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公国,古誓之盟你们。ranw?en w?w?w?.ranwena`com哈、哈、哈~~”刘启的笑声回荡在蛮荒外围的丛林。一个身影毅然的朝西而去,风萧萧继续吹拂着丛林响起一声声呼啸之音。

    “怎么会这样?”一个收着翅膀正呆呆走在蛮荒森林之中的人影正埋着头想着自己的心事,一只全身都泛着金色光芒的蝙蝠那狰狞的小口努力的张大着好像闻到了什么极美味的东西。

    “嘶~”一声发出肺腑的洞喝之声叫了出来,它倒挂在树上的身影快如闪电的朝那正想着心情的女孩冲了过来。

    欣儿终于发现了那奇怪的蝙蝠,可是她却只是有些烦躁的紧了紧秀眉。

    “砰!”那蝙蝠发现欣儿竟然仍然无动于衷之时,它发出了欢喜的尖啸之音。一只散发着金色光芒的翅膀猛的带起一股狂风的袭向了欣儿。

    欣儿只是轻轻的张了张手,那道巨风直接就撞在了她的手上。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路的事情,欣儿轻轻的拍了拍手。

    “咻~”蝙蝠都还没搞清楚什么状况的时候,欣儿一改那平淡的庸懒。一只纤手,身下的双刃瞬间就接近了它。

    蝙蝠呼吸瞬间一凝,到达它这个层次的东东自然是有些智慧的。此时欣儿的一刃已经挥至了它的脖子上,那透出来的寒风它轻轻的抖了抖翅膀对着那近在眼前的秀拳露出了讨饶的神色。

    “呵呵~”当蝙蝠轻轻的张口那嘴中的舌头舔了舔她手的时候,欣儿荡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你自己去找个位置!”欣儿指了指那吊在身后遥远的地方,那里积聚了许多的妖兽。有四头的蛇,有两头的鹿还有人面的老虎、、、、。

    蝙蝠倒吸了一口冷气,心中悔恨不已。可是它此时已经明白了欣儿的意思,极其悲愤的加入了队伍之中。

    天上飞的、地上走的、跑的、爬的,欣儿的身后俨然是一个移动的动物园。

    制服了蝙蝠之后,欣儿继续沉浸在自己的小心思之中。此时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干什么了,“那个男人已经彻底的消失了,我要到哪里去才能找到他啊?”欣儿有些颓废的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哈、哈、哈~~”刘启的笑声此时正好传了过来,欣儿听到脸上泛出了遇见亲人的欢喜。轻点那没有穿鞋的玉/脚,一路向刘启那里奔了过去。

    “他在这里,算了找他去吧!”欣儿满怀喜悦向蛮荒森林外围跑去。

    可是让人奇怪的是,欣儿此时完全没有去约束她身后的那个妖兽但是它们却出奇听话的跟在她的身后不离不弃。

    “呃、呃、呃~”欣儿刚刚到达那外围的时候,刘启已经消失得不见了踪影。可是却突然在一处草丛之中听到了让她极其反感的吼叫声,那声音透着噬血让她内心不停的颤抖起来。

    “哇哈、哈、哈~”一个老头满嘴的血,可是却像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突然从草中冒了出来。此时他手上还死死捏着一条已经被咬断脖子的野马,当他看到欣儿的时候猛的将手上的野马像丢垃圾一样的扔了然后兴奋的朝欣儿冲了出来。

    看着那疯疯傻傻的人,欣儿被他的凶残恶心的在一旁狂吐起来。武峰此时的眼中根本就已经分不出人与动物了,当他看到欣儿的时候有的只是“杀、杀、杀死!”这个念头。

    “轰~”欣儿没有任何的动作,可是她身后的那些亲友团此时却动了。

    一只差不多都已经化成人形的猴子,当看到武峰想对欣儿出手。伸手朝地上的草丛抓了一把,然后身子直接就俯冲了过去一只毛茸茸的巨手含愤的煸向了武峰。

    “哦~”当看到如此神勇的猴子,武峰好像产生了莫大的兴奋。直接放弃了正在呕吐的欣儿,他停在原地好整以暇的等待那猴子的攻击到来。

    九阶的妖兽实力何其的强大,那只巨手带出了刺痛面庞的猛风。武峰却沉气凝眉好像陷入天地之中一样,“擒~”他出乎意外的吐出了一个字语。

    那猴子瞬间就被他伸出枯瘦的手给生生抓住了,好像做出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武峰此时将猴子放在眼前哈哈的狂笑了起来。

