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45奴婢小产了
    听景陌说自己愚忠,顾星朗的神情没什么大的变化,冷道:“顾历叛去诛日已经有十七年,一次都没有领兵出征过,你们只是把他当只家狗养着罢了。r?anw  en w?w?w?.?r?a?n?w?e?n?`o?r g?”

    “家狗?”景陌好笑道:“顾历在我诛日贵为国公,位列朝班,一家人钟鸣鼎食,这样的日子在你的眼里,只是我诛日在养狗?”

    顾星朗说:“善待降将,才会得到更多的降将,只是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像顾历一样,背主忘宗。”

    “顾驸马,”景陌说:“七殿下到我诛日,玲珑公主可以随行。”

    顾星朗皱眉,问景陌:“你什么意思?”

    “姜氏皇后已亡,”景陌道:“你奉天是赵家一党独大的局面,你的家族失了兵权,你要如何护卫玲珑公主姐弟?与我回诛日,我保你富贵荣华,也保证你一定可以领兵。”

    顾星朗怒极反笑了,道:“大皇子要我带着公主一起叛国?她是我朝的嫡长公主,大皇子觉得公主会叛国叛父?”

    “无依之人,为了活命,有何事不可为?”景陌道:“不用公主叛,她的父皇已经弃了她们姐弟了。顾将军,在我的眼中,你们顾家兄弟,远胜于一对失了势的皇家姐弟。”

    顾星朗现在总算明白了,质子什么的就是一个由头,诛日想要的,还是他们顾家的归顺。

    “只可惜顾驸马你如今有伤在身,”景陌冲顾星朗举了举酒杯,笑道:“不然我还真想和大名鼎鼎的三少将军喝一杯。”

    顾星朗的面前也放着酒杯,杯中却无酒,顾星朗看着这空空的酒杯,脑子里突然一个念头一闪而过,既然是要招降他们顾家,那为何还要叫上玉小小?公主是境遇堪忧,可哪朝哪代出过跟着驸马叛国的公主?“你让公主来这里,究竟想干什么?”顾星朗抬头厉声问景陌道。

    景陌抿了一口杯中的美酒,看着顾星朗笑道:“自然只是宴请。”

    买下青玉,让青玉往玉小小的跟前凑,方才更是让青玉跟出去伺候玉小小,顾星朗把事情串起来一想,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只要玉小小与他做不成夫妻,圣上动怒,顾家在奉天还有什么容身之地?顾星朗手撑席案就想起身,但一动之下,脚踝处的剧痛,让顾星朗瞬间就僵硬了身体。

    “你们守卫望乡关多年,”景陌慢条斯理地道:“乡关地形险峻,不是这道关城,奉天早就不存于世了。”

    望乡关是奉天北拒诛日,与西北方的白虎国的第一道关防,奉天最重要的一处城关,顾星朗看着景陌咬牙道:“你想我们顾家献出望乡关?大皇子,你莫不是忘了?如今乡关的守将不是我们顾家的人。”

    “可他是你们顾家的旧部。”

    “是我祖父的旧部,他就会背主叛国?”

    “只要有城防布守图,望乡关再险峻又如何?”

    顾星朗冷笑道:“大皇子这么大费周章,原来只是为了一张图。”

    景陌道:“一张图能让我诛日少损数万,乃至数十万的将士,,我自然要多尽心一些。”

    顾星朗沉默了半天,才道:“我会跟公主解释,那只是一个奴婢罢了。”

    “但愿公主听你的解释,”景陌好整以暇地说。

    玉小小这个时候上完了厕所,站在一幢木楼的廊下,听完了青玉的哭诉,“留后?”玉小小看向了小庄和小卫,这女人的话她能信吗?

    小庄、小卫这会儿想装自己不存在都装不了,只能冲玉小小点头,这种公主回去一问就知道真相的事,他们没法儿帮驸马爷隐瞒。

    青玉哭道:“这也是奴婢自愿的,那时老夫人和三少爷也不知道公主殿下会下嫁,奴婢身份低贱,被发卖也心甘情愿,只要三少爷能过得好,奴婢怎样都好。”

    两个暗卫里,小卫虽然年纪比小庄小上两岁,可是为人精明,心思缜密,听了青玉的话后,脸色就阴沉下来。这个奴婢话说的可怜,可话里话外都在说,自己对顾星朗一片真心,只可惜顾家为了讨好公主,硬将自己发卖,怎么听都是顾家畏惧皇权,贪图富贵,棒打鸳鸯。

    小庄不像小卫能听出青玉的话外音,冲青玉不耐烦道:“你已经是诛日大皇子的奴婢了,还与公主殿下说这些做什么?”

    青玉往玉小小的跟前一跪,哭声压抑,却听着更是可怜。

    小卫跟玉小小说:“公主,我们还是回宴厅,驸马爷现在一个人在那里。”

    玉小小这里还没有表示,青玉已经一个头磕在地上,从衣袖中拿了一个纸卷出来,递到了玉小小的面前。

    玉小小也没多想,伸手就把纸卷拿到了手里,打开一看,纸上写了不少字,玉小小顿时就心烦,特么的不知道她是盲吗?有事就不能用说的?

    青玉看玉小小变了脸色,脸上泪流满面,心里却高兴,这是景陌交给她的药方,用于妇人小产之后的调养。玲珑公主会医,还是医术不错之人,看到这纸药方,一定会想到,她青玉小产,那这孩子只能是顾星朗的,为了荣华富贵,连自己的孩子都能不要,顾星朗这样的人值得爱吗?

    玉小小把药方团了团,握在了手里,玲珑长公主从小跟着姜氏皇后识断字,所以就算她是盲,也得装出学霸的范儿来,“你想跟我说什么?”玉小小的脸再次面瘫状,看着青玉问。

    青玉愣住了,这反应跟她预想的不一样啊。

    小庄说:“公主,她给你看什么?”

    玉小小忙就把纸团扔给了小庄,说:“你看。”

    小庄、小卫头碰头地把这纸团抹平了看,看出这是药方,可是两个人都不懂医,看不出这是治什么病的药方。

    “看出什么来了?”玉小小问这哥俩。

    小卫说:“是药方,公主,这是治什么病的?”

    中药药方,玉小小就是识字了,她也看不明白这个啊,把头一低,玉小小又看青玉,问:“你病了?”青玉本就长得柔弱,不病,玉小小看着都像重病晚期的样子,这会儿这人拿了张药方给自己,玉小小只能想到这位病了。

    青玉垂泪道:“这是奴婢用的药方,已经服用好几天了。”

    小庄说:“你得了什么病?”

    青玉小声道:“奴婢小产了。”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再有明天奉上。亲们晚安,明天见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