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30怒火中烧的老夫人
    顾星朗恨不得伸手去捂老夫人的嘴。r?a?  ? nw?en? w?w?w?.?r?a?n?w?e?n `o?r?g?

    “让开!”老夫人命顾星诺道:“我要进房去!”

    “公主正在给星朗治伤,”顾星诺挡在门前,说:“祖母,我们在廊下等。”

    “让开!“老夫人心里火急火燎的,直接冲顾星诺下令道。

    新房的门这时候一开,王嬷嬷出现在门里。

    老夫人和徐氏夫人忙就往新房里看,只可惜王嬷嬷身材在这儿摆着,站在门里就跟现彻了一堵墙一样,两位夫人除了看见这位宫嬷嬷外,其他的什么也没看见。

    王嬷嬷迈步出了新房,把房门哗啦一声又带上了,看一眼众星捧月一般,被小辈、下人们簇拥着站在廊下的老夫人,王嬷嬷鼻子哼了一下,说:“这是谁把老夫人气着了?这么气势汹汹的。”

    老夫人原本是怒火中烧,见到王嬷嬷后,冷静了一些,宫里的嬷嬷说是奴婢,可万事前头加了皇家二字,就不能等闲视之,老夫人铁青的面色回转了一些,问王嬷嬷道:“公主殿下在替三郎治伤?”

    王嬷嬷说:“这事大公子早就知道了,怎么?大公子没跟老夫人说?”

    老夫人呼地一下,扭头看顾星诺。

    被王嬷嬷祸水东引,顾星诺也只能受着,跟老夫人说:“祖母,这是星朗自己愿意的。”

    “那你们就不跟家里说一声?!”老夫人对着大孙子,这脸色再次铁青了。

    王嬷嬷说:“哟,老夫人您这话说的,大公子不就是驸马爷的家里人?”

    老夫人不理王嬷嬷,就盯着顾星诺骂:“你们的眼里还有长辈吗?星朗不懂事,你也不懂事?”

    “祖母!”顾星诺急得一跺脚,说:“公主正替星朗治伤,有话我们一会儿再说。”

    “我要进去,”老夫人说着话,还是要进屋。

    王嬷嬷往左迈一步,站在了房门正中,说:“老夫人,这可是公主殿下的新房,虽然您是长辈,可有些规矩,公主殿下不在意,您也得守着不是?”

    开什么玩笑?历来公主下嫁,都是跟驸马分府单过的,没有公主的点头,驸马爷都不能进房,这老太太是不是被自家公主喊一声奶奶,喊得找不着北了?王嬷嬷对老夫人横眉冷对,得寸进尺,说的就是这老太太!

    王嬷嬷一拿身份说事,老夫人心里像是又被人捅了一刀一般,她现在连朝廷命妇都不是了,能回敬王嬷嬷一句什么话?老夫人气得浑身哆嗦。

    徐氏夫人这时开口问王嬷嬷道:“嬷嬷,公主殿下学过医?”

    王嬷嬷说:“不学医,公主殿下替驸马爷治什么伤?”

    徐氏夫人说:“为何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公主殿下会医?”

    王嬷嬷说:“夫人以前听说过长公主殿下会武吗?”

    这下子徐氏夫人也说不出话来了。

    “若是出事了怎么办?”老夫人高声问王嬷嬷。

    王嬷嬷说:“公主殿下还能杀夫不成?”

    老夫人又看向了顾星诺,说:“你就这么看着?!”

    王嬷嬷笑了一声,说:“老太太,您这是要动手?”

    顾星诺拉着老夫人要往廊下走,求老夫人道:“祖母,您就等一等。”

    “你就看着你三弟死?”老夫人情急之下,一巴掌打在了顾星诺的脸上。

    新房里,大夫们听着外面乱成一团的动静,再看看还低着头忙着手术的玉小小,都不得不佩服公主殿下,外面都要打起来了,话也越说越难听,这位就像没听见一样。

    精神高度集中之下,玉小小出了一身的汗,汗水滴进眼睛里了,才抬手臂擦了一下眼睛,喘一口气。

    老大夫趁这个机会,忙问了一句:“公主殿下,三少爷的伤?”

    玉小小说:“还没好。”

    看着玉小小的双手在顾星朗的伤口里翻动,就像在翻一堆死物一般,对外科手术还仅限于取个箭头,接个骨这个层次上的大夫们,只觉得不寒而栗。

    “祖父跟他二叔都喝醉了,”孙氏夫人挡在顾星诺的身前,一边问丈夫:“这要怎么办?”

    顾星诺能怎么办?他能跟自己的祖母动手吗?没办法动手,就只能吓唬,“祖母,惹怒了公主殿下,对星朗能有什么好处?”顾大公子问自己的祖母道。

    老夫人拽着顾星诺的衣袖,几乎要流下泪来,说:“公主对星朗究竟是怎么打算的?大夫说星朗的伤已经在愈合了,公主为何还要把星朗的伤口再剖开?这会要了星朗的命啊!”

    王嬷嬷站在房门前咬牙,这些大夫偷偷摸摸跟顾星朗说的话,这老太太怎么会知道的?她们这里有两个暗卫在暗地里盯着,新房里的事她们都能知道,这老太太也在新房里安了耳目了?

    顾星诺说:“这是什么话?祖母,公主不会害星朗的。”

    老夫人说:“她连星朗的药都泼了!”

    顾星诺狠狠地瞪青玉。

    青玉站在老夫人的身后,低着头,一副听命行事的模样。

    老夫人想想还是要进房去看上一眼,她的这个孙儿已经够命运多舛的了,幼年丧父,少年从军,却又被奸臣所害残了双脚,要是再死在新婚妻子的手里,她日后下了黄泉,有何面目去见自己的儿子?

    见老夫人还是要进新房,两个暗卫小庄,小卫站在了王嬷嬷的身前,手都按在了刀把上,那意思,老夫人再往前进一步,他们就拔刀了。

    老夫人又气又急之下,大哭了起来。

    王嬷嬷门神一样站在门前,老太太这招数比起宫里的娘娘们来简直不入眼,大哭一顿,就能让自家公主落一个不孝的名声了?她还说这老太太对皇家公主不敬呢!“都别动,”王嬷嬷跟小庄和小卫说:“咱们看这老太太能闹出什么花样来?”

    小庄说:“万一老夫人上来,我们真跟老夫人动手?”

    “有大公子拦着呢,”王嬷嬷看着又被老夫人痛骂的顾星诺,面露同情之色,顾家老夫人将门之女出身,行事作风是与众不同,说撒泼就能撒泼,“大公子好歹也是将军,被骂得跟孙子一样,”王嬷嬷感叹了一句。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