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32心大的奴婢
    顾星诺长到二十六岁,还没问过家中后宅的事,突然被顾辰派了这个差事,顾大公子为难道:“那祖母那里?”

    顾辰冷哼了一声,一言不发地往外走。火?然 ?文? ?  w?w?w?.?r a n?wen`org

    顾星诺只得跟在顾辰的身后,应声道:“孙儿知道了。”

    下人不一会儿给玉小小送来了早膳,人生的意义就在于吃饱肚子的玉小小,坐在桌前埋头大吃,心情极好。

    王嬷嬷手里端着一碗粥,喝了两口就没了胃口,跟玉小小说:“公主,你这心怎么就这么宽呢?”

    玉小小几口喝了一碗糯米粥下去,又自己动手添粥,跟王嬷嬷嘀咕了一句:“这个好吃。”

    自从公主殿下病了一场之后,但凡能吃的东西,都被公主殿下夸过好吃。王嬷嬷叹气,往玉小小的身旁又站了站,说:“昨天晚上,老太太闹成那样,就算了?”

    玉小小说:“不是没事了吗?”

    “她那是大不敬!”王嬷嬷怒道:“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那打她一顿?”玉小小问。

    王嬷嬷气短了一下,那老太太能受得住自家公主一巴掌吗?

    两碗糯米粥喝下肚后,玉小小又开吃油炸蛋。

    “总之不能让那老太太蹬鼻子上脸!”王嬷嬷不甘心道。

    玉小小嘴里塞满了东西,抬头看王嬷嬷一眼。

    王嬷嬷不能直视自家公主这副饿死鬼投胎的样子,每回看见吃的,这位都双眼放光,这是要闹哪样?!

    想想被埋在荒山里的尸骨,镇国侯府是被满门抄斩的,听残暴女帝那时候对着顾星朗尸骨说的话,顾三少爷还是被寸剐身亡的,玉小小想到这里,重重地叹了口气,跟王嬷嬷说:“他们一家很可怜的。”

    都被人啪啪打脸,打一晚上了,这家人还可怜?王嬷嬷无话可说了,活生生把自己气死,好像也不值得。

    几个大夫这时候站在顾府正院的一间堂屋里,跟顾老元帅和老夫人说顾星朗的伤。

    听完大夫们的话后,老元帅捻一下颏下的白须,道:“各位辛苦一夜,顾某这里多谢了,”老元帅说着,冲几位大夫一抱拳。

    就算顾辰这会儿是个庶民了,大夫们也不感受老爷子的礼,纷纷侧身避让。

    老大夫跟老元帅说:“元帅,顾三少爷的伤还是要听公主殿下的,三少爷正值青春年少,残了双脚,缠绵病榻过一生,对三少爷来说此生无望啊。”昨天晚上,老夫人闹的那一场,让老大夫现在想起来,心有余悸,玲珑公主要是被老夫人闹得分了心神,那顾三少爷的脚筋能不能接上,真是两说了。

    顾辰起身,冲老大夫又行了一礼,道:“多谢先生了。”

    几个大夫又与顾老元帅寒暄之句之后,告辞而去。

    大夫们走了后,堂屋里就老夫妻二人坐着了,老夫人臊眉搭眼地坐着不言语。

    顾辰看着老妻,问:“你是不是想我们全家再去坐一回天牢?还是把公主逼走,你就痛快了?”

    老夫人说:“我,我怎么知道公主真的会医?”

    “星朗是她的夫君!”老元帅说:“公主会害自己的夫君?你是老糊涂了吗?”

    老夫人强自分辩道:“之前我听说公主把星朗的药泼了,公主要是无心跟星朗过日子,那她……”

    “闭嘴,”老元帅听不下去了,“公主不想跟星朗过日子,那她下嫁给星朗做什么?你当星朗还是个全乎人,京城里的姑娘都想嫁他?”

    “那她为何要泼星朗的药?”老夫人固执己见地问。

    “这是那个丫鬟跟你说的?”老元帅冷声问道。

    “青玉……”

    “我不管她是什么玉,”顾老元帅把手一摆,跟老夫人说:“我已经命星诺尽快把这个丫鬟打发走。”

    青玉是顾家的家生奴才,母亲就是伺候老夫人的人,老夫人看着青玉长大,说是主仆,这感情却足够深厚,老元帅要把青玉打发走,老夫人是真舍不得,“青玉是我已经许给星朗的人,”老夫人说:“你要把人打发到哪里去?你就不怕被人戳脊梁骨?”

    “让我家宅不宁的奴才,我留她做什么?”老元帅道:“这事你就不用问了,公主殿下对我顾家有恩,我还是这句话,你不要不识好歹。”

    老夫人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可被老爷子这么数落,面子上是真挂不住。

    顾老元帅气哼哼地起身就走。

    老夫人说:“公主还得过来敬茶,你要去哪里?”

    老元帅头也没回地出了房门,看一眼正在院子里罚跪的青玉,命管家道:“把她带下去。”

    青玉的身子一抖,给老元帅磕头道:“元帅,奴婢知错了,奴婢也是为了三少爷,元帅饶过青玉这一回,”只两三下,青玉的额头就磕破了,血滴在青砖上,晕染开一片。

    管家跑上前,拖着青玉就往院外走。

    “老夫人,青玉知错了,”青玉看求老元帅没用,就喊屋中的老夫人。

    老夫人坐在屋中没有出声,老元帅是一家之主,老爷子这一发话,这事她还怎么管?

    管家把青玉拖出了院子,迎面撞上顾星言和林氏。

    顾星言刚刚酒醒,听了林氏跟他说昨晚上的事后,顾二少爷是又喜又怒,喜的是自家三弟可能会痊愈,怒的是自家祖母怎么能听一个奴才的挑唆?

    林氏看见青玉,就拉了一下顾星言的衣袖。

    “二少爷,”管家停下来给顾星言行礼。

    “你把她弄哪里去?”顾星言问管家。

    管家还没说话,顾星诺与孙氏也一前一后地走了过来,听见顾星言的这句问,就说:“我一会儿就把她打发出去。”

    “还什么一会儿啊?”顾星言说:“发卖了算了。”

    青玉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她只是想挑着老夫人与长公主生隙,日后她去了顾星朗的房里,能被老夫人倚重,不至于被长公主踩到脚底下去。“大少爷……”

    管家没等青玉把求饶的话喊出来,抬手就把这大丫鬟的嘴一捂。

    林氏对青玉的心思是一清二楚,看着青玉血流满面的样子,冷笑了一声,说:“一个奴婢,心思太大,就是这个下场。”

    “你还等什么?”顾星言问管家。

    管家看顾星诺。

    顾星诺冲管家一挥手,说:“发卖了。”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一个小时还有今天的最后一更,么么哒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