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超能王宝典 > 632 修罗与猎物
    血腥的气味扑鼻而来,则是地狱修罗的味道。?  ?火然文 ?? w w?w?. r?a?n?w?e?na`com

    作为从地狱中生存的他们,血腥的味道,就是身份最好的象征。

    也是如此,他们的到来,当不能完全的收敛自己的气息时,也意味着他们的身份很容易暴露,反之,他们会是恐怖的杀手。

    因为每一个懂得收敛自己气息的人,对自己身体,对自己的能力的掌控,已经到了恐怖的地步了。

    唰唰,四道身影在相对空旷的地方,借助残破的建筑,以及惊人的速度,在移动着,渐渐的在龙飞的面前,这样的身影,仿佛有着无数的身影在晃动一样,让人眼花缭乱。

    龙飞淡定的站在原位,持剑的右手微微倾斜向下,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和龙飞随手准备出手一样,那利用速度试图迷惑龙飞的四个猎人,在告诉移动之中,骤然发起了进攻。

    四人同时出手的那一刻,龙飞嘴角习惯性的勾起,剑起。

    龙飞与那四人的速度都非常的快,只是一瞬间,便是听见铁器碰撞的声音。

    那一刹那火光四溅。

    那一刹那,刀光剑影之间,人以分散而立。

    四人背对中间的龙飞,站在四个方向,而龙飞依旧站在原地,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停止了一样,寂静,还是寂静。

    咣!

    一柄匕首掉落在地的声音响起,清脆而又响亮。

    这匕首的主人,眼神中露出了诧异而疑惑的目光,似乎是想要看看是谁掉的东西,而回头。

    那一刻,脖子处出现一道血色的线条。

    那一刻,这人的视线开始出现了晃动,接着变模糊,最后变成了黑暗,而他的脑袋,也从脖子处话落,掉落在地,血如喷泉溅射,最后身体坠落在一旁,染红了一片地。

    这人的坠落,如同那笨重的巨石砸落在地一样,明明只有轻微的声响,却是如同天崩地裂一样,带着诺骨牌效应,其余四人,如同这人一样的惨状,人头落地,血染一片。

    龙飞目光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结果没有出现什么意外,提剑,踏步离去。

    某些角落之处,诸多的目光看着刚刚那发生的一刹那,有人看不透,有人看透了,而戏谑的笑,或者震惊得麻木,亦或是平静得仿佛很正常。

    “对身体每一个机能掌控得非常完美,反应和速度配合完美,明明是四个方向袭来,他却是只出了一招,便是断了四个脑袋,这实力,排名足以进入死神榜前五十,这新人真有意思。”某建筑楼层的阴暗角落,一个女人,目光带着好奇和笑意的看着龙飞的背影,笑道。

    这女人一身火红色的气泡,非常的精致,身材也非常的丰满高挑,身前的汹涌,由两块布裹着,绑在了脖子处,在配合着她那火红色的秀发,精致的面孔,火红色的红唇,紫色的眼神中闪烁的戏谑,让人忍不住的去评价:好一个美丽的‘狂野’天使。

    “每一个进入死神榜的人,都是从尸山血海出来的修罗,各种身体素质,已经不断的逼近人体的极限,破坏力和敏锐的感知,更是惊人,他,仅仅如此,还不够。”

    在这女人的身后的黑暗中走出来一个人,此人身体一场的魁梧强壮,身高更是高大两米三四左右,站在女人的身后,显得女人异常的矮小。

    但是这人目光很平静,平静的看着龙飞的背影,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表示。

    “这只是剑士的身份,如果在算上他土系超能力的身份呢,我想这人,绝对不会那么简单,呵呵,我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将他留在我的身边了。”

    紫色的双眸闪烁着兴奋和好奇的目光,嘴角微微勾起,非常具有诱惑力。

    “他的身份还需要确认,如果是他是其他三王派来的人,会给我们带来麻烦的。”那魁梧的男子,沉默片刻沉声道。

    女人闻言,叹息的摇摇头,转身消失在了黑暗之中,动人的声音,幽幽响起道:“那就等身份确认之后再说吧!”

    龙飞继续行走在暴力街区之中,脚步不快不慢,这里走走,那里走走,途中遇到过不少人,一个个神色或冷漠、或平静,甚至看都不看龙飞一眼。

    对于这些,龙飞都不在乎,平静的他,游走在各处,只等待着猎物自己出来,然后寻找着不错的目标。

    这一天,把龙飞当猎物的人,不少,可惜,死了也不少,当然,也有些家伙,运气和实力都挺不错的,一击不成,便是退走了。

    夜色降临在暴力街区,黑暗中的龙飞,随意的在一个地方找了落脚点,作为今晚休息的地方。

    火焰,在这建筑角落里燃烧着,这是龙飞堆起来的火焰,此时正在煮着一锅水,水是元素之水,火是元素之火,一个火球术轻易搞定的,而这锅,是龙飞在这建筑里发现的,狠狠的清晰之后,龙飞便是不在意的煮面条了。

    面条是龙飞从超能王宝典里拿出来的,也是狄世明洗劫某个地方储存的。

    火焰的光,煮面的香味,再这暴力街区,在这黑夜之时,便是如同悬崖边上的灯塔,为水手们指示着明灯。

    所以在龙飞舒服的吃着面条的时候,黑夜之中,便是有着数道身影在不断的靠近龙飞。

    只是片刻,便是隐匿在黑暗中,注视着正在吃面的龙飞,眼神中有兴奋,有冷漠。

    人的到来,尽在龙飞的掌握之中,反倒是一点也不畏惧,反而很期待他们的到来。

    “低级的错误,等待的只有死亡。”黑暗之中,一人目光平静的看着龙飞,又是将目光看向了其他角落,那些地方,有着猎人在伺机的等待最好的时机出手。

    时机,什么才是最好的时机。

    面对这狼多肉少的情况下,出动出击,创造时机,似乎是不错的办法。

    比如当下,一人从墙中探出半个身影,手里抓着一根长长的石矛,看着龙飞依旧没有发现,若无其事的享受着美食,那人眼神中闪烁着凌厉的杀机,对着龙飞猛的刺了下去。

    唰!

    血色染红了一片。

    没有任何的惨叫声,却有重物砸落在地的厚重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