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十六节 渡淮
    这一仗不好打。?燃文小说???? ?? ? w?ww.ranwena`com

    姚承泰算是感化军体系中比较能打的一系。

    不过从蚁贼在淮北肆虐期间感化军各系与蚁贼的交锋战绩来看,总体来说感化军表现都不佳,没有听闻过有什么值得一提的战绩,反倒是溃败和被围歼的战例不少,也是让人无语。

    由于感化军节度使时酆的平庸,在其担任节度使期间,其对麾下各系军头的控制力大幅度下降,使得尚云溪、姚承泰等人的独立倾向日趋明显。

    尤其是在各军开始财政独立,以商税和捐输来维系军队生存之后,这种不稳定的保障机制对部队战斗力也有相当大的影响。

    正因为如此,外界因素对部队的影响,或者渗透也变得容易起来。

    姚承泰和俞明真都是卡在汴渠上这一水上重要通道上收取商税,只不过俞明真还可以依托泗海二州的士绅们收取一些赋税和捐输,而姚承泰则还把控着从徐州南下进入淮南的这条路上重要驿道,所以都各有谋生手段。

    不过即便是这样,感化军各部已经非常困难了,虽然架子看起来很大,但是其战斗力却在急剧缩水,不但每军编制不齐,军械甲胄也都是难以补齐,这从驻军在颍亳二州与蔡州军的交锋一战中就能略窥端倪。

    当然这也可能和颍亳二州不属于自己防地有关系,真的要到了夺他吃饭的家伙地盘时,估计也得要拼命。

    在江烽看来这其实也是一种恶性循环。

    像感化军、泰宁军、平卢军已经河朔三镇这些北方军镇藩阀,现在已经处于一种濒于崩溃的局面。

    一方面本身这么些年来水旱灾害不断,兵灾连绵,极大的破坏了地方生产环境,另一方面由于武夫当权,文官权力被大幅度薄弱,本身文臣治吏的不信任不重视,对地方管治能力急剧削弱,使得地方政事无人过问,一切围绕军事而动,这两方面的不利局面直接导致地方农民商贾生存困难。

    年成一不好,许多人就只能变为流民向周围地区逃亡,而地方豪绅势力越强对土地控制越多,使得租税收成更少,要维系一支军队就只能通过加重商税和巧取豪夺来实现。

    这也使得地方商业环境遭到破坏,许多地方的商品货物流通都成为一种高风险行业,要么就是直接和军队挂钩,要么就必须要和地方上的豪绅共谋。

    这使得除了日常必需品生产流通外,其他行业很难生存。

    在这种情况下,要指望所有心思都来保军队运转的军镇藩阀们来修筑道路或者灌溉沟渠这些有利于发展经济举措,无异于痴人说梦。

    相比之下,不得不说山南东道、淮南道、江南东道、江南西道诸州在这方面就要做得好得多,无论是南阳刘氏,还是原来的光申二州许鞠两家,亦或是鄂黄杜家,吴杨、钱越,这一区域的战争频率和烈度都要远逊于淮水以北这些地区,加上本身淮水以南地区灌溉体系亦要更发达,水运更为便捷,使得无论是在农业还是商贸流通上更为方便,这也是自南北朝到晚唐北方人口大量流向南方的一个主因。

    战争无疑是最为消耗钱物的,而淮水以南地区战争频率和烈度都远比北方中原地区弱得多,自然获得休养生息的时间更多,加上各藩阀在军事生存压力上没有那么大,当然也就有更多的精力来放在对方的管治上。

    所以如果不是蚁贼从颍亳而起,在中原而盛,突然跨过淮水袭击浍州、寿州、舒州、宣州等州给了江烽这样一个趁势而起的机会,江烽要在这么短时间内有如此局面还真不可能,尤其是没有寿州这块根基之地,也就没有现在的淮右局面。

    也正是因为有了浍寿庐濠四州这块粮仓所在之地,有了前一两年的储粮准备,江烽才有胆气跨淮击徐,否则就算是拿下徐州,光是北方兖郓沂三州源源不断用来的流民都得要让你吃不消。

    现在有利的因素就是徐州内部的分裂,姚承泰被自己攻击,那么谁会来救他?

