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62要讲道理的公主殿下
    左佑捂胸口,以前他在沙场上被顾星朗收拾了,玲珑公主的意思是,以后还让顾星朗接着收拾自己呗,对一个请客吃饭,还是付钱的那个人,说这么无情的话,真的好吗?

    “多吃点,”玉小小夹了半个肉圆,送到了顾星朗的嘴边,至于左佑此刻心塞的神情,玉小小压根没去看,当然公主殿下就是看了,左大元帅长一脸大胡子,公主殿下也看不出来就是。??? ? 火然?文 ?? w?w?w?.?r?a?n?w?e?n`org

    顾星朗张嘴吃了这半个肉圆,小声跟玉小小说:“你别管我,吃。”

    大庭广众之下,让自己的媳妇喂着吃东西,左佑发现两军阵前一本正经,天天板着个死人脸的顾星朗,原来也是个死不要脸的货!

    顾星朗其实还是纯情少年,只是这些天被玉小小投喂惯了,看见吃的就张了嘴,没反应过来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该死的奉天人!”

    一声斥骂声,在顾三少还在嚼肉圆子,没咽下肚的时候,从窗外传进了包间里。

    小庄第一时间就跑到了窗前,往窗外看了一眼后,就见不怪不怪地跟玉小小说:“公主,是几个诛日商人在欺负人。”

    “大爷,求您高抬贵手,小老儿有一家人要养,这事小老儿不能答应您啊,”一个老汉的哭求声,在小庄汇报完情况后,又从窗外传了进来。

    左佑起身离席,走到了开着的窗前,往楼下看了看,转身跟顾星朗说:“五六个诛日人打你奉天的一个老人家,诛日人有把你们奉天人当人过吗?”

    顾星朗下意识地就要起身去看,只是一动之下,才又想起来,自己现在根本不能行走。

    玉小小伸手就把顾星朗一按,说:“你别急,我去看看。”

    楼下的斥骂和哭喊声越来越响,情况听着紧急,可丢下一桌子菜跑去见义勇为,还真不是玉小小能干出的事,所以虽然跟顾星朗说了她去看看,玉小小还是坐在桌跟前吃。

    左佑看着几个大汉打一个老头子,就算他不是奉天人,也瞧不上奉天这个小破国,可也看不过眼了,这帮诛日人到哪里都充大爷,尊老爱幼都不懂,左大元帅手往窗台上一撑,人就跳楼下去了。

    三个随从看自家主子跳楼管闲事去了,也跟着跳楼。

    小庄就眼巴巴瞅着玉小小,这事他们到底管不管?

    小卫说:“你过去坐下,此事京都府尹会管,你想公主出面去管商家之间的事?”士农工商,世人之中,商人最未,堂堂长公主去管一起商人之间的纠纷?小卫现在越看小庄越觉得这个哥哥傻。

    玉小小坐在桌前边吃边竖着耳朵听楼下的动静,自打左佑跳楼之后,楼下的打骂声也没听有多大的变化。放下了筷子,玉小小问小庄:“左右在干什么呢?”

    小庄扭头又看窗外,说:“左元帅站边上看热闹。”

    玉小小一巴掌拍桌子上了,是她傻,顾星朗苦难的开始,又怎么可能会成为别人的救世主呢?“我去看看,”玉小小跟一直没说话的顾星朗道。

    顾星朗伸手替小媳妇擦了擦嘴边的油花,一边想着左佑不是个怕事的性子,这人下去后没有动手,要不就是那几个诛日人他认识,要不就是这几个人他也惹不起,“小庄,”顾星朗问小庄:“那几个诛日人真的只是商人?”

    小庄又看窗外,说:“是啊,就是旁边还站着好几个带纱帽的和尚。”

    和尚?顾星朗的眉头一挑,刚想跟玉小小说话,他的小媳妇已经到了窗外,都没用手撑一下窗台,人就一斜跨,就蹦了出去。

    小庄看自家公主跳楼了,也要跟着跳。

    顾星朗喝了一声:“等等,你们带我下楼去。”

    小卫二话没说,站到顾星朗的身后,小声道:“驸马爷莫急,那几个诛日商人不可能伤到公主。”就他家公主那身手,上沙场都是无敌将军,能被几个诛日商人伤到?打死小卫也不相信会发生这种事啊。

    玉小小跳下楼,刚想开口喊一声不要打了,左佑就跑到了她的跟前,说:“公主,这事我们不能管。”

    “嗯?”玉小小看看这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说:“为毛?”

    “啥毛?”左佑问。

    “不是说是商人吗?”玉小小指着几个诛日商人问,难不成这几个是世界首富,整个世界都在这几个富豪的脚下,凡人得罪不起吗?

    左佑让玉小小看那几个带着纱帽,帽檐白纱遮住了脸的僧侣。

    玉小小这时候瞥见一个诛日汉子抬腿踢向了倒地老汉的头,“你等等,”玉小小开口跟这汉子说。

    汉子不可能听一个奉天小姑娘的话,这脚还是往下落。

    玉小小只能是上前一步,把老汉抢先一步拽到了自己的身后。

    几个诛日商人看真有不怕死的出手管闲事了,呼啦一下子就将玉小小围住了。

    左佑跑到了玉小小的身后站着,冲几个商人喊:“你们欺负完老的,又要欺负小的了?男儿丈夫,做这等事,你们也不怕丢人?”

    左佑的口音不是奉天的口音,所以几个诛日商人对着左佑客气一些,抬腿要踢人的诛日人指着跪在玉小小身后的老汉说:“这老东西竟然敢骗我们!”

    老汉被揍得口鼻出血,听见这诛日人的话后,马上就流泪喊冤道:“小老儿多年行商,何曾做过欺瞒之事?几位大爷明鉴啊。”

    一个诛日人把一把香扔在了地上。

    左佑看一眼地上的断香,香已经受潮,这样的香没法儿再用,“你卖受潮的香?”左佑回头问老汉。

    老汉连连摇头,说:“这不可能是小老儿卖出的货,取货之时,那几位大爷验过货啊。”

    “难不成我们还欺你不成?!”一个诛日商人怒道。

    小庄和小卫这时抬着顾星朗下了楼,挤进了人群里,顾星朗看着几个僧侣,面色阴沉。

    “你快让开,”就站在玉小小正对面的诛日商人手指着玉小小说:“这事与你无关,别没事来寻死。”

    小卫一闭眼,这还不知道是谁在寻死啊。

    玉小小这一回却没急着动手,看着对面的诛日人说:“我们先来把道理讲讲。”

    顾星朗,小庄,小卫哥俩听了玉小小这话都抚额,天神爷爷啊,这位跟他们说话都沟通困难,还能跟外国人讲道理呢?

    给读者的话:

    第四更奉上。