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圣印至尊 >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绝境?
    南渊子轻抚着他下巴处,那一小撮的白色胡子,嘴角微微上扬。? ? 火然? 文  w?w?w?.?r a?n?wena`com

    说是抱歉,可语气间,却没有半点歉意。

    南渊子与凤宗无怨无仇,不代表就不能结怨,不能结仇。

    “混蛋!”

    闻言,云涵依面色变得十分难看。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个道理她自然懂。可是她还是没有想到,身为第四层的顶尖强者,从未与各方势力结怨也没有交好的南渊子,会忽然被金圣给收买。

    被云涵依扶着的云清依,此刻无疑也是如此。

    金圣将南渊子收买,两人联合,这对于凤宗而言,无疑一个巨大的打击。甚至有可能直接导致凤宗覆灭。毕竟此刻,在场包括云清依在内之人,就是凤宗内最强的一批高层,若是全部被屠戮干净,那凤宗无异于覆灭。

    眼前金圣加上南渊子二人,两人联手,绝对具备着灭杀在场一众凤宗高层的实力。

    就连云清依自己,只怕也很难逃过厄运。毕竟此刻她的伤势太重了,南渊子的偷袭,可谓是毫不留情,直接伤到了她的根本。虽然不是完全废了,但暂时她的十成战力,至多只剩下不足三成。

    就是处在顶峰十成状态下,以她一人之力,也不会是眼前金圣和南渊子联合起来的对手,更不用说是此刻她这种状态了。

    “嘿嘿,云清依。之前给你三分颜色,你不领情。现在,你可没机会了。从此以后,你就乖乖当我的奴隶吧。我的奴隶群里,就差你这么个凤族小姐了!”这时,金圣也是大笑了起来,他的那对目光,也是再无掩饰的泛起了浓浓的邪光,不断在云清依身上打量。

    凤族,女性偏多,且个个都是一等一的美女。

    正因此,让得凤族女弟子,一直是古宗圈子里众多男性梦寐以求的对象。而对于凤族世仇的力甲族,则更是将凤族女子当作了发泄、**的奴隶,每位力甲宗高层私底下,或多或少,都有着那么几个凤族女奴。

    然而,如眼前云清依这样,身为凤族嫡系五大小姐之一的奴隶。力甲宗至今为止,还未曾抓到过一个。

    不过现在好了,他金圣,无疑将成为第一个,拥有凤族小姐奴隶之人。

    想想就让金圣忍不住一阵自豪,同时对他继任力甲族少族长之位,也是更具信心和资格。

    “想让我当你的奴隶?哼,做梦!”闻言,云清依脸色十分难看的冷哼着,哪怕受伤集中,依旧运行起一股浓郁的七彩能量,形成了一道半个人大小的七彩凤凰,呼啸而出,直直的向着金圣冲去。

    “强弩之末!”金圣冷笑着,随意一挥手,一柄金剑凭空而现,直直扫过,那七彩凤凰顿时发出了一声悲鸣,便是被直接斩落。

    看到这一幕,场中无数观战之人,都是忍不住轻吁了口气。

    难道今日这场两大顶尖势力战斗,最后的结果,就要以凤宗覆灭告终了吗?

    身为八大顶尖势力之一多年的凤宗,就要这么覆灭了?

    在场之人,都是有些不敢相信。

    可眼前这一幕,却是在无形彰显着这个事实。

    云清依,已然没有与金圣再战之力。以金圣的实力,要屠戮剩下的凤宗高层,还不是随随便便的事?更何况,还有一位丝毫不弱于金圣,云清依这样顶尖强者的南渊子,在一旁协助。

    一时间,场中不少人眼中,都是不禁露出了复杂之色。

    而更多人,则是满面羡慕的望着上空一众力甲宗高层。

    凤宗覆灭了,眼前这么凤宗高层,凤族的美女,无疑也将直接落在力甲宗一众高层手里。想到这些平日里高贵圣雅的凤宗美女,被压在身下的一幕。就让在场众多观战的男性,小腹忍不住生起邪火来。

