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超能王宝典 > 550 呼延储死了
    飞出水面,夏侯君和李辉,以及龙飞三人,各自站着一个地方,目光看着已经将呼延储抓在手里的屠夫,眉头皆是皱了起来。r?anw  en w?w?w?.?r?a?n?w?e?n?`o?r g?

    呼延储被屠夫抓在身边了,这是要被救走的节奏吗?

    另外,那个老管家身上的手铐也被拆了,这老管家的实力正在恢复啊。

    对付屠夫一个人就够麻烦了,甚至说不是对手,这再加上一个ss级的老管家,虽然没有进行二次元觉醒,但那也是非常客观的战力啊。

    “绝对不能让他把呼延储给带走!”夏侯君见此情况,脸色阴沉的说道。

    设下了这么一个局,最后不仅没有能杀死屠夫,更是让呼延储被这么救走的话,那么超能战警的脸就丢大了。

    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李辉认真的点点头,也不管伤势有多重,怒吼着冲了上去,一同的还有夏侯君。

    与之前的目标不同,这一次,夏侯君他们的目标是先杀了呼延储。

    “想杀少主,先过老夫这一关!”老管家被抓之后,便是一指被禁锢,被鞭打,身上的伤口不少,也是感到虚弱,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却是一点也没有丝毫的退意,怒吼着,迸发着还不错的力量,挡在了屠夫和呼延储面前,要迎战呼延储两人。

    “滚一边去!”

    同是ss级的强者,李辉明显要比老管家要更好一些,至少没有老管家那样的虚弱,两人的领域在碰撞一起的时候,老管家的身体便是颤抖着,退后了几步,脸色有些铁青和难看。

    虽然如此,但是老管家还是阴沉着脸,怒吼着,死死的缠住了李辉。

    夏侯君见此,身形没有丝毫犹豫的越过两人的战斗,直接对上了屠夫。

    屠夫一手抓着呼延储,一手应对着夏侯君的攻击,脸色依旧是那般的平静。

    最后,面对夏侯君不要命的攻击,屠夫不得不将呼延储扔出去,双手撕战夏侯君。

    被扔出的呼延储,看着大战中的父亲和夏侯君,那气势之惊人,让呼延储不敢在那里待着,连忙奋力逃跑。

    整个过程,不是说屠夫不愿意跑,而是没有那个时间,所以,和夏侯君一战也是终究免不了的,毕竟两人都是觉醒了二次元超能力的绝世强者。

    “嘿,你这是要去哪呢?”

    在呼延储奋力逃跑的时候,没有出手的龙飞,却是突然出现在了呼延储的面前,一手就是抓在了呼延储的脖子处,脸上尽是戏谑的笑意。

    呼延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龙飞抓住了,而且还是那么毫无征兆的出现,这样呼延储感到恐惧不已,下意识的,便是要反抗。

    然而,更加让呼延储恐惧的是,当他的能量更运用着,要释放出体外后,却是消失不见了。

    “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没有了那个能封印力量的手铐,虽然可以让你得到力量,但是我不会犯这样的错,让你有还手机会的。”龙飞笑看着呼延储笑道。

    “你…我,怎么可能?”呼延储惊恐的说着,却是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脚被一股黑气的似气体的能量包裹着,他调动的能量,一旦出现在体外,便是被这黑色的能量给吸收了。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现在,你还有一次机会,一次再看你父亲一眼的机会。”龙飞抓着呼延储的脖子,脸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笑道。

    “屠夫,睁大你的眼睛,看看这是谁?”龙飞看着和夏侯君又是激战在一起的屠夫,朗声笑道。

    激战中的屠夫,听见龙飞的话,下意识的便是将目光看向了龙飞,待看见龙飞手中的呼延储时,屠夫脸色明显的出现了变化,那是阴沉的神情,这在屠夫脸上是很少看见的。

    屠夫内心恼怒的将夏侯君再次打飞了出去,心里对于自己的那个逆子的软弱,感到无比的愤怒,但是,他终究是自己的孩子,不可能看着他真的送死的。

    狼王的孩子,固然可以放任他们在逆境中受尽苦头的成长起来,因为这是爱,他们在远远的看着,关注着,会提醒他,却不会帮助他。

    但他们绝不会允许自己的孩子,被人柔虐至死,这不是爱,也不是无情。

    “嘿嘿,你儿子就是一个废物,你救了他,却又是亲手送到了我的手里,这一次,他可没有那么好运了,你应该感谢我,感谢我给你们父子深情默默对视的一次机会。”

    龙飞看着屠夫,看着屠夫那阴沉的神情,龙飞微微用力,呼延储便是变得无比的痛苦,呼吸也变得急促。

    “混蛋,给我放了他!”

    看着自己的儿子,在自己的面前,被人这般柔虐,屠夫在冷漠无情也是会恼怒的,更何况,他不是冷漠无情,所以,屠夫怒吼了。

    “你说放就放了,那岂不是很没有面子。”龙飞眯着眼睛,看着随时可能出手的屠夫,冷漠道:“我要他死,他就必须死。”

    “现在我就判他,死!”龙飞眯着眼睛,眼中闪烁着寒光,冷冷道。

    “你敢?”

    屠夫身上爆发着更加强大的力量,整个身体更是暴涨了一倍,熊熊的火焰,在他体外燃烧着,显然,屠夫已经被激怒了,要发飙了。

    “没有什么是我龙飞不敢的。”

    龙飞冷漠的抓着呼延储的脖子,黑色的能量,开始从呼延储的四肢蔓延,然后将呼延储完全包裹了起来,在完全包裹前,留出了呼延储那挣扎着痛苦的脸,以及一句话:“父亲,救我!”

    呼延储喊出了人生第一次感到无比屈辱的话,又是说明自己弱小的话。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四个字,这是呼延储出生一来的第一次这样痛苦的呼喊。

    四个字,却是如万箭穿心般,刺痛着屠夫的掩藏的情感和灵魂。

    怒吼着,愤怒着,看着自己的儿子,就这样在一瞬间被黑色的能量包裹着,放出痛苦的呐喊声,屠夫彻底的怒了。

    “给我住手!”

    屠夫怒杀向了龙飞,龙飞冷笑着,嘿嘿一笑,手一用力,咔嚓声响,声音真的不大,甚至说,是被呼延储的痛哭声覆盖了,然而事情就是这么奇特,那一声咔擦声,确实宛如上天故意敲响的警钟一样,在屠夫的脑海里回荡。

    “啊,我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