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拧腰踢腿,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流畅,孙虹虽然在攻击力上不如周懿君,但是在身法上,因为本身有着重力控制的减重作用,倒是灵巧了许多。燃?文小说  ??? w w?w?.?r?a?n?w?e?n?a`com

    周懿君人在空中,却是稳如磐石,任那能量漩涡吹拂而岿然不动,手掌凝聚两道璀璨的金光,面对着扑面而来的拳头,周懿君只是淡淡一笑,身体微微向旁边一侧,从相邻两人的拳头之间直插过去。

    八个人虽然不可能同时攻击到一个人的身体,但是元素凝聚的能量体却完美的叠加在了一起,因此,周懿君和孙虹都要时刻面对着八个人的元素能量的挤压。

    金光光芒包体而出,在周懿君的体表形成了一个金色铠甲,只听空中发出:“嘶嘶!”的声音,在金色铠甲外围不断的闪烁着各色光芒,化作道道能量利刃割裂着这幅铠甲。

    “哈!”身影错过两人的身体的时候,周懿君双手向两旁一探,原本在体外疯狂攻击的能量瞬间在周懿君的两臂周围旋转了起来,最后居然和周懿君发出的金光凝结为一体,形成了两把紫色的长枪,对着两人的身体爆射而去。

    感受着腋下传来的压迫感,两个士兵也是极快的掉转身躯,在空中不断的翻腾,一股股能量随着手掌不断的拍动向下席卷而来,有的打在了长枪的身上,有的则只是通过一点点的能量一擦而过。

    能量的爆炸发出了一连串的轰响声,长枪在两人的攻击之下也越来越暗淡,直至消失不见。

    周懿君负手而立,完美的绕道了八人的身后,二对八,想要一击解决对方的人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周懿君也没有急于进攻,他知道,按照想要所说的拖延住时间也许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孙虹在错乱领域的帮助之下同样没有正面对轰上对方的拳头,但是没有周懿君那么强横的真气护体,抵御这八道能量叠加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好在自然之力的品节高,能够起到一定的阻隔作用,孙虹虽然很吃力,但也不至于被八人的能量所伤。

    从两侧一传而过,双拳紧紧的贴在一起,一道绿色的长蔓形状的元素能量凝结体从双手蔓延出去,直接缠上了其中一人。

    孙虹的选择无疑是正确的,以周懿君的实力都不能一下应对两人,孙虹只对其中一个下手绝对没有错,而且那人正好是土系领域,孙虹用这充满了绵柔之力的木系攻击也是正好压制了对方。

    “藤缠!”孙虹一声低吼,那缠绕在对方身体之上的藤蔓瞬间暴涨了一圈有余,死死的扣在了人身体上的几个关键部位,将整个脑袋都遮挡住了。

    “滚开!”另一边的战友见到同伴有难,顿时拧身出拳,直接轰响了孙虹。

    孙虹双手控制“藤缠”,面对对方的攻击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连接在手臂处的元素瞬间断裂开来,切断了彼此之间的联系,而孙虹的身影也是迅速的向周懿君的方向飘动而去。

    没有了孙虹的后续支持,那士兵猛地一用力,一股真气顿时从藤蔓的缝隙处爆发出来,就像是蛋壳龟裂一般出现了道道裂缝,最后直接撑爆了孙虹的元素。

    宁海此时已经来到了周启良的面前,两人淡淡相望,都没有出手,不过周启良却是一直用余光在看着周懿君哪一方的战斗。

    “别看了,他们两个人不可能这么快就败的!”仿佛是看穿了周启良的心思,宁海开口说道,虽然没有用眼睛看,但是宁海的灵识已经把后方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宁海。

    见到宁海一眼不看就能知道后方的情况,周启良并没有表现的太惊奇,说道:“这就是所谓的灵识吧,呵呵,果然神奇,不过可惜了,要是你能再隐忍几年的话或许能胜过我,不过现在的你还是太嫩了。”显然,周启良始终不认为宁海有和自己作战的资格。

    “打过了自然知道!”火冥上瞬间爆发出一片红光,将宁海和周启良完全的笼罩在内。

    “哈哈,好,让我看看你到底达到了一个什么程度!”

