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十章 契丹又来人
    “这就是爱卿审判的结果?”御书房内,李看着跪在地上的萧俨,淡淡的问道。?燃文小说   w w?w?.?r?a?n?w?e?n?`o?r?g?

    刑部尚书也跪在一旁,作为旁审,他也有推卸不掉的责任。今日的审案太过于荒唐,堂堂的宰相孙晟居然被吴侯一脚踹成重伤,着太不可思议了。而且,作为证人的汪成,突然指证幕后主使者并不是杨琏,而是孙晟孙宰相,这其中的变化,已经足够让人玩味了。

    萧俨跪在地上,道:“陛下,今日之事,大抵如此。还望陛下为微臣主持公道。”

    “主持公道?为你主持什么公道?”李斜睨着看着他,忽然冷笑了一声,又道:“这一次是吴侯举荐你去办事的,且不说谁究竟是幕后的主使者,只凭你身为主审,证据却收集不全,堂堂的大理寺,是这样办案的吗?”

    “微臣有负陛下圣恩,微臣有罪,请陛下宽恕。”萧俨说道。

    “宽恕?这件案子牵扯甚广,先是燕王妃失踪,然后是城南爆炸,朕就在想,这几件事情,究竟有没有关联。萧爱卿,你能给朕一个肯定的答案吗?”李停下脚步,认真地看着萧俨。

    萧俨大气也不敢出,面对天子的责问,他一时回答不上来。

    “哼,朕给你一天的时间,查清楚这其中的端倪,若是没有答案,你这大理寺卿的位置,也就不用做了。”李说着,恼怒地甩袖而去。

    高泽跟在李身后,也快速离开了,即将消失前,他回头看了一眼,萧俨依旧跪在地上,有些心绪不宁的模样。

    燕王府内,李弘冀正在不安踱步,地上,破碎的瓷器散布在地上,很显然,李弘冀刚刚发过火,地上的瓷器是他的杰作。李弘冀想不通,汪成这厮怎么居然敢不顾妻儿的生死,咬了孙晟一口。

    就算这个案子一时无法定案,但局势变得更加的扑朔迷离,这是肯定的。案子呈报上去,父皇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危及到江山社稷,父皇绝对不会手软的。一旦深挖,就有可能从汪成的身上牵扯到更多人,孙晟不能避免,自己也会受到牵连。

    罪名若是坐实了,蓄养死士,制造火药,打造兵器,父皇再大度,再是父亲,他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吗?不,皇家无情,就连圣明的唐太宗也杀了自己的儿子,父皇他,肯定也不会手软。

    李弘冀不想死,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李弘冀沉默了好一会,如今的关键是汪成,大理寺那边,除了这个证人,其他证据不多,那场爆炸太厉害了,很多东西都摧毁了,剩下的还不足以指证,若是能杀死汪成,一切就好办了许多。

    李弘冀心中下定了注意,他立刻派人去请郭荣,希望他能助自己一臂之力。

    杨府,杨琏正在与曾忆龄商议着事情。白日里,杨琏已经暂时取得了上风,不过还没有彻底取胜。这一次不见硝烟的搏杀,是齐燕之争中,一次比较大的冲突,在如今的大环境之下,却意味着是一个新的开始。

    大唐在整合了吴越之后,需要休养生息,而大周与蜀国正在开战,郭威暂时顾不上大唐。大唐没有了外部的危机,此消彼长,内部的矛盾却越发凸显了出来。

    这种内部的矛盾,杨琏与孙晟的交锋,其实都是齐燕之争的一个缩影。以周娥皇嫁人为引子,杨琏暗中操纵,进而引爆了燕王李弘冀在城南的秘密场所,越加激发了这场矛盾。

    城南的爆炸,对于李弘冀来说,影响非常大,不仅断了他的财源,更是把他的野心暴露在天子李面前。李会怎么想怎么做?皇家无情,李弘冀很有可能会被杀死,至少也会被囚禁起来。不管是哪个结果,杨琏都能接受,至少燕王一党在数年内,都会一蹶不振。

