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儒武争锋 > 第九百四十一节:十方滔天血魔阵
    “十方滔天血魔阵,血妖至尊所创,这都不知道,还敢说你们宗门擅长布阵?”

    天绝宗主听得秦枫的话,也是火头上来,不禁呛道:“那倒还请秦圣说说,此阵是何原理,如何破解?”

    “随口编一个阵法名字,谁不会啊?”

    哪知秦枫抬起手来,指向远处说道:“此阵名为十方,乃是一名妖神以上的强者,与九名妖圣配合发动,妖神位于十个阵眼中的任何一点。燃文小说   w?ww.ranwena`com”

    “此阵原理倒也简单,最初发动阵法,依靠的是妖神与九位妖圣沸腾自身气血之力,注入其中……”

    “随后阵法内每死一个活物,无论是人族还是妖族,都会被抽干血液,汇成血海,供应大阵的运转,死的活物越多,阵法威力越强,最终汇成滔天血海,吞噬阵内的一切敌手!”

    秦枫说到这里, 看向众人沉声道:“说到这里,那你们之前几次冲击,到底折损了多少人手在里面?”

    看到秦枫这般严肃的表情,众多宗主皆是一愣,有些惭愧地不敢说话。

    还是太虚剑圣叹气道:“大概折损进去三十多人,再加上困进去的三十多人……”

    秦枫听得这话,眉头顿时一皱。

    总共诸天战场,武家连儒家就进来了三百多人,若是这一处就折损了六十多人,那还了得?

    而且这十方滔天血魔阵若是最终吸收了丹青羽的造化武脉,以及这众多的强者鲜血,得可怕到什么程度?

    恐怕秦枫自己都无法全身而退。

    听得秦枫的责问,旁边的天绝宗主等人也只得说道:“此事是我们太过莽撞了,秦圣莫怪,马上您带我们冲进阵内,将此阵一发破掉,想来就万事大吉了!”

    “万事大吉?”

    秦枫苦笑道:“你们觉得一头妖族至尊传下来的阵法,能是这么简单就破除的吗?”

    “主阵妖神不死,阵法不灭!”

    “而且,每杀一头妖圣,也就是说,十个位置,每判断错误一次,这尊被斩杀的妖圣,气血之力就会汇入血池,阵法内的其他妖圣和妖神,实力就会上涨两成以上……”

    “若是预判失败几次,那血池之中的妖神,战斗力可能堪比妖族至尊,你们觉得这还是一件小事吗?”

    话音落下,天绝宗主等一干不怎么服气的武者,一齐蔫吧了。

    像犯了大错的学生一般,低着头,等待秦枫的发落。

    “好了,各家去集结人手吧!”

    秦枫一贯恩威并施,开口笑道:“若破得此阵,这处富矿,本圣可作主赠予你们中出力最多的一个宗门……”

    “不过……”

    “事态如此紧急,若是再有人出工不出力,罪同逆种。”

    “可不要怪本圣手中刀剑,可不讲人族情面!”

    听得秦枫这番话,众宗门自是点头如啄米,纷纷就去准备下一次冲击十方滔天血魔阵的人手去了。

    这些人刚散,与秦枫关系良好的太虚剑圣和王越不解地问道:“秦圣,既然这阵法折损在里面的人越多,阵法威力越强,为何不选派各宗门的精英跟您潜入阵中,击杀主阵者?”

    “这般让大批武者开进去,岂不是让妖族更容易反击吗?”

    面对两人的不解,秦枫淡淡说道:“主阵妖神何其狡猾,如果我们突然变换了进攻的方式,从蛮冲蛮打,变成精英斩首,他必然知道外面来了看穿他十方滔天血魔阵的高手……”

    “它必然更加小心谨慎,那我们不杀到过半以上的妖圣,恐怕连这头妖神的庐山真面目都看不到……”

    “敌在暗,我在明,说是去斩杀,一不小心就会被妖族各个击破。”

    “但如果反过来,我们这边还是一窝蜂地往上冲,这妖神也必然以为人族武者不知阵法奥秘,还来继续送死……”

    听到秦枫的话,王越和太虚剑圣俱是点头道:“如此一来,出其不意,反而容易斩杀到那头助阵的妖神!”

    “秦圣不愧是未尝一败的燕**神,这般虚虚实实,实实虚虚的作战韬略,若不是您抽丝剥茧地告诉我等,还真的想不到这么许多!”

    旁边的太虚剑圣却是皱眉道:“只是妖神实力非凡,又极其狡诈,若他发现人族队伍中,没有高手。来的俱是些杂鱼,肯定会起疑心的吧?”

    秦枫却是笑道:“这一点还请太虚剑圣放心,你们正常冲阵!”

    “击杀妖神之事,秦枫一人足矣!”

