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52三少将军的打算
    在大石桥头留下一个不可能被超越的传说后,玉小小也没问那四个被自己扔河里的汉子的死活,跟着顾星朗坐马车回家。?ranwe?n? w?w?w?.?r?a?n?w?en`org

    等马车到了顾府大门前,玉小小也把碗里的最后一个芝麻汤圆给消灭掉了。

    顾星朗就看玉小小的肚子,说:“不胀吗?”他真担心小媳妇把肚子吃爆了。

    “来,”玉小小喂了一口汤圆水到顾星朗的嘴边,说:“里面加了糖,你尝尝。”

    顾星朗张嘴喝了一口甜丝丝的汤水,跟玉小小说:“喜欢吃小吃?”

    玉小小点头,只要是吃的她都喜欢,趁着有的时候得赶紧吃,万一明天她一觉睡醒,这个世界也末日了呢?(喂,想太多是病,得治啊!)

    “三弟,”顾星言的脑袋这时从车门外探了进来,一脸紧张地打量了车里的两个人一番,说:“公主,你们没受伤。”

    顾星朗说:“我们只是去赴宴,二哥你在担心什么?”

    顾星言说:“你们还不知道呢?得意酒庄倒了一幢楼,我的天,那么高的楼都能倒了!”

    “哦——”玉小小拉着长音哦了一声。

    车外的小庄小卫都是心肝一颤,天神老爷,那楼真的倒了!

    顾星朗讶异道:“楼倒了?什么时候的事?我不知道啊。”

    顾星言说:“就是刚刚。”

    玉小小说:“伤着人了吗?”

    顾二少懊恼道:“别提了,一个诛日人都没伤到。”

    没伤人命,玉小小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不等顾星言扶,就往车下一跳,一仰脖子把半碗汤圆甜水喝干净了。

    顾星言招手让大门前的下人上前,把顾星朗从马车里抬出来。

    小庄看大家伙儿都在忙活顾星朗,凑到玉小小跟前,小声说:“公主,那楼真倒了!”

    玉小小木着脸说:“是啊,不知道是谁干的,太过分了!”

    小庄差点没闪了舌头,原来这就是死不承认啊。

    顾星朗被两个下人抬着下了马车,看玉小小端着个空碗站那儿打呵欠,就说:“公主先去休息,我去见祖父。”

    玉小小说:“你还要再陪爷爷吃饭?我也去。”

    “不用!”顾星朗叫了一嗓子,这样吃下去会不会吃死自个儿?

    顾星言吓了一跳,看看三弟,又看看三弟媳妇,问玉小小:“公主,你赴宴没吃饱吗?”这个顾二少觉得自己能理解,见到景陌,公主和自家三弟一定是谈七皇子的事,哪有心思吃饭?

    玉小小说:“菜太小盘了,难怪那家酒庄快倒闭了。”

    “啥?”顾星言看自家三弟,弟媳妇在说啥?

    顾星朗也不明白,为啥自己的小媳妇就认定了得意酒庄快倒闭了,冲顾星言摆了摆手,顾星朗很认真地跟玉小小说:“祖父一定已经用过晚饭了,公主,我只是去跟祖父说一声我们回来了,你先去休息,我很快就回房,你,”犹豫了一下,顾三少还是许了诺:“我们明天再去大石桥好了。”

    一听没饭可吃了,玉小小就兴致缺缺了,哦了一声,带着小庄小卫就先进了家门。

    顾星言看着玉小小走没影了,才问顾星朗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按理说,小夫妻俩应该是一起去见长辈,顾星朗把玉小小支开了,这一定是出事了啊。

    顾星朗摇了摇头,低声道:“二哥,我们去见祖父,把大哥也叫来。”

    顾星言跟在顾星朗坐着的软轿旁走,进了府门后,就迫不及待地问:“到底出什么事了?”

    顾星朗说了句:“走了的那位。”

    这下子顾星言不言语了,走了的那位,这在顾家就是在说顾历这个叔祖父,转眼十七年,这位叔祖在诛日享受尊荣富贵,在奉天的顾家,这个人却成了一个禁忌。

    顾辰一直在书房等顾星朗回来,等顾星言把顾星朗抱到坐椅上坐好,老爷子才开口问道:“七皇子之事,你与公主跟景陌谈得如何了?”

    顾星诺这时也匆匆赶了来,坐在了顾星言和顾星朗的对面,问道:“得意酒庄的木楼倒了一幢,这是怎么回事?”

    顾星朗没心思想木楼的事,小声道:“顾历让景陌带话,向我们问候,还说听闻我们阖府下狱,他很是不安。”

    顾星言冷哼了一声,骂道:“猫哭耗子,他还有脸让景陌带话?也是,要脸,他就不会害了我爹后,跑到诛日去当孙子。”

    “老二!”顾星诺喊了自家二弟一声,说:“你让星朗把话说完。”

    顾星朗把景陌要他们顾家归降献望乡城防图的事,把青玉买下,用青玉挑拨自己夫妻感情的事,都说了一遍。

    顾星言气得脸色发青,想骂,可是看祖父和大哥都一脸怒容,沉默不语的样子后,顾星言跟着沉默了。

    书房里的灯花啪啪作响,爆了好几回,半晌之后,顾辰才长叹一声,道:“身不逢时,世道艰难啊。”

    顾星朗说:“我们若不是允,景陌就一定会带走七殿下,祖父,我们就看着七殿下去诛日当质子吗?”

    书房里又是一阵沉寂。

    顾星言大力地挠了挠头,看着顾星朗道:“青玉的事,你跟公主解释过了?公主是怎么说的?”

    顾星朗又是一默,他是想解释来着,最后又发生了什么事?哦,对了,公主要去大石桥吃小吃,这事他就没往下说。

    顾星言说:“你没说?”

    顾星朗心说,我能说公主在乎吃,对青玉的事一点也不在乎吗?啊,怎么又感觉心塞了?

    “罢了,”顾辰道:“青玉之事,我明日让你祖母亲自跟公主说。”

    顾星诺说:“青玉之事由祖母出面解释,那七殿下的事呢?”

    顾星朗看祖父和两个哥哥又不说话了,便牙关一咬,道:“不说我与公主已是夫妻,就算不是夫妻,公主两次救我,我也得报恩。”

    顾老爷子说:“你要做什么?”

    顾星朗说:“祖父,我想带着七殿下离开京城。”

    “你想带着七殿下逃?”顾星言叫了起来:“你现在是能骑马还是能跟人打啊?你怎么带七殿下走?”

    “就说我离京求医,”顾星朗已经把这事想好了,决然道:“我带七殿下先避开,景陌也不可能长留京城,不见了七殿下,圣上一定会另派皇子去诛日,等事情过了,我再带七殿下回京,任由圣上处置。”

    给读者的话:

    今天的第一更奉上,一小时后木有新章节,一定是系统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