    特别是云清依。

    作为凤宗宗主,凤族五大小姐之一。她的高贵,是毋庸置疑的。

    将其压在身下蹂躏,这简直是诱惑到极点的一件事。以至于在场众多男性,看向上方金圣的目光,别提有多羡慕和嫉妒了。

    若非金圣实力强横,只怕此刻已经有人忍不住冲上去抢人了。

    “金宗主,现在这云清依已经没有什么反抗之力了。你所承诺的,是不是也该兑现了?”这时,南渊子忽然对金圣道。

    闻言,金圣眉头一邹,有些不悦的看了眼南渊子,觉得对方太急了。不过还是拿出了一个空间戒指,一把抛给了对方。

    接过空间戒指,查探其中之物无误后,南渊子的嘴角,这才勾起一抹满意的笑容,同时目光,却是又不禁瞥向了聚集在云清依身旁的云涵依几位凤宗长老身上。

    “放心吧,南兄,我承诺的定会做到。这几位凤宗长老,待我让人调教好后,会亲自送到令府的。”似乎知道南渊子在想什么,金圣顿时淡淡道。

    闻言,南渊子这才嘿然一笑,看向云涵依等几人曼妙的身段,眼中掠过一丝淫邪的对着金圣拱手道:“那就有劳金宗主了!”

    “你们竟然拿我等做交易的条件?!”

    金圣与南渊子的对话完全没有掩饰,在场之人皆是听得清楚,云涵依等几位凤宗长老自然也不例外。

    听到对方,竟然将她们几人,当作互相交易的筹码。云涵依等几位凤宗长老,一时俏脸无疑都是布满了铁青之色,满眼怒色的斥喝道:“混蛋,你们竟然拿我等作为你们交易的条件!?”

    “怎么,你是觉得有何不可吗?凤宗马上就要被力甲宗覆灭,你们这些凤宗长老,无异于都是金宗主的物品了。作为物品,当然能够拿来交易!”南渊子看着云涵依等几位长老,特别是怒气最凶的云涵依,在其凹凸有致的曼妙娇躯上,来回刮了好几圈,恨不得马上扑上去,将其那一身凤衣给剥了。

    “属于金圣?哼,痴人说梦!”

    南渊子的目光,让云涵依无比的厌恶,一张俏脸上,布满了愤怒之色,口中冷哼道。

    “涵依,别跟他们动怒。在场所有凤宗弟子听令,杀,跟这些力甲宗的杂碎拼了!哪怕是死,也决不能落在他们手里!”云涵依身旁的云清依虚弱的拍了拍前者的肩膀,同时强提起一口气,对着一众凤宗高层下令道。

    在场的凤宗高层,超过九成五,都是凤族的女子,个个娇艳不凡。

    此刻,她已经重伤,在金圣与南渊子面前,基本是不可能逃得了了。而在场凤宗高层,虽然可以四散而逃,但云清依却是能想象的到。此刻就算众人四散而逃,有部分凤宗高层逃离了力甲宗的魔爪,也会落在其他人的手里。

