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工程师 > 第一千九十章 轰炸
    李老四站在草原中部的小土丘上,用二十四倍的望远镜观察着对面印度联军的动向,冷笑了一声。

    放下望远镜,李老四朝李定国说道:”定国,印度人准备用欧洲运来的陆战炮攻击我们的步兵战车。“

    李定国正色说道:”以卵击石,荒谬无知。“

    站在李定国另外一边的岛津光久听到这话,哈哈大笑。这个日本诸侯加入一镇九省多年,如今已经学会了基本的汉语,可以和李老四和李定国进行简单对话。

    岛津光久说道:”这些中亚土著对力量一无所知。“

    听到岛津光久的话,李老四愣了愣。“对力量一无所知“是王爷李植说过几次的话,这个岛津光久倒是学得挺快,把这句话都学去了。

    李老四笑了笑,又看向了印度联军的火炮阵地。

    ”中亚人有什么炮?“

    李定国大声说道:”伯爷!中亚人自己的炮威力小自重大,不值一提。现在中亚人带到前线来的炮都是荷兰人和英国人卖给他们的欧洲火炮,主要是九磅炮,十八磅炮和二十四磅炮。“

    李老四问道:”对我们有威胁吗?“

    李定国舔了舔嘴唇,说道:“伯爷,我们的步兵战车以每小时十公里以上的高速在战场上前进,极难被击中。而且王爷生产的步兵战车正面装甲虽然没有坦克厚,但也有二点六厘米。王爷英明神武,既然派出步兵战车到印度战场,想来是有把握克制印度联军的火力的。”

    “不过……“

    李老四问道:”不过什么?“

    李定国答道:”不过末将也未见过滑膛炮和步兵战车对轰的场景,不知道胜负如何?“

    李老四点了点头,说道:”热气球立即开始引导火炮射角,后方大口径重炮掩护射击!掩护装甲部队突阵!“

    ……

    六百辆步兵战车像是六百只不可阻挡的野兽,用履带将草原上的植被撕成了碎片,在起伏不平的草地上高速前进。

    步兵战车后面,两万名手持霰弹枪的虎贲军士兵跟着战车往前机动,离波斯人、奥斯曼人和印度人的阵地越来越近。

    小山上的阿巴斯二世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有些不畅了。那些钢铁巨兽冲杀过来的气势让阿巴斯二世感到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恐惧。那是一种超越了这个时代的强大力量带来的压迫感,那种超越了时间的强大让人感觉到窒息。

    无能为力,令人完全无能为力的窒息,在这种窒息面前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自己的渺小。

    柯普吕律同样紧张不安,他的额头上已经流下了细汗,也不知道是因为天气炎热还是内心焦躁。他用望远镜死死看着压过来的六百辆战车,双手有些难以察觉地颤抖。

    阿巴斯二世首先忍不住了,步兵战车距离印度联军正南方阵地还有四里的时候,他就猛地一挥手。

    ”重炮射击!“

    “集中所有重炮,打烂这些卑鄙的战车!“

    小山上的一面旗帜被高高举起,海螺号被猛地吹响,印度联军的火炮阵地上立即开火了。

    来自中亚的炮兵们早就将大炮对准了压过来的战车,此时命令一到,来自欧洲的大炮立即喷出了火舌。

    六十万印度联军大概有两千多门各式火炮,此时经过阿巴斯二世的调整,布置在正南面的火炮有一千二百余门。这些火炮一半是九磅的小炮,但也有七百多门十八磅,甚至二十四磅的重炮。

    “轰轰轰轰轰!“

    震耳欲聋的千炮齐发!一千多发炮弹像是一片流星雨,在天空中划出弧形弹道,狠狠朝六百辆超越时代的武器射去。

    在步兵战车后面小炮前进的韦老大看到那些飞过来的炮弹,脸上一滞。

    ”所有人卧倒!“

    韦老大的连队集体趴到了地上,然后他们就看到各种圆形炮弹砸在草原上的情景。炮弹砸在草地或者被履带破坏的泥土地上,发出嗵嗵的巨大声音,弹动几下,激溅出无数泥土。

    不过实际上炮弹的命中率很低。六百辆步兵战车拉出了四里宽的战场宽度,而韦老大这样的辅攻步兵又吊在战车后面远近不同的宽广区域,所以一千多发炮弹的轰炸密度其实不高,并没有打到几个辅攻士兵。

    当然,也有运气好的炮弹砸在了步兵战车上。韦老大就看到右边五十米外一辆步兵战车中弹了。一枚圆形铅弹狠狠砸在战车的正面,在钢甲上激出巨大的火花。巨大的金属撞击声中,那激射出的火花大得就像战车头部绽放出一片烟花一样。

    战车猛地往前一滞,前进的速度一下子停止了。

    不过等炮弹被弹开,韦老大却发现那战车并未被炮弹击穿。虽然战车正面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凹陷,但显然战车的战斗力并未受到影响。

    二点六厘米的精钢钢板在防御能力上超过四十厘米厚的硬木船壳。在欧洲这个时代的海战中,战列舰上的四十磅加农炮都无法击穿战列舰的硬木船壳。虽然欧洲战列舰的船壳一般都超过七十厘米,但二十四磅炮想击穿步兵战车二点六厘米的正面钢甲也是极难的。

    六百辆步兵战车顶着猛烈的炮火,气势不减地朝前面突进。

    小山上,阿巴斯二世看清楚了炮兵的无功而返,脸色开始有些发白了。

    他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咬牙思考着对策。

    就在这时,虎贲军后方的重炮开火了。

    二十四磅线膛炮在热气球观察员的指挥下朝印度联军的炮兵阵地猛烈开火。

    线膛炮射出的开花弹飞过了八里的距离,在空中划出巨大弧度的抛物线,砸在中亚炮兵的欧洲火炮附近。印度联军的阵地上顿时炸开了一片又一片的烟花。

    印度联军的火炮是藏在壕沟里的,从八里外射过来的炮弹想直接命中几米宽的火炮壕沟是概率不大的,但是猛烈的开花弹爆炸却给印度的炮兵造成了巨大的混乱。开花弹炸出的巨大烟雾和泥土像是迷雾一样笼罩了印度炮兵的视野,没过多久就让炮兵们渐渐失去了目标。

    印度的炮兵没有观察热气球,很快就哑火了。

    小山上,巴尔迪普张大了嘴巴,看着在草原上冲压过来的步兵战车,脸上变得雪白。

    柯普吕律猛烈地喘着气,似乎在承受着无法承受的压力。

    阿巴斯二世猛地往前走了几步,一直走到悬崖边上才停了脚步。他把牙齿咬得咔咔响,猛地一瞪眼,大声喝道:”南面的所有士兵放弃壕沟,带上炸弹和火药,冲上去和明国的战车近战厮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