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40镇国公和镇国侯
    帝宫的览书阁里,国师给贤宗行礼。r?a?  ? nw?en? w?w?w?.?r?a?n?w?e?n `o?r?g?

    贤宗赐国师坐,看着国师坐下了,就道:“见到公主了?”

    国师说:“贫僧见到了公主殿下与驸马,也见到了诛日的大皇子。”

    贤宗苦笑一声,道:“公主会恨朕?”

    国师还真没从玉小小的脸上看出什么情绪来,坐着冲贤宗一躬身,道:“圣上与公主殿下是父女,何来愤恨?圣上,贫僧也不觉公主殿下有什么异于常人之处。”

    贤宗说:“那皇后?”

    “贫僧修行不够,天雷之事,贫僧给不了圣上答案,”国师说不知道,说得很坦然。

    贤宗拍一下坐榻的扶手,头疼不已地抚额,谁说当皇帝就能过随心所欲的日子的?找到这个人,他一定诛这个人的九族!

    玉小小这里,被顾星朗揽在怀中,随着车厢来回晃动地坐了半个时辰的车后,玉小小听见车外有人说:“公主殿下,三少爷,到家了。”

    玉小小下了车,正看着小庄、小卫往车外抬顾星朗的时候,就听见身后有哭声,回头一看,王嬷嬷和魏嬷嬷两个人都是哭得两眼红肿,往自己跟前跑来。

    顾星朗下了车,看看两个哭成泪人的嬷嬷,没等玉小小说话,就沉声道:“我们回府说话。”

    顾府里自从贤宗那道圣旨来了之后就乱了套,玉小小这边的人都哭天抹泪,老夫人几个顾家的女眷跟着一起着急,只是帮不上忙。顾辰和顾星诺、顾星言现在都是庶民,没资格进宫见贤宗,为玉子易说话,只能是命人请英年允几个顾辰在朝中的好友到顾府来,大家一起商量看看这事该怎么办。

    玉小小前脚刚进了顾府的大门,后脚王嬷嬷就问:“公主殿下,圣上的圣旨都下了,这要怎么办?”

    玉小小心乱,她哪知道要怎么办啊?要一个专职杀丧尸的人玩宫斗加政斗吗?这不为难她吗?这里的人类还不如丧尸省心呢,至少丧尸从来不敢人类玩心眼。

    管家这时候已经迎到了门前,弯腰跟顾星朗小声说了几句。

    顾星朗听了管家的话后,跟玉小小说:“英大学士他们在我祖父的书房里,我们过去。”

    玉小小点了点头。

    坐在顾辰书房里的几位大人,看见玉小小进了屋,纷纷站起身要给玉小小行礼。

    玉小小把手摆了摆,说了句:“你们都是长辈,不用跟我行礼了。”

    英年允就问玉小小:“公主殿下对七殿下之事,是怎么打算的?”

    玉小小默,怎么人人都要问她这个问题?她能说不知道吗?

    顾星朗这时道:“我们在宫里遇见了国师。”

    顾星诺忙问:“国师怎么说?”

    顾星朗说:“国师说,七殿下去诛日未必就是坏事。”

    有大人叹了一句:“澄观这个和尚还是有些见识的。”

    众人一起沉默,玉子易去诛日当质子,丢了皇位,却能让那些想害他的人鞭长莫及,这的确未必就是坏事,只是明明身为嫡皇子,却无缘皇位,这对七皇子来说,又是何等的憾事?

    玉小小看大家伙都不说话了,就问:“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邱诤道:“公主殿下,这事其实由七殿下自己决定最好。”

    “可他现在还不会说人话啊,”玉小小愁道。

    大家伙儿……

    七皇子现在是还不会说话,只是公主殿下这话怎么就听着这么别扭呢?

    “七殿下去了诛日,”顾星诺纠结道:“他的性命就在诛日人的手上了,就算避开了奉天这里的黑手,诛日的人就真的能将七殿下好生养大?”

    玉小小旁听几位大人商量玉子易的事,听到最后听晕菜了,听大家伙儿的话,玉子易在奉天会被赵妃那帮人杀,去诛日会被诛日人杀,合着玉子易横竖都是死?

    几位大人正商量的时候,管家的声音突然从书房外传了进来,说:“元帅,诛日大皇子给公主殿下和三少爷下了请贴。”

    书房里的人,除了玉小小外,都是一惊。

    “进来,”顾辰忙就道。

    管家手里拿着一个水红封皮的请贴进了屋,将请贴恭恭敬敬地递到了玉小小的跟前。

    玉小小拿过这请贴,打开一看,里面的字可能认识她,但她多半不认识。玉小小摇了摇头,盲真心伤不起。

    “景陌说了些什么?”顾星朗看玉小小摇头,忙小声问道。

    玉小小把请贴送到了顾星朗的手里,木要着脸说:“你看。”

    顾星朗看这请贴,景陌在请贴里也没写什么,一番谁都会说的客套话,然后就写请他与玉小小去得意酒庄一聚。

    玉小小抱着脑袋想,今天刚认识就被请吃饭,这是不是意味着什么?

    顾家的四个男人却都阴沉了脸色。

    顾星朗问玉小小:“公主,你要去赴景陌的宴吗?”

    玉小小说:“我应该去吗?”

    顾辰想了想,说:“去,听听这个景陌要说什么也好。”

    “这事看来诛日国是另有打算了,”英年允小声嘀咕了一句。

    玉小小听到了英年允这话,只是想不明白,回到房间后,就问顾星朗:“景陌是为了小七的事找我吗?”

    顾星朗看了在屋中伺候的下人们一眼,在下人们都退下后,小声跟玉小小说:“公主忘了?我们顾家有降将在诛日为官。”

    玉小小的小心肝一颤,说:“是谁?”

    “祖父的同胞弟弟,顾历,”顾星朗有些奇怪地道:“公主不知道这事儿?”

    玉小小心说我知道什么啊?我就看见那个不得好死的女帝的一生了,你这一家子,我也就看见白骨了!“女子不问政,”玉小小憋了半天,憋了一句王嬷嬷教过她的话出来。

    顾星朗自嘲地一笑,说:“这种于国于家都是蒙羞之事,想必帝宫里不会有人愿意提起的。”

    “那你跟我说说,这个顾历怎么了?对了,你应该喊他什么?叔爷?”玉小小一下思维又发散了,问顾星朗道。

    顾星朗马上就摇头道:“祖父已经跟他割袍断义,不再是兄弟了。”

    血缘关系,割个袍子就能断了?玉小小表示她还不是懂啊。

    “顾历降了诛日,被封镇国公,”顾星朗说:“我听说他的日子过得很好。”

    玉小小就问:“镇国公和镇国侯哪个官大?”

    给读者的话:

    一个小时后一定有第四更,要是木有,一定是系统木有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