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四章 山雨欲来
    一大早,金陵城中,最近炙手可热的吴侯就被禁卫军的士兵给包围了,这个消息传开,杨府四周,立刻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人人都在猜测着,吴侯究竟又有什么事情,得罪了天子,引得禁卫军的士兵都来了?

    杨府的大门紧闭,任凭萧俨在外叫喊,依旧没有一点反应。?燃文小说???? ?? ? w?ww.ranwen`org这更加剧了众人的猜测,有不少人更是联想到前些日子,吴侯被天子禁足的事情,有人甚至觉得,吴侯的好运很快就要到头了。

    天子心情就像那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前些日子风光无限的吴侯,随着上一次被禁足之后,看来已经失宠了。这对于某些人来说,自然是极好的消息。

    人群中,几名百姓打扮的人退了下去,离开了一段距离之后,这几人立刻狂奔起来,把消息传了回去。李弘冀在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大理寺卿带兵去杨府捉人,这代表了什么?难道是萧俨查出来了,把周娥皇换走的罪魁祸首,就是杨琏?

    李弘冀立刻兴奋了起来,他立刻吩咐士兵,准备战马,直奔杨府。李弘冀到杨府的时候,杨府内外,已经挤满了人,两百禁卫军士兵已经分散开来,把杨府四周牢牢围住了。

    杨府不开门,萧俨想要硬闯,却被高泽劝慰住了。高泽的理由很简单,却让萧俨顾忌,吴侯毕竟是天子宠爱之人,若真的冲突太过,恐怕面子上大家都不好看。

    萧俨犹豫的时候,杨府的大门打开了,杨琏身着华服,慢慢的走了出来,目光淡然地扫视了一眼众人,这才问道:“萧寺卿,你这是做什么?”

    “吴侯,昨日城南发生大事情,我奉天子之命,请吴侯前去问话。”萧俨生恐杨琏不肯就范,特意把天子之命几个字吐得特别清晰有力。

    “哈哈!”杨琏哈哈笑了两声,问道:“城南发生大事,与本侯有什么关系?萧寺卿你说是天子之命,可有圣旨?”

    “这个嘛,倒是没有,不过……”萧俨求救似的看着高泽,希望高泽能帮他说话。

    高泽咳嗽了一声,道:“吴侯,陛下的确下过这样的命令。”

    陈可言冷冷地看着杨琏,道:“吴侯,本将率领的两百士兵已经把杨府团团围住,吴侯还是束手就擒吧!”

    萧俨脸色一变,杨琏已经哈哈笑了起来,道:“陈将军真是好大的威风。”

    高泽忙道:“陈将军,我等奉陛下之命,是请吴侯进宫的。”

    陈可言冷哼了一声,退到一旁。

    萧俨道:“吴侯,请!”

    杨琏淡淡一笑,道:“来人,把本侯的战马牵来。”

    “喏!”杨琏身后的一名家丁应诺着,很快就把战马牵来。杨琏翻身上马,道:“诸位,请!”

    “请!”一行人都上了战马,朝着皇城赶去。

    人群中,李弘冀注视着这一切,嘴角浮起了微笑,他看了身边的郭荣一眼,低声道:“郭大哥,如今该怎么办?”

    郭荣道:“杨琏被捉的原因不明,但不管怎样,这个落水狗自然是要痛打的。燕王不妨立刻进宫,打探消息,若是真的对杨琏不利,便可趁机攻击,让他无法翻身。”

    “好,既然如此,孤立刻进宫!”李弘冀说道,立刻策马绕道,提前一步觐见父皇。

    李被吵醒之后,心系大事,再也没有了睡意,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事情怎么会和吴侯扯上了关系?如果这事情真的与吴侯有关,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该要如何取舍?

    李想着的时候,有小太监进来报告,说燕王求见。李想了好一会,这才让人把燕王带了进来。

    李弘冀恭恭敬敬地跪下磕头,闷声闷气,一脸郁闷的道:“儿臣见过父皇。”

    “好了,燕王,你起来吧。”李说道。

    李弘冀站起身来,故作可怜,束手在一旁,却不着急说话。

    李不由奇怪了,道:“燕王,你究竟有什么事情?”

