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四十三章 稳定局势
    杨琏走出御书房,陈可言正在外面踱步,见他出来,忙走了上来,禀告着事情。??? ? 火然?文 ?? w?w?w?.?r?a?n?w?e?n`org

    城内多处火起,更有游侠儿趁机作乱,惊扰百姓,杨琏听了,皱起眉头,这本来在他预料之中,但金陵城混乱的局面却超出了他的想象。这一天,将会是金陵城最为噩梦的日子之一。

    “陈将军,你立刻带兵出宫,维护治安,所有人回家,若有人不听命令,杀无赦。另外,调集人手,安排灭火。”杨琏说道。

    陈可言点点头,转身快步离开了。

    杨琏略作沉吟,快步朝着另一边走去。

    周邺在一侧主持着大局,在他的与诸将的努力下,陈栋慎、韩熙载、常梦锡等一干燕王一党的文武都被抓获了,正被关押在屋子里。杨琏问了情况,便与周邺走了过去。

    屋子里,关押着许多臣子,这些臣子多半是今日在皇城里当值被李弘冀抓来的。燕王造反,令他们惶恐不安,随后,常梦锡、韩熙载等人也被关押了进来,令他们非常吃惊。

    户部侍郎李平最先问道:“常舍人,你们怎么也被关押进来了?”

    常梦锡也十分纳闷,他是被陈可言关押起来的,可是陈可言不是燕王的人吗?常梦锡不理解,韩熙载不理解,很多燕王一党的文武也不理解。面对李平的询问,常梦锡保持沉默。

    屋子里挤满了人,空气很是污浊,气氛逐渐变得躁动不安起来,人群里,柴克宏目光闪烁着,他知道今日的事情并不简单,可是又能怎么办呢?他虽然认识燕王,却关系一般,柴克宏在沉思着,如果燕王真的夺了权,大唐就要变天了,不知道多少人会死在这场政变里。

    李平见常梦锡不说话,转而询问韩熙载。

    兵部尚书方进昭慢慢站起身里,他知道,自己与杨琏关系不错,如今燕王造反成功,他这条命恐怕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到了这个地步,方进昭决定豁出去了,他冷冷地看着韩熙载,道:“韩舍人,你究竟是不说吗?”

    韩熙载苦笑了一声,道:“你问我,我问谁去?刚才陈可言突然把我们送到这里来。”

    “哼,我看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方进昭冷笑了一声,道:“今日李弘冀造反,已经攻入皇城,他挟持天子,已经是事实。难不成你们还想为他洗白?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等并非燕王一系的,恐怕都会凶多吉少吧?”

    李平道:“方尚书说的不错,李弘冀造反,事关国家安危,我等决不能坐以待毙。”

    “燕王叛逆,当诛!”有人喊了起来。

    几名武将站起身来,逼向常梦锡、韩熙载等人,目光中带着凶狠之意,若是能杀死他们,至少能拉几个垫背的。

    “当诛!”又有几人说道,把燕王一党的文武大臣围在核心。

    就在众人喊打喊杀之际,这时,陈可言走了进来,他目光一扫,冷冷地喝道:“你们要做什么?”

    “燕王造反,我等自当清君侧!”有人高呼。

    方进昭看着陈可言,咬牙切齿,道:“你……”话刚刚说出,却戈然而止,因为他看见了一张非常熟悉的脸。

    杨琏迈步走了进来,看见屋子里这副模样,淡淡的摆摆手,道:“诸位安静,听本侯一言!”

    李平看见杨琏,吃了一惊,失声道:“吴侯,你、你不是?”

    “你以为我死了吗?”杨琏笑了起来,摆摆手,道:“实不相瞒,本侯在接到陛下圣旨的时候,觉得有些不对劲,因此改变了行装,并没有中燕王的诡计。”

    方进昭却看得深远一些,让他吃惊的是,陈可言是和杨琏一起进来的,那陈可言不是燕王李弘冀的人吗?这是怎么回事?

    杨琏扫视了屋子里的群臣,他们有些各自的表情,杨琏冷哼了一声,道:“燕王一党的人在哪里?”