    即使面对一个刚踏入云腾大陆不到两年的二十多岁的小子,在这战场之上,周启良也没有丝毫留手,一出招,就是自己的全力一击。

    拳头摩擦着空气,发出刺耳的嘶鸣升,耀眼的真气在手臂上萦绕不断,橙黄色的光芒一闪一闪的,但是每次闪烁,都要比前一次强盛上一些,而气势也不断的被提升了上来。

    第一次对战十七阶武者,宁海也不敢有任何托大,看着周启良的攻击,宁海出其不意释放了一个重力控制。上千倍的重量顿时压在了周启良的身上。

    “雕虫小技!”周启良不削的哼了一声,虽然没使用领域攻击,但是从战斗一开始他就释放了自己的领域,面对土系的攻击,周启良身为厚土战神,自然是不会在意,心念一转,那沉重的感觉顿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根本没有影响到一点行动。

    宁海脸色微微变了变,虽然知道这一招不可能对周启良起到什么牵制作用的,但是也没想到周启良居然化解的如此轻松,丝毫不费力。

    “看来之前还是小看了战神级别的强者!”宁海心中暗暗叹息,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是丝毫没有减慢。

    “爬地火焰藤!”一声低吼,一道红光从宁海的脚下蔓延开来,同时,火冥身体表面也散发出淡淡的光线与之交融在一起,红色光线在底下迅速的游动,转眼间就到达了周启良的脚下。

    感受着领域内突然变化的元素,周启良的速度也不禁慢了一下,显然是分出了一部分精力来抵挡。

    “居然是木系的!”被压制的元素属性让周启良很不舒服,最让周启良郁闷的是,自己的真气居然不足以完全压制这股力量。

    “怎么可能,他才多大,难道我的领域还压制不了他吗?”被自然之力强化的元素攻击让周启良陷入了慌乱,他没想到宁海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子居然真的有实力无视自己的领域。

    “砰!”一声巨响,周启良前方五公分的土地突然炸裂开来,一条火红色的藤蔓带着灼热的气浪从缝隙中闪电般的钻了出来,紧紧的缠绕在了周启良的双脚之上。

    虽然以火冥的火元素为主导,但是其中也掺杂了不少木系元素,顺着土地之中的土元素直接传到了周启良的脚下。

    宁海的灵识不能够穿越地下太多,同样,领域的作用也不能真正的作用到地下,最大限度也就是地下十几米,这么短的距离,以宁海目前的实力完全能够在周启良的领域发挥作用之前让“爬地火焰藤”冲击到地面之上。

    被缠住了双脚,周启良的脸色终于变了变,前冲的趋势戛然而止,这份身体控制力着实不凡,从极动到极静之间的转换,没有任何停顿,没有任何生涩的感觉,仿佛一切都是弹指一挥间般简单。

    原本准备挥出的拳头猛地砸向地面,因为属性相克的原因如果任由这藤蔓在自己身体上缠绕,之后的所有动作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轰!”一声巨响,周启良一拳轰出,脚下土地瞬间炸裂开来,恐怖的能量漩涡卷起一阵阵的龙卷风将宁海包裹在里边。

    宁海脚下一错,等待已久的机会终于出现,“爬地火焰藤”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止周启良之前的攻击,同时让他出现破绽,宁海好趁势而上,而这一切都和宁海预料的一样,周启良一拳轰下,身体还未完全直起来,宁海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了周启良的身边。

    双臂附着着浓郁的绿色光芒,木元素在宁海的拳头上形成了类似于壁垒一般的防护膜,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从高处猛的向下砸去,直至周启良的脑袋。

    “哼!”感受到宁海拳头传来的气劲,周启良也不禁觉得有点棘手,不过毕竟是身经百战的战神强者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就被宁海击败,原本轰击地面的拳头没有抬起,反而是又朝着地面迅速的轰击了一拳。

    “轰!”一声炸响,宁海脚下的土地直接被周启良这一击轰了个粉碎,没有了支撑点,宁海身体一晃,居然险些摔倒,不过好在宁海反应迅速,飞行能力马上施展出来,保持着原来站立的高度漂浮在天空,挥动的手臂没有丝毫停顿,因为他看到了周启良的身体接着刚刚那股反冲之力正在向后移动,要是稍微慢了一点恐怕这次的攻击就要落空了。