    “父皇,这都过去好一段时间了,萧寺卿还没有结果,恐怕这件事情,他是无能为力了。”李弘冀说道,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李叹息了一声,尽管燕王在婚礼上的表现让他太失望了,也丢进了皇家的颜面,但他相信,燕王不可能做出这种自毁城墙的事情来,他也一度怀疑是杨琏,但如果没有证据,他又能拿吴侯怎么样呢?

    李正要说话,门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高泽先走了进来,当他看见燕王的时候,先是一愣,然后道:“陛下;吴侯来了。”

    “宣!”李说道,负手踱步,略略思考,道:“燕王,你也留下来看一看吧。”

    李弘冀心中狂喜,表面却不露声色,拱拱手,道:“儿臣多谢父皇。”说着,退到一旁,心中十分焦急地等待着。

    又等了片刻,杨琏、萧俨两人随着高泽走了进来,“微臣见过陛下。”两人拱手施礼。

    “罢了。”李转过身来,停下来看着杨琏,问道:“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杨琏摇摇头,不解地看着萧俨,道:“敢问萧寺卿,这是怎么回事?”

    李弘冀在一旁,眯着眼睛打量着杨琏,心中在猜测着,萧俨究竟掌握了什么证据,难道是在城南,终于发现了周娥皇的踪迹?

    萧俨拱拱手,道:“吴侯,昨夜城南发生爆炸,上百步的趋于被夷为平地,百姓死伤无数,吴侯当真不知?”

    “本侯怎么会知道?再说了,城南发生爆炸,与本侯有什么关系吗?”杨琏很是吃惊,一连问出两个问题。

    萧俨冷笑了两声,道:“吴侯,真人也就不说假话了,这段时日,我一直派人暗中监视你,吴侯这段时日,晚上都会去城南,我原本以为是藏匿周娥皇的地方,但此刻想来,却不是了。”

    杨琏敏锐地抓住了重点,问道:“萧寺卿果然单子够大,派人监视本侯府上。”

    萧俨不理杨琏的奚落,继续道:“初步勘察、询问,发现那个地方,主要有两个功能,一是打造铁器,这其中主要是打造兵器;其二,这个地方还在暗中制造火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昨日火药爆炸,这才引起了这场灾难。”

    杨琏道:“私下建造兵器,制作火药,与本侯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此地若非吴侯所有,吴侯怎么会夜间赶去巡视?”萧俨责问。

    “陛下明察,这几日微臣都在府中,并未外出,至于城南的火药爆炸,总会有迹象可查。萧寺卿若是能拿出真凭实据,证明那个地方,是微臣的财产,微臣愿意领罪。”杨琏说道。

    李弘冀在一旁摸着下巴的短须,态度有些迟疑,城南的火药?杨琏难道也在那里有所企图?

    “吴侯,莫要等到证据确凿了再认罪,那时候,可就晚了!”萧俨说道。

    杨琏淡淡一笑,道:“如此说来,萧寺卿还没有足够证据,难道萧寺卿执掌大理寺这么多年,靠的都是猜测?”

    萧俨一时为之语塞,但他仍然不肯放弃,道:“陛下,微臣属下跟踪吴侯多时,亲眼看见吴侯出入那个地方,绝对不会有错。”

    杨琏抬起头,冷冷地看着他,忽然竖起了两根手指,道:“萧寺卿,如果要证人,本侯可以找出一百人,你信吗?”

    “你那是作假!”萧俨喝道。

    “萧寺卿的属下作证,那也有作假的嫌疑。”杨琏说道。

    李忽然开口,道:“够了!萧卿家,你有什么证据,不妨拿出来,也好让吴侯心服口服,在这口舌之争,并没有用。”

    “陛下,证据正在收集,想来半个时辰后,就能得到了。”萧俨说道。

    “半个时辰?嘿嘿。”杨琏笑了笑,这笑声在萧俨看来,无比的刺耳。

    李沉吟了好一会,道:“半个时辰,等等也无妨。高泽,你令人准备一些点心,泡上几壶茶,等一等,也就到了。”

