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超能王宝典 > 243 奎博尔
    凝神阁,这是天堂阁一个比较特别的地方,因为这个地方是专门用来冥思修炼的地方,尤其是那些试图突破的人,都喜欢来这么一个地方。火然?文 ??? w?w?w?.ranwen`org

    因为凝神阁的建造材料是由一种可以静心凝神,让人注意力更加集中的名为夜灵石的天材地宝构建而成,此外因为设计的缘故,可以帮助在这里修炼的人,更好的突破,也是花费了不小的功夫,但效果却是明显得可以做到事半功倍。

    而这也造就了那些想要在这里修炼突破的人,宁愿花大价钱,也要在这里突破的原因了。

    对于夜灵石什么的,龙飞或许不太了解,但是站在这里,便是受到一股特别的能量影响,而让人安静的感觉,还是让龙飞有感触的。

    虽然如此,但是今晚要杀奎博尔的意愿,却是没有因此而动摇过。

    ‘玛丽的悲剧’却是是一个非常厉害的超能力,只要进入了龙飞的视野之中,便是可以做到绝对控制的发动幻境,哪怕不在视野之中,只要设定好了一切,这个幻境也会因此而笼罩在某些人的身上,直到他从幻境中走出来,或者死去。

    不过有些可惜的是,这个能力还是受到了限制,只能局限于五人,只有五人中的一人或者以上的脱离了幻境,才可以继续对视野之外的人,施展设定好的幻境。

    虽然如此,但对于这个能力的强悍还是毋庸置疑的。

    当龙飞一步步走进凝神阁的时候,一个脸色有些阴森和苍白的中年男子,也随之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挡住了龙飞的去路,有点冷漠和高傲道:“要进凝神阁,拿出凝神令!”

    凝神令,是特别为来凝神阁修炼而准备的令牌,此外,凝神令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之需要的不仅仅钱,还有权或者地位,以及实力。

    看着出现的中年男子,龙飞一点也不例外,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便是埋头继续前进。

    而那中年男子被龙飞看了一眼之后,眼神出现了片刻的迷茫,便是转身离去,回到了隐藏的暗处,随后便是如同睡着了一样,靠墙而坐,之后有人发现的话,便是会知道,这人已经死了!

    在这样的地方,龙飞不会把有限的能力,留在无用的人身上。

    “一楼两个修炼,皆是风系,往上的楼层共有四人,各自占据一层楼,且实力都不低,不过,好在的都是在a级之内。”

    进入凝神阁,龙飞便是将凝神阁一楼之上的所有人看得一清二楚,心里也是在默默的计算着,同时,也是在给自己提醒。

    目光撇过他们,龙飞便是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地下,因为通过超能王宝典的反馈,这地下有一人,而且能力正是链链超能力者,如果东方明媚给予的资料没有错的话,那么这人就是奎博尔无疑了。

    龙飞见此,便是不再犹豫的向着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进入地下修炼的通道有些隐蔽,是一个与墙合为一体的暗门,如若不是脑海里有一个三维空间图,以及透视眼的确定,龙飞还真的未必能找到这个通往地下修炼场所的入口。

    来到暗门的入口处,看着这个暗门,龙飞深吸了一口气,伸手将门推开,便是见门旋转打开了一条路,看着幽暗的通道,丝丝冷气袭来,让龙飞眼睛微微咪了起来。

    只是凝视片刻,龙飞便是没有任何犹豫的走了进去,随后,门也自动旋转的关上了。

    一步步走去,直到走下楼梯,走过一条窄小而短的通道,这一路走来,龙飞没有可以隐藏自己,脚步声却依旧仿若于无。

    走出通道,留给龙飞的,是一个有着约五六十平方米面积的修练场,而在这修练场的最中间则是坐着一个裸露上半身,浑身肌肉,满脸胡子,如同狮子一样的中年男子。

    他就是龙飞寻找的奎博尔!

    龙飞的到来,没有意外的引起了龙飞的注意,也很让奎博尔生气,沉声道:“不是说了,在我闭关的时候,什么事情都不要过来打扰我吗?”

    “没有办法,想要杀你,只好亲自过来一趟了!”龙飞微眯着眼睛,笑看着奎博尔,道。

    下一刻,奎博尔骤然睁开了眼睛,黑瞳红眸的眼睛,满满的是杀机。

    而实际行动则是,那在龙飞四周脚下突然冒出来的铁链,几乎是瞬间,将龙飞困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个脑袋。

    奎博尔站了起来,转过身来看着躺在地上的龙飞,一步步的走了过去,直接来到龙飞的面前,一手将挣扎的龙飞从地上抓起了起来,看着带着面具的龙飞,拿去了面具,看着那张俊俏的面孔,年纪也不过二十左右,那双黑瞳红眸凝视着龙飞,冷笑道:“就是你要杀我?”

    被铁链束缚,已然放弃了挣扎,看着面相有些夸张,或者说是吓人的奎博尔,笑道:“红蜘蛛的军团长奎博尔?”

    奎博尔看着一脸淡定的龙飞,并没有立即下死手,而是有着淡淡的兴趣,闻言,也就回应道:“没有想到我奎博尔在这米奇城隐藏了十年,竟然还有人记得我,还能找到这里,看来某些人还是见不得我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啊!”

    “呵呵,这么说,我没有找错人了?”龙飞呵呵一笑,道。

    龙飞的淡定和话,让奎博尔微微皱起了眉头,随即道:“郑虎死了?”

    “死了~!”龙飞点点头,应道。

    “死了也好!”奎博尔沉默片刻,冷笑道:“只要再将你杀死,那就没有人知道我藏在哪里了。”

    “你无论怎么藏都没有用,要你死的人,伟大的炎狼大人,是不需要逃兵的,血组也会追杀你至天涯海角的。”龙飞故技重施,再次借用了炎狼的名头,血组的身份,恐吓着奎博尔,淡淡笑道、

    “你骗人!”奎博尔闻言,脸色骤变,接着将龙飞猛的砸在了地上,一声巨响,地面被砸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坑,怒道:“我是炎狼大人最为忠诚的手下,从未背叛炎狼大人,炎狼大人更是不会派出血组来杀我的,说,你到底是什么人,还有哪些同伙?”

    奎博尔很是愤怒,尤其是,有人竟然冒出血组来取自己的性命,这是要挑拨离间吗?

    所以,奎博尔打算狠狠的收拾龙飞,并要从龙飞口中得知,到底是谁要他的性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