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超能王宝典 > 076 黄金血脉、鬼影
    宋玉瑶会不会有什么不测,这一点,多少会有些痛苦吧,但龙飞却是清楚,如果这一切都只是七星瓢或者魅影的人,为了吸引他回到寒木镇的目的,那么至少可以保证宋玉瑶不会死,也许,也不会遭受什么非人的折磨吧。ranw?en w?w?w?.?r?a?n?w?e?n?`org

    毕竟,魅影和七星瓢联手,正在对付狂雷呢!

    龙飞不能保证什么,所以,他只能尽力去做,直到将伙伴救出来之后。

    越过蛮红总部之后,便是一路前往狂雷的总部,尚还需要一些时间。

    而此时,狂雷的总部,正在爆发着一场高层之间的战斗,而下面的手下们,则是在街巷中,不断的斗智斗勇,呐喊声不断。

    虽然如此,但是狂雷雇佣军无论是在数量还是实力上,此时都要相差许多,而导致狂雷雇佣军处于劣势的,还是在他们面前,有着这么一批算是非人类的魅影强化系的傀儡军团,不要命的向着他们挥起了爆炸般的拳头。

    就是这些傀儡军团,作为死士而存在,方才让狂雷雇佣军吃了大亏。

    而高层方面,便是被七星瓢的高手和魅影高层死死的扼制着,甚至狂雷雇佣军的某些高层,已经陨落了。

    但是,在这样的战场中,却是有着一场别开生面的战斗,那就是狂雷雇佣军的正副团长,以二人之力,力战七星瓢和魅影联手的六大高手,而其中,以副团长那鬼魅的步法,和特别的超能力,以一敌二,皆是魅影的高手。

    如此六人,却是占据了战场大部分面具,五人敢靠近,更是不敢插手其中,其战斗之激烈,速度,更可为是招招夺命,危险之极。

    也是如此,更是可见,狂雷雇佣军的正副团长有多么的强大。

    如此大战,不知道多少个回合,当龙飞一伙人进入狂雷战场的时候,双方来了一次硬碰硬的抗击,场面爆发着巨大的冲击,竟然使得地面撕开了一条蜘蛛网状的裂缝,最后还是以狂雷正副团长重伤而处于劣势之中,以裂缝为界对峙。

    柄雷刚刚和朱达斯大战,微微喘着粗气,但却是意气风发,心里正得意和激动,而使得脸颊有些涨红,此时看着皆是重伤的朱达斯和欧阳流,可谓是满面春风的笑道:“朱达斯,欧阳流,任你们如何反抗也无法改变今日我要灭了你们狂雷的决心,要不想你那些手下一个个死无葬身之地,还是乖乖的自我了断吧!”

    朱达斯,狂雷雇佣军的军团长,号称太极翁,玄级的古武者,实力无限接近地级古武者,曾经在地下最出名的黑格尔格斗场,有过百战百胜的历史战绩,为人果断,且战力惊人,一手太极掌威力惊人,据说曾经是地级古武高手,后因为某些原因而实力倒退。

    欧阳流,副军团长,刃化超能力者,实力无限接近s级超能力者,通常可以将花草,毛发,羽毛,布料,肢体,进行刃化,从而造成切割锋利的伤害,甚至实力达到s级以上之后,还可以将气体和液体进行刃化,威力极其的强大。

    而所谓的刃化,其实最明显的效果,便是提升破坏力,比如,被刀划伤,有一个数值是十的话,那么刃化之后,他的伤害数值便是提升到三到十倍。

    所以,在欧阳流身上,永远不要以为他只有一种武器,因为刃化,能强化的东西太多了,那不被你所关注的东西,很可能便是会成为致命的武器。

    不过即便如此,面对已经被研究透的对手,魅影特别派出了一名特别的对手,来对付他,那便是金刚系超能力者,一个可以将肌肤变成比金刚还要坚硬的能力。

    “哈哈哈,只有战死的朱达斯,绝对没有自裁的朱达斯,我朱达斯撕战无数,何时俱过,今日,即便你联手魅影,也休想吞并了我狂雷。”

    朱达斯,一个已经五十二岁的双鬓白发的中年大叔,给人一种和蔼忠厚的感觉,面对如此劣势,更是显得豪放大气,霸道。

    一头长长的白发飘散,人显得有些苍老,有着红红的酒糟鼻子,腰里还挂着一个酒葫芦的欧阳流听得朱达斯的话,脸上露出了笑意,随即目光撇了撇柄雷身边的三个带着面具的魅影高手,笑道:“嘿嘿,朱老鬼,你说话还是那么硬气,不过,你可是要小心点了,这几个藏头露尾的家伙,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朱达斯紧握着拳头,惘然不顾身上那流血不止的伤口,战斗意志昂扬的看着柄雷和魅影高手,笑道:“那又如何,出道至今,早已将生死看透,横竖死了,也能拉下几个垫背的,怎么也是值得了。”

    欧阳流无视了柄雷那不屑的目光,无视了黑衣人那看不清的面具下,冰冷的眼神,自顾的和朱达斯聊着,甚至还取下了腰间的酒葫芦,直接扔给了朱达斯,神色有些猥琐,又有些怀念道:“嘿嘿,来几口,我们两个老家伙,在好好联手一会,让某些人知道知道。我们狂雷二老是如何疯狂的如何!”

