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一章:天命主角
    【百年之后】

    天道晋级最显著的特点是世界得到了升华。

    世界得到升华最显著的特点是天上地下四海八荒一重天内,灵气浓郁到了夸张的程度。

    因为这一点,玉帝借故弄出来了所谓妖劫,祸害天下妖族。

    因为这一点,人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名普通人,倒拔垂杨柳和玩一样,不出意外的情况下最短也有三百载寿命。

    因为这一点,人世间的权利框架彻底变革。皇帝不一定是帝国中的最强者,但是实力绝对不会低。整个世间再无凡人帝王。

    东胜神州之内,唐宋元三大天朝鼎立;吐番,罗马,天竺,扶桑,高句骊五大帝朝争霸;焦耳,帝服,昆吾,前粱,前燕……十六座王朝夹缝生存。

    宋朝,杭州,钱塘县,长河蛟龙起舞,大水泛滥,捕头李公甫奉命斩杀蛟龙,身披重创,惨胜而归,在县衙中受到了英雄式的接待。县令,县丞,主簿,典史四名官员作陪。

    宴会气氛在一片热闹和恭维声中达到**,又在得知李公甫经脉受创,武功全废的情况下跌至谷底。

    没了战力的捕头令四名官员以及一众乡绅相继变了脸色,县令,县丞,主簿三人间断离去,场面一度十分清冷尴尬,令李公甫心脏不断抽搐。

    数刻后,晚霞满天,宴会散场,李公甫心情沉重,步履蹒跚地回到家中,对着妻子许娇容说道:“以后我们夫妻二人需要小心做人,祸不远矣。”

    许娇容大惊失色,忙声询问缘由。却听丈夫说道:“长河妖龙作乱,为了将其斩杀,为夫不得已使用了禁忌手段,七经八脉破损了一半,无法再调用体内真元。如今诸国争霸,妖孽横行,一个武功全失的人不管立下多大的功劳,都坐不稳县衙捕头之位。只怕是用不了多长时间,为夫就会被明升暗降,调入文职官员之中,届时日子就不好过了。”

    许娇容脸色微白,突然间想起了一件事情,猛地握紧双拳:“那汉文进入杭州书院的事情,会不会受到影响?”

    提起汉文这个名字,李公甫神色顿时复杂了起来。

    许娇容的生父叫做许盛,乃是大半辈子的童生,毕生的愿望是考取秀才功名,光宗耀祖,迈入权贵阶层。

    然而从十八岁考到三十一岁,他年年落榜,渐渐成为十里八乡的笑柄。

    别人的嘲笑如同一柄柄钢刀,将许盛的心扎的千疮百孔。考秀才这件事情因而成为了他的执念,超越了生命。

    三十二岁的时候,他夫人再度有了身孕,诞下一女。此女出生之时身带祥瑞,张口能言,生而知之,令夫妻二人瞠目结舌,引以为文曲星下凡。

    因为这个缘故,许盛将自己的心愿寄托在了女婴身上。对外宣称自家夫人生了一个男孩,为其取名为许仙。

    意指许家的希望,许家的仙人。

    果不负许盛所望,许仙天资过人,未满一岁便识遍大宋文字。三岁时便能出口成章,妙语连珠。

    又十年后,许仙方十三,许盛便教无可教,厚着脸皮找到女婿李公甫,想要托他找找关系,将许仙安排进杭州书院之中,给他一个更好的学习环境。

    李公甫在县里虽然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在杭州城内却位卑人轻。几经周折之下,用了整整两年时间铺路,花费了大量心神和金银,这才得到了一个幸进名额。

    万一因为李公甫的状态耽搁了这件事情,许李两家都会追悔莫及……

    正所谓担心什么来什么,数日后,李公甫在衙门失势,被县令转为文职。杭州书院的关系突然间就断掉了,李公甫亲自登门拜访,都没能见到当初的联系人。

    闷闷不乐地回到家中,李公甫携带妻子来到乡下,走过杂草丛生的田陌,来到一座矮山前。

    许家,就在这矮山下。

    “公甫,娇容。”三间竹屋前,一名身穿儒服的老汉正在花圃中浇水,看到夫妻二人,神色顿时紧张了起来:“杭州书院那边怎么说?”

    “黄了。”李公甫苦涩说道:“汉文呢,我亲自给他说……”

    矮山向东十五里,有瀑布挂绺。银白色的水流从瀑布上流淌下来,和风细雨,潺潺轻柔,并无太大水声。

    白骨精手中握着一卷古籍,身穿竹青布衣,坐在下游的一块青石上,默默温书。

    他花了整整百年的时间布局,与天道不断接触,交易,最终成功转世成为了许仙。

    走过了太多的路,经历了太多曲折,他的心境早已天翻地覆。就比如说,转世之后的女身,就是他向天道争取的结果。

    两千年前心心念念的改变相位,在他证道准圣的时候便已烟消云散。

    当然,他的相貌早已主动改变。若是保留着原貌历劫,将来还指不定会多出什么麻烦。

    “童生,秀才,举人,同进士,进士,探花,榜眼,状元,大学士,翰林学士,大儒,半圣,亚圣,圣人,儒门十四文位?嘿,看来近几百年内儒门发生了不小的变革。话说以我前世文宗祭酒的身份,地位应该远超所谓的儒圣。”白骨精轻声呢喃。

    “此次转世历劫,主修功德,进入儒门无疑是最好的选择。那什么猎妖师,降魔者,和护国育人的大儒比起来简直弱爆了。现在就等杭州书院那边的消息了,一旦能够成为书院学子,谁也无法阻挡我崛起的脚步。”

    “汉文。”李公甫疾步而来,停驻在青石前处。

    “姐夫。”白骨精抬目,望见他怪异的神色,疑惑开口:“发生什么事情了?”

    “杭州书院的事情,黄了。”李公甫长长一叹,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交待清楚。

    白骨精沉默了许久,惋惜说道:“很可惜。不过黄了也就黄了吧,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李公甫迟疑了片刻,说道:“虽说杭州书院没指望了,可是你也不能就此认命,甘心待在乡下。我在杭州城内有一个朋友,经营着一家药铺。你若愿意,便且先去药铺谋个活计,等待机会,等待科举。”

    “那药铺叫什么名字?”白骨精失笑,敏锐感觉到了命运的深深恶意。

    妈蛋的,许仙就一定要去当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