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十八章 李璟的疑惑
    金陵的夏日,纵然有威风轻抚,天气也十分炎热,窗外,知鸟叫个不停,让人有些烦躁。?火然文???  w?w?w?.?ranwen`org

    屋内,两个人正在商量着事情,不管怎样,先要派人保护萧俨的安全,当然这种保护,其实也带着一种监视,萧俨若是真心实意,自然就不会有所隐瞒。

    杨琏与曾忆龄商议了一番之后,杨琏派人在“明”,曾忆龄派人在“暗”,一起监视着萧俨,不仅连他的府邸,就连大理寺,也派了一定的人手。这些人有的化装为乞丐,有的化装为杂耍的艺人,布满在四周。

    萧俨得到杨琏的许诺,放下了心,他决定严查此事,抓出杀害汪成的幕后主使者。

    “这一次,萧俨似乎很来劲,就看李弘冀那边如何应对了。”杨琏说道,他最希望的就是在金陵杀死李弘冀,不管是他亲手杀死,还是借别人的手,总之不能让李弘冀离开金陵。

    只不过,以李弘冀的身份,想要杀他并不容易,而且明目张胆的杀死了他,就等于提醒了李,杨琏的身份也就会暴露。该找一个怎样的理由呢?汪成的事情是一个机会,但不足以弄垮李弘冀。毕竟牵扯到造反的事情上来,李都忍住了,没有让大理寺继续查下去,很显然是想要留李弘冀一条活命。

    所以汪成的事情就算上达天听,李也不会有太大的反应。萧俨是一个搅屎棍,看起来不涉及党争,有时候会针对杨琏,这一次对燕王一党,也曾痛下杀手,若非天子阻止,城南爆炸一案,必然会牵扯到李弘冀的身上去。

    汪成的案件,萧俨会做到哪一步?不等杨琏想出更好的办法,萧俨那边出事了。

    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有人潜入了萧俨的府邸,放起火来。让杨琏吃惊的是,这场火很大,而且居然是在杨琏派人监视的情况下,发生了这场火灾。根据消息,这场大火是从萧俨府邸内比较隐秘的地方起火的。这就意味着,在萧俨府邸放火的人能耐很大。

    萧俨府邸的大火引起了一阵骚乱,幸好杨琏派人监视,迅速叫来了人,灭掉了大火,损失虽说不大,事情却闹得沸沸扬扬,短短两个时辰内,传遍了京城,无论是官员还是百姓,都知道堂堂大理寺寺卿的府邸,居然被人放火烧了,这不仅仅是在挑衅大理寺,更是在挑衅朝廷。

    在这场大火中,萧俨府上有几名家丁慌乱中,有人被踩死,有人落入水井中活活被淹死,最后算下来,居然死了四个人,这让萧俨十分愤怒,他暗暗发誓,一定要捉到凶手。

    杨琏得到消息,赶到萧俨府上的时候,天色刚刚亮,杨琏跳下了战马,看着到处冒烟的萧俨府邸,不由摇了摇头。走过去,还能闻到烧焦的臭味。杨琏皱了皱眉,这场火,来的还是太突然了。

    萧俨正看着府邸,一脸郁郁,得知吴侯来了,忙赶了过来。

    “吴侯。”萧俨说道。

    杨琏扫视了一眼四周,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犯人有没有抓到?”

    “没有,犯人很狡猾,放了火之后,立刻熘走了。”萧俨说道。

    杨琏道:“这场火太蹊跷,萧寺卿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萧俨点头,他知道蹊跷,可是这事情要查的话,一时半会是没有结果的,关键是犯人早就无影无踪。

    “这件事情,已经上奏陛下了吗?”杨琏再度问道。这样的大事,必然瞒不过李,杨琏问这话的时候,有深意。

    萧俨略作迟疑,道:“这件事情,没有禀告陛下。”

    “这件事情,陛下若是知道,必然是愤怒,可惜的是你没有足够的证据,不然,哪怕这个人是朝廷显贵,陛下也会下令处置他。”杨琏道。

    萧俨深以为然,杨琏与他聊了半响,详细了解了情况,这才朝着皇城匆匆走了过去。萧俨不肯说,怕丢面子,这件事情就由杨琏来说吧。

    李这时候没有得到消息,他正在御书房里休息,旁边,几名小太监正在奋力舞动着扇子,这样的天气,着实太热了。李听见杨琏进宫,心中微微诧异,但还是答应见他,并让高泽领着杨琏走了进来。

    “见过陛下。”杨琏进来施礼。

    李满头大汗,有些不想动,便道:“吴侯,这几日的天气一下子如此之热,你怎么有闲心进来?”

