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神级大骷髅 > 425
    实际上,当九黎部落撤出战场时,这次大战便已宣告结束,现在尚还欠缺的,唯有一个适合蚩尤身份的“退场仪式”。火然??? ?文  w?ww.ranwena`com

    在李轩记忆中那个洪荒,轩辕黄帝乃是通过斩杀夔牛,蒙皮做鼓,才在涿鹿大败九黎部落,从而将蚩尤斩杀。

    换句话说,夔牛正是天道用来对付蚩尤的定子,而此时的夔牛,贵为李轩的嫡传弟子,不论是修为,还是身份,都足以成为这场仪式的不二人选。

    轰!轰!轰……

    一连串的巨响让大地震颤不已,漫天的雷光犹如霹雳长龙,晃的观战众人几乎无法睁眼。

    片刻,雷光渐渐散去,九黎部落和炎黄部落的众人齐齐望向雷光所在之处,大气不敢稍喘,因为他们都知道,此次争斗的胜负已然分晓,夔牛和蚩尤之间,必然倒下了一人!

    就这样,战场之上诡异的为之一静。

    一阵微风拂过,吹散了因雷光而卷起的漫天尘土,炎黄部落陡然欢呼雷动,而九黎部落则静的可怕,而后,随着一声哽咽传来,九黎部落那些侥幸活下来的战士,不禁冲着蚩尤所在之处默默跪拜,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悲伤和不舍。

    最终的结果显而易见,蚩尤还是败了!

    争斗所在之处,夔牛慢慢走到已经恢复正常身形的蚩尤面前,脸上写满了苦涩。

    虽说此战已胜,但并不值得夸耀,夔牛很清楚,他之所以能够战胜蚩尤,乃是因为之前的部落大战已经消耗掉蚩尤太多元气,否则他顶多能维持个不败不胜的平局。

    而更让夔牛心痛的是,他那对用来救助炎黄部落脱离险境的本命法宝亦在此战中被彻底毁掉了。

    事实上,夔牛那对本命法宝乃是由他化形时所蜕牛角炼化,因他是天生的风雷之兽,所以那对牛角亦可操控风雷之力。

    按理来说,夔牛那对牛角虽可操纵风雷之力,但因他并非先天生灵,所以操控的亦不是先天之力,不过在他修炼李轩所传的《苍生证道诀》后,肉身渐渐变成混沌之体,而那对牛角在被他的精血重新淬炼数千年后,这才再次产生蜕变,拥有了控制先天风雷之力的威能。

    但谁成想,数千年的苦工却在今日化为乌有,这又怎能不让夔牛大叫肉痛?

    半晌。

    在将脱力昏厥的蚩尤带到轩辕黄帝面前后,夔牛旋即告辞离去,而李轩亦悄悄隐去了身形。

    ………

    七七四十九日之后,炎黄部落的一座古朴法阵内,蚩尤闭目盘坐在中央。

    忽然

    蚩尤缓缓睁开双眼,只见他面前的法阵泛出道道涟漪,一身黄衣的轩辕黄帝迈步走了进来,他一手抱着一只半人高的灰色酒瓮,一手拿着两只人头大的酒碗,整个情形,却是与蚩尤当日在两军阵前所做如出一辙。

    “来而不往非礼也,当日承蒙大巫招待,今天特来还礼!”轩辕黄帝走到蚩尤面前,一边说着,一边将酒瓮开启。

    “好香!这莫非是‘金仙醉’?”蚩尤吸了吸鼻子,面露陶醉之色。

    “不错!”轩辕黄帝颔首道:“此乃当年圣师所赠,今天正好用来与大巫同饮。”

    一阵过后,酒瓮渐空。

    “轩辕,我的那些族人可还好?”蚩尤将手中的空酒碗放到地面,低声问道。

    “大巫放心,本皇已派人将他们妥善安置。”轩辕黄帝在为蚩尤面前的空碗斟满后,酒瓮终告见底。

    说起来,当日蚩尤被擒后,九黎部落并未再做抵抗,轩辕黄帝后来才知晓,这却是蚩尤提前做了安排,否则以巫族人悍不畏死的性格,就算能将九黎部落平定,也绝对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不过这也正是轩辕黄帝的疑惑之处。

    “敢问大巫,既然大巫已经提前知晓此战的结果,并且还做了那样的安排,为何还要进行无谓抗争,让你我两个部落死伤无数?”轩辕黄帝忍不住问道。

    蚩尤端起面前那最后一碗金仙醉,叹道:“巫族人向来只敬畏强者,如果没有这场大战,我的那些族人又怎愿臣服炎黄部落?也许我的谕旨能让他们暂时隐忍下来,可日后呢?等到你我都不在了,他们没了威压,焉有不乱的道理?到了那时,不但会害了九黎部落,更会害了炎黄部落。”