    欣儿被他的笑声吸引了过去,此时武峰手中的那人猴虽然被擒可是却异常的暴躁直接就挥出一爪将完全没有防范的武峰抓了个花脸。

    血水从脸庞上流了出来,武峰却丝毫没有再意脸上那股慎人的狰狞的狞笑却在脸上铺了开口。只见他将自己的嘴努力的张大了起来然后将猴子的四肢擒看来好像要生吞了一般。

    “放开它!”欣儿一声怒喝,武峰好像置若罔闻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砰!”武峰瞬间就被两道刃芒斩飞了出去,欣儿低头看了一眼此时已经被武峰放下的人猴。那猴子也发现自己没能打过别人,此时被救竟有些愤怒的捏了捏爪子老老实实的一蹿就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嘶~”武峰还没有搞清楚什么状况的时候,那刚刚加入的金色蝙蝠猛的停在了他的头顶尖啸了起来。

    武峰如遭强敌,双手捂着耳朵疯狂的摇摆着脑袋。

    “啊,我要撞死你、撞死你!”只见武峰状若疯癫的一跳一跳想要将天上的蝙蝠有头撞下来。可是那蝙蝠也是厉害异常,每次都巧巧躲过了攻击。

    “啊~”武峰好像已经到了极限,突然双手放开狂叫了一声。整个人影突然拔地而起直接朝蛮荒森林的深入坠了下去。

    “我们走吧!”欣儿对武峰这个疯子并不在意,此时见他逃蹿只是淡淡对着身后的亲友团道了一声然后迈着优雅的步子一步一步朝刘启方向追了过去。

    在众所知周的常识之中,人类的活动之外便是蛮荒。可是蛮荒真的覆盖了整个大陆了吗?

    一个寂寥的身影刚刚从无尽的大山之中窜了出来,此时刘启一身一个寻常武修的打扮。

    路过直平的时候,蛮牛正带领着大军重重围困了武家包围左央隘的所有武装力量。刘启有意为了煅炼蛮牛连九肆的信都没有带就一头扎进了蛮荒森林,赶了尽半个月的路程刘启终于从无尽的大山之中走了出来。

    “呃~”刘启长长的喘了一口气望着山外的世界。

    山林之外,这里有一座极其古朴的老城。

    刘启遥望望着这座没有记录在楚国疆域的古城嘴角泛过了一丝丝笑意,“天梯,我终于tmd走出来了!”恨恨骂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刘启身影一闪已经悄悄潜近那古城。

    古城一片安宁,城头之上并没有像楚国之城一样上书着名字。刘启并没有贸然进城反而像一只狼一样静静蹲守在附近,城门极其的热闹进进出出。不过大多是一些手中提着猎物或者准备出去打猎的人,一轮圆日慢慢向西斜了下来。

    “轰~”一声巨响,那古城的城门被放了下来。

    “哗、哗~~”一声声兵甲相互撞击的声音,刘启虽然躲得老远可是也知道有一大队的人马上了那原本空空的城楼。

    让刘启奇怪的是直到月上三竿之际,那城楼还是黑黑的一片。月光洒下,刘启偶尔能看到被兵器反射的月光飘过。

    “擦!”刘启捂着已经饿得咕咕乱叫的肚子暗暗骂了一声,然后反身朝蛮荒森林蹿了过去。

    “老爷,小碧现在还没有回家啊?”古城之中一座比较大的院落之中,一个老妇人正苦苦有缠着一个正值中年的男人低低哀求着。

    巨大的院落之外,俯宅上有一块银白色的牌匾上书着姑苏二字。

    姑苏怒然听着耳边的哀求一时也心乱得很,眼前的这位是他的妻子。他武功盖世,一生取了九个娇/娘唯独眼前的这个比较丑陋可是却是最得罪不起的。

    “我现在也没办法啊,我已经让仆人去城门上接小碧了。现在城门都已经关了,除了六国国主的手令谁能再敢开。而且就是开了,那茫茫山野你让我去哪里寻人啊?”姑苏怒然说到最后已经对着眼前的妇人无奈得直拍手。

    妇人一听一时无语,姑苏碧是她唯一的宝贝女儿。现在见不到她人她心已经彻底的慌乱了,“那老爷要不我去家里,我去求那些人帮我去找小碧!”她说着已经有些慌乱的想朝外面走去了。

    “唉~”姑苏怒然虽然不喜眼前的妇人,可是毕竟是夫妻。他沉沉的叹了口气,手一伸直接就将那妇人给生生的摄了回来。

    “放心吧,小碧那丫头身边有黑枭在不会有事的。”妇人一听自己的丈夫如此说也不再想往外走去。她知道自己回去其实也是没有任何用处的,“那些人怎么会为了自己的女儿出兵?”