    方进昭、李平等人忙站起身来,走到一边,柴克宏、张易等人也走到了另一边,只剩下了常梦锡、韩熙载、高越、萧俨等人。

    杨琏慢慢踱步走了过去,他的身上还残留着血迹,血腥味很浓,一看就是杀了不少人。

    萧俨抿着嘴,道:“吴侯,你居然还活着,真是让人想不到。”

    “你的确是想不到,你以为你把那份名单给我,我就信以为真吗?不,你错了,信以为真的是陛下。可以说,陛下是被你和燕王李弘冀害死的。”杨琏淡淡的说道。

    萧俨一愣,旋即明白了,他大喝一声,道:“你,你在利用我。”

    “我在利用你,但你何尝又不是在利用我?”杨琏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里,带着残忍。

    萧俨别过脖子,冷哼了一声。

    常梦锡没有反应过来,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韩熙载明白了,在他看见陈可言与杨琏一起进来的时候,他就知道燕王这一次是栽了,只是不知道燕王现在生死如何,还有陛下他怎么样了?

    “你等虽然都是燕王一系,但有的人怂恿李弘冀造反,这等人罪大恶极,有的人则并不知道知道此事,本侯也不是不明事理之人,必然会按照事实来处置。”杨琏道。

    萧俨忽然激动了起来,道:“杨琏,凭什么是你处置?我、我要面见陛下!”

    “面见陛下?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你可知道,天子已经被李弘冀这个逆贼给杀了!”杨琏冷冷地看着他,厉声呵斥。

    “这,这不可能!”韩熙载跳了起来,一脸不敢置信,他知道燕王是要清君侧,或者说是要夺权,那么对于他来说,杀掉政敌就是胜利,随后控制了天子,仿效李世民,就可以顺利继承皇位,根本不需要作出弑君的行为,这样的行为太愚蠢了。

    “不可能?难道你的意思是本侯在说谎吗?”杨琏问道,逼视着他。

    韩熙载毕竟是个文人,在杨琏如同鹰隼一般的目光下不自觉低了下头。

    “诸位,李弘冀造反,如今已经杀了天子,而他也已经伏诛,鄂王已经逃亡,想来不久就会被捉住。大唐不可一日无君,诸位以为该如何?”杨琏问道。

    “什么?”见杨琏如此肯定天子已死,群臣反应各自不同。有人吃惊,有人惊惧,有人冷笑。

    “陛下!”方进昭猛地跪在了地上,朝着房屋一侧磕头,泪眼摩挲,磕了几个响头之后,又道:“陛下今日遇刺,燕王、不,李弘冀罪该万死,但如今他已经伏诛,诚如吴侯所言,大唐不可一日无君,我以为,当在宗室之中,选择合适的人选继承皇位。”

    杨琏点点头,道:“方尚书说的没有错,吴侯的意见是拥立齐王,齐王本来就是皇太弟,继承皇位合情合理,诸位以为如何?”

    “吴侯之言,我等附议!”李平说道。

    当即张易、方进昭等人也纷纷表示赞同,韩熙载与常梦锡相视了一眼,都觉得大势已去。

    这时候,齐王李景遂与怀柔公主正在安置在一间屋子里,门外有士兵守卫着。怀柔公主的心中十分焦急,她不想坐以待毙,可是又能怎么样呢?周邺虽然表明了身份,可是皇城里的局势,恐怕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安定下来的。

    李景遂微微叹息,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令他在吃惊的同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皇兄他还安全吗?可是这时他自己都顾不上,又怎能顾得上皇兄的安危?

    急促的脚步声再度响了起来,听脚步声有很多人,李被惊醒,他转过头,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看着门外,心中犹豫不定,来人是什么人?

    门终于开了,屋子里登时亮了起来,李弘冀先是闭上了眼睛,再慢慢睁开,门口,一个熟悉的声音说着话。

    “臣等恭请齐王!”

    “是吴侯!”李景遂心中诧异杨琏居然还活着,但很快,心中就涌起了一丝暖流。

    怀柔公主比他反应更快一些,已经迈步走了出去,门外,杨琏领着方进昭、李平、周邺、陈可言等群臣正在门外。怀柔公主一声欢呼,快步朝着杨琏扑了过去。

    李慢慢走了出来,看见怀柔公主如此,不免皱皱眉,道:“怀柔不得如此!”