    轩辕黄帝不是笨蛋,他立刻就明白了蚩尤的良苦用心。

    经此一战,炎黄部落确立了威信,而九黎部落内的抵抗势力则大部战死沙场,这就让接下来的部落融合少了很多阻力,也许用不了多久,一个崭新的人族部落就将诞生在洪荒东部。

    “大巫请受我一拜!”轩辕黄帝站起身,郑重使了一礼。

    “轩辕,九黎部落就拜托你了!”蚩尤说完,将面前那最后一晚金仙醉仰首而尽。

    随着那只酒碗落地破碎,蚩尤盘膝坐好,闭眼喝道:“来吧!”

    下一刻,轩辕黄帝的面前已然多了一柄镌刻着日月星辰,山川河流的金色长剑,正是九天玄女从天庭带回来的圣皇之兵轩辕剑。

    “大巫好走!”

    随着轩辕黄帝的声音落下,轩辕剑立刻金芒大盛,一道道寒光,向着蚩尤笼罩而去。

    噗噗噗……

    当金芒散去后,蚩尤的肉身已被分成了九段,但让人惊奇的是,整个过程没有一滴精血溅出,蚩尤尸身的断面光滑如镜,隐隐有一层紫色的氤氲之力覆盖其上,也正是因为这些氤氲之力的存在,蚩尤的尸身虽然仍是生机满满,却再也没能恢复如初。

    轩辕黄帝叹了一声,随即准备将蚩尤的尸身收拢起来,好进行镇压。

    不过就在此时,蚩尤的尸身上却是异变陡生。

    嗖!

    蚩尤尸身的胸口处,一颗拳头大的黑色光球突然透体而出,向着天空直直冲了上去,原本用来囚禁蚩尤的强力法阵,此刻却犹如纸糊的一般,在黑色光球面前应声而破。

    轩辕黄帝不禁大惊失色,因为他看的清楚,那颗光球内盘膝坐着一个小人,正是蚩尤的元神。

    随着法阵崩溃,数道流光接踵而至。

    “陛下,到底出了何事?”最先到来的多宝惊声问道。

    轩辕黄帝不敢怠慢,连忙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讲了出来。

    当随后赶来的广成子等人听完轩辕黄帝所说后,立刻联手开始推演,一阵过后,广成子等人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轩辕黄帝见状,连忙对着广成子恭声问道:“老师,究竟是何人救走了蚩尤元神?”

    广成子淡淡一笑:“救走蚩尤元神的,乃是瀛洲仙岛的李师叔,不过陛下不用担心,蚩尤元神乃是历劫去了,对陛下的人族大业却是没有妨碍。”

    听到是李轩这位人族的大恩人救走了蚩尤元神,轩辕黄帝那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

    半日后,广成子等人纷纷告辞离去,而就在轩辕黄帝以为诸事已定时,涿鹿战场上却是突然出来了不好的消息。

    天庭金阙中,云蒸霞蔚,一派仙家气象,不时有仙娥从中经过,留下阵阵银铃般的笑声,让人遐思无限。

    不过与那些仙娥的无忧无虑相比,金阙中的一间大殿内,昊天跟瑶池却是相对无言,脸上写满了苦涩。

    “夫君,难道此事真没有回转的余地吗?”如今四下无人,瑶池没有了往日的严肃,就连对昊天的称呼,也由“陛下”变成了“夫君”。

    “哎,要是有回转的余地,老爷就不会将《乾坤九鼎大阵》的阵图交给我了。”昊天转身望向紫霄宫的方位,摇头叹道。

    原来,当太上老君将轩辕剑和乾坤九鼎炼制完成后,昊天立刻就发现了不妥之处。

    那把轩辕剑倒是没什么,可那九只大鼎却大有问题。

    所谓《乾坤九鼎大阵》,乃是以九州之地为阵盘,以九座巨鼎为阵基,通过吸收人族的气运来镇压蚩尤的九段尸身。

    如果仅仅是这个样子,那也就罢了,但蚩尤的不灭魔体乃是源自不灭神丹,而不灭神丹正是盘古最精华的骨血所炼,换句话说,只要身在盘古演化的这个洪荒,蚩尤便可以吸收草木之力,山川河流之力,还有其他由盘古演化出的力量来恢复自身。

    正因如此,昊天才会大感头疼。

    任谁都不会想到,九鼎在镇压蚩尤尸身的同时,亦会拥有不灭魔体的这种特性,所以在《乾坤九鼎大阵》刚刚布下时,人族的气运的确会流失不少,可是一旦大阵运转一段时日,九只巨鼎便会通过吸收草木之力,山河之力,星辰之力等一系列力量,来反补人族气运。

    这么一来,只要九鼎稳固,人族的气运便会愈加充沛。

    可问题是,杀人不过头点地,《乾坤九鼎大阵》利用蚩尤尸身来反补人族气运的做法,跟后世那种将敌手斩杀后,再将头颅做成酒壶的做法几乎没有本质差别,都是一种对敌手**裸的羞辱。

    放眼洪荒,巫族虽然已经没落,但毕竟还有刑天和九凤这两个不灭神体存在,他们又怎会眼睁睁看着巫族受此大辱?

