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49楼底暗道
    听景陌说要换玉子明当质子,一个幕僚忙就问道:“那玉子易?”

    景陌手指点点窗外。ranw?en w?w?w?.ranwen`org

    两个幕僚扭头看这扇半开着的窗,从这扇窗看出去,可以看见方才景陌宴请玉小小和顾星朗的木楼。

    “玲珑公主有一句话说的没错,”景陌道:“一个不得父皇宠爱,母族势力也仅局于一地的小皇子,我要之何用?”

    “那顾家?”幕僚问景陌,这一次景大皇子若是能让顾家归顺,这才是真正的大功一件啊。

    景陌冲屋外问道:“初秋呢?”

    “奴才这就去找她过来,”一个守在屋外的侍卫应声道。

    景陌这会儿想起青玉来了,隐隐觉得不好了,这个女奴按理说应该办完差后就来见自己,怎么玲珑公主夫妇两个都走了,这个女奴还不见人影?不会是被恼羞成怒的玉玲珑给杀了?

    就在景陌怀疑青玉被玉小小宰了的时候,从酒庄的西南方传来了一声巨响,连带着景陌所在的这幢木楼都剧烈摇晃起来。

    两个幕僚虽然是读书人,可在楼体剧烈晃动的时候,两个人都跑到了景陌的身前,想要护卫景陌。

    “怎么回事?”景陌坐在太师椅上没动,冲屋外问道。

    屋外过了片刻之后,才有侍卫跑进了屋里,往景陌的跟前一跪,面如土色地道:“主,主子,西边的楼倒了。”

    楼晃得看着就要倒的时候,都坐着没动的景陌,这回腾得一下站起了身来,厉声道:“你说什么?”

    侍卫说:“西楼,是西楼倒了。”

    “楼怎么会倒?”景陌瞪着这侍卫问。

    侍卫摇头,他怎么知道好好的一幢木楼会倒?

    景陌也反应过来,问这个侍卫等于白问,迈步就往屋外走。

    五层高的木楼也没全倒,倒了一半,另一半往北歪斜着,就好像有人当空一剑,硬生生把这楼劈成了两半。

    景陌站在这片占了整个庭院的废墟前,手脚冰凉,半天没说出话来。

    管事的跌跌撞撞地跑到景陌的跟前,说:“主子,没伤着人,就是这楼,这楼倒了。”

    “我看见楼倒了,”景陌脚下踩着半截房梁,问管事的:“这是怎么回事?”

    管事的无措道:“奴才不知道,这楼突然就倒了。”

    侍卫长这时候也跑了来,说:“主子,玲珑公主方才应该到过这里。”

    玉玲珑带着两个侍卫就能拆了自己一幢楼?这事打死景陌,景大皇子也不可能相信。“查,”景陌下令道:“去找工匠来,看看这楼是怎么倒的!”

    管事的领了命,拔腿就跑了。

    “主子,”管事的刚跑走,守大门的侍卫又跑了来,跟景陌禀道:“赵家父子来了,想见主子。”

    幕僚打量一眼景陌的神色,道:“让他们父子走。”

    景陌踢飞了脚下踩着的半截房梁,说:“算了,让他们进来。”

    侍卫领命,不一会儿的工夫就把赵家父子领了过来。

    一幢木楼倒了,这么大的动静,就住在得意酒庄隔壁的赵府中人不可能听不到,赵秋明坐在书房里,都感觉到了这股震动,得知是得意酒庄出事之后,赵相爷没敢耽搁,带着大儿子就跑了来。

    赵北城没什么耐性,跟着父亲给景陌行礼之后,就问:“大殿下,这楼怎么倒了?”

    景陌还想找人问呢。

    赵秋明看见倒的是西楼,僵立当场,一副大难临头的表情。

    景陌正疑惑赵秋明为何表现的如丧考妣一般时,就听一旁的一个侍卫小声庆幸:“幸好玲珑公主走了,要是这楼早倒一刻,玲珑公主不就得丧命在这儿了?”

    景陌把这侍卫的话想了想,想着玉玲珑要是死在自己这里后会发生什么事,景陌看向赵秋明的眼神就变了。玉玲珑死了,谁是最大的得益者?就是帝宫里的赵妃和六皇子玉子明。玉子易被自己带回诛日,玉玲珑又死了,姜氏皇后这一派在奉天朝中还能剩下什么了?没有了玉玲珑,顾家也失了依靠,贤宗若是迁怒,诛了顾家满门,得益的人还是赵氏一族啊。

    就在景陌对赵秋明起疑心的时候,一个正在废墟里查看的侍卫突然就感觉脚下的木堆在往下陷,正想喊,连人带木头都陷地底下去了。

    地面塌陷的声响,让在场的众人又是一阵紧张。

    赵秋明看着塌陷的地方,一闭眼,心里暗念一声完了。

    景陌的身子晃了晃,没让人扶,站稳了身形后,大声下令:“去看看。”

    五六个侍卫冲到塌陷的地方,一看,好嘛,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黑黢黢的洞口,洞口不大不小,正好可供一个成年男子进出。

    “底下有一条暗道,”陷进洞口里的侍卫,这时在地底下大喊。

    景陌瞥了赵秋明一眼,命左右道:“下去两个人,看看暗道是通往哪里的。”

    “大殿下,”赵秋明试图说话。

    景陌冲赵秋明摆了摆手,说:“我现在什么话也不想听。”

    赵秋明生生被景陌噎在当场。

    两个侍卫跳进了洞里,先把跌伤了腿的侍卫送出了地洞,两个人沿着地道往东跑了。

    景陌背着手,在废墟前来回踱着步,当空的明月被几片厚云遮住,就算庭院里灯火点了不少,也显得阴暗起来。

    侍卫是习武的人,步履都快,不多时,两个侍卫就从暗道里跳出,跑到了景陌的跟前。

    “暗道通往哪里?”景陌问。

    一个侍卫回禀道:“主子,这暗道通往相府后花园的假山。”

    景陌笑了一声,看向了赵秋明,说了声:“难为赵相了。”

    赵北城一听暗道是通往自己家的,傻眼了,说:“这,这怎么可能呢?”

    赵秋明看着眼前的这片废墟,这楼好好的怎么会倒?除了景陌自己拆楼,谁还能跑到得意酒庄来拆掉一幢楼?这一定是景陌知道自己跟景阡暗中来往,这是这位景大皇子要给自己颜色看了。

    景陌听见赵北城的自言自语后,还是笑,道:“是啊,这怎么可能呢?”

    不对,赵秋明这时却又想到,自己暗中监视得意酒庄,此事传进诛日,三皇子景阡与自己交好之事,马上就能被景陌说成是景阡识人不清,被属国之臣所骗,景阡一定得颜面尽失,这事说到底,是景陌对付自己兄弟的手段啊。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谢谢亲们的打赏,收藏,票票,剧情越来越坑爹,无救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