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超能王宝典 > 299 狂人
    白子幕看着持剑而立的龙飞,内心难以平静。?燃?文小?说?  ?? w?w?w?.?r?a n?wen`org

    在自己出手之前,白子幕还清楚的看见,龙飞被大黄鸟纠缠的脱不开身,结果自己出手之后,却是瞬间来到了自己的面前,仅仅是一剑,便是挡下了自己蓄力一剑。

    这说明了什么?

    白子幕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事实!

    龙飞微眯着眼睛,看着白子幕冷冷道:“是谁给你胆子,抢了我们的猎物,还敢杀我兄弟的?”

    白子幕根本就没有将龙飞的话听在耳里,心里依旧回荡的是刚刚龙飞骤然出现出手的一幕,冷漠道:“我不服!”

    听着白子幕的话,龙飞也是微微一愣,不明白白子幕这话是什么意思。

    但很快的,随着白子幕毫无征兆的就对他发起了进攻,龙飞也懒得想那么多了。

    “清歌九剑”

    同样的剑法,却是比白子游要更快,更加的潇洒飘逸,舞动的剑影要更多,气势要更加的强大。

    但这些无论怎么的变化,变强,在龙飞看来,只要白子幕没有成为地级的剑士,那就什么也不是事实。

    而白子幕也不会知道,他自负的速度,在龙飞面前,也仅仅只是如此而已。

    剑横扫,轻佻,剑尖准确而轻松的点在了白子幕那长长的细剑之上,聚集在剑尖之上的气,便是如同爆破点一样,炸开,那长长的细剑,在这股力量之下,猛然的弹射,整个剑身九十度弯折,机会要被折断一样,让白子幕震惊。

    而为了自己的剑着想,白子幕只得带着震惊,迅速后退,并通过手法,避免让自己的剑继续弯折下去。

    也是如此,紧紧一招,白子幕便是知道,自己输了。

    但是,要让白子幕就这样直接认输的话,白子幕做不到。

    所以,白子幕撤回来之后,又是冲了向了龙飞,与之前的正面交手不同,这一次白子幕改变了自己的策略,而通过速度,从周边寻找着机会,行踪不定的从各个方向对龙飞发起了进攻。

    然而让白子幕无比震惊的是,无论他从那个方向进攻,最后都被龙飞轻易的接了下来,那动作简单干脆,威力却是丝毫不减,直到最后一击碰撞,白子幕更是险些因为那传来的力量,而虎口麻痹的将手中的剑丢出去了。

    和白子幕交手了十数招,龙飞便是对白子幕之前的火气,小了很多,反之有了兴趣,笑道:“不错,这出剑的速度还可以,就是力量还不够,嗯,至少比我差多了。”

    白子幕听得龙飞的话,脸颊不由抽了抽,对于龙飞每一剑的力量,白子幕是已经有着深刻体会的,至少此时他的手,还是处于麻痹状态的,几乎连握着剑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大哥,你……”

    白子游之前被木吉踢得很是恼怒,但是看见大哥和龙飞战在一起,却是一点也没有占到便宜,反而被打得没有了脾气,更是见大哥那颤抖的手,心神震惊不已。

    对于一个剑士来说,要是连拿剑的力气都没有了,那简直就是和生不如死没有什么区别。

    甚至说,这是一种巨大的屈辱!

    “轰雷斩!”

    相较于白子游担心大哥的安危,而关狂更是一个粗鲁的汉子,直来直往的,更是一个战斗狂人,见此机会,那狂野彪悍的气息,更是暴涨,冲向龙飞,拿着双板斧,高举中,带着雷电之力,斩向了龙飞。

    龙飞早有察觉,在关狂的斧头落下之前,已然施展瞬动术而移开了。

    关狂的双板斧,带着雷电之力轰的落在了龙飞之前的位置上,轰出了一个一米多宽,半米深的坑,骤变的花草更是一片焦黑。

    龙飞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然出现在了关狂的背上,笑道:“呵呵,有些意思,之前便是注意到你有些怪异了,作为一个古武者,而不是超能力者,竟然可以在挥舞中,带着雷电之力,这可是异常罕见的!”

    被人踩在了背上,关狂怒吼的挺直了腰杆,要将龙飞震开,而龙飞也自顺顺势的离开,落在一旁。

    然,关狂可不会因为龙飞的奇怪速度和能力而就放弃,狂热的战意,怒吼中,速度又是快了几分,气势也是强了几分,再次冲向了龙飞。

    “嘿嘿,虽然明知道能来参加考试的年龄也就在这里,可你这样怎么看起来都像上了年纪的大叔,这一身肌肉,锻炼得很辛苦吧……”

    面对冲过来的关狂,龙飞还有闲心的和关狂说着话,直到双板斧落下的时候,龙飞又是消失了。

    “速度比他们还是太慢了,空有力量却是发挥不出来,还真实可惜啊!”

    “唉,不要那么像蛮子嘛,这么暴躁干嘛呢?”

    “对,对,就是这样,变得在狂暴一些,速度在快一点,力量更大一些。”

    “哈哈,就是这样,这才算是一个爷么才有的力量啊!”

    从一开始的故意躲避关狂的双板斧,到最后开始挥剑和关狂交手,是关狂一次又一次的被龙飞激怒,是关狂一次又一次的激发这潜力,怒吼的对龙飞发起了更加狂暴而猛烈的进攻。

    如此,足足过去了三分钟,周边的一片,已然被关狂破坏得支离破碎,但对于龙飞造成的伤害,几乎为零。

    反倒是最后,关狂整个人的气势,开始快速下降,最后变得虚弱得,连那笨重的双板斧也拿不起,而扶着斧头,单膝跪地,红着脸,喘着大气。

    白子游和白子幕两兄弟,看着越战越勇,越战越狂的关狂,被龙飞戏耍的已经没有了节奏和理智,两人从震惊到最后已经沉默不语了。

    对于关狂这个特别的同门,虽然出自剑宗,但却是喜欢用双板斧,更是有着特殊血脉的狂人,白子幕两兄弟非常的了解,一旦关狂愤怒的激发那潜藏在血液中的血脉力量,便是会爆发出比及巅峰还要强大的力量,但这也会让关狂渐渐的陷入疯狂的战意中而失去理智,而当这个战意散去之后,关狂也会陷入大约一天的虚弱期,毕竟这样的能力,对于身体的消耗还是很大的,一旦超负荷的话,后果也是不堪设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