    杨琏笑了笑,李又招唿杨琏过去。

    如今杨琏除了是朝廷重臣,更是齐王的女婿,怀柔又早就晋升为公主,以杨琏的身份,可以坐在李身边。杨琏坐定,李吩咐小太监送来了冰冻的胡瓜。

    “这几日,这老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居然很是反常。”李又道,有些抱怨地说起来。

    “陛下,微臣有一言,不知该不该讲。”杨琏说道。

    李呵呵笑了起来,摆摆手,道:“吴侯,你是大唐功臣,南征北战为大唐开疆拓土,功勋足以碾压其他臣子。更主要的是,你是齐王的女婿,有什么话,尽管说吧。”

    “陛下,请恕微臣直言,天有异象,恐怕将会有国难。”杨琏说道。

    李闻言,神色变色格外凝重了起来,他直起身子,正襟危坐,让几名小太监退了下去,又让高泽在门外守着,不准任何人进来,因为杨琏的话,太让他震撼了。

    “吴侯,这话怎么说?”太监退下,李神色忧虑地看着杨琏,自从杨琏说出这话之后,李一点都不觉得热了,反而觉得寒冷,不仅身体寒,心中也十分寒冷,杨琏说国难,又如此凝重,难道有人要夺他的江山?

    “陛下可知,最近金陵城发生了几件骇人听闻的事情?”杨琏说道。

    “哦?什么事情?”李沉住气,问道。

    “陛下,最近金陵有两件事情,颇为蹊跷……”杨琏慢慢说了起来,首先是把汪成突然死亡的事情说了,随后,又把萧俨调查这个案件前后经的一些事情说了,关于萧俨前来求助一事,杨琏也诚实地告知。

    这两个消息,李知道第一个,汪成的死,大理寺萧俨曾经上书,所以李有些印象,不过他没有特别在意,毕竟只是一个商人而已,死了就死了。

    尽管他心中猜想,燕王很有可能与这件事情有关,不过想来李弘冀也只是想要杀死汪成泄愤而已。汪成的死不足以引起李的警惕。可是大理寺寺卿萧俨的府邸受袭,一场大火,若非及时发现,恐怕整个萧府都会被烧毁了。

    这两件案子,看起来没有关系,但仔细追究,有一定联系,萧俨是处理汪成案件的官员,只有他的府邸受袭,所以杀死汪成和袭击萧俨府邸的人,很有可能是同一批。那么问题来了,这两件案子的幕后主使者,是不是燕王李弘冀?

    李的心中不愿意这么想,可是从情况来看,他最有这个嫌疑。李本身不笨,很多时候是他的比较心软,而且由于文人的气息,手段相对要温和一些,但是,若是牵扯到国家危亡,李绝对不会手软。

    杨琏也不多说,只是把事情经过说了,并不做出任何的判断,他需要李自己判断。

    李沉默了好一会,道:“吴侯,这件事情萧寺卿有没有证据?”

    “目前还没有人,犯人很是狡猾,事先消灭了证据,不过,萧寺卿的手上应该还有犯人写来的书信,或许可以作为证据。”杨琏说道。

    李立刻叫来了高泽,让他立刻去宣萧俨进宫。

    杨琏沉默着喝茶,李却忍不住了,站起身来,慢慢踱步思考,他的心中不愿是燕王做的这事情,心中就不断祈祷着。

    足足过了小半个时辰,萧俨在高泽的带领下进宫,进了御书房,忙跪下施礼,道:“微臣见过陛下。”

