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十四章 暴风雨的预兆
    城南爆炸的案件在经过第一次的审讯之后,其幕后主使者直指当朝宰相孙晟,虽说孙晟没有直接被囚禁,但天子震怒,孙晟失势已经成为事实。ranwen w?w w?. r?a?n?w?e n `o?rg在这种情况下,萧俨不敢隐瞒,最终在收集了足够的证据后,详细地写了一份折子,递到了天子的面前。

    在这份折子里,萧俨详细地说明了审案的经过,宰相孙晟最终对此事供认不讳,不过,他的本意并不是造反,而是想要获取钱帛。随后,孙晟还提供了几份详细的目录,记载了这一年多来,兵器、火药的销售情况。

    天子李看了大为震怒,对此,他亲笔写了一封圣旨,交给高泽,撤除了孙晟的宰相之位,并把孙晟家产没收了八成。孙晟本人没有被杀死,在常梦锡、韩熙载等人的劝慰下,天子把他发配边疆。对于大唐来说,所谓的边疆也相对繁华,比不得西北苦寒之地,多半是汀州、吉州等地。

    天子没有急着催促孙晟离开,借着这个机会,孙晟暗中出入燕王府,他连连要求,燕王帮他出这口气。李弘冀也明白,孙晟被卸掉了宰相的职务之后,他最大的助力已不存在,他需要另做筹谋。

    孙晟在天子圣旨后十日,终于离开了金陵,他十分依依不舍,孙氏一门的荣耀在短短十几日内灰飞烟灭,这让他十分心疼,他在心底暗暗发誓,有一天一定要杀回来。

    孙晟离去之后,李弘冀来不及伤感,因为这件案件已经成为定局,他不能改变什么。如今最为重要的,是大唐与契丹结盟一事。

    曾经力主与契丹人结盟的杨琏这一次放弃了,他同意与契丹保持亲密的关系,但却极力劝慰天子不要出兵大周,目前大唐正在积极恢复经济,再打仗经济就会停顿下来,物价必然会上涨,百姓的生活会更加困苦。

    如今的大唐需要休养生息,天子李也知道,但又不肯放弃这个良机,所以在双方的劝慰下,李表现的很是犹豫。

    大唐天子没有做出决定,可急坏了耶律喜隐,这是他最好的机会,如果错过了,可能再也找不到这样的机会了。他几次去找到燕王,请他务必无论如何都要促成此事,不过李弘冀也颇为无奈,他本来在父皇面前就没有太多的话语权,更没有参与政务的资格,他只能依靠支持他的朝廷重臣帮忙,可是随着孙晟的被贬,他的势力受到了极大的削弱,根本不足以影响天子,该怎么办呢?

    自从孙晟倒台之后,齐王一党的势力越加庞大,为了牵制齐王的势力,李迟迟没有任命宰相。李十分清楚,即使将来他会把帝位传给齐王,但也不会任由齐王的势力变的难以控制,该制衡的还是要制衡。

    在这样微妙的局势下,杨琏倒也不急,每日就在府内悠闲地过着日子,偶然出城打猎。表面上,杨琏没有关注什么,但实际上,杨琏一直在收集各方面的信息。

    首先是兖州、郓州等地,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理,这几个地方的粮食生产已经恢复正常,陈铁在梁山泊的水师也有两百多艘精锐战舰,这些战舰大小不一,能适应在黄河一带作战,这就意味着,拥有足够水师的杨琏可以从梁山泊出击,控制黄河两岸。

    一旦有战事,这些战舰就配合着北上,可以阻止从黄河北岸赶来的援军,此外,陆军的训练也步入正轨,兖州有精锐战士三千人,郓州人数多一些,有五千人。除了这些人,其他百姓都可一战,只是战斗力稍弱一些。

    这样的情况下,兖州、郓州等地自保没有问题,杨琏也就放下心来,暂时留在金陵,这段时间,是最为关键的时期,杨琏必须要留在金陵,而且天子也没有让他回郓州的意思,想来也是有所防范。

    天子虽说信任杨琏,但皇权之争,必然是腥风血雨,李不可能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杨琏。

