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36你们奉天没有男儿了吗?
    “我们当然是夫妻,”顾星朗睁开眼,看见的就是玉小小一脸疑惑不解的神情,忙就说道:“拜了天地我们就是夫妻了。?燃文小说   w w?w?.?r?a?n?w?e?n?`o?r?g?”

    “可你把我当外人,”玉小小指责顾星朗道:“都是夫妻了,你还怕在我面前光着?”在末世不结婚都可以滚床单,现在他们都是夫妻了,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顾星朗瞠目结舌,皇家养公主跟一般世族大家养女儿不一样吗?成了夫妻,当丈夫的就能在妻子面前光着了?

    “你证明给我看,”玉小小说。

    顾星朗说:“证明什么?”

    “证明我们是夫妻啊,”玉小小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

    小卫手里拎着酒瓶,站在门口不敢进屋,这种对话他能不能当自己没听见?

    王嬷嬷已经破罐子破摔了,反正到了这一步,顾星朗也不可能休了她家公主。

    顾星朗看着玉小小又是发懵,这要他怎么证明?现在就圆房?

    “我就知道,”玉小小嘀咕了一声,现在这是连滚床单都不可能的节奏了,她还是想想怎么带着王嬷嬷那帮人离京。

    “你知道什么了?”顾星朗很发愁,他怎么跟这小媳妇说个话都这么费劲呢?

    “不喜欢我没关系,”玉小小把顾星朗的肩膀一拍,说:“我们好聚好散。”

    浑身无力,脚踝处的伤口疼如刀割寸剐,顾星朗还是一下子就坐起了身来,冲玉小小急道:“你这话是何意?”

    玉小小回想一下自己的话,她有表达不清的地方吗?

    “公主,我们是夫妻,”顾星朗抬手握住了玉小小的手,认真道:“我,我怎会不喜公主?公主,你我即已结为夫妻,那就当生共裘,死同穴。既然做了公主的夫婿,我顾清辉此生绝不负公主。”

    艾玛!

    玉小小望着顾星朗眨巴一下眼睛,这是告白吗?这话听着,比末世里那帮大兵,滚一发,来一炮,这种告白有化多了啊!

    顾星朗看玉小小还是木着一张脸,低头在玉小小的手背上吻了一下。

    顾星朗的嘴唇看起来薄,可柔软温暖,与因为发烧而温度偏高的气息一起,落在玉小小的手背上,让玉小小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手上灼了一下,挑一下眉梢,玉小小说:“所以你是喜欢我的?”

    顾星朗点头,看着玉小小郑重道:“公主,我心悦于你。”

    心悦应该就是喜欢的意思,玉小小看着顾星朗笑了,把头凑了过去,在顾星朗的嘴唇上“叭”了一下,这男人的嘴唇上还沾着药水,带着淡淡的苦味。

    顾星朗不知道夫妻间相处是不是应该这样,反正他看他大哥、二哥跟嫂嫂们相处,走路都分前后走的,不过,顾星朗舔了舔被玉小小亲过的地方,这里沾上了一些甜味,不爱吃甜的顾三少爷,很意外地发现,自己喜欢这股味道。

    看顾星朗伸舌头舔湿润了的嘴唇,玉小小扭头避开了顾星朗看向了的目光,冲屋门说了句:“小卫怎么还不来?”现在他们不可能抱着滚一发,再起心思也没用啊。

    顾星朗这会儿力竭,慢慢地又躺下了,但还是拉着玉小小的手说:“公主,以后聚散这样的话,不要再说了。”

    玉小小没说话,人跟人能一辈子吗?这个问题太高端,完全不是玉小小能思考的问题。

    “进去,”王嬷嬷在廊下催小卫:“没听公主问你了吗?”

    “公主殿下,奴才拿酒过来了,”小卫站在门前,为了让屋里的两位相信他刚到,欲盖弥彰地跟玉小小禀报了一声。

    “进来,”看玉小小没应声的意思,顾星朗冲门口道。

    小卫拿了酒进屋,帮着玉小小拿浸了酒的毛巾,把顾星朗的全身上下都擦了一遍。

    顾星朗的呼吸间全是烈酒的味道,这让他再一次昏昏欲睡。

    “驸马爷好像又睡了,”小卫跟玉小小说。

    听见小卫的话,顾星朗又睁开眼看玉小小。

    “睡,”玉小小扔了手上的毛巾,喂顾星朗喝了半杯水,说:“等你一觉睡醒了,烧一定就退了。”

    顾星朗轻轻嗯了一声,平生还是第一次,在只认识了两天的两个人面前,合眼沉沉地睡去了。

    正院的屋里,老夫人听人来报顾星朗发了热,起身就要往顾星朗和玉小小的房里来。

    老元帅坐在躺椅上,有些着急的样子,但嘴上还是跟老夫人说:“有公主陪着星朗,你不用去了。”

    “不去看一眼,我怎么能放心?”老夫人说。

    顾老元帅就说:“你还能陪星朗过几年?公主是他的妻,那才是要跟他过一辈子的人,你省些心的好。”

    老夫人被老爷子说的,又坐回到了椅子上干着急。

    玉小小这天用酒替顾星朗擦了七八回身子,到了这天的后半夜,顾星朗退了烧。

    王嬷嬷站在院子里,冲天念叨菩萨保佑。

    玉小小三晃两晃地找到了顾府的厨房,让值夜的厨子师傅给她做了顿吃的,吃饱喝足后,顺手从厨房里拿了半筐发了霉的水果。

    厨子师傅很愕然,追着玉小小说:“公主殿下,这些果子不能吃了。”

    玉小小说:“我要拿它们做药。”水果上生出来的霉菌就是养出青霉素的原料,这个在少药的末世,是连小屁孩都知道的事。

    厨子师傅看着玉小小抱着半筐烂水果走远,嘴张得大了点,让秋风闪了舌头,之后的几天里,说话都不顺溜。

    等玉小小把烂水果藏好,王嬷嬷带着小庄找了来,说:“圣上真的答应诛日大皇子,要送一个殿下去诛日当质子了。”

    玉小小哦了一声,这是一定会发生的事,她没什么好惊讶的。

    小庄说:“公主,奴才回来的时候,看见了赵相。”

    玉小小郁闷,看来赵家人的生命力都顽强。

    小庄说:“公主,赵相往诛日大皇子住的驿馆去了。”

    “赵相爷会不会是卖国贼?”王嬷嬷的问话充满了恶意。

    玉小小打了一个呵欠,赵秋明倒是想当诛日国人,可惜人诛日国看不上他,“随他折腾,”玉小小跟王嬷嬷和小庄说:“不用管他,他自己就能把自己折腾死的。”

    赵秋明这时被两个亲随抬进了驿馆的一间大屋中,颤巍巍地要给景陌行礼。

    “免了,”景陌随意地一挥手,若是奴市上的人看见了这位,一定能认出,这就是白天里买下青玉的那个贵公子。

    赵秋明忙又谢景陌。

    “我听说你是被玲珑长公主所伤?”景陌扫一眼赵秋明缠着纱布的脑袋,问道。

    赵秋明说:“是,只是一场误会。”

    “有意思,玲珑长公主竟然习武,”景陌冷道:“你们奉天没有男儿了吗?”

    给读者的话:

    第三章,一小时后还有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