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37六妃结盟
    赵秋明听了景陌辱他奉天的话,不但不气恼,反而是面露了笑容,道:“诛日是上国,我奉天男儿臣服,不敢有异心。火然??? ?文  w?ww.ranwen`org”

    景陌将手里转着的珠链扔到了一旁,直接问道:“你深夜来找我,何事?”

    赵秋明探究一眼景陌的神情,道:“在下深夜来拜访大殿下,在下也是没有办法,在下……”

    “直接说事,”景陌把赵秋明要说的客套话打断,道:“赵相总不会是来找我叙旧的。”

    赵秋明这才道:“是为了质子之事。”

    景陌心知肚明地嗤笑一声,道:“姜氏皇后所生的七皇子,不是被玲珑长公主带入了顾府抚养吗?怎么?离了宫,这个嫡皇子还是碍着你们父女的眼了?”

    景陌刚到奉天没两天,奉天最近发生的事这人就知道的一清二楚,这显然是诛日国安插在奉天的那些眼线的功劳。赵秋明讪笑,绝口不提眼线之事。

    景陌道:“我以为你们想推玉子清。”

    赵秋明说:“他只是占了一个皇长子的名头,与嫡皇子相比,大殿下并不难对付。”

    “花英州手里的兵多于梧州姜家的兵,”景陌冷道:“你们想清楚了?”

    “长公主下嫁顾家三郞,”赵秋明小声跟景陌道:“顾家虽然失了兵权,可在军中党羽众多,顾家加上姜家,两相比较,花英州手里的兵就不足为惧了。”

    赵秋明受伤不轻,说话的气力不足,再加上这位刻意压低了声音说话,所以赵相爷说出来的话,听在景陌的耳中,飘忽隐约,不认真听都听不清。

    赵秋明指了指放在自己脚下的两个黑漆的木箱,冲景陌笑道:“这是在下的一点心意,还望大殿下不要嫌弃。”

    这不是景陌第一次从赵秋明这里收到礼物,他知道赵秋明送出的礼轻不了,松口道:“玉子易尚在襁褓之中,你觉得你的圣上会愿意交出自己的嫡皇子?”

    赵秋明说:“我家圣上有意立赵妃娘娘为后,所以六殿下日后就是嫡皇子。”

    景陌说:“顾家和姜家会让这种事发生?”

    “大殿下,这是上国提出的要求,我奉天的臣子谁敢提出异议?”赵秋明小声笑道。

    “但愿你的女儿能得偿所愿,”景陌说着话,冲赵秋明挥了一下手。

    赵秋明很有眼力劲,知道景大皇子这是不想跟自己多说了,忙就一句废话没有的告辞走了。

    两个侍卫在赵秋明走了之后,打开了两只黑漆的木箱。

    箱中光银票就有数万两之多,珠宝无数,在点着烛火的大屋里,耀眼的珠光几乎晃晕两个侍卫的眼。

    景陌看一眼这两箱礼,无动于衷,命两个侍卫道:“抬走。”

    两个侍卫又叫来两个同僚,两人抬一箱,把两箱礼抬了出去。

    不多时,青玉,也就是如今的初秋端着一盅炖,低头躬身地走进了屋,往景陌的跟前一跪,双手将炖高举过头顶,轻声道:“请大殿下用一些。”

    景陌把盅碗拿在手里,盅盖只挪开了一道缝,一股奇香就氤氲在了屋中的空气里。

    青玉闻见这香味,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却不敢抬头。

    “顾家为什么要发卖你?”景陌抿了一口炖得烂熟的肉汤,问青玉道。

    青玉不敢在景大皇子的面前隐瞒什么,把自己的事说了一遍,当然事情从这大丫鬟的嘴里说出来,完全是玉玲珑不容她做顾星朗的侍妾,这才导致顾家容不下她了。

    “玲珑长公主还是个妒妇?”景陌好笑道。

    青玉说:“奴婢是下人,不敢说主人的不是。”

    诛日安在奉天帝宫里的探子们口中描述的玲珑公主,可不是如今景陌了解的这样,一个温柔单纯的女孩,死了生母之后就会完全变成另一个人?景陌挑起青玉的下巴,这个身份低贱的美人这会儿穿着薄衫,能露的露着,不能露的也露着。景陌手指按一下青玉艳红的嘴唇,手往下移,捏住了这女人胸前的挺翘。

    青玉心跳如剧烈的鼓点一般,就是做暖床人的命,那她宁愿上诛日大皇子的床,顾星朗一个臣子,如何与景陌相比?

    景陌把玩着手中的这对嫩肉,双眼却看着窗外的夜空,心不在焉,却又将青玉弄得娇喘连连。

    此时的帝宫里,贤宗抱着他的美人熟睡,花妃等五位皇子的母妃却无法安睡,一起聚在赵妃的初晴殿里。

    赵妃这一回伤势严重,平躺在床榻上,木头人一般,动弹不得。不过这位宠妃,到了这个时候,在几位贵妃面前仍然表现的强势,说话的声音也没有了在贤宗面前时的柔媚,冰冷冷地道:“七殿下可是嫡皇子,不用我说,你们也应该知道这个嫡皇子意味着什么。”

    五妃看着赵妃都不吱声。

    赵妃冷笑道:“这个时候你们倒是都想做好人了,顾家现在虽然失了兵权,可军中的旧部都还在,再加上一个栖州姜家,这里面有多少兵马,你们自己算一算。顾家三郎残了双脚,玉玲珑都愿下嫁于她,原先我以为她是重诺,现在想想,不过也是重利罢了。”

    花妃道:“长公主倒真是个好姐姐。”

    “一个二八都没到的小女孩,她能懂什么?”赵妃说:“不过是皇后留下的那些人在背后撺掇。华姐姐,为了七殿下你也没少费心,日后七殿下若是成事,你与大殿下可就难办了。”

    花妃面色阴沉,那碗清心莲子羹是大凉之物,大人吃了没什么,小婴儿吃了可是能害命的东西,结果被玉小小灌进了王顺的嘴里,这位公主殿下之后就当着贤宗的面说什么,害怕玉子易在宫里活不长的话,这话不就是在打她的脸?

    “先把大敌除去,”赵妃一字一句地说道:“之后,我与姐姐们各凭本事。”

    “可七殿下还太小啊,”五皇子玉子申的生母容妃开口道。

    “那就让五殿下去诛日?”赵妃说:“容姐姐你舍得?”

    只这一句话,容妃对七皇子的不忍之心就消失了,再同情玉子易,容妃也不会拿自己的儿子去冒险。

    “该怎么做,姐姐们应该都清楚了,”赵妃等了一会儿,看五妃都不说话了,就道:“都是为了儿子,我们谁也不要笑话谁。”

    五位贵妃娘娘沉默不语,如今看来,为了保住自己的儿子,只有把玉子易推去当这个质子了。

    给读者的话:

    今天的最后一更,梅果各种求呀,收藏,打赏,票票,还有啥能求的?噗哈哈,么么哒亲们,亲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