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超能王宝典 > 273 没有比征服女人更加有意义了
    “不要!”

    元**被秦友良抓住了,被拉扯着头发拉着走,牵扯的伤口,以及头发被拉扯的痛,让元**感到无比的刺痛,但是听见秦友良竟然下令要杀死自己的弟弟,元**便是忍不住的呐喊了起来。??火然文  w?w?w?.?r?a?n?w?e?n?`org

    秦友良闻言,停下了脚步,单手抓住了元**的嘴,脸色冷漠而显得有些狰狞道:“现在你是我的阶下囚,你根本就没有和我谈判的资格,我想怎样就怎样!”

    说完,秦友良嘴角勾起了冷漠的笑,冷冷道:“杀了!”

    元**感觉自己要崩溃了,抓住秦友良那抓着自己嘴的手,挣脱开,哭着,绝望着,哀求道:“不要,求求你放过我弟弟吧,你说做什么我都愿意,我什么都愿意!”

    秦友良拍打着元**的脸,冷笑道:“看来你还没有听明白你自己的处境嘛,现在你是我的猎物,我想把你怎样就怎样,你根本就没有和我谈判的资本,愚蠢的女人!”

    接着,秦友良便是眼神凌厉的对那帮手下,喝道:“还愣着干什么,杀了!”

    “是!”那帮手下闻言,精神一震,提剑,或者聚集冰箭什么的,就是要往元凯泽和元玉树两人身上招呼而去。

    将死之人,勇气亦彪悍,而元凯泽就是这么一个人,虽然年纪在这里,虽然实力更是呈现在这里,但是元凯泽却是直接用自己的身体作为武器,放弃了曾经以引为傲的超能力,冲了出去,扑倒了一个人,匕首滑过,在那个还是兴奋,却不解的成为了死人的身上,奔跑而过,冲向了秦友良,匕首带着鲜血就是要刺杀秦友良。

    “放开我的姐姐,你个恶魔!”

    秦友良目光撇着冲过来的元凯泽,冷漠的抬手一挥,却是见原本厚实的土地,如同被风吹过一样,被锋利的到,削过一样,薄薄的沙从地面飞起,很快的却是将元凯泽的双腿包裹成厚厚的,很重,很重,没有跑出几步,便是一头栽倒在地。

    “你姐姐愚蠢,你这个做弟弟的也更加愚蠢,要刺杀一个人,就应该悄无声息的,像你这样杀过来,还要喊上几句,是生怕我不知道吗?”秦友良冷笑的看着元凯泽,讽刺道。

    话落,秦友良就向他说的那个意思一样,做事就是那么悄无声息和阴险,栽倒在地的元凯泽身上不断的被移动的沙包裹着,厚重的沙,仿佛坚固的铁链一样,越来越重,越来越紧,那种骨头仿佛要碎的痛,让元凯泽痛苦的呐喊了起来。

    “凯泽!”元**看着弟弟痛苦的呐喊声,便是越发的无助,泪流满面。

    秦友良看了眼元凯泽,又是看看那个竟然被元凯泽偷袭刺杀而死的家伙,目光扫过其他人,便是不满的怒道:“废物!”

    被秦友良如此怒骂,了解秦友良这个少公子的他们,不由感到灵魂的一阵颤抖,一个个咬着牙,看向元玉树的眼神,便是如同狼看见羔羊一样,再也没有任何犹豫的将举起的屠刀挥了下去。

    然而,就在这些人将屠刀高高举起,快速斩下的时候,远处却是飞来了接连飞来了两支箭,直接爆头。

    死亡也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两人的死,直接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而停止了那落下的屠刀,为了保命,而警惕着四周,寻找着刺客。

    却是让他们恐惧的是,箭雨绵绵,且快得惊人,初始还能躲过一两支,但随着死亡的人越来越多,集中在他们身上的箭也越来越多,只是片刻,那包围圈中的十几人,便是剩下了四个刚刚达到a级实力不久的家伙,躲过了箭雨。

    秦友良见此,脸色瞬间黑得像锅底一样,目光看向了射箭而来的方向,正好看见拉满弓状态的柳长风,于是怒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的人?”

    “我们自然是好人了!”

    秦友良没有见柳长风开口,但是耳边却是传来了一道陌生的声音,不由脸色大惊,想要做些什么,却是被一只手伸了过来,对着他的胳膊,就是一下。

    这一下,却是宛如被车撞了一样,秦友良整个人痛苦的飞了出去。

    “少爷!”

    还活着的那几个手下,看着飞过来的秦友良,不由色变,连忙上前去接人,在触碰的那一刻,却是突然感到一股巨力袭来,而不由色变,但四人还是联手,沉着脸,在力量的推动下,接连退了五六步,方才停了下来。

    龙飞看着面前的元**,在元**惊愕与迷茫的目光中,拨开了遮挡在脸前,那有些凌乱的头发,露出了温和儒雅的笑容,欣赏着打量道:“嗯,确实有几分姿色,怪不得那个家伙,为了你,要杀灭了你的家族呢!”

    元**不知道龙飞为什么会知道这个事情的,也不知道龙飞是怎么出现的,但就感知和警惕而言,元**至少从龙飞身上没有感觉到恶意,而且似乎还很强大的那种。

    但是,龙飞说的话,却是怎么也是让元**感到了那么一丝绝望,仿佛自己刚逃出狼窝又掉进了虎穴一样。

    不过,很快的,龙飞的话,却又是让元**有些崩溃的同时,又是庆幸。

    细细大量之后,龙飞再次伸手抹去了元**脸上的泪水,感叹道:“虽然感觉不错,但就是哭得太难看了!”

    忍不住下车偷听了秦友良等人对话的梦灵,此时见龙飞竟然在自己的面前,如此‘欣赏’一个女人,便是吃味的走了过来,不爽道:“除了女人,你就不能干点有意义的事情吗?”

    “女人就像毒药,会让人上瘾,也会让人充满动力的,而征服一个女人,就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龙飞的手从元**的脸上拿开,一手搂住了梦灵的柳腰,暧昧的看着梦灵,笑道。

    梦灵撇过头,撇撇嘴,没有说话,也没有去挣脱,而已经默默观察几天的柳长风,在了解龙飞的性格之后,更是直接当作什么也没有看见一样。

    “嘶,我的手肯定粉碎性骨折了!”

    “好疼啊,混蛋,你们到底是谁,知道我是谁吗?你们要为此付出代价的。”

    “你们还站着干什么啊,赶紧动手杀了他们啊!”

    秦友良被四个手下放下之后,发现自己的左手传来一阵的剧痛,更是动弹不得,仿若失去了直觉一样,但右手轻轻触碰,却是痛彻心扉,秦友良便是一阵惊恐和愤怒,张嘴就是叫嚣,就是怒骂,更是毫不犹豫的让手下出手。

    然而,让秦友良更加不满的是,这四个手下,竟然没有一人动手的,瞬间,脸色更加的难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