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48一仆二主
    “公主,那时我是天牢里的死囚,青玉是家里选出来,给我……”虽然想跟玉小小解释青玉的事,可是面对着玉小小,留后这个词,顾星朗试了几次,都没能说得出口。ranwen w?w w?. r?a?n?w?e n `o?rg

    “留后?”玉小小替顾星朗把话说了。

    顾星朗点了点头。

    “其实女人并不是说想怀个孩子就能怀上的,”玉小小很严肃地跟顾星朗说这个医学问题:“这要看青玉当时是不是在排卵期,还要看你的……”

    “排什么?”顾星朗打断玉小小的话问。

    “上个床就能有孩子了?”玉小小皱眉,连排卵期都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人类究竟知道些什么?

    顾星朗下意识地就问:“那还要做什么?”这个问题问出口后,顾星朗就后悔了。

    就在玉小小想跟顾星朗好好说说什么叫生育的时候,小卫在车窗外问:“公主,我们是去大石桥吗?”

    “嗯,”玉小小的注意力马上又被吃带走了,跟小卫说:“就去你跟我说的那个小吃摊,我请你们吃饭。”

    小卫笑着跟玉小小道了声谢。

    小庄没小卫这样的好心情,小声跟兄弟说:“那楼要是倒了怎么办?”

    小卫白了小庄一眼,直接道:“我们人都走了,那楼倒与不倒关我们什么事?”

    小庄摸一下鼻子,既然大家都不在乎,那他还想什么?想想一会儿吃什么,大石桥头王婆的摊子,可是有不少小吃食的。

    玉小小这时在车中问顾星朗:“酒庄隔壁的邻居是谁?”

    顾星朗语气不屑地道:“是赵府。”

    玉小小侧着头,把耳朵往顾星朗的嘴边靠近了一些,说:“谁?”

    “相国府,”顾星朗说:“公主不知道吗?”

    玉小小说:“赵秋明?”

    顾星朗点头,说:“我朝只有一位相国大人啊公主。”

    玉小小觉得可惜了,早知道那个深宅大院是赵秋明的家,她应该放一把火的。

    逃过了一场火灾的赵相爷这时站在景陌的面前,神情还算镇定,只是说话不太利索。

    侍卫们把坐在马车里的人,从一堆大木板下扒拉了出来。这位一脸的血,只是还没断气,压在胸口的木板被人抬开之后,呼吸通畅了,这位还能发出几声呻吟。

    两个跟着景陌一起过来的幕僚借着火把的光亮,看清这人的长相后,同时回头看景陌,这人他们都认识,这是三皇子景阡身边的幕僚,还是最得景阡依重的一个。

    景陌扫一眼散落在地上的金银珠宝,这些东西显然是赵秋明要送与他三弟的礼物了,看样子,不比赵秋明这一次送与自己的少。“客人?”景陌冲赵秋明明知故问道。

    被抓了个人赃并货,赵秋明想否认都否认不了。

    景陌袍袖一甩,转身就走。

    赵秋明追了景陌几步,脸上勉强带笑道:“大殿下,三殿下派人前来,我不能避而不见,所以还望大殿下见谅。”

    景陌道:“天色不早了,赵相,有话我们明日再说。”

    赵秋明委委诺诺地应了。

    两个侍卫抬着景阡的幕僚,还有几个侍卫拿着赵秋明送与三皇子的礼,一起往得意酒庄走。

    赵秋明看着这一行人从自己的身旁走过,没敢再与景陌说一句话。

    等景陌一行人都走了后,赵相爷站在被砸烂了的马车前发呆,怎么会突然飞出来个木台子?还好死不死砸中马车?赵秋明扭头看得意酒庄高高的院墙,这是谁在跟他作对?!

    两个赵府的家丁把车夫抬了出来,管家跑到赵秋明的跟前问:“相爷,这车夫?”

    赵秋明看一眼也是一脸血的车夫,这车夫是景阡的幕僚带来的人,他不能不问这个诛日人的死活,小声道:“给他请大夫。”

    管家领了命,带着两个家丁,抬着车夫往相府里去了。

    不可能是巧合,赵秋明看着眼前高高的院墙思量着,这一定是景阡的人进了京城之后就被人盯上了,这个人是谁?是景陌,还是朝中与他作对的那帮人?木台大而重,十来个汉子也未必能抬得动,扔木台的人一定是个武艺超凡的高人,还隐身在得意酒庄里,赵秋明的脑子动得很快,他很快就确定,这事一定是景陌主使的,武艺高强什么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想藏身在得意酒庄,没有景陌的允许,这根本不可能。

    “父亲?”一直跟在赵秋明身后没有开口说话的赵北城,跟着赵秋明把这条小巷从头到尾地走了一遍后,终于忍不住出声问道。

    “接下来的事难办了,”赵秋明小声叹道:“景陌与景阡是夺嫡的对头,为父原想左右逢源,现在看来不可能了。”

    赵北城说:“那就选一个啊。”

    赵秋明苦笑,现在他想选,那景陌愿意吗?

    得意酒庄里,景陌进了屋之后,在人前还若无其事的脸顿时就阴沉下来,一脚踢翻了桌案,道:“好一个赵秋明,跟我玩一仆二主的把戏,把我当傻子耍吗?!”

    两个幕僚看景陌发火,站在一旁都没敢吱声。

    景陌在屋里脚步极快地来回走了几圈之后,才渐渐冷静下来,往太师椅上一坐,冷笑道:“老三这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

    一个侍卫这时站在屋门外禀道:“主子,赵秋明的人把车夫抬回相府去了,听赵秋明的话,他们是要医治他。”

    “知道了,”景陌应了这侍卫一声。

    侍卫退走之后,屋里悄无声息了良久之后,景陌才开口道:“那车夫也是老三的人,看来赵秋明是不想得罪老三的。”

    一个幕僚上前道:“主子,赵秋明也只是想左右逢源,他一定也不想得罪主子。”

    “这样的墙头草,我要他何用?”景陌冷道。

    “主子,”另一个幕僚这时也上前道:“赵氏在奉天毕竟掌着权,弃之可惜啊。”

    景陌眼中凶光闪过,低声道:“是啊,弃之可惜,那就得给这只狗套上狗链。”

    两个幕僚忙都道:“那主子的意思是?”

    “玉子明是赵妃所生,”景陌跟自己的两个幕僚冷道:“既然赵氏心思太多,那我就把这个六皇子带去诛日好了。”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奉上,一个小时后第二更奉上,要是木有,那一定是系统木有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