    朱达斯接过欧阳流丢过来的酒葫芦,拇指在酒葫芦塞上一划,酒葫芦塞一转,露出一个壶嘴,朱达斯仰头就喝。

    一大口酒落下,朱达斯整个人便是身体泛红,也是那么一瞬间,朱达斯身体开始爆发出强大的力量,酒葫芦也随手扔出,回到了欧阳流的手里。

    “哈哈哈,久违的感觉,真是让人怀念啊!”

    朱达斯满脸涨红,精神抖擞异常,双眼更是精神炯炯,舒展筋骨,满脸笑意的看着柄雷,说出了久违的感叹。

    柄雷明显的感受到了朱达斯变得更加强大了,甚至让他有一种感觉,单挑,他不是朱达斯的对手,完全是要被完虐的节奏,不由看向欧阳流惊恐的问道:“你那酒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他喝了之后,变得更加强大了!”

    欧阳流怀念而心痛的抚摸着自己的酒葫芦,对于柄雷的话,恍若未闻,而是自言自语道:“多少年了,这喝一点就没有一点了。”

    “我在问你话呢,欧阳流,你这酒葫芦到底装的是什么好东西。”惊慌中,柄雷突然转变了想法,看向欧阳流的酒葫芦,有了一种狂热要夺取的**。

    可惜,欧阳流不说,而朱达斯则是在感受着身体的变化,激动的握着手,感受着那剧增的力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就更加不会回答他了。

    而就在柄雷兴奋而又狂热得一无所知,因此恼怒的时候,一直不怎么说话的魅影高手中的一人,却是突然道:“有闻,在荒兽山脉生长着一种神奇的果实,叫做黄金血脉,据说是吸收了荒兽的血而成长出来的果实。

    用它酿造的果酒,有一种奇特的效果,那就是可以让人在短时间恢复巅峰的力量,甚至借助这样的力量,只要天赋足够,还可以帮助他寻求突破的机会。

    只是,这样的果实,很难找,百年来,只听得两个消息,分别被两人获得了这样的果实,一人是吾主魅影,一人是在江湖中突起,又是在短时间内消失的‘鬼影’。”

    话到这里,那面具人看着欧阳流,道:“以你刚刚战斗时的能力和手段,要杀人于无形,太容易伪装了,我想,你应该就是当年那个身份神秘,从来没有正身示人的‘鬼影’吧。”

    欧阳流闻言,嘴角勾起了笑意,道:“多少年没有听到过这个称呼了,真是让人怀念啊~!”

    柄雷一旁闻言,不由色变,看向欧阳流的目光有着很大的恐惧感,哪怕他如今有着无限接近s级的熊熊兽化超能力,强大的兽化野心和熊胆,想想‘鬼影’的事迹,应然感到恐惧。

    对于鬼影的传说,那些年轻的家伙们或许不了解,但是柄雷却是清楚的知道,当年‘鬼影’之声名鹊起的第一件事,便是用一夜之间,三百多人的性命换来的,而随后更是接连爆发过一夜之间,或者是一刻钟上百人,同时死亡的事件,更是让‘鬼影’之名变得更加的响亮。

    尤其是,这些死去的人都是魅影的人,但依然让所有人恐惧,因为‘鬼影’出现了,但却是没有人知道他是谁?更加不知道他会在哪里出现,然后突然杀了你。

    柄雷的神色似乎被那说话的黑衣人看在眼里,于是道:“当然,这是当年的‘鬼影’了,一直没有能突破s级的他,如今只不过是一个快要腐朽的老家伙而已。”

    说着,那带着面具的黑衣人,右手伸出抬起,与肩平行,接着便是见他右手长出了金刚系的利刃,只是那么两个呼呼吸的功夫,他的右手便是变得无比狰狞,充满了利刃,像一个刺猬一样炸开。

    而和他一样的,还有其身后的另外一名面具黑衣人,只见他踏出了两步,突然就发动了攻击,喝道:“双龙涧!”

    这两魅影高手迅速的对上了‘鬼影’欧阳流,而另外两个和柄雷以及欧文,则是迅速的围上了朱达斯。

    对上巅峰时期的朱达斯,柄雷丝毫的不敢犹豫,因为他的强大,曾经有传闻,可是地级的高手啊。

    朱达斯见此大笑,丝毫不惧的迎难而上,更甚是喊出豪言壮语道:“来吧,来吧,让我杀得痛快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