    倘若不是秦枫,而是另外一个武圣说此大话,肯定要被人笑死。

    但从秦枫口中说出来,却偏的让人不觉得是吹牛,反而有一种厚重的承诺感来。

    两人皆是不由自主地朝秦枫拱了拱手道:“秦圣,如此就拜托您了!”

    秦枫还礼,幽幽而叹:“丹青羽与我有袍泽情谊,我怎么可能舍下她不管,此事交给我吧!”

    “燕国的青羽公主,岂可落在肮脏龌龊的妖族手中!”

    ……

    片刻之后,被十方滔天血魔阵包裹的矿山外围,近百名人族武者一如往常,从各个方向对矿山发起了攻击。

    “还是圣武者当先,身后跟着天武者的阵容……跟前面几次一模一样!”

    主持十方滔天血魔阵的妖圣们不禁冷笑了起来:“这些人猪怎么就不长点脑子?”

    “你指望猪有什么脑子?”

    旁边一头猛虎妖圣得意道:“不过是我们妖族的血食罢了,说他们是猪,都是抬举他们了……我们妖族的猪妖一族,都比他们厉害得多!”

    话音落下,九名盘腿悬浮在血海之上的妖圣皆是得意大笑。

    忽地听到一声阴森厉喝道:“你等真的以为万事大吉了?”

    众妖圣被一训,皆是敛笑凝息,哪里敢回一句话。

    只听得那沙哑阴森的声音继续说道:“按照原来的计划,这批人猪,这次切莫再放走一个。”

    “只要得了这些人猪的鲜血,本座就可以彻底攻破那丫头的造化武阵!”

    “一想到可以吸干一个超品造化武脉的人族女圣,真是叫本座想想都觉得爽快!”

    旁边一尊猪妖圣,腆着肚皮,傻笑道:“血河妖神,那人族女圣怪水灵的,您就这样一口吸干了,不觉得可惜啊!”

    幽暗中的声音说道:“此等超品武脉的人族女圣,乃是极品的炉鼎,本圣当然是要好好地享用!”

    “待到她没有什么价值了,再是会再赐给你们享用的!”

    听得血河妖神的承诺,好几名妖圣皆是会意冷笑,各就各位去了。

    一切也正如血河妖神所计划的那样,人族这种不分主次,一窝蜂涌上来的作战方式,很快就被守株待兔的妖族强者迎头痛击,要不是各个宗门的宗主都在督战,恐怕已经有人掉头逃跑了。

    这也不能全怪人族武者胆小怕事,人族武者对上妖族武者,同境界情况下,几乎没有赢的可能,再加上这十方滔天血魔阵的加持,往往妖圣手下那些相当于天武者的妖帅,实际战力都赶得上武圣了。

    面对不可能战胜的敌人,恐惧和逃跑,已是人类的本能了!

    这样的情况之下,甚至一些坐守阵眼的妖圣都主动出击,以虐杀人族武者为乐。

    可就在这样完全一边倒的战局之下,一道透明的人影,却悬浮在滔天血池的上方。

    神文“天地心”的效果发动,让他与周围的环境几乎融为一体,再加上用的是神文“风”字诀进行的御空,既不是武力,也不是儒术,自然不着丝毫的痕迹。

    别说是妖神,来一尊妖族至尊,都不见得能够发现他。

    秦枫就这样悬浮在半空中,看着血池之外滔天的厮杀,冷静得如一台精密的仪器。

    “东,南,西三处阵眼是妖圣在把守,十处阵眼排除了三处!”

    “还有七处阵眼,很好,又暴露了两处!”

    秦枫此时悬浮在血池的上方,仔细看着脚下的战场,如警惕的雄鹰。

    他旋即用传音入密对下方的太虚剑圣和王越传音,让他们再全力进攻两处阵眼。

    这样一来,就把十个阵眼中,可能有妖神的阵眼,范围缩小到了三处了。

    如果秦枫贸然杀进去,对上这些普通的妖圣,的确可以挡者披靡,所向无敌。

    但杀的妖圣越多,对其他妖圣和那尊妖神的实力加成就越多。

    这样的情况下,让人族武者一齐进攻,看起来毫无章法,实则用投石问路的方法在试探阵眼的虚实。

    虽然看起来有点笨,但这是前世里,人族强者遇到妖族布出十方滔天血魔大阵后,最好的应对办法了。

    好在这样的大阵,是血妖一族的秘传,并不多见,也不传给别族。

    要不然的话,真的够中土人族受的了!

    他前世里与妖族强者交锋不知多少次了,否则也不可能一眼就看出这冷门的十方滔天血魔大阵,又琢磨出破阵的方法。

    随着太虚剑圣与王越两名武圣的联手猛攻,又一尊妖圣坐不住了,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如此一来,有可能是妖神坐镇的主阵眼位置,就只剩下四处了。

    就在一切都朝着秦枫设想的方向发展时,变乱陡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