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品侠医 > 第六百一十七章 相见(求订阅)
    赵延庭过得并不好,他当初出轨王倩,到头来,两头成空。ranw?en w?w?w?.?r?a?n?w?e?n?a`com华天茵与他的婚姻也走到尽头,而王倩最终也迫于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不得不与赵延庭分手,飞往美国。

    让赵延庭没有想到的是,华天宇与安依萱竟然还有这样一层关系,他也因此失去工作,年薪几十万的工作转眼就成镜花水月,这样的反差,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他做出这样无耻的事情,算计前妻,逼迫妻子与他离婚,消息传出,过去和他往来的人也纷纷鄙视他的为人,表面虽然仍同他和和气气的,可在背地无人不防他,一个连自己妻子都要算计的人,谁又会肯和他做长久的朋友,他再想在原行业继续找一份体面的工作已经不可能了。

    王倩的离去给赵延庭带来巨大的打击,相恋时,郎情妾意,情侬意侬,可是转眼间就各自纷飞,赵延庭恳求王倩不要离开他,他做出巨大的努力,仍然没有挽回王倩的心,王倩的绝情离开带给他的刺激甚至要比失去那份高薪工作还要严重。

    感情事业的双重失利,赵延庭也因此大病一场,就连精神也受了刺激,他对王倩的感情投入极大,热恋之时山盟海挚,可是分离之时,王倩却是如此绝情,赵延庭几次三番纠缠,得到的结果仍然是分手。

    赵延庭落入一个可悲的悲惨境地,这段时间,他精神恢复了一些,也试着去找工作,可是到处碰壁,当初的高起点,现在的高落差,让他无法容忍,他的心态失衡,人也越来越颓废。

    当他出现在华天茵面前的时候,甚至,连华天茵都没有立刻认出他来。

    华天茵在看到赵延庭的那一刻,她的心出乎意料的平静,她曾为之深爱的这个男人,她曾为了他,为了这个家,甘愿做一个全职妈妈,牺牲自己的事业,到头来却被他无情的抛弃。

    她痛苦过,绝望过,甚至无法理解他为什么会这样狠心,那样绝情,就那么毁了她为之付出一切的家,可是那些已经过去了。

    她的心曾被伤害的伤痕累累,可是现在,再次见到这个负心的男人时,她竟然可以平静下来了,一切都结束了,她已经不会为他再流一滴泪,也不会再会因为他而有任何感情的波动,她对他的心,已死!

    华天茵平静的看着赵延庭,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甚至连恨都没有了,当一切都结束,连恨都不愿意去恨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终结,那才是真正的心死如灰,一切都落幕了!

    “来了,是来看孩子的吧!”华天茵平静的说道。

    赵延庭看到仍然美丽的华天茵,心情无法平静,是他亲手毁了这个家,他有些难堪,甚至不敢面对华天茵,心中有愧!

    “我来看看你们!”

    赵延庭放低姿态,他的态度谦恭,他把买来的水果放到门口。

    华天茵连看都没有看:“来看孩子就好,我就不必了,以后来看孩子请提前打声招呼,水果请离开的时候带回去,天天不怎么吃水果,你是知道的!”

    赵延庭一张脸涨得通红。

    华母在客厅问道:“天茵,谁啊?”

    华天茵没有回答,而是对赵延庭说:“你还是不要进来了,我妈在家,你过来会惹她生气,如果你想见天天,我把天天带到下面,你陪她说说话,毕竟她是你的女儿,不过,我要先征求她的意见,天天不是小孩子了,她有自己的判断能力。

    我要争取天天的意见,如果她不想见你,我也没有办法。不过你放心,虽然咱们已经离婚了,但是在教育孩子方面,我是不会让孩子的心理产生畸形,更不会让她仇视你。

    但是孩子有她自己的评判标准,这么长时间以来,你从来没有主动来见她,她对你产生什么不良的情绪也是你的原因,而不是孩子的问题!”

