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超能王宝典 > 242 在幻境中死去
    龙飞的话,如同一个魔咒一样,在接下来的一幕幕中,让习哲四人崩溃。? 火然?文? ??? w?w?w?.?r?a?n w?e?n?`o?r?g

    一个个被他们杀死的人,他们的血,仿佛流之不尽一样,不断的蔓延至四周,然后汇聚在一起,慢慢的,随着死的人更多,他们脚下的血越来越多,越来越高,然后爬上了他们的脚踝!

    这一诡异的变故,让习哲四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再也不多杀人,同时四人还算是默契的选择了冲到了高处,躲避这些人的送死,也是为了躲避那让人惊悚的血。

    然而,面对更多人的送死行为,习哲四人脸色也是变得难看。

    不杀,他们真的会被殴致死,虽然这是一场幻境,但他真的很真实,他们不敢赌。

    杀了,他们也会疲惫,因为这人太多了,如同杀不尽一样,而最让习哲四人感觉惊悚的是,那不断聚集和蔓延的血,竟然越积越多,他们如同在一个封闭的笼子里一样,等待着最后的血液,将他们淹没。

    “回风杀出去!去最高处!”习哲苍白的脸色有些阴沉,目光眺望着高楼大夏,便是对倍化的回风喝道。

    回风听了习哲的话,便是没有任何犹豫的执行,靠着强大的身体和力量,用野蛮的力量和身躯,直接开出了一条血路,而习哲四人,随之也是紧跟其后,直到回风解除倍化,冲进某高楼大夏之中。

    进入高楼大夏之中,四人便是一阵奔跑,直上高楼,好一会在确定暂时没有追上来之前,便是放松了下来,大口的喘气。

    “必须要找到这个世界的弱点,将其打破,我们才可以继续回到现实世界里,否则,我们会被玩死的!”习哲铁青着脸,冷漠道。

    “很难,之前他是因为找郑虎,所以把我们忽视了,所以才有机会给我们打破那个世界回到现实,而今他专门对付我们,更是在一旁注视着我们,是不可能将弱点暴露在我们面前的,即便发现了,他也会阻止我们的!”黎屈这个冷酷的大帅哥,闻言,冷淡道。

    “机会总是有的,那人给我的感觉,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强大,厉害的只是这幻境而已,没有了这幻境,想要捏死他,绝对轻而易举。”夜魅是一个穿着黑袍的声音沙哑的男人,听得黎屈的话之后,便是冷漠的应道。

    “不、不、你们想得太简单了,在这世界里,你们真的没有机会了!”龙飞的声音再次凭空响起,就像惊雷一样,突然出现,吓坏了孩子,也吓坏了习哲四人,而惊慌的站直了身体,聚在一起,警惕着四周。

    “装神弄鬼,这不过是一个幻境而已,想要杀我们,还不够!”习哲冷漠的目光扫过四周,企图寻找着龙飞的存在,可是,然而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慌乱的办公室。

    “迎接你们的地狱已经来了哦!”龙飞戏谑的声音再次响起,习哲四人神经无不高度绷紧,警惕着任何可以打开的门,以为有什么恐怖的存在会冲进来一样。

    “快看脚下!”黎屈脸色苍白的看着脚下已经蔓延到脚踝的鲜红血液,不由惊呼道。

    习哲四人见此,脸色也是为之一变。

    “继续往上跑!”习哲率先冲了出去,喝道。

    然而,当习哲打开一扇门准备冲出去的时候,却是一股鲜红的洪荒之流,如同开了水闸的水坝一样,直接被这股刺鼻的鲜红的洪荒之流冲的倒退而去。

    来得太突然,太猛烈了,习哲四人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机会,便是被这洪荒之流冲走,一同的还有无数的桌椅文件。

    只是顷刻之间,整层楼便是被这鲜红的洪荒之流所淹没。

    从外面看去,这高楼大夏已不再是高楼大厦,而是一个巨大的鲜红的封闭式瓶子!

    这里边,全部都是血!

    习哲四人,被这股鲜红的洪荒吞噬,伸手不见五指,希拉黏稠的血水,更是让他们双眼不敢有任何的挣开的缝隙,而扑鼻而来的血腥,更是直接从鼻子流淌而入。

    这个时候,习哲四人真的惊恐的除了死死的憋住呼吸,凭着感觉在挣扎之外,已经和等死没有什么区别了。

    水不同于血海,吞吐几口水,还能看得清一些视野,也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可是在这血海里,空气?没有!视野?没有!

    看不到,什么也看不到,四人选择了用自己的方式,凭借着感觉,开始在有限的时间里,为自己争取最后的活路。

    回风的方式很简单,倍化,让自己的身体强大起来,强大到抬手一拳打破了楼层,然后凭借着感觉,依靠强横的力量和重力,朝着一个方向冲出去,撞穿了一道道墙,最后剩下一道玻璃。

    砰!

    巨大的冲击之后,想象中应该被撞烂的玻璃,竟然带着巨大的反震之力,将他弹了回去,撞在了,依靠感觉,游向窗户一旁,挥拳捶打的习哲,巨大的力量和冲击,让习哲疼痛,也让习哲忍不住松口,而狂吞了不知道多少口鲜血,止也止不住,就差那么一瞬间,习哲觉得自己会窒息而死。

    而夜魅,试图拟态这血液,让自己活下来,但似乎除了让自己的身体变得如血液一般黏稠以外,他想要解决的问题之一呼吸,已然无法解决。

    而黎屈则是生长出了长刺,直接朝着一个方向不断的横扫或如同长枪一样,不断刺出,企图打开一个窟窿,将这些血液都释放出去。

    然而结果如回风差不多,那本应该破烂的玻璃,坚硬不可破。

    他们的努力和挣扎都失败了。

    “地狱的滋味如何?这还没有真正开始呢,地狱的世界里,从来不缺的,还有那些死去的恶鬼吧!”

    龙飞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这一次,因为恐惧,因为挣扎,他们听得很是模糊,但却是让他们更加的惊悚,再也没有了还手之力。

    现实的世界里,龙飞看着习哲四人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脖子,翻着白眼,痛苦的最后一点点的窒息而死,龙飞脸上露出的笑容,越发的邪魅,越发的如同恶魔一样。

    这就是玛丽的悲剧,一旦无法从幻境走出来,在幻境中死去,现实的你,也会死去,若要比喻的话,那么可以说明,现实的你是**,幻境中的你是灵魂,灵魂死了,没有了灵魂的**,便是和油井灯枯的尸体没有什么区别了。

    郑虎死了,天堂四鬼也死了,奎博尔的藏身之地也是找到了,事情进行得比想象中的还要顺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