琏没有想到李弘冀居然敢铤而走险,在天子的眼皮底下作出这种事情来,杨琏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思考了两个时辰,杨琏决定撤离鄂州,他需要在金陵出现,不然郭荣一定会怀疑这一次的行动有问题,郭威若是知道了,很有可能把矛头转向大唐,如果是那样,杨琏就得不偿失了。

    杨琏先走,经由水路,顺江而下,陈铁则带着兖州兵化整为零,回到兖州,陈铁对这一战十分不满意,仗才刚刚开始打,还没有尽兴呢,怎么就撤退了呢?

    杨琏好言安抚了他,并表示进攻中原,灭亡大周的时日不远了,一旦北伐,兖州、郓州等地,就是伐周的前线,杨琏一定会让陈铁当先锋官,攻城略地。

    陈铁得到许诺,这才开心了起来。其他士兵同样化整为零,逐渐离开了鄂州,回到金陵。

    杨琏乘坐的船只日月兼程,速度很快,只用了五日的时间,就抵达了金陵。在这五日的时间里,发生了许多事情,蜀、周两国已经集聚了大批的士兵,先锋三千人已经赶赴江陵,接到这个消息,杨琏放下了心。

    如今摆在杨琏面前的,是如何应对李弘冀这个难缠的家伙,而且此时杨琏已经知道,李弘冀与虎爪有莫大的关系,所以更加坚定了除掉李弘冀的心思。以前不是不除,而是需要一个好机会,毕竟李弘冀是天子的长子,再不喜欢,也不一定会杀死他,杨琏要做,就不会小打小闹,只会一击必杀。

    带着这样的心思,杨琏混进了金陵城中,他没有先去皇城,而是直奔了府邸。为了不引人注意,杨琏走的是后门,敲开了后门,赵鹏看见杨琏,很是吃惊。

    符金盏看见杨琏,立刻带他进入了后院,又派人去把曾忆龄找了回来,趁着这段时间,把金陵城的情况说了一遍。出乎杨琏的意料,这一次杨府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天子意外的冷静,而且没有派人追查这一次事情的前因后果。

    这样的态度,让杨琏认为,天子肯定知道了这一次事情的主使者是谁,想到此,杨琏与曾忆龄商议了一番之后,在黄昏时分,杨琏才赶去了皇城。

    李最近非常犹豫,一方面他已经对燕王的行为无法容忍,决意驱除燕王身边的人,这样,燕王就孤掌难鸣了,可是,常梦锡、韩熙载是跟随他多年的旧臣,与他情趣有几分相投,念旧情的李不忍心又把这些人驱赶到蛮荒之地。

    他依然还记得赦免了韩熙载之后,韩熙载回到金陵之后,在地上痛哭流涕,表示悔过的模样,可是,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难道是朕对他不好,以至于他有这种想法?

    李想了好几天,始终没有拿定注意,这时候,高泽匆匆而来,禀告着,说吴侯回来了。李心中觉得奇怪,吴侯怎么就回来了?他不是在江陵吗?李不由问道:“那个吴侯?”说完,不由笑了起来,能有几个吴侯?

    高泽也笑了起来,试探着,问道:“陛下?”

    “带他进来,不要让旁人看见。”李吩咐。

    “喏!”高泽退了下去,不一会,杨琏随着高泽进来。

    “微臣见过陛下。”杨琏拱手施礼。

    “呵呵,杨爱卿免礼!”李说道,又道:“杨爱卿,你这一次出去,为何回来得这么快?”

    “那是陛下的福气!”杨琏笑了笑,把这一次在江陵发生的情况细细说了,李瞪大了眼睛,仅仅凭借百人,就击溃了有营寨的周军一千多人,这几乎是天方夜谭。更为重要的是,斩杀了大周的三皇子,令蜀国与周国的局势再度紧张起来。

    双方集结兵马,准备大干一场,李多少也知道一些,只是不明白其中的缘由罢了。如今看来,杨琏立功不小。李想了想,问道:“杨爱卿,这一次你立下大功,但由于各种关系,不能明着奖赏你,你可不要介意。”

    杨琏听李说出这番话来,心中猜到一些,,忙道:“微臣能为大唐效力,为陛下效力,是微臣的福气。”

    李呵呵笑了两声,杨琏还是这般谦虚,李沉吟了片刻,道:“杨爱卿,你可曾回家?”

    “微臣进了城,就匆匆赶了过来。”杨琏回答,这个时候,他自然不会说真话。

    李咳嗽了两声,道:“杨爱卿,说起来这一次是朕对不起你。朕知道你的脾气,但朕想向你讨个人情。”

    “陛下如此,岂不是折杀微臣。”杨琏一愣,忙后退两步,一副惶恐模样。

    李摆摆手,把这几日金陵发生的情况说了出来,当然了,李并没有说这一次事件的主使者是谁,若是真的说出来,这件事情不好收场。所以李只是说,这一次出了意外,希望杨琏不要再追究。这话没有明说,就算杨琏不知道真实的情况,也能猜出原因。

    杨琏故作沉吟,半响,这才开口,道:“陛下,这一次的事情太过于蹊跷,那虎爪不知道是何人的手下,几次都想要暗杀于微臣。微臣若是一人,自然不惧,可是如今大为不同,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家人考虑。以后若还是发生这样的事情,怀柔若是有个不测,微臣、微臣……”

    杨琏接下来的话没有再说,但李已经明白,他踱步思考了半响,道:“杨爱卿,这件事情你放心,朕一定会想办法解决,不会让你,更不会让怀柔公主受到伤害。”

    杨琏施礼,道:“多谢陛下。”

    “罢了,你这一路奔波,还是早些回去休息,杨爱卿,朕派人送你!”李说道。

    “多谢陛下!”杨琏说道。

    李叫过了高泽,吩咐他准备一辆马车,又抽调三十多名侍卫,一路护送杨琏回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