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57左元帅你好,左元帅再见
    景陌是今天早上得知左佑也到了奉天的,他跟左大元帅,白虎国的当朝国舅爷也认识,听说左佑求见,景大皇子饶有兴致站在屋中等着,他也想知道左佑突然跑到奉天来所谓何事。燃文小说   w?w?w?.?r?a?n?w?e?n?`o r?g

    从帝宫大门到览书阁路程不近,玉小小等了一会儿就没心思等了,拿起放在一旁茶几上的琉璃杯喝了一口,茶水是果茶,不苦反而有些甜,玉小小咂一下嘴,觉得这水好喝,捧着琉璃杯不丢了。

    半刻钟后,门外有太监禀道:“启禀圣上,白虎国左佑到。”

    玉小小再次摇头,觉得这个左右的爹妈给儿子取这么个名,真坑儿子。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左大元帅从屋外走了进来。

    “啊!”小庄看见这人,一个没忍住,小声叫了一嗓子。

    左大元帅看见待在贤宗左手边的这四个人后,也僵住了,一脸的难以置信。

    玉小小刚一口果茶水喝进嘴巴里,听见小庄喊,抬头一看,我去,玉小小一口茶水全喷了,这不是昨天晚上被她扔河里的那个大胡子吗?!

    左佑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这水甜丝丝的,有一股橘香味,味道不错,昨天晚上他被这位倒了一碗馄饨汤在头上,今天刚一见面,这位又喷了他一脸水,左佐真没想到,自己跟顾星朗的公主媳妇还有这种“缘份”呢。

    屋里的人,除了顾星朗和小庄小卫这三个,其他人都傻眼了,没听说外国使臣来见,被当朝公主喷一脸水的。

    “玲珑!”贤宗难得硬气地吼了闺女一嗓子,然后就瞪顾星朗,他就说世代将门的什么不能嫁,门风太糟糕!他多好的一个闺女,进了顾家门才几天?就变得敢往男子脸上喷水了!

    玉小小看也没看自己的老子一眼,看着左佑说:“怎么会是你?”

    左佑也说:“是啊,怎么会是你呢?”

    左大元帅今年23,自幼习武,打遍白虎国上下无敌手,平生不喜欢美娇娘,就喜好飒爽英姿的大气女子,昨天晚上左大元帅总算遇上了一位符合他所有择偶条件的姑娘,已经命手下去打听这姑娘是谁了,没想到这姑娘于他而言不是惊喜,而是绝望!

    “你不认识这个开始?”玉小小低头问顾星朗,这个太不应该了,你俩都干过一架了,昨天晚上你还能当他是陌路人?

    顾星朗看着左佑发愣,不能怪他没认出这个仇人来,战场之上的左佑是个长相端正俊朗之人,这会儿这个大胡子长到腮帮子上的人,真是左佑?

    “你是玲珑长公主?”左佑没去想为啥玉小小要喊他开始,心下虽然绝望,但还是又问了玉小小一句。

    玉小小点头:“是啊。”

    左佑心里哗啦一声,心碎了好几瓣。

    景陌这时道:“左兄成这副样子了?”

    左佑目光仇恨地盯着顾星朗,咬牙道:“我发了誓,此生不杀顾星朗,就不修面。”

    顾星朗嘴角抽抽,亏这人打仗是个好手,没想到是个疯子。

    玉小小说:“你是有多爱小顾,才能发这个誓?”

    左佑一呆,掏了掏耳朵,问玉小小:“你说啥?”

    玉小小说:“爱到深处就生恨啊,你都爱到想杀小顾了,还此生不杀?你是打算这辈子得不到,下辈子也要跟小顾相爱相杀,你……”

    “公主!”顾星朗叫了起来,实在是心塞,再被自个儿媳妇这么说下去,他还有清白可言了吗?

    左佑手指着顾星朗打哆嗦,被心仪的姑娘认定自己爱别人,这世上还有比这更悲惨的事了吗?

    “玲珑,”贤宗这时说:“你认识左元帅?”

    玉小小犹豫,她能说自己昨天把这元帅扔河里去了吗?

    景陌的面部神经有些僵硬,这帮人都没有发现,玲珑公主这货刚才说了什么吗?左佑跟顾星朗相爱相杀?不能想像好吗?!

    小卫这个时候要急死了,给玉小小使了半天眼色,他家公主也没个反应,最后小卫只能把心一横,冒死开口道:“左元帅,我家驸马爷之前获罪,罪名是阵前通敌,小人敢问元帅一句,真有此事吗?”

    嗯?玉小小精神一震,对啊,说顾星朗跟白虎国的军队私通,都是自己人了,那左右你这个白虎国的元帅凭毛还想杀顾星朗?嫉妒顾三少比你长得帅?

    赵家人原本悲愤交加,眼看着他们从六皇子出生之后,就一步步布下的筹划转眼就成了空梦一场了,玲珑公主这帮人却丝毫不在乎,没有比无视更伤人的东西了。不过听小卫这一问,赵家人的心又一下都提到了嗓子眼。

    左佑低头看一眼坐在躺椅上的顾星朗。

    玉小小说:“是汉子就得说实话。”

    左佑一笑,脸上的落腮胡子一阵抖动,说:“我在北狼关被顾星朗所伤,提前回京疗伤去了,这场仗到底是怎么了结的,你们奉天谁带兵退得我白虎大军,我真的不知道。”

    赵家人这下子心又落回原处了。

    景陌却手指掐着动了一下,左佑能这么说,没有落井下石,坐实顾星朗阵前通敌的罪名,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玉小小很失望,问了句:“那你来干嘛地?”

    左佑昂着头,拿鼻孔对着顾星朗,说:“我是来看看顾星朗死了没有的。”

    “我们各为其主,”顾星朗冷声道:“你恨我何来?”

    左佑说:“好容易本元帅才找到一个敌手,你若是死了,我的日子岂不是太无聊了?”

    这还是相爱相杀的节奏啊,玉小小往前走了几步,挡在了顾星朗的身前,说:“你昨天晚上就看到他活着了。”

    左佑看玉小小,说:“所以呢?”

    玉小小说:“左元帅你好,左元帅再见。”

    左佑觉得心更伤了,这姑娘根本就不想看见他啊,“你一眼都不愿见我?”心伤之下,左佑问了玉小小一个问题。

    玉小小说:“我看你很多眼了,胡子太长,我看不出你的长相。”

    “那我把胡子刮了。”

    “誓言是能随便发的吗?”玉小小很认真地看着左大元帅,当年她在军旗下发誓,她会为了保护人类而战,她到死都没有违背这个誓言,怎么这个世界的人类发个誓言只当放屁吗?

    给读者的话:

    第四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