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坐忘长生 > 第四百零九章 逝者已矣
    柳清欢问道:“尹霸师兄受伤之事,你可知晓详情?”

    说到这个,周君叹一口气:“我也不是很知晓,尹霸回来后我去探了一下他,当时他伤得很重,我便没多问。燃 文小说   w?w?w?.?r?a?n?w?e?na?`c?o?m?不过我大概知道一点。”

    他凑过来低声道:“他本不让我说的,但我还是想让你知道。你们门派是不是有个叫玉执的道友?”

    “咦?”柳清欢惊讶,点头道:“嗯。玉执师兄……过世好些年了,尹师兄这事?”

    “那傻子!”周君拍了一下手边的小几:“东荒之地开了后,他便跑去凑热闹,你知道他一身,金光闪闪的,走到哪儿都跟移动的灵石似的。不过一般人也不敢来惹他,巴结的人不少,但说风凉话的也不少。不过他一向大大咧咧的,也不在意这些,别人说什么也不在意。”

    “但这一次,有个不长眼的在背后跟人非议他,这便算了,又吹嘘自己曾经杀过你们门派的那个玉执道友,被他给听到了。”

    柳清欢脸色变得黑沉:“所以他们就打起来了?”

    “可不是!”周君叹道:“那傻子虽然大大咧咧,但要我说却是最重义气之人,他自己怎么都可以,却忍心不了自己朋友被人辱骂。更何况那位玉执道友……所以他便与对方三个人打了起来。”

    “那三人死没?”

    周君看他一眼:“你……”

    柳清欢揉了揉眉心,将自己不小心泄出的杀意收起来:“这事不只尹师兄听了忍不了,我也忍不了。那三人死没?”

    “死了两个,逃了一个。”周君道:“不过你不用担心,逃的那个已经被处理了。”

    柳清欢松了口气,又有些怅然。

    杀了又如何,玉执师兄也活不过来了。

    周君拍了拍他,转而道:“对了,之前你让我留意的那些东西,我已经帮你收到了一些。”

    说着,他拿出一只储物袋递过来。

    柳清欢看了看袋中的东西,脸色总算缓和过来。

    暗崖的力量果然强大,虚灵丹所需的那些极珍稀的灵材,竟然让周君收了个七七八八,加上柳清欢以前自己收集的,便差得不多了。

    “让你费心了。”柳清欢道:“一共多少灵石。”

    周君报了个与东西完全不搭的极低价格,他一听便道:“本来这事就十分麻烦你,你这又是来的哪一出?该多少就是多少。”

    周君笑道:“你放心,我在暗崖和七星盟还有点人脉,这些灵材都是以最低价拿到手的。我周某人是谁?整个人都钻在钱眼里,怎么可能拿自己的灵石出来做人情?你别磨磨唧唧的,让我看不起!”

    柳清欢想了想,也不跟他争:“好吧,以后有事说话。”

    即使周君已给了他一个极优惠的价格,柳清欢的纳戒又轻了一小半。

    与周君告别后,他便回到雁宕城。

    如今雁宕堡和其山下的平原是整个大陆最热闹的地方,地处整个东荒之地的中部,去哪里都比较方便。

    柳清欢慢慢收集着虚灵丹剩下的几种灵材,顺便炼些丹药去卖。再不挣些灵石,他的纳戒便要空了。

    大半个月后,明阳子终于回到雁宕堡,把他招到跟前,欣慰地道:“结丹了,不错!你的灵根既然已成长成单木灵根,我给你准备了一套木系功法,你拿回去练吧。”

    柳清欢接过去一看,封面上写着:移花接木术。

    “这是一门木遁法,颇有些神妙,与你的体质极为相符,好好练。”

    “好的,师父。”

    明阳子抚着长须:“嗯,我考虑着给你办个结丹大典……”

    柳清欢忙摆手:“师父,结个丹而已。当然二师兄结丹也不也没办吗,我也不用了吧。”

    明阳子瞪眼道:“那是那小子死活不肯,你大师兄就是办了的!”

    “那我也死活不肯。”柳清欢半蹲着给明阳子捶腿:“再说师父你现在这么忙,办结丹大典又要广招宾客,好多事,实在太麻烦。我有师父赐的功法就行了。”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说得口干舌燥,他才劝得明阳子放弃了办大典的想法。

    明阳子显得有些遗憾:“好吧,不办大典可以,但赐道号的仪式还是要举行的。”

    他兴冲冲地道:“去叫你二师兄过来,让他通知李遥清,让门派把你的礼服准备好。”

    稽越走进来,慢条斯理地道:“我早就让门派那边做准备了,就等师父你回来。而且我给大师兄发了讯息,到时他也会赶回来。”

    柳清欢咧嘴道:“多谢二师兄。”

    又好奇地问道:“师父,你准备给我赐个什么道号?”

    明阳子神秘地笑笑:“着什么急,到时你就知道了。”

    稽越在旁边道:“师弟,你最好别存太大的期待。”

    “啊?师父取的道号挺好啊。”柳清欢道:“像师兄你的,广陵就很好。”

    稽越淡淡地道:“广陵是我自己取的,你知道大师兄的道号是什么吗?”

    柳清欢茫然,他好像的确没听过大师兄的道号。

    “咳咳!”明阳子咳个不停,吹胡子瞪眼道:“我给你大师兄取的道号哪里不好了,琴……”

    稽越打断他:“师父,大师兄就要回来了。”

    明阳子瞪着他:“不肖徒弟!你们这两个不肖徒弟气死我了!”

    柳清欢好奇不已,下来后悄悄问稽越:“二师兄,大师兄的道号是什么?”

    稽越看他一眼,吐出两个字:“琴心。”

    琴心……

    柳清欢嘴角直抽,拼命忍住笑意。想到大师兄那魁梧英伟的身材,豪迈的做派,跟琴心二字完全不搭边。

    “以后你见过你大师兄与人打架,就知道这琴心二字是何意了。”稽越留下这句话,便转身走了。

    柳清欢开始为自己的道号担心了……

    半个月后,柳清欢回到了文始派,一件又一件地往身上套专门缝制的大礼服。

    这一套礼物从里衣到外袍一应俱全,每一件都极为精致,从布料到配饰无不都是灵物。青色的外袍犹为华丽,且本身就是一件防御力极强的法宝。

    等着装完毕,他便赶往太一殿。

    此时太一殿常年紧闭的大门已经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