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恐怖小说 > 湘信有鬼 > 第七百五十六章 起心
    好想出去看看,这是我这个时候心里最直接的想法。

    这个时候再次的遇到这种事情,不说还不知道外面的具体情形,就是有着一些端倪的话,只怕一般人也不敢轻易去找,何况我本来胆子就不大。

    虽然这段时间经历了许多事,也见识过不少恐怖的东西,但是要说我的胆量,还真的没有大起来过。表面看着我确实底气足了许多,其实潜意识里我依旧有着胆怯的一面。

    这个时候对于看到这种情形,其实确实有着许多无法解释的疑点。但是对于要说昨晚的疑点,就是今晚这事的故伎重演。

    不过我也想到了一点,要知道在我的印象里,龙师傅那是身手敏捷的人,居然没有追寻到那东西的踪迹,想必这两天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何况他叫我过来旅馆找他,肯定不可能捉弄或者害我。但是现在我和唐金枝出了这种事情,显然龙师傅是不知道的。不然以他对我的关心,怎么会任凭我和唐金枝有事?

    当然我也想到了不好的东西,那就是龙师傅是不是也有事了?不过我随即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因为不说龙师傅的手段高明到什么程度,光是这次去苗疆看到的,就知道以龙师傅的手段,一般人哪里会对他造成大威胁。

    所以这个时候我是矛盾的,发出哭声的这个东西,应该就在窗子外面。看着它鬼怪精灵的样子,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昨晚那时候,不知道这个时候,它会不会凑巧的故伎重演呢?

    就在我还想着的当头,不知道是不是故意为了印证我的想法,果然外面的门再次响起,那个发出哭泣的声音的东西,不但继续一边在哭,也真的像昨晚一样,开始在推这外面锁着的门了。

    啪,啪,啪!

    声音不像是普通人急促推门的声音,而是好像一个有些机械,但是偏偏又维持本能动作的声音。

    它推一下再回声的停止,然后再接着敲两下,接着又推一下似乎又拉一下门。就好像一个人面对锁着的门,没有办法打开的时候,只有无奈的反复推着门的人一样。

    或者说像是一个小孩子,面对着无法推开的沉重大门,一副任性无奈的样子。

    偏偏这种枯燥的动作和声音,在这半夜三更里,显得格外吓人和诡异。

    因为前一天刚刚有人吊死,虽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但是看着这房子的格局,应该也是在一栋楼上的房子。此时外边别的声音消失,完全的安静了下来,而只有这个声音在作响。这个时候忽然有人敲门,自然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是不是真的有鬼!是不是真的闹鬼啊!”紧紧挨着我的唐金枝,一下似乎想缩到了床角去。可是似乎马上想到离开我没有那么安全,于是紧紧靠着我,真的低低的带着哭腔。

    不说她吓得浑身打摆子,就是我都感觉到自己的手是发颤的。即使感觉到她的指甲紧紧的,几乎嵌进了我的身体里。似乎没有感觉到我搂着了她,这个时候的惊恐让她恍如不觉。

    “不要乱想!”我只好低低的安慰她,但是显然是底气不足。因为我根本无法来保证外面的情形,不说我算是个新时代的青年,但是至少是亲身体验过那鬼东西的。

    没有读过多少书的她,心里在老人那遗留传承下来的思想,完全真的相信外面是脏东西。这个时候不说她能够确认什么,光是让她不惊慌,她都无法短时间平复下来。

    “那些人说的是真的,她们说的都是真的!这破房子,鬼地方,呜呜,这里真的闹鬼,妈呀,谁来救救我们!”唐金枝似乎有些语无伦次起来,其实我也不知道她念叨什么。不过看着她紧张的样子,除了害怕几乎没有别的什么。这时候不说出来证明什么,光是能够让她安静一些,我想自己都很难做到了。

    这个时候我没有叫,,倒不是我故意装镇静。而是这个时候我刚刚从惊喜里出来,即使外面情形有些不好至极,在我看来也有些微不足道。毕竟再强大的脏东西都见过了,这里的能够强到哪里去?

    看唐金枝那架势是想逃跑,可是没有勇气冲出屋里去。毕竟外面还是没有屋里安全,再说这里也不知道是在哪里。因为就是出去还是会遇到那东西,再说出屋的话鬼知道外面是什么?

    要说这个时候我自己心里,也不知道想着什么,也不管自己狼狈的样子,却也是不住的看着外面的动静。

    “小河,咱们这要怎么办,外面这是什么东西,是不是像他们说的那样,真的有鬼敲门,我,我好怕呀!”这个看似清纯亮丽的少妇,在这个安静的晚上,忽然碰到了这种意外。虽然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害怕,想到了别的什么东西,反正也六神无主起来,甚至她的声音里,也带着强烈的哭腔了。

    “你看看,你快听啊!它在推门了,它真的在推门了,,,,,,它会不会进来,会不会进屋里来?”唐金枝几次后退,看架势真的似乎想跑,可是想着我都没有动,还有没有什么比屋里安全一些?

    何况在这里,如今一起只有我们两个人,一时间发颤的和我说着,却不知道怎么才好。

    “不要怕!要进来不早就进来了?”我显然有些底气不足,但是我还是强自镇定。黑暗中看着床边的矮凳,真的想着如果有什么东西或人进来的话,我肯定是首先要拿着防卫的。

    看着黑暗里唐金枝紧张的看着自己,不由忍不住试着朝外大声呵斥,几乎带着壮胆骂道:“哪里来的什么鬼东西!赶快早早给我滚开了,不要来吓我们,,,,,,!”

    如果有人听到她的这个声音,只怕会感觉到更加的害怕。因为这种牙齿打颤的声音,实在是显得底气不足。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勇气,一边呵斥着外面,然后我顺便快速的念诵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