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超能王宝典 > 342 古武者vs超能力者
    任何言语上的反驳,都没有被打败的事实,更加羞辱一个人高傲的自尊心要来的厉害。??? ?燃文小说 ?  w?w?w?.?ranwen`org

    而此时的魏旭就是如此,所以在自认不是龙飞对手的时候,魏旭已经放弃了继续和龙飞对峙下去的想法。

    自然的,魏旭也因此而解除了超能力,变回了人类的模样,也因此,更加明显的看见了魏旭身上那十几条被无锋所伤的伤口,不过与初始相比,此时的伤口没有了之前的狰狞。

    “古武系,御剑班?御剑诀?哈哈,从御剑班出来的人口气依然是那么嚣张啊,随便出来一个,就是对我们超能系的学生如此羞辱,怎么?是觉得我们超能系的好欺负吗?”

    就在魏旭已经放弃挣扎的时候,在其身后,在人群中,缓缓走出了一群人,其中带头的,穿着一身纯白色绅士礼服的,一头黄发的年轻男子,带着翩翩公子的笑容,说着让人刺耳的话,魏旭的身体微微的颤抖,随后竟然挺直了腰板,脸上露出了自信之色。

    也是在这火人出现之后,整个现场也出现了奇特的一幕,一些古武者和超能力者关系比较不错的,相继退出了一定的范围之内,依旧是看戏,却是保持了沉默。

    剩下的,便是古武者和超能力者,而这类人,皆是默契的分开,超能力的一伙人,站在了魏旭的一边,也就是那后来人的后面,以那白色绅士礼服男子为首。

    而古武者则是以龙飞所在的这一边为首,向着龙飞这边聚集,泾渭分明的相隔四五米,呈现出了古武者与超能力者的对立。

    龙飞和木吉两人见此,不由对视了一眼,皆是皱起了眉头。

    就在龙飞心中有了猜测,但多少还是有些不解的时候,一个名叫邓琉云的女子,背后的刀鞘插着两柄短小的双刃剑,脸上带着轻佻的笑意,来到了龙飞的身边,看着对面的白色绅士礼服男子,笑道:“这是一群恶心无聊的人,自以为贵族,搞出来的,无聊的事,慢慢习惯就好了。”

    龙飞没有说话,但是木吉却是替龙飞问出了心中所想:“什么意思?”

    “很简单,看见对面那个穿白色礼服的家伙没有,这就是一个虚伪的贵族,在外面始终扮演着老好人,但在背后却是一个让人恶心残暴的家伙,那么接下来就很好解释了,一群所谓的贵族带着所谓的高贵和优雅,肆意的玩弄着超能力,组建了所谓的超能力联盟,只收超能力者,共享所谓的资源,保护所谓的超能力者。

    自然的,这群恶心的家伙,便是反过来宣传古武者的粗暴残忍,对古武者那不优雅粗鲁的手段,表示厌恶,处处对古武者言语甚至是人身攻击,久而久之,古武者和超能力者形成了对立。

    当然,某些特别关系不错的例外,否则的话,超能力者和古武者,在明面上和谐,在私下里斗得,估计连被卖了也不知道。

    当然,对于刚来的你,不知道也是正常。呵呵~!”

    邓琉云轻笑着给龙飞详细的解释着,丝毫没有理会,对面某些超能力者敌视的目光,说着一点也不让她感兴趣的话。

    龙飞闻言,眉头微微一皱,随即笑道:“呵呵,怎么说的话,这就是一种阶级斗争了?超能力者对古武者,贵族对贫民阶层!”

    邓琉云目光撇过始终是翩翩公子形象的白色绅士礼服的男子,语气中带着慢慢的不屑道:“也可以这么理解,在对面,超能力者中的贵族占据了这个学校的半分之八十,剩余的百分之二十,有一部分人没有参与进去,一小部分的是剑士,但和帝国的贵族相比,中小国家的贵族,在他们的眼里,却是什么也不算,所以,你说我们古武系中有贵族,其实和没有什么区别。”

    龙飞目光扫过邓琉云那傲人的山峰,窈窕的身材,精致的容颜,眼神清澈透明的笑道:“呵呵,这么说,我倒是理解了,不过这没有用,阶级斗争啊,这玩意纯碎的还是要靠实力说话,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贵族。”

    龙飞扫过来的目光,是那么的光明正大,自然的被邓琉云看在眼里,于是挑逗般的说着冰冷的话:“小弟弟,看在你目光还算是干净的份上,不然,哪怕你是御剑班的人,拼着被那个家伙找麻烦,姐姐也会挖了你那双眼睛的。”

    龙飞呵呵一笑。

    而在龙飞和邓琉云肆无忌惮的说着话时,那个白色绅士礼服的男子也终于开口了,淡笑的看着邓琉云道:“邓琉云你还是那么的小心眼,那么的喜欢在背后说人坏话,这可不是一个贵族该有的素质啊!”

    龙飞闻言,有些诧异的将目光看向了邓琉云,这话说的,邓琉云还是一个贵族啊,而值得这白色绅士礼服男子那样说话,意思是不是说,邓琉云也是和他差不多在一个等级上的贵族呢?

    面对龙飞诧异看过来的目光,邓琉云轻笑,也不在意。

    贵族啊,这是一个多么刺耳的词语啊!

    于是,轻蔑的看着那白色绅士礼服男子,反笑道:“司马长空,和你这个虚伪的,时刻伪装着高贵和优雅的伪君子相比,我这点素质,却是比你好太多了,至少,我这样活得自在自由,而不像某人,还在他人面前时刻做着一个演员,这里忍着,那里忍着,束缚自己的行为举止,只有在关了灯的时候,才知道在女人身上释放自己野心的恶心人好太多了。”

    话落,邓琉云又是笑道:“当贵族有什么好的呢,从那一天起,我就多么的期待,自己只是一个贫民而不是贵族,没有约束,没有那么多恶心龌龊的事。”

    邓琉云的反击,丝毫没有掩饰,更是一点也不在意司马长空会不会因此而愤怒,直指司马长空的恶心一面。

    司马长空面对邓琉云的反击,眉头也不曾皱一下,反之淡淡一笑,依旧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很是淡然的说道:“贵族的叛徒,终究是无法理解贵族的优雅和高贵的了,与你说那么多,最终也不过是趁口舌之利,无趣,无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