    天气越来越热了,杨琏躲在屋子里,哪里也不去,这天气,稍微动一动,浑身就是汗水。这时候,江陵那边,消息传来了,经过几次大战后,战斗力不强的蜀军最终以失败而告终,他们退出了江陵。

    好不容易打赢了这一战的周国也退了回去,对于南平国,郭威曾经有一些想法,但这个时候,三军疲倦,老狐狸高保融又十分狡猾,只是派人出城犒劳周国将士,并不让周军士兵进入江陵,使得蠢蠢欲动的郭威最终选择了放弃。

    高保融在蜀军退却之后,立刻暗中派人去了蜀国成都,献上了一份厚礼,表示称臣之意,孟昶战败,一时无力进攻,见高保融又派人来称臣,这事情也就揭过了。不过,他十分纳闷的是,大周天子的次子怎么会被杀死?联想到大唐兵马背信弃义的离去,孟昶觉得很有可能是唐人捣的鬼,为此,他派出了费云山,赶赴金陵,要讨一个说法。

    在杨琏接到梁军罢战后两日,费云山就赶来了,一进入杨府,费云山就黑着一张脸,责问杨琏为何背信弃义,离开了江陵。

    这件事情杨琏早就想好了,只是他没有想到费云山来的如此之快,对此他解释了一番,大唐内部十分不稳,就在他出兵的时候,有人想要暗害杨琏的家人,所以迫于无奈之下,杨琏只得匆匆离开了。群龙无首,这仗还怎么打?所以唐军就都撤退了。

    杨琏好言安抚了一番,费云山心中不满,可最多也只能发发火而已,他还能怎么做?平息下来之后,费云山提出了要求,他要报仇,所以希望大唐能够尽快出兵周国。

    费云山还带来了一个消息,周国粮食不足,这一次江陵之战,最后周国粮食不济,已经很难支撑下去,可惜蜀国将领带兵能力不强,士兵的战斗力也相对较弱,最终失败了。

    杨琏详细询问了一番,不由苦笑了一声,在蜀军粮食充足而周军粮食不足的情况下,最好的办法便是固守大营,等待周军粮食耗尽,同时,派出精锐骑兵埋伏,查看周军粮道,若有粮食运来,便可截杀。但蜀军江陵没有如此,而是主动出击,与周军决战。最终一战失败,蜀军士兵匆匆逃走,就连占据的南平国土地也放弃了,此外还留下了至少十万石的粮食给了敌军。

    杨琏沉吟了一番,蜀国的战斗力太弱,这是蜀地的情况决定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大唐在东线牵制周国,蜀军兵出大散关,夹击大周。可是目前不是好时机,因为大唐太缺乏粮食了。

    费云山也十分无奈,蜀国虽说是天府之国,粮食囤积了很多,但这几年卖给了大唐不少粮食,又连续打了两次持续大半年的仗,粮食的损耗同样巨大,他没有余力在支援大唐粮食。

    杨琏认为大唐虽然不能出兵,但费云山既然来了,可以在金陵带一些时日,也好让杨琏做地主之谊。费云山毫不客气地答应了,杨琏坑了他,让他被天子责骂,若非花蕊夫人求情,费云山这颗人头恐怕就不保了。

    本着吃垮杨琏的心态,费云山狠狠地在吃着金陵的各种小吃,短短十余日就胖了一圈。在金陵呆了十几日,费云山最终选择了离开,他还要回成都复命。

    杨琏送走了他,并一再表示,若有机会,就去成都。

    费云山大笑着离开,心中的情绪却十分复杂。

    送走了费云山不过两日,杨琏就接到了天子的召见。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关于与契丹人结盟的事情,终将要有一个结果。

    天子思考了很久,他不同意大规模出兵,但却希望杨琏能够暗中帮助契丹人,比如说烧毁大周在河北的麦田,摧毁大周的粮食。这种变相的帮助也等于是在帮助大唐,周国的经济不恢复,民生困苦,军队就没有足够的甲胄、兵器等物,粮食不充足,吃的不好,身体素质也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杨琏答应了,不过他认为,他不需要回到郓州,因为这样目标太大,只需要吩咐下去,暗中筹备即可。

