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39国师澄观
    玉小小就算傻眼,脸上的神情也还是变化不大,木着脸看贤宗。燃 文小说   w?w?w?.?r?a?n?w?e?n?`o?r?g?这个当爹的要把还不满周岁的儿子送去当质子,当真没妈的孩子是根草?她两天前还说这位不会这么不干人事,看来她还是错了,这个昏君可能从来就不干人事的啊。

    贤宗顶着自家闺女冷漠的目光,硬着头皮跟玉小小说:“诛日是上国,你弟弟过去会比在我们奉天过得更好,玲珑,父皇,父皇不会害你弟弟的。”

    “圣上!”

    “你觉得我是智障吗?”

    顾星朗和玉小小同时开口冲贤宗吼,顾星朗因病而缺少血色的脸,这会儿发青,堂堂一国之君怎么能说出这种自甘人后的话来?顾星朗气得身子微微发颤。玉小小也生气,这昏君欺负她读书少,把她当傻缺骗吗?

    贤宗被小夫妻俩吼得屁股在坐榻上挪了挪,他本来就底气不足,这下子更是坐立不安了,但想想赵妃和花妃她们的话,七个皇子,他只能对不起一个,保住那六个,他有什么办法呢?“此事朕已经决定,你们两个不用多说了,”贤宗跟玉小小和顾星朗说:“朕身体不适,你们退下。”

    “圣上,”顾星朗说:“七殿下尚不满周岁,如何能长途跋涉去诛日?”

    景陌看一眼顾星朗,奉天唯一让他看得上的地方,就是奉天这个小国总是能出良将,只可惜身不逢明主,再好的将军也只能是宝珠蒙尘。“顾驸马这是担心我照顾不好贵国的七皇子?”景陌问顾星朗。

    顾星朗瞪景陌,这两位都听说过对方的名字,今天第一次见到真人,都看对方不顺眼。

    “公主殿下,”景陌的目光在顾星朗的脚踝上多停留了一会儿,又看向了玉小小,说:“我诛日繁盛远非奉天能比,七皇子去我诛日不是坏事。”

    景陌压低了声音笑着跟玉小小说话,这声音低沉,如同抽多了香烟的男子的嗓音,黯沉沙哑,却又诱惑十足,玉小小清了清嗓子,她得扛住,这声音她喜欢,可人不能在同一坑里掉两回!

    顾星朗听景陌跟玉小小说话,心里突然就不好受,伸手拉了玉小小的衣袖一下。

    玉小小低头看顾星朗,突然想起来,这剧本从自己这儿开始就已经改了,原本应该被寸剐而死的人,现在还活着,那玉子易替玉子清去当这个质子,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顾星朗神情尴尬地把手收了回去。

    风花雪月什么的跟玉小小向来无缘,看顾星朗神情不对,玉小小蹲下身,问顾星朗说:“伤口疼?”

    “没事儿,”顾星朗摇头。

    “真的?”

    “回去后再想办法,”顾星朗低声跟玉小小道:“不能在这里闹起来。”

    “行,听你的,”玉小小点点头,起身就冲两个抬顾星朗进屋的小太监说:“帮忙抬一下。”

    两个小太监不敢动,拿眼偷瞄贤宗。

    “退下,”贤宗把手一挥。

    玉小小迈步就往外走。

    “臣告退,”顾星朗对皇帝这种生物还抱有敬畏之心,坐在躺椅上冲贤宗躬身行了一礼。

    “去,好好待玲珑,”贤宗心里也不好受,小声叮嘱了女婿一声。

    玉小小下了楼,走出了书阁的前院,站下来看着身后的小楼,问顾星朗:“你说景陌在里面,能跟我父皇说什么?”

    顾星朗忧心忡忡地看着玉小小道:“有话我们回府再说。”

    “公主殿下,”就在玉小小看着三层楼高的览书阁时,身后又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

    玉小小回头,看见一个光头的男子站在自己的面前。

    “国师大人,”顾星朗要坐起身行礼。

    “驸马不必多礼,”这男子忙上前几步,手在顾星朗的肩上轻轻按了一下,笑道:“听闻驸马的伤有望痊愈,贫僧先行恭喜驸马一声了。”

    玉小小看着眼前这和尚皱眉头。

    “公主,”顾星朗说:“他是国师大人啊。”

    面前的光头和尚年过三十,说眉清目秀都不足以形容这位的相貌,高鼻凤眼,这是个长相很艳的男子,沉静与风情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同时汇聚在这个修佛之人的身上,却一点也不让人感觉突兀。玉小小认识这位,国师澄观,残暴女帝的又一个姘头,玉小小一直怀疑女帝是想从这位的身上寻找父爱,不然找个帅大叔做姘头,你说玲珑女帝图啥?

    “公主殿下,”国师被玉小小看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着,确认自己僧袍周整,才又跟玉小小说:“七皇子之事,贫僧已经知道了。”

    顾星朗忙道:“圣上已经下旨了?”

    国师轻叹一口气,点了点头。

    顾星朗心中一阵绝望,圣旨都下了,这事还有挽回的余地吗?

    国师跟玉小小轻声道:“公主,此事贫僧觉得未必就是坏事。”

    从皇子殿下沦为人质,这还不叫坏事?玉小小挠着头往前走,果然这个世界的人她不懂。

    澄观国师拍一下顾星朗的肩膀,往书阁里走去。

    玉小小一脑袋官司地出了宫,与顾星朗坐在了一辆马车里,半天也不说一句话。

    顾星朗把国师的话想了又想,突然跟玉小小小声道:“公主,皇后娘娘已去,公主的外祖他们远离京城,京城里无人可卫护七殿下,或许七殿下去诛日,反而能保七殿下平安呢?”

    玉小小说:“出了虎窝再入狼窝吗?这要是好事,赵妃她们能让给我弟弟?”

    “七殿下是嫡皇子,”顾星朗点了玉小小一句。

    玉小小说:“所以呢?”

    顾星朗只得又说了一句:“皇位。”

    把小七子赶走了,那帮女人的儿子就能当皇帝了?玉小小哼了哼一声,不知道未来的人真可悲。

    “你若不愿,那我们想办法,”顾星朗见玉小小不说话,以为玉小小是无措了,伸手握住了玉小小的手,轻声道。

    马车这时从一家酒肆前走过,酒肆里传来一女子的清唱声,玉小小听不懂这女子在唱什么,只是听着曲调悲凉。

    顾星朗将玉小小头上的发簪扶了扶,今日回门,他的小媳妇盛装打扮了,只是面无新嫁娘的喜色,顾星朗心里内疚,他身为丈夫却无法为妻子遮风挡雨。犹豫了再三,顾三少爷伸手将玉小小揽在了怀里,想跟玉小小说,你莫怕,你有我,只是这些话,顾三少爷一句也说不出口。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嗷嗷,求收蒇,求打赏,求票票,梅果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