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我是无名氏 > 909、钟元常一荐名士 刘玄德三顾茅庐(上)
    钟繇连连摇头,“无言既然嫁给了三将军,便是她与三将军之间的家事,属下岂敢因为此事叨扰主公。属下忽然记起,曾经在陈留有一人,有经天纬地之才,之前因为哀叹汉室衰落,又没有明主,所以隐居起来。如今主公既然有振兴汉室之意,一定要请的此人来助,则汉室可兴也!”

    听到这里,刘备倒是没有多少意外,他呵呵一笑道:“元常先生,此人真的如此厉害?为何朱温不曾请他呢?”

    钟繇连忙答道:“回主公,朱温倒是想请,但是好像一直摸不到此人的行踪,所以最终只得作罢,所以请主公速速去请,晚了恐为他人所得。”

    刘备看了看身边的徐庶,继而点了点头道:“既然元常如此推荐,那不如先生受累,代备走一遭,去请此人出山吧!”

    看到刘备如此,钟繇更加着急,他连忙说道:“主公万万不可!此人曾自比管乐,等闲之辈岂能请得动他?若是属下去下,绝对无法见到他,所以为了表示诚心,还望主公能够亲自去请!”

    眼看钟繇如此固执,刘备不由得有些怀疑地问道:“此人到底是谁?真的有如此本事吗?比徐元直若何?”

    钟繇看了一眼徐庶,似乎有些为难,不过最后他还是开口说道:“别的不敢多说,但是绝不会比军师差多少!此人姓刘名基字伯温。”

    听到这里,徐庶忽然站了起来,失声说道:“竟然是他?”

    看到徐庶的反应,刘备连忙问道:“元直知道此人?刚刚钟先生所言是真的吗?”

    徐庶忽然哈哈一笑道:“恭喜主公,贺喜主公啊!我曾听水镜先生提过此人,道号金鳞,当真有经天纬地之才,徐庶远不及此人!他本也是汉室宗亲,还望主公亲自去请此人出山,若是得此人相助,则主公大事可成也!”

    钟繇的话,刘备倒是没有放在心上,但是徐庶这样一说,刘备才知道这个叫刘基的,果然是一个隐士高人,而且既然也是姓刘,那么刘备去请,他有很大把握能请的此人出山。

    刘备此时也一脸的高兴,点了点头道:“好,既然如此,那我现在就去陈留,寻得此人,亲自请他出山,助我一臂之力!”

    此时的刘备心中十分激动,本来徐庶的本事,他就已经见识到了,可是徐庶却说自己竟然还不如刘基,刘基的能力,刘备在心里已经放在了很高的位置。而关羽和张飞听闻刘备要亲自去请一个隐士出山,他们担心刘备的安危,所以也要一起陪同。刘备自然没有拒绝,于是带盒关张二人还有部分手下,备好礼物,一起前往陈留而去。

    根据钟繇的指示,刘备一行人来到了陈留雍丘县,而在雍丘县南,有一条河名唤惠济河,钟繇说刘基很多时候,会在这坐船在这条河中钓鱼。

    刘备知道这些后,便带着关张二人一起沿河开始寻找,一连找了几日,却没见到一条渔船,更何况是刘基。大概到了第七日,天色忽然转阴,大雨忽然而至,刘备穿好蓑衣,再次准备出去,却被关羽和张飞一下子拦住了,张飞有些不高兴地说道:“那么大的雨,为何大哥还要出门?此人到底有多少本事,值得大哥如此辛苦去请吗?以俺之见,一定是他名不副实,所以听说大哥亲自来请,他也不敢露面了。”

    刘备叹了口气,望着张飞道:“三弟啊!我既然肯诚心来请高人,便是真心实意,一场大雨算的了什么?若是三弟怕淋雨,那我和云长一起去便是,你就留在这里等着我们吧!”

    听到刘备的话,张飞不由得连连摇头道:“大哥,二哥,我们兄弟三人曾经一起发誓过,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哪有大哥二哥淋雨,俺却在此逍遥自在的道理!既然大哥如此诚心,那小弟陪着大哥一起便是!”

    三人再次出门,顺着河边走着,这一次终于看到河边有一个渔翁穿着蓑衣,带着斗笠,在大雨之中悠闲地垂钓着,口中还不停地唱着歌道,歌词是:

    天地宽阔一渔翁,等闲自在度春冬。

    九州沧桑幻鱼线,千万生灵作饵空。

    听到这里,刘备不由得心中大喜,连忙上前,拱手问道:“敢问先生是否是刘基刘伯温?”

    那渔翁听到有人来问,不由得呵呵一笑,猛然回头道:“小老儿有礼了,只不过小老儿只是寻常老叟,并不是什么刘伯温,贵人怕是认错人了!”

    刘备这个时候才看到眼前之人,竟然是一个须发尽白的老人家,和他想寻找的刘伯温完全不相同,他才知道自己真的是弄错了。

    “看起来老丈年岁已经不少了,还能有如此硬朗的身子,如此大雨天,在此垂钓,唱的歌也是这般气势恢宏,想必老丈也是隐士高人。某乃汉室宗亲刘备,此次来便是为了寻访高贤,为汉室天下效力,不知老丈是否愿意出山,助刘备一臂之力?”

    刘备的话,让那渔翁慌忙起身给刘备行了一礼道:“原来是汉室宗亲,恕老汉我失礼了,只不过小老儿如今年岁已高,又没什么本事,岂敢有劳将军如此邀请?这个歌,也不是老汉我所作,只是听到有人唱,便学来了,还望将军知悉!”

    听到这渔翁的话,刘备这才略微有些失望,但是他忽然想到,这个歌可能便是刘伯温所作,那么刘伯温很可能就在这附近,于是他接着问道:“不知老丈是否知道此歌是何人所作?”

    那老丈呵呵一笑道:“自然。离此地西南方向二十里外,有一个修道之人,名唤金鳞,听闻就是他作的,若是贵人想要去寻他,便可以直接取那里便可以了!”

    刘备此时终于喜笑颜开,他苦苦寻找的刘伯温终于有了位置了,所以他立刻拱手对那渔翁行了一礼道:“备多谢老丈相告!不知老丈尊姓大名,他日必有厚报!”

    那渔翁哈哈一笑道:“将军何必如此多礼!此举手之劳,何必言报?老朽乡野村夫,贱命不足辱了将军之耳,不说也罢!将军若是想寻金鳞先生,赶紧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