    “萧卿家,起来吧,朕有话要问你。”李迫不及待地问道。

    这些事情杨琏已经说过,李想要知道更多,而且从萧俨的角度来看,肯定也有所不同。萧俨不敢怠慢,忙把事情一一说了。一顿饭功夫后,李慢慢站起身来,继续踱步。

    萧俨说的与杨琏的说的都差不多,稍微不同的是,萧俨带了一定的自我观点,他坚持认为,一定是得罪了某些人,所以才导致了这场报复,萧俨的话有他的理由并且还提供了证据。

    李看了那封威胁的书信,微微皱眉。想了好一会,李这才让萧俨退下,让他等消息。

    萧俨离开之后,李继续踱步,过了好一会,这才道:“吴侯,朕总觉得这件事情不对劲。”

    杨琏一愣,道:“陛下请说。”

    李一边走,一边道:“燕王的脾气朕是清楚的,虽说暴躁了一些,人也不够沉稳,杀死汪成有这个可能,但袭击萧府,似乎有些不合理。”

    “陛下,不管合不合理,萧寺卿府上受袭是确凿的事实,微臣以为,只有彻查,才能了解这件事情的真相,也才能揪出幕后主使者,还燕王一个清白。”杨琏朗声说道。

    “吴侯,你真的是这样认为?”李沉声问道。

    “陛下明鉴。”杨琏拱拱手,显得十分认真。

    “这件事情想要彻查,恐怕不是一时半会能达成的,萧爱卿虽然颇有能耐,但这个案子,牵连到燕王,关系甚大,可不能草率行事。”李还是担心长子,不管怎么样,那毕竟是他的儿子。

    “陛下,微臣也认为这件事情重大,绝对不能马虎。不过君子坦荡荡,只要这件事情不是燕王做的,就没有人敢栽赃嫁祸到燕王头上。”杨琏说道。

    李忍不住点点头,以燕王的身份,谁敢?不过案子还是要查的,若真的是燕王,李决定把他终生监禁起来,以免误人误已。

    杨琏见目的达到,又聊了几句,站起身来告辞。李让小太监送了杨琏出去,又吩咐高泽,在门外守候。

    李沉默了好一会,走入了一间暗室,暗室很深,一路上点着蜡烛,显然不是一般的地方。李走到了最深处,面前是一道门,他伸出手,推开了门,里面是一间颇为宽敞的屋子,一个人正坐在案几上,翻阅着书籍,听见脚步声,那人急忙抬起头,看见是李,忙站起身来。

    “微臣见过陛下。”那人说道。

    “免礼。”李摆摆手,一脸郁郁。

    “陛下有事,拉响铃铛即可,为何要来这里?”那人奇怪地问道。

    “这件事情,非常重要,朕需要你去办。”李说了起来。

    那人越听脸色越是惊讶,等李说完了,他点点头,道:“陛下之意,微臣已经明白了。”

    李道:“时间紧迫,朕只给你三日的时间,务必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

    “喏!”那人说道。

    “这些年来,朕知道委屈了你,有机会,朕一定让你走出来,活在阳光下。”李又道。

    “陛下当年救我,这份恩情,自此不忘,徐氏一门,也对陛下感恩戴德,永世不忘。”那人又说,言语间,已经表明了他的姓氏。

    李再不多言,伸出手去,拍了拍那人的肩头,转过身去,慢慢走了回去。

    徐姓男子注视着李离去的背影,抿着嘴,脑海中回想着李的话,这件事情,还真是麻烦啊。当年,一家人为了争权夺利的事情又在这一辈上演。上一辈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数十年,那个时候,徐氏父子已经牢牢掌握了杨吴大权,后来建立大唐的烈祖皇帝,也还姓徐。在那场厮杀中,最终是一个养子去取得了胜利。

    随后,徐氏遭受到打击,有的人身死,有的人郁郁而终,不过几年,徐温的几个儿孙都死得差不多了,大权都被后来改名为李的徐知诰掌握在手中,大权在握,杨吴朝廷岌岌可危,最终,李建立了齐国,没多久,又自称是李唐后裔,正是改名为大唐,并恢复了李姓。

    在那场权利之争中,徐姓男子在李的帮助下活了下来,一晃眼,这么多年过去了,多年的恨意随着时间,已经逐渐消失了,杀了他家人的人已经死去,余下的,是儿时的玩伴李,对于李,徐氏男子只有感恩,他愿意为他去做任何事情。

    徐姓男子回想着往事,活动了一下手脚,也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有几分以前的本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