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26前世里的顾星朗
    青玉伸手这一抢药,玉小小手里的这碗药没能泼到窗外去,全上青玉的脸了。燃? 文小说 ??   w?w?w?. r?a?n?w?e?n`org

    新房里寂静了一下,随即被青玉的尖叫声打破。

    玉小小很不解地问王嬷嬷说:“这药不烫啊。”又不会毁容,这位叫得这么凄惨做什么?

    王嬷嬷看着双手捂脸的青玉冷笑。

    玉小小把青玉的手一拉,说:“行了,别叫,让我看看你的脸。”

    汤药温热,青玉的脸没伤着,只是妆容全毁了,脂粉混着深褐色的药汁,再美的脸蛋看起来也是一副鬼模样了。

    “公主殿下,这是三少爷要喝的药啊,”青玉哭着跟玉小小说:“您对奴婢有气,也不能泼掉三少爷的药啊。”

    王嬷嬷气炸了肺,她刚刚还觉得顾家是个好人家来着,没想到小妖精们哪里都有!

    玉小小更是不解了,说:“我对你有什么气?你做了什么?”

    青玉被玉小小问得一噎,她想爬三少爷的床,这话要怎么委婉的说出口?

    “嬷嬷,”玉小小把青玉往王嬷嬷的跟前一推,说:“带她出去洗个脸。”

    王嬷嬷揪着青玉的衣襟就往新房外走。

    顾星诺和顾星朗在一旁一直就没开口说话,青玉是老夫人开口赏给顾星朗的,虽然在牢里两个人没有成事,可不能顾星朗出了狱,娶了公主了,就把这个大丫鬟丢一旁不闻不问了,顾家做不出这样的事来。对青玉,顾家人心里都有数,这位迟早要被顾星朗收进房里,只是要怎么跟玲珑公主开口说这事,顾家上下一时间都不知道要怎么说。

    “没烧伤?”玉小小这时往床榻上一坐,问顾星朗道。

    顾星诺说:“公主,你先与星朗说话,我就先走了。”

    “嗯,大哥一会儿见,”玉小小冲顾星诺点了点头。

    顾大公子转身,逃也似的走了。

    “说话啊,新房不是被烧了吗?”玉小小没在意顾大哥的逃跑,又问了顾星朗一句。

    “我没受伤,”顾星朗看着自家大哥走了,才跟玉小小说:“二哥带我出的房。”

    “那两个小的呢?”玉小小又问。

    “他们也没事,”顾星朗说:“公主殿下,方才那个青玉是……”

    “青玉?”玉小小没等顾星朗把坦白的话说完,就说:“名字也挺好,是你的丫鬟?”

    “她是……”

    “你的脚伤我给你治,”玉小小把盖顾星朗身上的被子一掀,捊起顾三少爷的裤管,又开始附身仔细看伤口,一边跟顾星朗说:“手术有点难度,不过我不是第一次做这种手术了,你不用怕。”打仗的时候,最常见的伤就是骨伤这一类的外伤了,顾星朗要是受了内伤,那玉小小不敢打包票,接个筋,公主殿下表示,这个小意思。

    顾星朗说:“公主不用安慰我了。”

    玉小小抬头看顾星朗,说:“我从来不安慰人。”

    玉小小话说的很认真,以至于顾星朗愣了半天才说:“你,你还会医?”他先前是听说这位花容月貌,贤良淑德,然后又听说这位悍勇异常,现在这位又成神医了?京畿之地的名医都被家里请遍了,都说自己的双脚已残,这位能有办法?

    玉小小说:“管杀就得管埋。”

    顾星朗默,这跟医术有什么关系?

    “不懂?”

    顾星朗摇头。

    “能砍人就要能救人,”玉小小近一步解释:“所以教官,呃,就是我师父,我师父也教了我医学,还是医术的?”

    有几个名词,顾星朗还是听不懂,不过这话他听明白了,那个世外高人不但教了公主殿下武艺,还教了公主殿下医术。

    “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玉小小跟顾星朗说:“咱们先把伤治好,然后再有仇报仇,有冤报冤。”

    “你信我?”顾星朗问。

    玉小小点头,说:“你要是坏人,我就不管你了。”

    有些陌生的情绪涌上了顾星朗的心头,有喜悦,也有酸涩,究竟是悲是喜,顾三少爷一时之间分辨不出来。他的小妻子这会儿背光坐在他的身边,身上还是那件大红的嫁衣,脸上的表情还是欠奉,但眼中的目光温和,如暖阳一般。顾三少爷叹了一口气,看着玉小说:“公主,谢谢你愿意信我。”

    “我好像见过你,”玉小小仔细端详着顾星朗的这张脸,喃喃自语了一句。

    顾星朗终于是笑了起来,说:“公主殿下三岁时,我在帝宫里见过你。”就是那一次随母进宫拜见太后,太后一眼相中了七岁的顾家小儿郎,作主定下这门婚约。

    玉小小随口道:“三岁?那时我长什么样?”

    顾星朗摇了摇头,说:“我没看见公主殿下的样子。”那时的玲珑公主还只是个三岁的小孩儿,在皇后的怀中熟睡,小包被遮住了脸,顾星朗真没看清这个三岁的公主殿下长什么模样。

    “镇国侯府,”玉小小这时又自言自语地念了一句,再盯着顾星朗的脸看上几眼,她这会儿终于想起来这位是谁来了。残暴女帝称帝之后,命人在京城东郊的荒山上,挖出了几具骸骨,又命高僧替这几具骸骨做超度的法事,重新厚葬。具中一具骸骨被女帝放入了为自己备下的皇陵里,预备死后同穴,那个人叫顾清辉。“顾清辉是谁?”玉小小问顾星朗道。

    顾星朗拧一下眉头,说:“清辉是我的字。”这种事,成婚之前,都没有人告诉长公主一声的吗?

    “所以顾清辉也是你的名字?”玉小小问。

    “是,”顾星朗点一下头。

    玉小小抬手在顾星朗的头顶处摸了一下,她记得那具骸骨从荒山取出时,头盖骨的顶心处被人钉入了长钉,意为让亡者永不超生。

    “怎么了?”顾星朗问玉小小道,他倒是没多想,只道可能自己躺了这一阵子,发髻乱了。

    “没事儿,”玉小小说:“你活着真好。”

    顾星朗犹豫了一下,将手覆在了玉小小的手背上,低声道:“谢谢。”

    “日子会好的,”玉小小附身过去,在顾星朗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语调欢喜地道:“顾星朗,我告诉你哦,有些事是命中注定的。”

    残暴女帝与这个顾家三郞生不能共裘,死也未能同穴,而她这一来就与这位结为了夫妻,残暴女帝平生的第一个遗憾被她就这样弄圆满了,玉小小相信,她在这个世界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一定不会重走女帝人生路的。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