    毕竟在场之中,除却力甲宗,可是有着第四层无数人在四下围观的。

    此刻她重伤无法逃离,凤宗有极大可能也会因她不行而覆灭。四下围观的众人,自然也就不会再顾忌凤宗什么。到时候,凤宗女子,自然会成为整个第四层之人,不惜倾力擒下之人。

    毕竟就算他们本身不贪恋美色,将凤宗女子卖了,也能换取一笔巨额的积分。

    “是,宗主!”闻言,聚集在云清依身旁的一众凤宗高层,美目中都是不禁露出了一丝决然。

    她们自然清楚,她们被抓了之后,会遭受到怎样的待遇。

    身为凤族女子,她们可都是见过自己族人,被人抓了之后,救回来是怎样一副模样。

    特别是被力甲族之人给抓走。

    似乎为了专门针对凤族,力甲族有着一门邪恶的调教之术。旦凡被调教之后,哪怕之前这位凤族女子再贞烈,再宁死不屈。也会被强行变成一个放荡,渴求男性来蹂躏自己的女奴。

    正是见过了有凤族女子变成那副模样,在场众多的凤宗高层,纵使怕死,也是宁愿死,也不想变成那副模样。

    此刻,在凤宗众高层看来,她们已经陷入了绝境,只能拼死一战。不,只要战败,哪怕不能伤到敌人,也要自尽,无论如何,决不能被对方擒下。

    “力甲宗所有人听令,给我将这些凤宗之人,男的全杀了,女的全擒下。除却凤宗的宗主和五大长老外,其他凤宗女子,你们抓到谁,谁日后就归你们所有了!”这时,不远处的金圣,也是对着力甲宗众人下令道。

    “是,宗主!”

    闻言,一众力甲宗高层无疑都是满脸的激动,一个个干劲十足。

    “宗主,你们等等……”

    就在凤宗众高层见状,忍不住就想奋死一拼之时,一道声音,却是忽然从后方传来。

    云清依等人闻言皆是一愣,目光望去,只见梦风的身影,此刻出现在了凤宗众人的最后方。

    看着梦风,云清依的脸上,顿时忍不住掠起了一丝歉疚的道:“梦风,此次是凤宗连累你了。”

    听得云清依的话,梦风不禁苦笑了声,摇了摇头道:“宗主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既然身为凤宗一员,谈什么连累不连累的?更何况,真要说的话,此次之事,完全因我而起,应该算是我连累了你们才是。更何况,我们并不是就真的没有反抗之力了。”

    梦风的话,让云清依等人都是不禁微微感动。

    毕竟面对这种情况,像梦风这样并非凤族之人,不落尽下石已经不错了,还愿意这么说,这是真的把他自己当作了凤宗之人。

    “梦风,你说什么?”

    然而,当听到梦风最后一句话声,云清依等人皆是不禁一愣,有些不解的望着梦风。

    可以看得出来,那一对对的美目之间,此刻都是泛起了那么一丝丝的希冀。

    若是能活,谁愿意死?

    “我在恒力城内,布置了一些阵法。应该能起到点作用!”梦风道。

    “阵法?”

    闻言,一众凤宗高层眉头都是不解微微一邹,其中,云理英忍不住有些质疑的看向梦风道:“你确定你布置的阵法会有用?”

    如果要说场中一众凤宗之人,有谁最不喜梦风,那肯定就要属她了。

    “不能肯定,但阻拦一下力甲宗等人,应该还是可以的。”淡淡的看了眼云理英,梦风语气平淡的道。

    看得出来,前者对他十分不友好。联想到不久前,被他斩杀的云阳。梦风稍一猜测,便是能够猜测出,眼前这云理英,就是云阳等人背后那位撑腰的长老。

    “阻拦力甲宗等人?哼,亏你好意思说!”梦风的话,顿时让云理英不禁冷笑了起来。

    梦风见状,正准备再说些什么,一旁的云清依却是先一步对着云理英斥喝道:“理英长老,你够了!此刻你还有心思在这搞内斗?”

    然后,云清依的目光也是看向梦风道:“不管能不能起到作用,都要尝试一下。梦风,麻烦你带路!”

    “好。”

    梦风点了点头,当即便是向着恒力城内掠了进去。

    “想逃?没门!”

    那一众正杀来的力甲宗之人,见状不禁一愣,还以为梦风等人是要逃跑,当即纷纷跟了进去。

    金圣见状,眉头一邹,也是紧随了进去。

    至于南渊子,也是在稍稍考虑后,跟了上去。

    众多围观之人见状,在微微思量了一下,也是相继跟入了恒力城。

    这样一场难得的大战,可是万难一见的。好不容易见到,众人自然不愿意看到一半就撤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