    赵延庭红着脸说:“我明白,我明白,都是我的错!”

    华天茵不再说什么,把水果放到门外:“你到下面去等,我带天天下去!”随后关上房门。

    赵延庭感觉有什么东西从他身上抽离了,再次见到华天茵,他感觉,他已经离她那么遥远,就好像过了几个世纪,曾经那个,每次回家,都对他嘘寒问暖的‘妻子’,那个曾经对他百依百顺的温柔、善良、美丽的女子已经彻底远离。

    他忽然感觉到心有些痛,眼泪一下就落了下来,他知道,那都是他自找的。是他亲手抛弃美丽善良的妻子,天真活泼可爱的女儿,一切都是他,可是,一切都回不去了吗?

    他深吸了一口气,提着水果,下了楼,他站在有些冰冷的天气里,身体有些发抖,是从心里涌起的寒意。

    他忽然想起那个家,那个曾经温暖的家,那个一回家就为他拿来托鞋,笑脸迎人的妻子,他忍着内心的那份伤痛,是他的冷血与无情将幸福葬送。

    他想回去,他想回到那个家,王倩已经离开他,他真的好像回到过去,那里有他曾经最不以为然的温暖,可是现在,却那么遥远,变得那么奢侈,赵延庭想哭,可却哭不出来。

    华天茵回屋里换了衣服,华母问:“刚才是谁?怎么没进来?”

    华天茵看了一眼母亲,她没说慌,有些事,说慌也是没用的。她说:“是赵延庭!”

    “他还敢来,这个王八蛋,混账东西,他来干什么?”

    华天茵说:“妈,都过去了,您还生什么气?”

    “我能不生气吗?他干的那些个事,是个人干的吗?我是替你难过!”

    “妈,您就别气了,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让我认清了一个人,如果他一直伪装着,骗我一辈子,那对于我,才是真正的悲哀,现在不是很好吗?我有自己的工作,天天也很好,还有...云大哥,对我也很好!”

    华天茵最后一句声音很小,脸上有些发红。

    华母说:“你走出来了就好,只是妈心里始终不舒服,云哥那人看着老实,只要他对你好,你愿意,那就成,那孩子看着是个有担当的人,差不多,你们就把婚事办了,也好给天天一个完整的家。”

    华天茵说:“妈,还是你好,我和云大哥商量了,打算明年开春的,到时候天天也该上小学了,我们那时候把婚事办了!”

    华母笑着点了点头:“你们自己决定,爸妈就是希望你们都过得好。对了,你换衣服干吗?”

    华天茵说:“赵延庭毕竟是天天的生父,这一点是永远都无法切割的,他来看孩子,我不能阻止,这对天天影响也不好,我不希望她在这件事上受到任何伤害!”

    华母叹了口气:“你就是太善良了,你怎么做,妈不拦你,可是你留个心眼,姓赵的不是好东西,能和他彻底了解,就不要再见他,毕竟还有云哥呢,让他看到了会多心!”

    “妈,你放心吧,云大哥不是那样小心眼的人,他比你想得,胸怀更宽广!”

    “这丫头,还没怎么的就把心给人了,女人啊......”华母叹了口气。

    华天茵走到天天的房间,小天天正在玩拼图,她走过去说:“天天,妈妈和你说件事。

    你...爸爸想见你,你想见他吗?”

    天天没有说话,华天茵也没有说话,就那么等着孩子的回答。

    天天好一会才抬起头来:“妈妈,我要是去见他,你会不会生气?”

    华天茵摇了摇头:“妈妈怎么会生气,妈妈尊重你的选择!”

    天天操着稚嫩的声音说道:“他为什么那么久不来看我,他不要妈妈了,难道连我都不要了吗?”

    华天茵心里发酸,她心痛孩子,她还那么小,就要承担父母离异对她的伤害。

    “其实,妈妈,云叔叔要是我爸爸该多好!”

    华天茵的心又一下温暖起来,还好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