    天子作出了决定,杨琏就要实施,为此,他赶赴到了鸿胪寺,与耶律喜隐说起此事。这个结果耶律喜隐显然不能接受,这不符合契丹人的利益,准确的说,不符合他耶律喜隐的利益,所以他断然拒绝了。

    耶律喜隐与杨琏的谈判不欢而散,杨琏离去之后,耶律喜隐收拾了一番,去找郭荣,把事情一说,两人乔装了一番,去找燕王李弘冀商议事情。

    影响力不足这让李弘冀也十分无奈,而且谈判一事是由杨琏负责的,燕王李弘冀根本插不上手,对此他十分无奈。

    郭荣早就预料到了这个可能,可是他没有想到杨琏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居然想要烧毁大周的屯田,破坏大周的经济。郭荣咬牙切齿地决不能让杨琏成功。

    “郭大哥,如今该怎么办?”李弘冀问道,孙晟被赶走,令他损失巨大,这些日子他咬牙切齿,恨不得杀了杨琏。

    郭荣略作沉吟,道:“燕王,如今齐王一党势力越来越大,这件事情既然天子已经做出了决定,恐怕难以更改,除非……”

    “除非什么?郭大哥不妨直说。”李弘冀有些急了,心想都火烧眉毛了,郭荣还在这里卖关子。

    郭荣慢慢站起身来,看了耶律喜隐一眼,道:“这一件事情,恐怕还要契丹使者帮忙。”

    耶律喜隐道:“你我既然选择了合作,那就不妨直说,需要本王做什么?”

    “赵王,这件事情,还要你受些委屈。”郭荣说道。

    “受些委屈?”耶律喜隐不解。

    郭荣解释了起来,按照他的想法,既然杨琏负责与契丹谈判一事,耶律喜隐就会直接与杨琏接触,他需要耶律喜隐故意激怒杨琏,若是双方爆发了冲突,那就更好了,这样以来,耶律喜隐就可以以契丹使者的身份,状告杨琏破坏两国邦交。如此一来,天子就会介入此事。

    即使是这样,李弘冀仍然不解,在他看来,父皇过于偏袒杨琏这个外人,就算是与契丹使者发生了冲突,父皇肯定也会护着杨琏呀。这事情对杨琏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而且也不能改变这件事情的结果。

    郭荣突然大笑了起来,定定地看着李弘冀,朗声道:“敢问燕王,想做储君是为何?”

    “自然是成为九五之尊,君临天下。”李弘冀毫不掩饰地回答。

    “说得好,可是从如今局势来看,想要夺取储君之位,并不容易。”郭荣说道。

    这话让李弘冀陷入了沉默,的确如此,原本孙晟孙宰相在的时候,在夺嫡行动中,他就处于下风,如今孙宰相被贬,他还有什么希望?这个希望太过于渺茫了。

    “燕王,请恕我直言,随着孙宰相的离去,燕王想要夺嫡,现在已经不可能,完全的不可能。”郭荣又补充。

    “为什么?”李弘冀舔舔嘴唇,忍不住问道。

    郭荣叹息了一声,道:“燕王,陛下是一个聪慧之主,城南爆炸的案件其实还有很多漏洞,可是天子没有追究,为什么?因为他知道,表面上孙宰相是这件事情的主使者,但实际上,恐怕并非如此,陛下很有可能,不,应该说已经有十足的把握,猜到是燕王所为了。”

    李弘冀闻言,身子不由一颤,郭荣的话让他寒意陡生,如果是这样,那可就麻烦了。

    “可是,天子即使猜到了,也没有动手,这其中的原因,有可能是心念燕王毕竟是亲生儿子,也有可能是钟皇后的劝慰。不管是什么原因,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个证据在陛下的手中,他知道了燕王的心思,所以绝对不会把储君的位置传给燕王,将来,也会极力的打压燕王。”郭荣又道。

    李弘冀抿着嘴,真的是这样吗?如果真的是这样,他这一辈子,就与储君无缘,更不用说登上天子之位了。听着郭荣的这些话,李弘冀的额头上不由汗水淋漓,他擦了擦额头,声音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有些嘶哑了。

    “郭大哥,真的是这样吗?”李弘冀问道,这话让他自己都吃了一惊,这个声音还是他的声音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