    “啊!”宁海催动全身的力量,周身爆发出来的自然之力形成了一个小型的气体漩涡在宁海的周围萦绕,卷起漫天的碎石。

    “哈!”周启良也不敢有丝毫怠慢,这是速度的比拼,一旦慢了一步,就会被宁海重创。

    “轰!”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从宁海的双手中传了出来,一道火光在宁海的身前一划而过,仿佛将空间分割成两半一般绚丽。

    “砰!”可惜的是,最后时刻,周启良还是成功的逃离了宁海的攻击范围,如此猛烈的一击只是砸在了地上而已,并没有对周启良形成什么伤害,至于爆发出去的能量也在周启良强悍的真气保护下在周启良身前自动分成两流穿行而过。

    烟消云散,宁海和周启良相隔五十米远远对峙,周启良率先开口:“没想到之前我还真的是小看你了,你确实有资格和我一战,从现在开始,我将会动用我真正的实力,你也不要在保留实力了,全力出击吧,不然你会死的很惨的。”

    说着,手中的“崩土”缓缓的举了起来,一股汹涌的真气包体而出,密集的土元素瞬间包围了整个空间。

    周启良知道,宁海刚才那一击虽然看上去已经用尽了全力,不过宁海的真实实力并没有展现出来,因为和自己一样,在初次交锋的时候宁海也没有动用手中的兵器,虽然不清楚火冥的真正品阶,但是当初在家族放着的时候,火冥就被鉴定为一个神奇级别的兵器,所以在武器上,火冥至少不比崩土弱。

    从黑狼令中取出火冥,在近身的时候,宁海就已经把火冥收了起来,那周启良虽然手中拿着崩土,但是宁愿用单手和自己对抗也不曾动用兵器,显然是初次交手想要试探一下宁海的实力,若是宁海直接动用火冥,恐怕在气势上就输了。

    “既然您要求了,我也就不客气了。”火冥一处,顿时一股火山爆发时的灼热席卷心头,一阵烦躁的情绪居然出现在了周启良的心中。

    “没想到这小子的火系造诣居然强悍如斯啊!”周启良晃了晃脑袋,真气在体内循环了一圈,眨眼间就将这股烦躁驱逐出体内。

    其实刚刚宁海的攻击虽然看上去占尽了优势,不过周启良可是只用了一只手就化解了宁海两只手的攻击,这么算下来宁海的实力还是较之周启良有一定差距的,不过有了火冥,兵器之间的等阶差距倒是将宁海和周启良之间的差距缩小了不少,如果宁海底牌尽出,拼尽全身功力释放一个五系融合,相信战胜周启良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啊!”这次,宁海率先出击,挥舞着火冥在原地掀起一道巨大的红光,犹如从天空中洒下的匹练一般狠狠的抽向了周启良。

    “哼,让你见识一下我厚土领域的威力吧。”

    周懿君和孙虹两人对战八个天印师,虽然仗着周懿君十七阶的实力始终保持着不落下风,不过长久下去必将陷入一场苦战。

    孙虹的实力顶多也就能够抵挡住两个天印师的攻击,所以周懿君至少要面对六个人的攻击,如果或作是一般的战神印师,即使有着浑厚的真气和强悍的领域控制力,也绝对不可能抵挡的住,不过周懿君不一样,他的领域是精神领域,在这个领域的作用之下,他可以完美的避开所有的攻击,所需要抵抗的只是对方攻击周围包裹的元素破暴力,虽然同时面对的将会是好几个人的能量叠加,不过对方紧紧是天印师,即使是八个人的能量叠加也不可能强得过他的真气防御的,所以这场二对八的战斗才能持续到现在。

    “厚土领域!”另一方,面对着宁海铺天盖地的攻击,周启良身形没有丝毫晃动,只是右手食指有略微细小的抖动,嘴中喃喃着低沉的话语。

    顿时,在周启良的身前凝结成了一道土黄色的元素墙壁,厚度竟然高达五米,厚实的土元素将周启良紧紧的挡在后边,任凭宁海那强悍的攻击砸在上边。

    但听得“轰隆!”一声巨响,红色剑芒狠狠的劈在元素墙壁之上,两种颜色的光芒顿时混合在一起,彼此之前相互吸扯,像是两人在比拼力量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