    一想到涿鹿大战时,蚩尤不灭魔体的赫赫威势,昊天就觉得头皮发麻,而且他能断定,如果刑天、九凤真的杀上天庭,那几位圣人绝对不会出手相帮。

    没办法,《乾坤九鼎大阵》乃是道祖亲赐,而道祖合道后,是可以代表天道的存在,也就是说,这份《乾坤九鼎大阵》根本就是天道降下的惩罚,其他几位圣人自然不会逆天而为。

    至于惩罚的原因吗?昊天也早已想透,无非就是知法犯法,饶了他妹妹的死罪。但是昊天并不后悔,与妹妹脱劫相比,受些惩罚又能算得了什么?

    虽说已经有了接受天道惩罚的思想准备,但这并不代表昊天就会束手待毙,不过就在此刻,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却是让正在商量应对之法的昊天跟瑶池不得不暂时中断了对话。

    很快,一蓝一红两道人形联袂进入大殿,正是刚回天庭不久的应龙跟女魃。

    “我等见过陛下,见过娘娘!”应龙跟女魃躬身使了一礼。

    “爱卿平身!”昊天抬手示意道;“不知两位爱卿有何事要奏?”

    应龙拱手道:“启奏陛下,就在不久前,涿鹿战场上突生异变,无数阵亡将士纷纷变作僵尸,开始肆虐人族,所以微臣跟女魃特来请命,希望能够将功补过,平息这场僵尸之祸。”

    “竟然是僵尸!?”昊天跟身旁的瑶池对视了一眼,不禁一阵苦笑。

    僵尸者,吸收天地戾气而成,不老不死不灭,不入六道轮回,虽是人族所化,却是人族大敌,一旦僵尸大兴,人族气运必衰!

    在昊天跟瑶池的眼里,这次的僵尸之祸,分明就是天道在逼他们快些交出九鼎,还有《乾坤九鼎大阵》,好让人族的气运得以稳固。

    昊天原本还打算将九鼎和《乾坤九鼎大阵》的阵图再多保有一阵子,以便多争取些时日,来进行应劫的准备,可现在看来,这个想法怕是不成了!

    “两位爱卿的请求,朕准了!”说着,昊天从袖中取出一只通体晶莹的白玉手镯,隔空送到了应龙面前,“两位爱卿此次前往下界,务必将这只芥子手镯转交给人皇,切记,这只手镯干系重大,万万不可有失!”

    片刻后,望着应龙跟女魃渐渐远去的背影,昊天和瑶池的神情陡然凝重起来,他们已经能够预估到,随着《乾坤九鼎大阵》被正式布设,刑天、九凤必然会有反应,到时候,一番恶战怕是在所难免。

    ………

    金乌西斜,炎黄部落的圣皇大殿内,轩辕黄帝焦虑的走来走去。

    突然

    柏鉴急匆匆步入了大殿。

    不待柏鉴站稳,轩辕黄帝便已快步走上近前,急声问道:“柏元帅,情况如何?”

    “回禀陛下,情况很不乐观!”柏鉴沉声道:“那些尸变之人力大无穷,不惧寻常刀兵,就连修士的法术,也唯有火法和雷法有效,不过据微臣的手下观察,那些寻常士卒尸变后,喜欢极阴之气,对阳光特别畏惧,至于那些由修士变化来的,则对阳光有些抵抗能力,所以微臣建议,最好能在天黑前将它们彻底灭杀,否则一旦金乌西陲,让它们得以遁入深山老林,日后必成大害!”

    “好,就依元帅的想法去办!”轩辕黄帝知道事态紧急,所以果断下了命令,而后不久,轩辕黄帝亦再次披挂上阵,向着涿鹿战场急速赶去。

    不过就在轩辕黄帝刚刚离开部落不远时,应龙跟女魃陡然赶到,将轩辕黄帝拦了下来。

    说起来,应龙跟女魃的心中却是疑惑重重。

    按理来讲,尸体想要变成僵尸,短则数载,长则数十年,甚至成百上千年,而涿鹿战场上的尸体仅仅过了数十天就有此变化,当真是有些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