    燕王或死或囚,孙晟这位最大的助力也会被弃用,这就是杨琏的胜利。

    当然了,燕王李弘冀也有可能会丢车保帅,牺牲孙宰相来保全自己,但这样一来,李弘冀最大的依仗也就没了,常梦锡、韩熙载等人虽然支持李弘冀,但给他的支持有限,成不了大气候。

    曾忆龄觉得,这一次一定要趁胜追击,一举扳倒李弘冀。曾忆龄十分清楚,李弘冀对她有怀疑,怀疑自己的身份,同样也怀疑杨琏的身份,这个祸患一日不解决,两人就无法安心。

    两人商议着如何彻底打垮李弘冀,想必这个时候,李弘冀肯定十分恼怒,孙晟对于他的重要性,毋庸置疑。那么他会怎么做?

    曾忆龄认为,在这种局势下,李弘冀已经无从选择,丢车保帅是最好的办法。

    杨琏却不太认可,孙晟对于他十分重要,李弘冀很有可能会保全孙晟,至于手段嘛,肯定就见不得人了。对于李弘冀最近的行动,有必要牢牢掌握,才能及时应对。

    两人正在说着的时候,高泽前来宣旨,要杨琏进宫。

    “李恐怕醉翁之意不在酒。”曾忆龄好意提醒杨琏注意。

    杨琏点点头,李能当上皇帝,显然不是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杨琏准备了一番之后,这才出了门,与高泽打了招唿,两人钻进马车里,聊起天来。

    杨琏聊的,多半是吴越旧地的事情,经过这段时间治理,吴越旧地还算稳定,主要是降低了赋税,百姓们反弹不大,对于大多数的百姓来说,被吴越国统治,被大唐统治,根本没有什么分别。

    吴越国地处南方,在各地县令、刺史、节度使的努力下,苏杭一带的稻秧涨势喜人,如果没有什么意外,今年的收成至少也是去年的八成以上,而且随着吴越旧地被纳入大唐势力范围,整个帝国的粮食有了大幅度的提高。

    两人聊着,不知不觉到了皇城,高泽带着杨琏进入了御书房。

    “微臣见过陛下。”杨琏施礼。

    李很不满意地哼了一声,甩了甩衣袖,道:“怎么,吴越,朕不派人让你进宫,你莫非就不进宫了吗?”

    “陛下,这话从哪里说来?”杨琏故作不解。

    “哼,堂堂的大理寺,你居然敢动手打人,而且大的还是当朝宰相,吴侯你的胆子可不小。”李说道,语气十分不善。

    “微臣知罪。”杨琏拱拱手,再度施礼。

    “哼!”李冷哼了一声,他这个样子,哪里像认错的样子?李走到了案几边上,慢慢坐下,道:“你呀你,朕对你如此宽容,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陛下宅心仁厚,是圣明之君。”杨琏不动神色,恭维了一句。

    “杨爱卿啊,你怎么也学会了熘须拍马?在朕的印象中,你可不是这样的人。”李说道,依旧没有说把杨琏叫入宫中,是为了什么事情。

    杨琏倒是十分认真,道:“陛下,微臣自治得罪的人太多,所以想要做出一些改变。”

    “瞎扯!”李摆摆手,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道:“一个人,保持真心是最好,朕并不希望你作出更多的改变。”

    “微臣明白了。”杨琏应着。

    李沉默了好一会,这才开口道:“杨爱卿,契丹又来人了。”

    “陛下,契丹人的意思是?”杨琏问道,其实心中一惊有了猜测,契丹人两次联合河东刘崇出兵,都无功而返,对于夺取了幽云十六州之后,志在中原的契丹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挫折。契丹人妄图染指中原,绝对不会放弃。

    李没有说话,而是把另一封书信递给了杨琏。杨琏走上几步,双手接过书信,展开一看,由于前几次契丹人无功而返,因此这一次邀请大唐出兵,时间就定在十月,契丹、河东、大唐三方出兵,夹击大周。

    书信里,还有一个比较详细的计划,大唐从山东出兵,攻打开封一带,契丹则南下,攻打河北各州县,河东方面,从潞州出兵,杀奔黄河岸边。三方来袭,周国必定会顾此失彼,成功的几率很大。