    怀柔公主吐了吐舌头,小心翼翼地退到了一旁。

    李景遂看着杨琏,道:“吴侯,你平安无事,本王也就放心了。”

    杨琏身着铠甲,身上还带着血迹,便抱拳,道:“齐王,李弘冀造反,在宫中掀起无数波澜,如今陛下、皇后已经被逆贼杀死,国不可一日无君,我等愿意拥立齐王为帝,稳定大唐局势!”

    李景遂一愣,忽然泪流满面起来,道:“皇、皇兄他,真的驾崩了吗?”

    方进昭、李平等人纷纷跪下,道:“国不可一日无君,请齐王继位,继承大统!”

    “请齐王继位,继承大统!”群臣约有三十多人,齐声大喝道。

    李景遂看了看杨琏,摆摆手,道:“先带我去看看皇兄。”

    “齐王,微臣以为,还是不要看的好。”杨琏说道。

    李景遂摇摇头,道:“皇兄待我,情同父子,我一定要看。”

    杨琏点头,道:“既然如此,齐王这边请。”说着,杨琏在前面带路。

    李景遂在后走着,怀柔公主抿着嘴,眼里流着泪水,也跟了上去。

    御书房里,依旧是血腥味十足,李、钟皇后、李从嘉、李弘冀的尸体已经被整齐地摆放在地上,李从嘉的一张脸上带着惊愕,而钟皇后、李的则带着愤怒、恐惧。李弘冀的脸上则是不甘。

    李景遂扫视着众人的表情,心中忽然觉得无比的悲伤,同是一家人,相煎何太急?如果不是李弘冀咄咄相逼,他早就会卸掉了皇太弟的位置,皇位与他,没有多大的兴趣。李景遂看着蛰伏惨痛的情景,叹息无语了好半响。

    “吴侯,皇兄待你不薄,如今驾崩,他的葬礼可要好好筹备。”李景遂说道。

    杨琏点点头,道:“齐王,这个是自然,陛下对微臣,有知遇之恩。”

    李景遂默然不语,又沉默了好半响,道:“李弘冀已经死了,他的部下怎样了?”

    “齐王,微臣已经令人在城中平定叛乱,清剿燕王余孽。想来今日之内,就能处理完毕。”杨琏问道。

    “这是大唐的悲哀,是金陵的悲哀,更是李氏一门的悲哀,传令下去,凡是金陵城的百姓,免除赋税一年,以消除今日之影响。”李景遂说道。

    杨琏应诺着,道:“齐王,不,陛下心善,是国家的幸事。”

    李景遂摆摆手,道:“金陵城的事情,就交给你全权处理,我,我在这里,想要静一静。”

    “喏!”杨琏慢慢退了下去,临走前,让陈可言看守着这里,而他则带着周邺等人,准备出皇城。

    这时候,金陵城中的局势依旧十分混乱,游侠儿拉帮结伙,四处烧杀抢劫,夺取财富。李的几个儿子,比如说郑王李从善、邓王李从镒、吉王李从谦等人的府邸都遭到了游侠儿的冲击,韩熙载、常梦锡乃至于死去的周司徒府上,也有不少游侠儿四处抢劫,弄得人心惶惶一片。

    这时候,陈可言派出的部下已经在城中稳定局势,但由于兵力不足,一时间无法彻底稳定局势,杨琏只得亲自赶赴禁卫军大营,用兵符调动了刘彦贞的部下。

    刘彦贞知道今日的事情,但老奸巨猾的他没有选择支持谁,而是在默默地观察着,如果燕王胜利,以他的地位,至少在新朝能谋得一席之地,而如果是齐王取胜,他同样也可以投效齐王。

    这时候,金陵城中的局势依旧十分混乱,游侠儿拉帮结伙,四处烧杀抢劫,夺取财富。李的几个儿子,比如说郑王李从善、邓王李从镒、吉王李从谦等人的府邸都遭到了游侠儿的冲击,韩熙载、常梦锡乃至于死去的周司徒府上,也有不少游侠儿四处抢劫,弄得人心惶惶一片。

    这时候,陈可言派出的部下已经在城中稳定局势,但由于兵力不足,一时间无法彻底稳定局势,杨琏只得亲自赶赴禁卫军大营,用兵符调动了刘彦贞的部下。

    刘彦贞知道今日的事情,但老奸巨猾的他没有选择支持谁,而是在默默地观察着,如果燕王胜利,以他的地位,至少在新朝能谋得一席之地,而如果是齐王取胜,他同样也可以投效齐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