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三十一章 铁骑
    轻车快马,驰骋山河。

    符少群带五千铁骑,皆骑乘黑狡马,马皆披重铠,连符少群也不例外,骑着一头高大、只是相对符少群身份又太普通的黑狡马往北陵塞蜂拥而来。

    陈海睁开心眼,竟然能隐隐看到骑阵之上有着杀伐兵气凝聚成的红彤血云!

    好强的杀伐兵气!

    这一瞬间几乎压得陈海都喘不住气,非要默运玄功,才能将压在心头的那口郁气泄去。

    好强的精锐战骑,虽然姜雨薇、沙天河等人,都不能像陈海那般“看到”杀伐兵气之形,受影响要少一些,但如此浓烈的血煞之气,不要说道丹、道胎境修为了,开辟识海的明窍境精锐,都难以挣扎其影响。

    “姐,对方兵势如此之盛,竟然令人好难受!”

    姜璇受益于真龙涎息提升根骨,目前也修成道丹,拜入余苍真君门下修行,但多年来主要受其姐姜雨薇的庇护,即便也有多次出生入死的经历,但实际历练还是稍弱了一些。

    此时她也只是觉得道心受到对方兵势无形的压制,仿佛眼前五千精骑,就是五千头上古凶兽,随时都会脱缰猛扑上来。

    作为皇族秦氏背后最强宗门,上万年来一直牢牢把控着天枢院,统领着崇国近百万里纵横的疆域以及与此相连同的小型通道,但甚至直接干涉八域的军政事情,这次玄元上殿派出大量的弟子,安插到西北柱国将军府各镇不说,像符少群这样的人物,身边更是有五千差不多有半数开辟灵海秘宫的精锐骑卒相随,派头比暂代镇守将军一职的姜明传还要大,也难怪沙天河、姜雨薇、魏汉等人充满疑惑跟警惕。

    陈海相信燕台关那边,对符少群等人的到来也是头大如麻、充满抵触情绪,心里又想:姜明传、姬成韵、秦谦等人或许被蒙在鼓里,但姬江野、姜晋、秦虎山这等人物,也应知道当年流阳宫灭亡是怎么回事,他们这时候有没有猜到玄元上殿的意图?

    耐着性子等符少群的骑队接近,陈海同时暗自琢磨着西北域的微妙形势,也暗中观察五千精骑杀伐兵气所凝聚的红彤血云,竟然比北陵塞两万精锐所凝聚的杀伐兵气都还要强,也不知道玄元上殿是用什么手段,锤炼出这么一支铁血精锐。

    在北陵塞上下的目光之中,符少群终于接近了北陵塞的北城门,双方各自见礼,验看过文函,陈海扫了一眼陪同前来的姜涵,便就将符少群连同五千精骑迎进城。

    陈海原本先想直接将符少群及他身边几名嫡系亲信迎到议事殿设宴招待,但符少群却坚持要亲自安顿好兵马,再议其他。

    陈海也只有耐着性子陪同符少群赶往西城大营,先将他五千精锐扈兵安顿好。

    虽说让陈海、沙天河、姜雨薇跟前跟后的忙碌,符少群很是失礼,但能看得出他很受这五千铁血精骑的簇拥跟爱戴。

    玄元上殿的道兵,平时都驻扎在雍京,都没有机会像边军一样,参与到御魔等各方面条件都相当残酷的边境战事里,但犹带有凶烈的血煞杀戳之气,皆是生平少见的铁血悍卒,陈海暗中估计玄元上殿可能通过天域通道,跟其他天域进行着秘密的血腥战争。

    星衡域周边,除了血炼场、血云荒地、碧海胜景等天地法则不完整的中小天域,也不乏像燕州这样天地法则完整、能滋生亿万生灵的中小天域。

    而像燕州这边的中小天域,受天地法则限制,天位境以上的强者进不去,仅有天位境以下的人物率兵马进入,也未必就真能轻而易举将一座中小天域攻伐下来,甚至也有经历残酷血战,损兵折将太甚被迫放弃的。

    一阵忙碌,直到天黑符少群才歇下力,陈海肚子里直骂娘,但还是笑眯眯的将符少群以及随同前来的姜涵,迎进议事殿设宴款侍。

    议事殿之上,自有侍从将灵果、灵茶一一奉上,陈海满脸世故而圆滑的跟符少群抱歉说道:

    “北陵塞深入魔域,物产极为有限,而陈海一介寒庶出身,仅有这些粗陋瓜果照待贵客,还望符真人见谅。”

    “不妨!”符少群大手一挥,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笑着说道,“魔獐岭乃是崇国以北之壁障,护着亿万民属于其后安居乐业,职责之重,如万仞担肩。我履新月余,走遍了燕台关上上下下七十六座哨卡,五座要隘,若说军容齐整,还要数陈师兄你北陵塞为第一。”

    听符少君语气颇为亲切,陈海不动声色,敬陪末座的沙天河等人则是稍稍松了一口气。

    陈海笑着回道:“符师兄谬赞了,我本乃姜师门下,寒庶出身,多做一些,也是应该的。”

    陈海和符少群在这里虚应着,坐在一旁的姜涵看在眼中,心头一阵不爽。

    在陈海与秦谦一战之后,他已经明白自己此生有可能被陈海拉得越来越远的距离,而没有接近的机会。

    说实话在姜涵的心里面,哪怕是姜赫、姜雨薇以更快的速度踏入天位境,也绝对要比让在朱明巍、魏汉等人身上跟他结下仇怨的陈立踏入天位境,要好得多。

    符少群还没有率部进入燕门关,他父亲姜晋就提前知道消息,当时就派人送信给他,说玄元上殿此举非同小可,必然是想在西北域有一番作为,要他们尽可能不要跟玄元上殿下派来的弟子起冲突跟瓜葛。

    然而姜涵就是想利用这点,有意无意的将符少群的注意力往北陵塞这边引,然后促使符少群跟陈海起冲突,最终借符少群的刀,将陈海扼杀在萌芽之前,只是没想到陈海跟符少群虽然比他都要年轻,但坐下来聊得竟然十分投契。

    陈海和符少群正在那里随意聊着,议事殿门口一道光华闪现,姬成韵的身影显现了出来。

    她看着符少群敛身行过礼,又大大方方的跟符少群开玩笑问道:“早就听闻少群师兄来燕台关履新,谁曾想这么长时间才来北陵塞,难道少群师兄不知道我也在?”

    姬成韵就这么半娇半嗔,符少群脸上的表情却生动了起来。

    姬成韵作为姬江野最为娇宠的幼女,在整个崇国年轻一代人里面,她也算得上鼎鼎有名的人物。

    符少群所属的符氏,虽然也是玄元上殿经年历久的宗族,甚至都要比整个崇国的历史悠久许多,但万仙山同样是他们不可轻视的势力。

    姬成韵因为其母的缘故,在修行之余在整个崇国内四处游荡,猎杀寇匪,因此之前与符少群有过不少的交集,她性格介直,也颇得符少群喜爱。

    虽然符氏和崇国的皇族秦氏多有联姻,但是对于那些高高在上的皇家贵女,符少群实在谈不上喜爱,相比起来,姬成韵更加符合符少群的胃口。

    看着姬成韵到来,符少群站起笑看她入座。

    他知道姬成韵的脾气,口气中带着真真假假的怪罪道:“昆吾岭一别,十年已经过去。十年中,我一直在上幽阁潜修,方才出关,就被宗门委任到燕台关。倒不是不想见到姬师姐,实在是军职所在。倒是你,只是在北陵塞游历而已,我来燕台关任职,你难道就不知道?不说去燕台关看看为兄,反倒在这里和我发脾气。”

    看陈海跟符少群还有军务要商议,姬成韵耸了耸香肩道:“少群师兄还是先以军务为重,我先告辞了。”话音一落,就翩然而出。

    眼见着姬成韵如鸟雀一般飞出议事殿,符少群的眼神也随着闪烁了一下……

    看到这一幕,陈海心里微微一笑,秦谦跟符少群都对姬成韵感兴趣,又都是各自宗门的天之骄子,却不知道他们争风吃醋起来,会是什么事。

    当然,陈海更看好身上带着淡淡血腥杀气的符少群,能将秦谦这个没怎么经历世面的二世祖压在身下翻不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