    北方的卢启明基本可以排除,如果他真想动,也有庄永胜这颗伏子牵制;俞明真现在实力不够,加上本来与姚承泰关系也不佳,可能性较小。

    剩下就是尚云溪和时酆本部了。

    但尚云溪和姚承泰之间也有矛盾,这两人原来一直为争夺感化军第一军头争执不下,尚云流所部被歼灭,尚云流被杀,给尚云溪迎头痛击,所以尚云溪现在所有心思都在对付西面的蔡州军身上,骤然得闻姚承泰被攻击,要作出何种反应,还不好判断,但起码在毫无准备之下要救援,估计也需要一些时间,毕竟从萧县南下也需要几日时间。

    至于时酆,江烽算定此人无此胆略敢在没有尚云溪的配合下把自己那点老本拿出来一搏,这个时间差就是淮右的机会。

    当然战场上一切千变万化,任何意外,任何你认为不可能的事情都会变成可能,更何况西面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蔡州,他们会坐视淮右就这么大摇大摆长驱北上?

    从斥候和细作反馈回来的消息显示,姚承泰部驻军战斗力相差较大,驻扎在符离的两军主力实力最强,蕲县两军次之,通桥一军再次,然后还有两军分别驻扎在蕲县和符离外围,属于团练军整编而来,战斗力最差。

    除开这七军外,姚承泰还有两个营的亲卫营,号称博浪营和摧山营,战斗力最强,也是姚承泰亲手训练出来的部队,与蔡州的龙雀尾相似。

    柴永神色复杂的站在一盘看着正在迅速渡淮的各部大军,他的第十军排在了倒数第二。

    对此他倒是不太在意,他更感慨的是江烽的胆魄勇气。

    在他看来,事实上除了第一军的战斗力的确够强要比原来的忠正军和德胜军要强外,像牙军以及从河朔军转化来的第六军、第八军与原来德胜军、忠正军中的精锐也就在伯仲之间,而像第四军、第五军的战斗力就不值一提了,纯粹就是一帮训练不错但毫无经验的新军,这种军队在大战中的伤亡率会很高,也有很大几率被打崩,要想成长起来,起码也要经历一两场真正的恶战。

    但就这么一支军队,江烽就敢如此大胆的挥军北上直取徐州,这一点,柴永自叹弗如。

    当然,柴永也能看清楚虽然在军队的硬实力上淮右军并不算十分出色,但是在软实力上,淮右军却出类拔萃,至少是自己见识过的德胜军、忠正军以打过交道的东海军、镇海军不能比的。

    良好有序的后勤保障体系,极为优异的情报收集能力,还是十分稳固团结的将帅谋臣群体,以及极为强大的经济实力保障,这都是淮右军的底气。

    军队缺乏经验这不是问题,打一两仗,在流血和死亡中留存下来的将士自然而然就能完成蜕变,而厚实的后备兵源可以迅速填充这些军队,而一旦完成整合,这些军队的战斗力就立即会上一个台阶,所以这恰恰是最容易解决的。

    淮右军在扩军上的谨慎也让柴永既惊异又暗自佩服。

    以他之前的猜测,淮右军现在五个州地盘,甚至还有半个南颍州,以及一个和州尚未算在内,扩军到三十个军左右应该是很正常的状态,像淮北感化军也只有五州之地,但是军队最高多达接近四十个军十万人,而现在的淮右经济实力要远强于淮北五州的时候,但淮右到现在进行了一**扩军之后也不过十八军,这还是将水军和骑军都囊括在内。

    按照江烽的说话,精兵强将,但在柴永看来,有时候量不是质能弥补的,蚁多咬死象这不是虚言。

    好在淮右在后备兵源补充体系建设上做得相当到位,这也是柴永最看重的,一旦战损之后,可以用经过初步训练的后备兵立即补充进来,稍加整训就可以恢复元气,甚至还能有所提升。

    注意到柴永的神色复杂,江烽瞥了对方一眼。

    这个最后投诚的杨吴体系军将大概是最复杂的一个人了,武道水准已经进入小天位,但是却不太受秦汉、骆成淦这些大族出身的庐州籍军将待见,但是从此人表现出来的气度思路来看,此人确有不俗之处,江烽也很希望看一看此人在这一次徐州之战中的表现。

    正因为如此,他愿意将此人带在身边,哪怕像丁满、郭岳都表示反对,认为此人武道水准太高,一旦有不轨之心,他们都难以防范。

    但在江烽看来,只要柴永没有失去理智,就不可能对自己有什么不利的行为,杨吴已经成为过去,而柴永虽然是一个有想法的武人,但他缺乏根基人脉,而且更缺乏机会,唯有依靠自己才能实现他自己的想法。

    或许这个家伙在羽翼丰满之后会有些麻烦,但绝对不会是现在,甚至江烽认为以柴永的眼光他会越来越觉得跟随自己才是最明智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