    高泽应着,退了下去。

    书房里的气氛顿时变得沉闷了起来,李弘冀死死地瞪着杨琏,仿佛要一口吞下杨琏的模样。

    杨琏倒是不在乎,等了片刻,高泽带着人端来了点心、茶水,李吩咐几人吃点东西再说。

    萧俨有些不习惯,拒绝了。杨琏也拒绝了,只说自己已经吃过了,不饿。倒是李弘冀有些饿了,拿起点心就开始吃了起来。

    足足等了半个时辰,一名小太监匆匆来了,道:“陛下,大理寺少卿求见。”

    “宣!”李立刻说道,他也想尽快弄清楚事情真相。

    高泽拱拱手,道:“陛下,老奴带他进来。”

    “如此甚好。”李点头,对于高泽,他很是信任。

    高泽出去之后,御书房内的气氛变得更加凝重了,萧俨瞟了一眼杨琏,心想这下证据确凿了,杨琏还能逃得掉吗?

    杨琏依旧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一点都不紧张。

    李弘冀心中暗骂一声,心想莫要嚣张,早晚要你好看。“

    半顿饭时间不到,高泽领着大理寺少卿张登海进来了,张登海神色凝重,走上几步,道:“微臣拜见……”

    “好了,有什么证据赶紧拿出来吧,朕想诸位也都迫不及待了吧!”李眯起眼睛,神态有些狰狞,就算这事情和吴侯没有关系,私下打造兵器,制造火药,就已经是大罪了,这些人,偷偷摸摸的做这等事情,莫非是要造反吗?如果是吴侯的话,李就更为郁闷了,他自问对杨琏不薄,杨琏这样形同造反的行为,如果确实,就算是驸马,他也不能容忍。

    张登海看了萧俨一眼,嘴唇蠕动,想要说些什么,萧俨却冲着他,使了一个眼色。

    李弘冀迫不及待地道:“张少卿,勘察的结果是什么?”

    张登海咳嗽了一声,忙道:“陛下,经过挖掘,这一次的确是火药引起的爆炸,波及的范围方圆足足有三百多步,烧毁了十余间民舍,死亡接近百人。”

    李握紧了拳头,死了这么多人,金陵城中,必然人心惶惶,而且这样的事情,意味着什么?每逢国家有大难,或者是即将灭亡的时候,都会出现一些天灾**,难道这一次的灾难,意味着什么吗?

    “除了死了这些人之外,经济损失至少在白银五千两以上,若是要重建这一带,还要花费更多的金钱。”张登海继续报告。

    “说重点。”李虽然关心损失,但这一次幕后的主使者是谁,他更加关心。

    “是,陛下。经过调查,这间作坊是黑作坊,并没有得到官府的许可。而这个地方的房产,属于一个叫做汪成的商人。”张登海说道。

    李听见这样的情报,心中仍然疑惑,琢磨不透,这个汪成从来没有听说过呀。

    李弘冀忽然笑了起来,他走上两步,道:“父皇,微臣建议立刻调查这个汪成,看看他究竟为何人效力。”

    萧俨也走了出来,道:“微臣附议。”

    高泽不明白情况,心中不由有些紧张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杨琏,见他依旧一副不紧张的模样,心中不由更加奇怪。

    “吴侯,你以为如何?”李见杨琏不说话,也就开口问道。

    杨琏深深呼吸了一口气,道:“陛下,微臣认为,这件事情的确需要详查,不过,从如今局势来看,微臣还有几个建议。”

    “哦?什么建议?”李问道。

    杨琏看了萧俨一眼,道:“陛下,如今看来,萧寺卿似乎对微臣很有意见,这一次办案恐怕不能公平处理,微臣建议,三司会审,这样,微臣才会觉得心安。而且这样,似乎也很更公平一些。”

    李看向了萧俨,问道:“萧卿家,此事你觉得如何?”

    不等萧俨说话,李弘冀抢先开口,道:“父皇,儿臣赞同吴侯的意见。”这对于他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所以李弘冀迫不及待地答应了。

    萧俨沉吟了片刻,也拱手说道:“陛下,这是一个好意见,微臣赞同。”

    “好!”李斩钉截铁地吐出了这个字,扫视了一眼几人,道:“既然你们都如此默契,认为要三司会审,那么朕就答应你们的请求,这件事情,一定要彻查,绝不能出任何纰漏,禁卫军的士兵,朕也可以拨一部分士兵供你们驱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