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超能王宝典 > 382 那是道不完的爱在走远
    作为一个倾听者,他有疲倦的时候,而作为一个诉说着,她也有将话说完的时候,再之后,便是两者默默的,无声的沉默。燃 文小说   w?w?w?.?r?a?n?w?e?n?`n?e?t?

    而此时的龙飞和梦灵两人就是这样子的。

    龙飞坐在了梦灵的左边,率先打破了沉默,道:“不说了?”

    梦灵将身体靠在了龙飞的身上,伸出手保住了龙飞的手,将脑袋的枕在了龙飞的肩膀上,轻笑道:“想听什么?听我爱上你,然后看着你将魅影组织一点点的从这个世界里被抹除掉。”

    龙飞听得梦灵的话,心里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不知道是痛还是没有感觉,很奇特。

    梦灵靠在龙飞的身上,搂住龙飞手臂的手紧了紧,再次笑道:“怎么?不说话了,想听什么,你问,我都会说的!”

    “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有一种特别的冲动!”

    龙飞缓缓低下了头,缓慢的说了两句话。

    梦灵缓缓的闭上了双眼,一字一字的,缓声道:“带着特别的感觉,去做那特别冲动的事情,这不需要犹豫,这就是最真实的想法。”

    梦灵的声音缓缓落下,闭上双目的梦灵随即便是感觉自己的依靠的身体,出现了变化,而自己也正在坠落,不由诧异的睁开了双眼。

    然而,随着睁开双眼,梦灵却是见,眼前的一切都变了。

    蓝天白云没有了,平静的风没有了,带着清新气味的草原也没有了。

    有的只是那闪烁着日夜星辰的夜灯,幽暗中带着光明,很柔和,还有的是,那在睁眼之际,在那身体坠落之后的柔软,梦灵知道,这是床,而且还是很奢侈的,充满弹性而又柔软的床,将她坠落的身体,又是弹了上来,又是坠落……

    最后出现在梦灵面前的,便是龙飞的脸。

    龙飞凝视着梦灵,梦灵也在凝视着龙飞,两人就是这么静静的看着彼此,仿佛要将对方的一切看穿一样。

    突然的,龙飞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在梦灵的眼中,龙飞距离越来越近,然后只得剩下那日夜星辰的夜灯,在慢慢的旋转着。

    “你是我认定的女人,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选择,这是一个既定的事实。”

    龙飞的声音在耳边缓缓响起,梦灵便是感觉自己的身体如同遭到了某种重创一样,突然颤抖了起来,两行清泪却是不知道怎么的,一点也不争气的缓缓流了出来。

    接着,龙飞的声音,也随之响起,深深的烙印在梦灵的灵魂之中:“但是,你千万不要给我知道,你和哪一个男的走得亲近,否则,不管他是谁,我都会将他抓住,然后一个个的施以最为残酷的刑法至死!”

    梦灵心里震惊之时有欣喜,但很快的又是被掩藏过去了。

    又是突然笑道:“相信我,你杀不完的!”

    “啪!”

    梦灵的话,刚落下,那丰满而充满弹性的翘臀,却是被龙飞狠狠的拍了一巴掌。

    一巴掌下去,梦灵却又是笑得更大声了,而龙飞在这笑声中,却又是奇怪的没有在抡起巴掌,反而紧紧的搂着梦灵,静静的趴在床上,任由梦灵笑得如何的孟浪,亦不曾松开过。

    笑够了!

    而等待龙飞的,则是那狂风暴雨的粉拳,一次又一次的支离破碎,又一次又一次的出现。

    …………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意料之中的,木吉等人通过了龙飞的第一次尝试。

    也如意料之中,当他们从那个无比真实的幻境中回到现实中时,却又是一个个的无比狼狈,身体上更是出现了一道道伤痕,皆是在那一刻骤然出现。

    一个个叫苦叫爹的抱怨着,纷纷和龙飞道别离开,没有多久的,整个地下室里,便是只剩下慕容雪,龙飞以及梦灵。

    慕容雪在一旁的看了一会,沉默了一会,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迈着脚步,离开了地下室,至此,地下室里,便是只剩下龙飞和梦灵两人。

    在慕容雪离开之后,一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龙飞,也终于动了,手微微动,又是落下,左右颤抖,似乎因为太久没有动,而手麻痹了。

    片刻之后,麻痹的感觉渐渐散去,龙飞抬了一下手,缓缓的站了起来。

    而在龙飞站起来的时候,同样是坐在某个角落闭着双目的梦灵,也随之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从某个梦境之中,清醒了过来。

    龙飞一步步的向着门外走去,留给梦灵一个挺拔的背影,一双妙目,闪烁着复杂的神色。

    门开,龙飞一步步的走了出去。

    整个银狐临时总部,除了他,便是梦灵,空无一人,这是龙飞走出门之后,突然知道的信息,似乎这是故意安排的一样,实在是太安静了。

    不过,龙飞还是知道,这是她们两个中的一个做的吧,也或许是她们两人的共同意识。

    不管其结果如何,龙飞一步步的走了出去,走着,走着,来到那个特别为自己准备的办公室里,犹豫了片刻,龙飞走了进去,抚摸着崭新的办公桌,抚摸着墙,走进了休息室,这里只有一张床,一个衣柜,以及一个浴室兼卫生间,仿佛一个家一样。

    不知道怎么想的,龙飞就是躺在了床上,柔软舒服的感觉,以及温暖的室温,和射进来的柔和阳光,这让龙飞渐渐的升起了困意,而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模模煳煳的睡意之中,龙飞感觉一道熟悉的味道,从鼻孔中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那柔软滑腻的手感,很熟悉,又是很想念。

    依稀间,龙飞眯着睁开了双眼,一道熟悉而又模煳的身影,倒映在脑海之中,模煳之中,豁然惊醒。

    “嘘!”

    这是一道曼妙的身影,她不在模煳,是那么的清晰,是那么的熟悉。

    然而,龙飞根本就没有其他动作,龙飞的嘴,被那柔荑堵住了,却是传来了熟悉的味道以及温暖。

    柔荑轻移,换来之的,则是那甜甜的香唇,火热而充满了激情,纠缠之中,便是褪去了那遮羞物,回归在最原始的状态,尽情的狂野释放。

    默默的享受着,悄无声息的疯狂着,似乎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发泄一样,而极尽疯狂。

    除了那粗重的喘息声,直到沉沉睡去,也不曾有一言一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