    “陛下,契丹人野心勃勃,不可不防。”杨琏提醒。

    李点头,契丹人的野心他自然是知晓的,可是目前而言,大周才是大唐最为强劲的敌人,契丹人的要求符合他的利益。李沉吟片刻,道:“话虽然如此,但目前的敌人,仍然是大周。”

    “陛下,契丹人是什么时候到的金陵?”杨琏问道。

    “就在今日。”李回答。

    杨琏点点头,原来是今日,怪不得。“陛下,契丹立国已经接近五十载,势力根深蒂固,契丹人实行两种制度,积极接受中原文化,可谓狼子野心。微臣以为,如今的契丹国势正在上升期,如果利用他牵制周国,是可行的。但与契丹人夹击周国,并不可取。”

    李知道杨琏的中原情节非常重,对于契丹杨琏一向赞同表面上的拉拢,取得契丹大量的战马,但若是帮助契丹人作恶,杨琏却是不肯的。李也有这种想法,可是他的地位决定了他不能以个人的好恶来决定一件事,他需要周详的考虑。

    “吴侯,你究竟是怎样的想法?”李问道,这件事情总要有个选择。

    “陛下,这件事情就交给微臣去做,想必不会让陛下失望。”杨琏说道,却想起了一个人,或许那个人也来了。

    李道:“吴侯,今日你的表现太让朕失望了,若你不能妥善处理此事,朕一定不会轻饶你。”

    “遵命,微臣一定竭尽全力。”杨琏说道。

    “好了,朕也累了,吴侯早些回去安歇罢。”李说着,先走出了御书房。

    杨琏放下了书信,收敛了笑容,思考着踱步走了出去。高泽追上杨琏,不紧不慢地跟着杨琏的脚步。

    “吴侯,陛下的意思咱家就不多说了,相信以吴侯的聪明,自然会领会其中的含义。”高泽说道。

    杨琏目不斜视,道:“多谢高公公提醒。”

    高泽笑了起来,道:“不过,陛下虽然对吴侯很是恩宠,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想来燕王那边,肯定还会寻找机会。吴侯可要小心哪。”

    “高公公的恩情,本侯自当铭记在心。”杨琏说着,加快脚步离开了。

    高泽眯着眼睛看着杨琏远离的背影,沉默了好一会,谁也看不出来,他的心中究竟在想什么。足足过了一顿饭功夫,高泽这才回到了天子的寝宫。这时,李已经洗漱了,正穿着睡衣,坐在软榻前。

    “陛下。”高泽进来,小心翼翼地说道。

    “吴侯可走了?”李问道。

    李看着他,道:“你送吴侯出去,可曾说了那些话?”

    “陛下放心,老奴已经按照要求,说了那些话。”高泽弯着腰,低声说道。

    李闻言,沉默了片刻,叹息了一声,道:“吴侯投效大唐以来,的确是功劳不小,朕的确非常喜欢他,可是,有时候他做事,未免太冲动了一些。若是能敲打敲打,也是好的。有些亲近的话,朕不好说,就由你来传递。”

    高泽点头,道:“陛下,老奴明白了。”

    杨琏走出了皇城,一路上,他在回味着高泽的话,高泽跟在天子身边,能够接触到最私密的消息,他的善意必然是天子授意的,不然高泽根本不敢做这样的事情。看来天子在得知城南爆炸与杨琏无关之后,一颗心便放了下来。

    想通了这件事,杨琏心中敞亮了许多,杨琏跨上了战马,带着心腹朝着杨府赶去。到了门口的时候,昏暗的灯光下,杨琏远远地看见一个人在踱步,不由心中好奇万分,这个人是谁,这么晚了,还在此徘徊?

    距离近了,杨琏跳下战马,就见来人迎了上来。

    “见过吴侯!”这人说话,声音与江南人大为不同。

    杨琏打量着来人一番,忽然笑了起来,道:“杨将军怎么来了?”

    被唤作杨将军的人正是前次来到金陵的契丹使者杨衮,他见杨琏还记得他,心中不由一喜,一抱拳,道:“吴侯,这一次我作为契丹使者,来金陵商量与大唐出兵夹击周国一事。”

    “里面请!”杨琏摆摆手说道,这件事情是机密,还是回府商议的好。

    “吴侯,请!”杨衮说道。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府邸,杨琏令人泡了茶水,端些点心去书房。(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