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29洞房手术夜
    新房很快就被玉小小弄成了一个简易的手术室,除了顾星朗躺着外,所有的人都在忙活。r?anw  en w?w?w?.?r?a?n?w?e?n?`o?r g?

    给玉小小写药方的老大夫,趁着玉小小出房去穿衣的机会,走到了床榻前,小声跟顾星朗道:“三少爷,在下看公主殿下是想将您脚踝上的伤口再次剖开,”老大夫话说到这里,就有些欲言又止了。

    顾星朗说:“先生有话不妨直说。”

    老大夫说:“伤口的化脓之症已经在好转,眼看着伤口在愈合了,这个时候再将伤口剖开,三少爷请恕在下直言,若是伤口再化脓,三少爷的双脚最坏的结果就是要截去了,有性命之险啊。”

    顾星朗沉默了一下,没人知道玲珑公主的医术如何,他这么做是在冒险。

    “三少爷,”老大夫说:“您还是要三思啊。”

    “公主不会害我,”顾星朗跟老大夫语调平淡地道:“她是想救我。”

    老大夫摇了摇头,顾星朗这样说,这事就没必要劝下去了。

    “来人,”顾星朗冲新房外喊了一声。

    一个伺候顾星朗的小厮从新房外跑了进来。

    “去请我大哥来一下,就说我有话要跟他说,”顾星朗吩咐这小厮道。

    小厮领命跑走,没一会儿的工夫,顾星诺就带着一身的酒气走进了新房里,看看新房里的布置,顾大少爷狐疑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大哥喝了不少酒?”顾星朗不答反问道。

    顾星诺走到了床前,说:“军中的那帮人都是酒鬼,逮着了机会他们还不拼死喝酒?你二哥已经喝的差不多了,你们这是……”

    顾星朗没等顾星诺把问话再说出来,道:“公主殿下要替我治伤。”

    顾星诺站着把顾星朗的话想了一下,才说:“你说什么?”

    顾星朗说:“公主要替我治伤。”

    顾星诺先是惊,然后是喜,说:“公主殿下要怎么治你的伤?”

    顾星朗说:“我不知道,请大哥来只是想跟大哥说一声,若是出了什么事,都是我自己愿意的,跟公主殿下无关。”

    这话听在顾星诺的耳里,就跟遗言似的,“这事,这事会让你有性命之忧?”顾大公子问道:“她想怎么治你的伤啊?”

    “公主说要动手术,”顾星朗说。

    老大夫这时揭开了锅盖。

    煮在沸水里的几把尖刀,让顾星诺顿时就周身冒了寒气,说:“这是要干什么?公主还要在你身上动刀不成?”

    “我横竖是个废人了,”顾星朗全然不在意地道:“公主要做什么就随她。”

    “大哥来了?”玉小小这时换下了嫁衣,一身利落打扮的走进了新房。

    “是我让大哥来的,”顾星朗在顾星诺开口问玉小小之前,就开口道:“这事得让家里人知道。”

    玉小小走到了床前,说:“也行,时候不早了,我这就开始?”

    “公主殿下,”顾星诺说:“你能否先跟我说说,你要如何治星朗的伤?”

    玉小小用词很简单地道:“把断了的筋接上,让它自己长起来就行了。”

    老大夫说:“断筋还可再生?”

    “骨头能长,筋怎么不能长?”玉小小说。

    “公主有多大的把握?”顾星诺关切地问玉小小。

    “大哥,”顾星朗说:“公主自会尽力。”

    “嗯,”玉小小冲顾星诺点了点头,说:“大哥放心,我会尽力的。”

    现在不是尽力的问题啊,顾星诺心跳失速,他想知道他三弟还能不能活啊!

    “大哥,”顾星朗又喊了顾星诺一声,神情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恳求之意。

    顾星诺犹豫了一下,冲玉小小一躬身,道:“公主殿下,那星朗就拜托你了。”

    玉小小点一下头,她是一点也没察觉到顾家兄弟间的情绪波动,扭头问老大夫说:“麻药熬好了吗?”

    老大夫从桌上端起凉到了温热的麻药,递到了玉小小的手上。

    “喝了,”玉小小也没有要喂人喝药的概念,把药碗放到了顾星朗的手里。

    看着顾星朗喝下了麻药,昏昏睡去后,顾星诺才站在了新房外的走廊里。前院喜堂里的欢闹声,站在这里还是能听得清,顾星诺捏着自己的眉心,端正俊朗的脸上满是愁容。他不知道长公主的医术究竟如何,不过他清楚,顾星朗到了现在,心里还是存着寻死之意的,他的这个弟弟不想拖累公主,不想拖累家人。

    顾星诺一拳击打在廊柱上,方才看着躺在床上,动弹不得,面容苍白的顾星朗,他连开口求小弟活着的话都说不出口。

    新房里,烛光经过镜面的折射,聚在了顾星朗脚踝的伤口上。

    “怎么会这样?”几个大夫看着这突然之间就明亮了的光线,异口同声问玉小小。

    “光的折射原理,”玉小小说了一句。

    啥?房里没一个人听懂这话。

    玉小小仔细消毒过伤口,果断下刀。

    昏睡中的顾星朗不可能感觉到疼痛,却仍是紧锁着眉头。

    一个时辰过去,两个时辰过去,前院喜堂里的锣鼓声停歇,不多时,欢闹声也停歇了。随着原本繁星朗月的夜空渐渐暗沉,一场秋雨在这天的后半夜,淅淅沥沥地下了下来。

    顾星诺在廊下等得心焦,却不敢推门进屋看去个究竟。

    一阵秋风突起,吹得院中两棵梧桐叶落,看着转眼间就铺了一地的黄叶,顾星诺紧了紧领口。

    就在这个时候,院门外传来了老夫人的声音:“星朗!”

    顾星诺暗道一声不好,忙走下了台阶,淋着雨迎到了老夫人的跟前。

    扶着老夫人的徐氏夫人看见长子后,开口就道:“公主真的在星朗身上动刀了?”

    顾星诺看一眼自己的夫人。

    孙氏夫人目光往跟在老夫人身后的青玉身上一瞥。

    “星朗呢?”老夫人迈步还是往新房赶。

    “祖母,”顾星诺忙追着老夫人道:“星朗没事。”

    “没事?”老夫人说:“请了一屋子大夫来做什么?”

    “为了星朗的伤啊,”顾星诺低声道。

    老夫人冷哼了一声,看着亮着灯的新房道:“要是好事,用得着瞒着家里人吗?!”

    给读者的话:

    今天的最后一更,明天十二点再见啊,亲们。嗷嗷嗷,求收藏,求打赏,求票票,亲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