    想通了这点,妇人突然抱着姑苏怒然痛哭了起来。“老爷要是小碧出了事,我、我也不活了!”说完妇人搂着站得挺直的男人痛哭了起来。

    姑苏怒然抬着望了一眼不是很明亮的月,想起自己那生得异常怜巧的女儿一时心中也有些乱麻起来。他虽然有九房妻妾可是却唯有一个女儿,“放心吧~”他好像安慰似的拍着妇人的后背。“咱小碧可聪明着呢,不会有事的!”

    “擦,这么干净?”刘启原本想找只野味解解饿的,可是找了一座座山头竟然连根毛都没看到。

    “这尼玛!”刘启恨恨对着一棵大树狂踹了一脚,树应声的东摇西晃了几下。

    “沙、沙~~”远处传来的声音让刘启嘴唇微微翘了起来,“终于有鱼上钓了吗?”刘启有些解饿的紧了紧手中的苍龙刀。

    刘启静静站在一处平坦的山间,月光如水的从空中飘散了下来。一处低矮的山凹之间突然蹿出了一条巨大无比的白色巨莽,“嗷~”那巨莽一见刘启好像看见一顿美味的夜宵抬着那巨大的身子高高俯视着刘启。

    “啊~”另外一个遥远的山头,一个少女突然听到这声啸吼突然被吓了一跳紧紧搂着一只巨大无比的黑色鸟儿。

    那鸟儿好像有灵性的低头用鸟头蹭了蹭那少女好像安慰她一样,“砰~”可是换来的却是少女一老拳。“都是你个混蛋,你追什么破鸟害得我今晚回不了家。”

    巨鸟被拳打得头直接吃痛的叫唤了一声,可是却不敢对少女怎样只是更加紧实的用自己的翅膀搂抱着少女那娇小的身躯。

    原来/经常被那古城的人打猎的缘故,现在方圆十里之内的野兽都极其的稀少。留下来的要不是狡猾的成了仙一样的妖兽,要不就是一方的元老霸主。

    刘启眼前的就是一只称霸古城周匝的蛟莽,蛟莽在刘启一入林的时候就盯上了他。本来他夜晚有另外一个目标的,就是那个少女可是少女身边那只巨鸟一直都死死守护着那少女。它此时看见赤/裸裸一只的刘启便再无犹豫的将刘启当作了目标。

    “希望你的肉会好吃点!”刘启非常诚恳的对着巨莽许下了愿望。

    那狡莽好像听懂了刘启的话,此时瞬间怒到了极点。

    一个翻身之下,刘启突然看见了一条巨大无比的肉/棒。嗯蛇棒在空中翻转了起来。

    “我擦,你在耍宝吗?”刘启从来没遇见过如此逗b的蛇,一时被它动作惊得口张得巨大无比。

    这是蛟莽的必杀之技,这也是他被古城的人称为蛟莽的原因。

    如同一只蛟龙一样在天空之上盘旋了几周,那蛟莽头部猛的一挣然后瞬间朝刘启撞了过去。

    “哦,劲元之气?”刘启的脖子瞬间粗/红的好像直接咽了一个鸡蛋一般。“我日了!”刘启正想移动身子的时候突然好像自己好像被囚禁在了个方寸之间动弹不得。

    蛟莽的眼中闪过了摄人的光芒,它曾经凭借这招直接灭杀了近百人。一百多号人被它生生的撞成肉汁然后吞入了腹中,那感觉美妙至极。

    今天虽然只有一个,可是它已经可以想像刘启被自己无比巨大的力量撞碎然后自己再慢慢嚼一堆肉饼场景了。

    无尽的劲元之气不停的鼓入了刘启的刘启,刘启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到达极限不能再吸入的境界。

    “当、当、当~~”苍龙刀好像回到了遇见武峰那时的兴奋,此时刀身之上直接就渡上了一层层银白色的劲元之气。

    刘启连忙摁下了跳跃不停的苍龙刀,他现在根本就不打算让苍龙刀出鞘。“给我安分点!”刘启恨恨的将刀摁住然后连带着刀鞘的朝天举了起来。

    “你这个笨蛋给我去死!”刘启对着那蛟莽骂了一声,一只巨大无比的水晶拳套瞬间在刘启另外一只手上不停的涨大涨大。

    直到那拳套涨得好像一座冰山的时候那蛟龙看得连眼睛都凸了出来,可是奈何自己去势已经不可挽回。

    “砰~”整座山林都摇晃了一下,然后刘启身边下起了冰雹雨。

    “哗、哗~~”此时离得老远的少女也见到了这一奇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